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7章 等着昨晚的洞房花烛夜破处
《我是男子汉》
下楼的时候,电梯中途停靠时也没人敢上来,因为我一路叫骂的狰狞模样连自己都感到害怕。
有人说男人永远不懂女人被强过后是如何的绝望,以前我也不懂,但现在懂了!发现王茜和白绍南的事之前,我满心欢喜地等着昨晚的洞房花烛夜破处,哪知却是这样的结果?
就算我发现了他们的秘密,只打算和王茜做有名无实的夫妻,可也决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变态来“破”身,如此的下场,叫我怎么能不绝望到失控?
我想好了,先去找到王茜,然后挟持她一起去找白绍南,再将这对狗男女一起大卸八块。
公司配给我的那辆奥迪Q7还停在单身公寓,我出了小区门就站去路边等出租车,但半天也没等来一辆,反而是小区看门的一个三十来岁的保安朝我走了过来,大老远就打招呼:“新郎倌,讨根喜烟!”
我有些诧异,佳园小区的新房也就装修期间我来过几次,同一楼层对面的邻居也未必见得相识,但这保安大哥叫我“新郎倌”,明显是认识我,可我并不识得他……
等车的这会儿,我的内心已经平静了很多,除了斩杀白绍南和王茜这对奸夫**的决心未变,神态表情至少都恢复了平静。听保安大哥开口讨烟,就摸了摸身上,恰好还有一包烟在兜里,便散了一支给他。
我没打算和那保安搭讪,但他接过烟后却继续笑道:“新郎倌,昨天才结婚,今天腰上就别着家伙出门,不吉利嘛!我看你印堂发黑,是有灾祸的前兆,要不去我值班室,我免费给你画道平安保命符?”
他的话让我暗自心惊!一是此人居然隔着我的西装也能看出我腰间有家伙,还有就是话中有话地说我将有灾祸。
不过他也太不靠谱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说要给我画平安符保命,难不成是个骗钱的兼职神棍?
所以惊归惊,我没理他,只把头转开继续等车。
但保安好像缠上我了,上前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什么喜烟要喜火来点,非让我亲自给他把烟点上。
好人做到底!我都是马上要变成杀人犯的人了,点个烟又算得了什么?便转身掏火机。
“拿起武器的未必是勇者,放下武器的也未必就是懦夫。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没有一幅绝世的身手,就应该有一个清醒的头脑!靠菜刀就想闹出点名堂的人,自古以来就只出过一个贺龙元帅,而且他老人家用的还是两把菜刀,不是一把!”
保安把烟点着后就转身,嘴里却喃喃地感叹了一句……
那些话他说得很轻,听在我耳朵里却如同五雷轰顶。看来这保安绝不简单,好像他知道我将要做什么,甚至知道我的事。
所以见他慢慢走向值班室,我赶紧跟上去叫道:“大哥,莫非你真的会算命,能看出我身上的事情不成?”
保安没回头,脚步也没停,只回了一句:“人生很多事均在一念之间,你的新娘子今早是我劝她离开的,你想要平安符就跟我来值班室。外面人多嘴杂,搞不好的话让我伍兴昊喜气没沾到,反而弄一身晦气可就不妙了!”
我意识这个叫伍兴昊的保安是有点神秘,至少他知道我身上的一些事情,于是哪里还敢犹豫,跟在他身后就钻进了小区门口的值班室。
见我跟了进去,伍兴昊也没卖关子,把门关上便直接问我:“新郎倌,你是打算先杀你的新娘,还是先去杀了白公子?”
我听他称呼白绍南为“白公子”,心里莫名地就有点泄气,并且有一种预感:凭我这幅小身板和一把菜刀,也许根本报不了仇。
但我更肯定一件事:我跟他进值班室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想起自己所受的屈辱,我如实回答:“我要押着那个贱人,先当着她的面将那禽兽废了,再让她追随而去。”
“不错的计划!看来不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伍兴昊抬起他桌上泡茶的老式小口缸,喝了一口茶水后夸了我一句。
接着他却将那个掉了瓷还满是茶垢、看起来脏兮兮的口缸递给我。
我有点懵,接过来后也没多想什么,“咕咕咕”就喝了几大口。那茶不好喝,而且口缸看起来真的有点恶心,还好我本来就是农村来的,小时候在家时用的餐具也就这种脏模样,所以喝起来倒不做作。
按我的想法,从言行上看,这伍兴昊定是一个高人,他递茶杯给我,必定是在考验我。哪知见我喝完后,他却一脸惊讶,怔了一下后更是冒出一句:“我的意思是,你想要我给你平安符,就得给我去加加水表示诚意,你……”
我心里直骂娘,这茶水被我喝过以后,再加水给他也不合适了,于是也懒得去给他倒水,直接将口缸往桌上一放,开门见山地问他:“你好像对我们的事很熟,既然把我叫进来,还望赐教。”
伍兴昊把那口缸拿起来,竟然也毫不介意地喝了两口,面带微笑东拉西扯道:“愿意同饮一杯水、同吃一碗饭的,除了夫妻外便只有兄弟。既然我俩同饮了一杯水,那我就认了你这个兄弟!”
遭遇了王茜背叛的事,特别是受了昨晚的的奇耻大辱后,我醒来直到现在,内心除了仇恨便再无其它想法。伍兴昊此时的举动和话语,让我的心间生出一丝感动。
所以我便没插言,静静地看这个要跟我做兄弟的保安接下来会怎样帮我。
伍兴昊笑过之后,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兄弟,我本来打算给你一道平安符保命的,没想到你如此看得起我!那么平安符也不用给你了,我给你一个更有用的东西,是一句话:冤有头债有主,别伤及无辜。”
我听得一脸懵笔,但他没再给我解释什么,还下起了逐客令:“有些事想到就赶紧去做呀!你赖在我这值班室不走,难不成你的新娘和白公子会送上门来等着你砍不成?”
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他,可又不知从何问起,把心一横,转身就走了出去。
伍兴昊肯定不是在耍我,他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并把我叫进值班室里来,不管有什么目的,想来都是要帮我的。只是我很不理解,他一会说要给我什么平安符保命,一会又要跟我称兄道弟,叫我进去喝了两口茶问了两句话,又让我赶紧去报仇,这究竟是几个意思?
连他送我的那句话,我觉得好像也有些多余。我只要白绍南和王茜那对贱人去死,本来也没打算要去伤及无辜的……
这次很快打到车了,上车后我直接报出了王茜父母的地址。王茜如此害我,想来是不敢回新房来的了,但就算此时她跟白绍南在一起,那迟早也会回到她父母那去,只要顺利把她给擒住,要找到白绍南便不是难事。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心里仍在想着那古怪的保安伍兴昊,想着想着忽然就想到:伍兴昊不会是白绍南的人吧?要不他怎么会说王茜是他劝走的?
那保安体型高大,和昨晚白绍南带来收拾我的阿强和阿彪身形相似,仔细想想,他那一双眼睛看我时目光其实很犀利,根本就不像是个普通的保安……
有些事是细思极恐!想到这一点后,我立即就让的哥改变方向,先去我一直居住的单身公寓。
看来白绍南有所准备,我就这样带着一把菜刀去的话,难说报不了仇,一定得先冷静地策划好才行。
人在冲动的气头上是干不出什么好事的,何况我要去做的乃是一件没有回头路的大事?
但冷静下来就不一样了,一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回到单身公寓,我立即便有了收获:原本准备费心去守候捉拿的王茜,居然就在我的宿舍里。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