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6章 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窝囊的男人
《我是男子汉》
拨通王茜电话的时候,我心里真可谓是五味杂陈,本来想做一个没人知道的绿帽王,没想到白绍南竟要如此辱我!
他让我把王茜叫来,会有什么好事嘛?
不出意外,当王茜听说白绍南在我们新房并要她立即过来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在电话里我还清楚地听见她跟我岳父岳母说了此事。
等待的时候,白绍南没再对我怎么样,还“友好”地扶我起来坐去沙发上等着。
在自己的家里,坐个沙发也得别人恩赐,我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窝囊的男人,更是最悲催的新郎!
不过无所谓了,我心里早已经打定主意:把王茜叫来后自己就退出去,如果白绍南提出要跟王茜怎么样,那我只管满口答应就是。大不了到时我回公司的单身公寓,继续做回我的单身狗,至于以后他俩爱怎么就怎么吧,只要公司老总还认我是王区长的女婿就行。
而且我暗自发誓:今晚离开,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回这间“新房”来了。既然我惹不起白绍南,也不想跟王茜成为真正的夫妻,那就知难而退,反正这房子也不是我买的……
也许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王茜赶来的速度还真快,进门后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很客气地跟白绍南打招呼,仿佛眼前的“客人”不是和她昨晚一起滚床单的那个。
打过招呼后,她便坐过来我身边,替我向白绍南道歉,说的还是闹洞房时的事。
我看在眼里,心头却无半分感激之意,只是不得不又感叹这女人的演技,当着白绍南的面和我表现得那么亲密,这根本就是在害我嘛……
还好白绍南对此似乎没反应,而且他还是那句话,说那事已经过了,他没放在心上。
但接下来他便直入主题,说我看了他老婆的胸,问王茜此事如何解决。
王茜听了后装作有些意外,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才回应白绍南:“南哥,萧剑不错都已经错了,这样吧,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让他什么都答应你!”
看来终于说到正题了,我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心头却在冷笑。
果然,白绍南似乎对王茜的话很满意,看着我笑问:“萧剑,你看了我老婆的胸,说一句‘对不起’和‘不是故意的’,就想让我算了,那是不可能的?”
顿了一下后,他转头向王茜笑道:“你是萧剑的老婆,我的意思是从你身上弥补回来,好好玩玩你这俏新娘,同样也跟我们新郎倌说上几句‘对不起’和‘不是故意的’,然后便两不相欠。”
王茜脸上一红,看我的眼神更幽怨了!
这个小表砸,看来是想得了便宜还要让我记着她的好。
我有点受不了他俩演的这场戏,便想着干脆把话挑明:你俩想怎么样我成全你们,今后我就做王家的“名誉女婿”,不干涉你俩这破事,只要别再来找我的麻烦就行了!
可不等我开口,白绍南便接着说:“如果我白绍南真干出那种事来的话,岂不是欺男霸女,与禽兽有什么两样?再说现在是法制社会,到时你俩留下证据往法庭上把我一告,那我恐怕就得坐大牢喽!”
没想到都这时候了,他忽然玩起了这套。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暂时咽下了心头那句话,继续看他的表演。
白绍南看着我继续笑道:“所以嘛,我就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萧剑犯错,总不能让你老婆来给你挡着,我俩单独解决就好!”
我越听越是糊涂,心里也有些紧张,不知他说的单独解决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要当着王茜的面挖了我的双眼吧?
王茜适时地插话:“南哥,我们得罪不起你,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说吧!为了我老公,什么我都愿意!”
对于他俩的一唱一和,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嚯”地一下站起身来,嘴上却顺着王茜的话说道:“南哥,我老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你也用不着遮遮掩掩了,直接说吧!”
白绍南的脸上满是得意,终于开口提出了他的要求:“玩你老婆犯法,弄瞎你的眼睛同样犯法,但你看我老婆胸部的事又不能这样算了,那就这样吧,我让你老婆做个见证,让我玩你一次,我俩的账就一笔勾销!”
见我像个呆瓜似的怔在那里,他又说了句:“你不会宁愿让我玩你老婆,也不愿意让我来玩你吧?莫非你一个大男人犯错,还需要你老婆用身体来摆平?王劲松要是知道你如此对待他的宝贝女儿,不把你给撕碎了才怪!”
我是真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看了看王茜带着怒气瞪着我的脸,便试着询问道:“南哥,我……我有点不懂,你是要像刚才那样打……打我一顿出气吗?”
“不,我不但不打你,而且我还会为刚才打你的事作出补偿!”白绍南回答我的时候不像在说笑,郑重是说了一句后补充道:“你去洗澡,洗干净后去床上等着,我先来跟你洞房。”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向他确认道:“你的意思是你……跟我洞房?”
见他点头,我惊得下巴落地!原来这个白绍南,居然是个男女通杀的变态!他不但睡了我老婆,让我戴着绿色大帽结婚,现在更要当着我老婆的面来睡我……
白绍南见我没什么反应,转而对王茜笑道:“王茜,我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如果萧剑不同意的话,你们做不做得成夫妻我不敢保证,但我敢保证你这新郎倌,明天是绝对做不成区长女婿的,你信不信?”
他这话我听得不明不白,但王茜听了后很紧张,跟着站起身来推了我一下说道:“萧剑,还不赶紧去洗澡,南哥已经做出让步了,你难道还真要把我推出来给你道歉吗?”
我笑了!他俩怎样侮辱我都可以,唯独白绍南提的这个要不就不行,我觉得打死我我也不可能去做那种事情。
笑过之后,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木然地转身往房门那走去。
白绍南我惹不起,王茜我同样惹不起,那我就不跟他们玩了,爱怎么样随他们去吧!工作上的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白绍南没出声,王茜也没拦我,任由我一声不吭地离开。
房门打开后,我却没能走出去,那两个大汉再一次挤进房门,不由分说地就将我抓住。
我是彻底怒了,全然忘记了之前的被打的痛苦,转身过来冲着白绍南大声叫道:“白绍南,你这个狗日的,你想要……”
一句话没骂完,我的脑袋上突然挨了重重一拳,只觉一阵昏沉,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来的阳光刺得我连忙又闭上眼睛,只觉浑身酸痛四肢无力,头脑也迷迷糊糊的疼得难受。
试着适应了一下再睁开眼睛,看清楚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新房主卧的大床上后,之前的回忆一点点清晰起来,一个翻身下床,顾不上穿衣服便冲出卧室,大声狂叫道:“白绍南,我日你先人板板!”
客厅没人,我见自己摆在酒柜台上的菜刀还在,一把抓在手上又冲进另一个房间,如同疯子般地接着骂喊:“王茜,你这个贱人,你给老子出来!白绍南,你他妈在哪,老子要砍死你!”
但我找遍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也没发现半个人影,只在主卧的卫生间里,发现了我结婚时穿的一身衣服,连同贴身衣物全部被胡乱地扔在地上。
我绝望了,将菜刀扔在地上,打开喷头一边嚎叫,一边用力地搓洗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用冷水冲洗了个把小时后,我渐渐地冷静下来,穿上衣服收拾了一番,便将菜刀别在腰上,嘴里骂道:“王茜,你个臭表砸!白绍南,你个死变态!你俩的死期到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