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3章 看见她哭得这样伤心
《我是男子汉》
花球正中白绍南的后脑,可惜那只是一束捧花,没有伤到他半分皮毛。
我的这一举动令所有人都很吃惊,有些怕事的宾客已经在悄悄开门溜走了。
其实刚才挨了白绍南的几脚后,我便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跟他动手无异于是自取其辱,而且我也看出来了,无论是王茜还是在场的宾客,他们都不会帮我,连劝架的人也只有我那个好兄弟李波。
所以砸出花球过后,我立即就抢到茶几边上,抓了个玻璃烟灰缸握在手上……
李波再次扑上前来将我用力抱住,王茜也终于有了反应,冲过来将我手上的烟灰缸夺下来后大声叫道:“萧剑,你疯了!”
白绍南被袭后转身站住,并没有冲上来还击,但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大度,而是因为他老婆和儿子同样在拖拽着他。特别是他儿子,一边抓着他的手晃动,一边稚声稚气地叫道:“爸爸,我想回家了,别再打架好吗?琪琪好怕!”
王茜呵斥完我,也忙着回头劝道:“南哥,你先送嫂子和琪琪回去吧,等我这边安排好了,一定会给你个交待。”
她这话很管用,白绍南听了后脸色顿即缓和下来,也不说话,就只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两眼,抱起他儿子再度转身,大步地走出了房门。
直到宾客散尽,李波才将我放开,继而大声喝问道:“萧剑,你娘的发什么神经?宴席上敬酒时你喝的不是矿泉水吗,咋会醉了疯成这样?”
不等我接话,王茜抢着应声道:“李波,你看他那样子像是醉酒的人吗?他根本就没喝酒,白天他的状态就不对劲了,我一整天都在强装笑脸迁就他,但他……呜呜……”
她哭了,一边哭一边数落我:“萧剑,你不想结这婚就明说。把我当成白痴了是不是?你以为你白天那幅不高兴的样子我看不出来?我已经忍了一天,你还要我怎么样?你欺负我,当着那么多人让我家出丑,我也就算了,但你故意得罪南哥,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换在一天以前,看见她哭得这样伤心,我一定会把她搂在怀里柔声安慰,还会扮小丑来逗她开心!
但此时,我只是冷冷地回应道:“我没把你当成白痴,是你把我当白痴了,你不但当我是白痴,还把我当成了瞎子!”
王茜忽然停住哭泣,满脸惊讶地瞪着我!李波更是大声喝斥道:“萧剑,你真的疯了?咋这样跟王茜说话?别忘了你现在是新郎倌,她是你的新娘。”
一语惊醒梦中人!昨晚那么大的屈辱我都忍下去了,怎么此时反而沉不住气呢?决定和王茜如期举行婚礼是有原因的,我可不能现在就把自己的计划给打乱……
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后,我赶紧拉着王茜的手,换了一幅温柔的语气说:“茜茜,对不起,我不是说你,更不是针对你,我只是气不过那个白绍南。我一看他就不是个好东西,他……他一直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你。”
也算我急中生智,找了个借口解释,说我们举行婚礼仪式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台下的白绍南眼神不对,一直在猥琐地盯着王茜身上的某些部位看,在我们闹洞房时也未收敛。所以我气愤不过,便针对他闹了一出。
见王茜将信将疑,我双手将她的手捧在胸前,用无比深情的口吻说:“茜茜,你是我的最爱,永远都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新娘。”
“我要永远保护你,不允许任何男人伤害你,即使是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光看你也不行。”
“你还记得吗,那次我们去王府井看电影,有个小混混冲你吹口哨,你还叫我上前教训了他一顿呢?我知道你讨厌那种流氓,所以才想给白绍南一点教训的。”
王茜肯定相信了,我感觉她听了我的话之后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双手也反过来抓着我的手,尽管还是泪眼朦胧,但目光中已经不再是生气和责怪,而是满满的感动。
李波却长长地叹了一声:“我说你呀,王茜那么漂亮,是个男人都会多看她几眼,这有什么奇怪?你咋能为了那么点小事,就把南哥给得罪了?他可不是什么小混混,而是你得罪不起的人呐。”
我无所谓,只要王茜别起疑心,那么凭她家的身份地位,还有什么人是得罪不起的?
可王茜听了李波的话后,竟然也是一幅忧心忡忡的语气说道:“是呀,这回是真把他得罪了,我爸一定会修理你的,要是他怪罪下来,难说会把你……唉……”
话说了个半截子,她又转身对李波说:“李波,你应该清楚南哥的底细,别说萧剑得罪不起他,我们王家也是得罪不起的。”
“你是萧剑的好兄弟,更是男方家属的代表,所以麻烦你留在这里陪着萧剑,跟他讲讲南哥的事,等他的情绪平稳一些了,再送他回我们新房去。”
李波满口答应,把车钥匙掏出来往王茜手上一塞后,催促她赶紧走。
我心里有些不安,那白绍南到底何方神圣,竟然还要王茜的父亲向他道歉?要知道我那岳父大人,可是大有身份的人呢!
可是看王茜和李波郑重其事的样子,又不像是在吓唬我。王茜倒有可能是在演戏,李波却绝对不会。
王茜走后,李波先把房门给关上,转身瞪了我一眼,走过来轻声说:“现在只有我俩了,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吧。”
李波是了解我的,他已经看出来我刚才是在敷衍王茜,和白绍南针锋相对肯定另有原因。
所以我也不装了,摸出手机打开留存在上面的那张照片递过去,愤怒地说了句:“你知道吗?昨晚我本来想告诉你,把今天婚礼取消掉的。”
那张照片算不上限制的级别,只能看见白绍南的半个身子,但一眼就能看出他那姿势是在干什么。
李波接过去看了一眼,脸色当场就变了,愣了半天后才把手机递还给我,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拍的?”
我点头。
此时无需我解释什么,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后,他忽然就有些激动,猛地上前揪着我的衣领怒骂道:“你个狗日的,这么大的事不跟老子通一声气,你娘的咋还结这个婚嘛,难道你他妈有被绿的情节不成?我问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有得选择吗?”我苦笑一声,挣脱后瘫坐在沙发上缓缓回应道:“我俩同窗四年,留在春城打拼也情同兄弟,我的情况你还不了解?这婚我敢不结吗?”
掏出一支烟来点上,我接着说:“我现在的工作和职务是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凭什么我毕业三年就当上项目经理?说白了都是因为我那个区长岳父。要是我今天不结婚,别说项目经理,我恐怕得重新找工作了。”
“还有,我让你定的婚宴是一百桌,今天你也看见了,我的同事和同学,加起来也就五桌人!要是把婚礼取消,王家的脸丢得有多大就不用说了,你觉得我那区长岳父丢了那么大的脸后,他会让我在这城市里好过?”
李波听着我的话,脸上的怒气渐渐消了下去,过来坐在我身边低声叹道:“你昨晚要是通知我取消婚礼就好了!王茜那娘们会看上你,根本就是个阴谋呀,难说还是南哥……还是白绍南这杂种的主意呢!”
见我一脸懵笔,他把我手上的香烟抢过去吸了一口,吐着烟圈忽然问我:“萧剑,你还记得自己是怎样攀上王茜家这个高枝的吗?”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