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5章 我也不可能和她同床共枕
《我是男子汉》
和李波聊了没多一会,王茜打电话过来了,说了两件事:一是我岳父那边说通了,他愿意出面给我向白绍南说情;二是告诉我她今晚仍旧住在父母那,要我独自回新房冷静一晚。
说实话,之前我对拥有王茜那美丽的躯体期待已久,但昨晚过后,我一想起她就会感觉恶心,所以她不来和我“洞房”,倒也正合我意。
不过在电话里,我却尽量装出一幅很遗憾的语气,并违心地央求她回新房来,还主动表示我愿意去接她。
现在我已经彻底想通了,必须要做好表面功夫,只在心里打定主意:即使接了她回新房,我也不可能和她同床共枕,永远也不会!
还好王茜耐心地解释,说她在父母那住,为的是明天一早跟她父亲一起去向白绍南道歉,为此还专门让我岳父也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几句。
岳父没对我说什么重话,反而还安慰了我几句,并安排他驾驶员将李波的车送回了酒店。
眼见一切搞定,加之时间已晚,李波只把我送到新房楼下。
上楼的时候,我不禁有些感慨:新婚前夜亲自见老婆出墙、新婚之夜新郎又和人打架并独守空房,我这经历也真够奇葩!
进门开灯后,我却着实吓了一跳,只见我家的客厅里,白绍南正端坐在沙发上。
来不及去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是怎么进了我的新房家门,我的第一反应是转身就跑。
从李波嘴里得知此人是个大角后,我莫名地就有些惧他,之前想把他撕成肉片的那种冲动早就无影无踪了!
但打开房门后,我赶紧又退回客厅。因为在门外,站着两个比白绍南还高大壮实的西装男。
见我惊魂未定,白绍南开口说话了:“萧剑,跑啥呢?这是你家呀!”
我看了看闪身进来站在门边的两个壮汉,又看了看沙发上的白绍南,勉强挤出个难看的笑脸,轻声回应道:“南……南哥,我不知你大驾光临,所以……所以……”
吞吞吐吐地打过招呼,我又连忙就之前的事向他道歉:“南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在酒店里冲撞了你,还望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爸……已经狠狠地批评过我了,实在对不起!”
“你爸?”白绍南翘着个二郎腿,愣了一下后笑道:“你说的是王劲松吧?我差点忘了,今天过后,他算是你爸爸了!恭喜你,终于熬成了一个官家人了!”
他一笑,我心里更慌,两腿不由自主地打着颤,想说点什么都觉得不合适,只能又一个劲地向他道歉:“南哥,对不起!今晚是我瞎了,才会来冒犯你,看在我爸的面上,你就别跟我这个不懂事的小瘪三一般见识。”
白绍南仍旧带着微笑,点了点头问:“这样说来,你知道我白绍南是做什么的了?”
我的头点得如小鸡啄米,随后又摇了两下,嘴里应道:“茜茜和李波跟我说起你了,但他们没说你是做什么的。”
“嗯!”白绍南站起身来,看着我接着问:“我坐在你的家里,难道你不觉得奇怪?”
他和王茜都那样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倒是他这话,让我的愤怒又在心里漫延。无论怎么说,王茜都是我合法的老婆,就算我为了要利用她而忍辱,但又有谁做了缩头的王八会不在意的?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我是绝对不敢再在白绍南面前表露出那种愤怒的了,别说我本来就打不过他,现在我身后还站着两尊大神呢!但我又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只呆呆地看着他。
“你今晚冲撞我的事嘛,没什么关系,我也没放在心上,何况你爸爸打过电话给我解释了,所以你不必惊慌!”白绍南不知咋想的,见了我的紧张模样,反过来安慰了一句,然后才走上前继续说:“我来你家嘛,主要是有个问题要问你。”
我等着他问,但他在问之前却先强调:“这个问题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否则的话,可不是踹你三脚、再让你爸爸来道个歉就完事的。”
见我点头了,他开口问道:“我知道宴席时你偷看我老婆看的很爽,现在我问你,你觉得她的胸部美不美?”
我惊呆了!这叫什么问题嘛,哪有这样问人的?
可不回答好像还不行,我想了好一会才低低地说:“我……我不知道!”
我话音刚落,白绍南毫无征兆地打了个手势,在我还未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我的双手忽然被人从后面紧紧扣住,继而肚子便挨了一个飞腿,直踹得我“噢——”地一声大叫。
抓住我的人是那两个彪形大汉,踹我的人是白绍南。
我叫声未绝,胸口接着被白绍南的拳头雨点般地袭来……
他出拳的速度很快,而且力量不是一般的大。刚开始我还因为剧痛而情不自禁地“啊呜”嚎叫,到得后来,我却感觉不到疼痛也叫不出声了。
不觉疼痛是因为整个胸腹都没了知觉,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而叫不声则是因为我被打吐了,一口口的酸水和着食物残渣不断从口鼻里喷出来。
我以为自己会被白绍南就那样打死,还好他那暴风骤雨般的拳头只持续了一小会,但他却以一个飞腿猛踹在我的胯下收场,那两个壮汉也适时地将我放开。
挨他的那些拳头倒也罢了,他最后这一脚,踢得我那叫一个蛋疼,身体恢复自由后赶紧用双手按住胯下,但双腿仍不受控制地弯曲,整个人也**着往地上跪了下去。
白绍南见我这幅模样,得意地笑道:“跟你说了,今晚的事我没放在心上,况且你爸爸亲自打电话来给你道过歉了,你没必要对我行那么大的礼!”
我心里直骂娘,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谁要给你这王八蛋下跪?我这不是被你给打成这样的吗?
但我疼得说不出半句话,想忍住那痛苦的**都办不到,又怎么能骂得出声?再说挨打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告诫自己:都已经忍到现在了,千万别把气受了还把事给搞砸了。
白绍南显然还没玩够,笑完过后接着问:“我最不喜欢别人敷衍我,现在老子再问你一次:我老婆的胸好不好看?”
同样的问题,如果我再给出同样的答案,不知后果会如何?
于是我强行忍住身上疼痛,挣扎着把跪姿换成了坐姿后,抬起头来大着胆子回答:“好看、好看!”
出乎意料的是,白绍南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点着头笑道:“这就对了嘛!我说过了,你今晚冲撞我的事,我没放在心上。要是我放在心上的事,别说你爸爸来说情,就算春城的市长来说情也是枉然!我这大半夜的来你家,主要是核实刚才问你的事。”
一边笑,他还一边示意两个大汉从我家退了出去。
我又一次惊得合不拢嘴,早知如此,他先问我的时候,我就应该把他老婆的胸部夸出一朵花来!话说他老婆的胸部是真的美……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可白绍南却俯身接着问我:“这些年敢盯着我老婆胸部看的除了我,你是另外两个中的一个,另一个嘛已经瞎了!你自己说吧,这事你打算如何解决?”
如果不是真的疼了站不起来,我一定会跟这家伙拼命。他这问题明明就是一个坑:无论我回答美或不美,都是在承认自己看了他老婆的胸部,而如果我回答不知道,那就是他说的敷衍……
见我脸带怒意沉默不语,白绍南接着说了一句很吓人的话:“装哑吧同样是在敷衍我,要是你不想再当一次活沙袋的话,我也不介意把阿强和阿彪叫进来再活动活动手脚!”
我能怎么解决,难不成看了她老婆就要永远变成瞎子?那这样说起来的话,他还把我老婆给睡了呢!
事到如今,我还是只能认怂,低低地哀求:“南哥,是我错了,我不该看嫂子。但我不是故意的,请你不要记在心上,以后我不敢了!”
“操,如果我上了你老婆,然后我说不是故意的,以后不敢了,那你会不会不记在心上呢?”白绍南骂了一句。
我算是明白了,他这是在找借口跟我摊牌,想以后光明正大地和王茜乱来!
反正我已经想开了,和王茜的夫妻关系只会维持在名誉上,于是便把头一抬,轻声应道:“这样吧,南哥你说怎么解决,只要我能办得到的,一定按你的意思去做。”
很显然,白绍南等的就是我这话,听了后就笑了,开口说道:“很好,你很上路!这样吧,你打电话叫你老婆过来!”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