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4章 这顶帽子应该是戴在你头上的
《我是男子汉》
李波不提此事还好,一说起来,我的怒火马上就又烧开了,拍着茶几歇斯底里地叫道:“你还好意思说,这顶帽子应该是戴在你头上的,现在让老子给你顶起来了,当初你他娘的说我祖坟冒烟,敢情你早就知道冒的是绿烟呀!”
我不是在乱发脾气,说起来,我和王茜的恋爱比较喜剧:我是陪同李波去相亲的,结果他自己没被相中,反而是我这个陪客被对方给“惦记”上了。
李波和我一样,大学毕业后便留在春城打拼,相亲时没个可靠的人陪伴,便邀约我一起前往。当时我对王茜的印象只有两个词——漂亮、性感!
那次陪李波相亲的细节我想不起来了,反正全程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王茜,她那张天生的明星脸、那双大长腿和那前凸后翘的身材,就是我唯一的印象。
他俩相亲时,当得知王茜是本区王区长的千金后,我觉得他俩有点不靠谱,主要是门不当户不对。相亲过后李波自己心里也没底,说王茜对他好像不感冒。
哪知李波去相亲的第二天,他告诉我自己没被王茜看上,但王茜打电话婉拒他的时候,很详细地向他询问我的情况。
我以为李波在逗我玩,可没过几天,王茜还真的主动联系了我,要约我出去交流……
就这样,我阴差阳错地和王茜恋爱了,令我感动的是她对我的出身和家庭没半点嫌弃,确定关系后还主动陪我回老家去过春节,这才有了我们新房酒柜上的那张“全家福”。
更让我感动的是,她的家人也没有看不起我。
和王茜交往的过程没啥特别之处,她对我真的是“一见钟情”,各种好处就不说了,反正让我感觉到了她的“真心”。唯一的就是她太“保守”,即使我们都快要结婚了,她也仅限于和我亲吻。
李波说我祖坟冒烟的那句话,指的就是王茜对我保守的事。他说在这“炮火连天”的年代,能做到如此自爱的女孩已经快要灭绝!
当然,他那话也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说我攀上了金枝玉叶,从此踏上了人生巅峰。
其实李波对我和王茜好上没有丝毫介意,反而是衷心为我感到高兴。
而我也真正体会到了和王茜相恋后的好处:我本来是昆房建筑集团的施工员,但刚刚和王茜把婚事定下来,没几天我就得到了老总的点名召见,并当场被委任为丽江项目部的经理。
这里介绍一下我就职的公司:昆房集团是春城最有实力的民营建筑公司,公司里的中层干部比一般公司的老总待遇还好:至少五十万标准的座驾、两万加的月薪,据说年终的奖金也不会低于六位数,而且是三以上开头的。
所以进公司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四十岁前必须爬到中层位置。
可没想到,这个目标提前了十五年实现,我被老总委任的项目部经理,正是公司中层管理职务。
老总给我升职的时候对我说了很多,但我只记住了一点:因为我是王区长的准女婿,所以才会给我这个舞台。
昨晚我内心挣扎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要忍辱结婚,正是因为我心里明白:现在我拥有的一切,都是王家赐予我的,如果和王茜翻脸,必定会被打回原形,收回专车重新拿五千块的月薪事小,但我回老家时该如何见人?三个月前的春节,我可是开着奥迪Q7、携着漂亮女友回去的,亲戚和村邻们看我父母的眼神,都明显尊敬了许多呢!
我承认我不想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一个人的事业,由低到高难、由高到低易。而人的心态则相反,由低到高心好适应,如果从高处跌回,能坦然接受的又有几个……
李波见我的脾气上来后,反倒冷静了下来,长声叹道:“你说得没错,你这绿锅还差点就让我给背了!唉,如果这男人不是白绍南,今晚我非要叫上几个兄弟来,把他打成太监替你出气不可。”
直到现在,我也不清楚白绍南的来头,听了李波这无奈的叹息后好奇心起,平复一下情绪后问他:“李波,王家人为什么会怕白绍南我不知道,但你在社会上混得像模像样,怎么也对他敬若天神?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李波将烟头摁灭后应道:“王茜说我清楚白绍南的底细,其实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在春城,是个黑白两道都惹不起的人。”
“我亲眼见他进市政府院门时,门口守卫的武警对他立正敬礼,也亲眼见罩着我的那个东北帮老大,亲自开车带他们一家去大理游玩。”
“我也向东北帮的老大、就是我说亲自给他开车的飞爷打听过,飞爷没告诉我什么。不过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无论当官的还是混社会的,都必须得给他面子!”
“今天他带着家人来参加你们的婚礼,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本来就跟好多高官和黑老大走得很近,王区长请他来很正常。只是没想到,他会是那个送你帽子的王八蛋。”
说到这里,他略带歉意地看着我来了句:“萧剑,你我同学时便情同手足,今晚你肯定在怪我不够意思,不帮你一起对付白绍南,对吧!其实不是我怂,而是我知道的比你多,白绍南真的不是我们这种角色能惹得起的人!”
我听得隐隐有些后怕,没想到白绍南会是那么牛的一个人,于是便追问:“这么牛笔的人物,你又是怎么认识的?还有,你为什么说王茜看上我是个阴谋?而且还说如果我取消婚礼就好了?”
李波问我要了一根烟,猛抽了几口后才接着讲述。
“白绍南是飞爷介绍给我的一个客户,隔三岔五就带着老婆孩子来我店上拍几套艺术照。并且他也给我介绍了不少客人,而他介绍的那些客人,还多是经常在电视上露脸的领导。”
“知道他是个大角后,我对他的服务自然格外上心。可能他也觉得我这人不错,便提出要帮我一把,而帮我的方式,就是让我踏入豪门做个金龟婿,这才有了我和王茜相亲的事。”
“我说王茜看上你,有可能会是白绍南的阴谋,那是明摆着的,他当时根本不是想提携我,而是觉得把王茜嫁给我的话,他可以放心大胆地继续和王茜乱来,不料造化弄人,王茜没看上潇洒帅气的我,却看上了你这个工程狗。”
“当时我还对你各种羡慕嫉妒恨,毕竟攀上了王茜这只金凤凰,就等于少奋斗三十年。此时想想,王茜看上你是另有原因:虽说我俩都是农村娃,但好歹我也是个创业成功的小老板,又是飞爷罩着的人。而你呢,不过是一个为了几千块月薪风餐露宿、常年在外漂泊的土鳖,更合适戴帽。”
“至于怪你没及时取消婚礼,道理很简单:你如果不成为王家女婿,自然也就不会跟白绍南有什么瓜葛,他那种级别的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来找你这种人的麻烦。”
听李波说完后,我仔细一想,感觉他的话还真他妈的有道理。但就像王茜说的那样,事情已经出了,我只得面对。
我问李波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办,他想了一下后分析道:“你忍辱结婚的目的,是要借王茜上位,你的这个目的虽然达到了,却得罪了白绍南,干脆就跟王茜来个有名无实的婚姻”
“王茜既然在你面前装得那么清纯,更主要的是还装得那么爱你,那你何不也跟她演下去?只要你在公司的领导岗位上站住脚,像王茜这种漂亮女人,外面多的是。”
“最主要的一点,白绍南是有家室的人,既然王茜愿意做他的小三,说明王茜嫁给你也只是想找个幌子而已,那她以后应该不会干涉你在外面怎么样,各玩各的就好。”
“所以我觉得,你这帽子完全可以把它戴起来,反正除了你我二人,也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保存好你的那些证据,等哪天你真不需要王家的资源了,再以此为由跟王茜离婚就是。”
“但我建议你对白绍南和王茜的事视而不见,我觉得那样的话南哥恐怕也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了。还有就是,今后的日子里,你最好别碰王茜。”
李波不愧是搞策划的,他这主意一出,顿时让我感觉柳暗花明,头顶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也感觉不那么沉重了。当然,最高兴的是,我觉得自己要是按照他说的去做,那么得罪白绍南这事看起来应该也就不严重了。
不过,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却不知我们的新房里,一场暴风雨正等待着我。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