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08章 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我是男子汉》
我一直居住的单身公寓是个带卫生间的单间,开门见到王茜拿着手机坐在床上时,我的情绪瞬间就很激动,大叫一声“我**”后,直接将手上的钥匙对着她砸了过去。
“啊——”
王茜听见门响动时显然有了防备,头一侧便躲开了,但仍旧吓得高声尖叫。
我不等她下床便扑了上去,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右手抽出腰带上的菜刀横在了她的脖子下面……
活了二十五年,这是我第一次对人动刀,心里的恐惧感其实比被人用刀横在自己脖子上更强烈。
还好我没有丧失最后的理智,一直记得自己还需利用这贱女人去找白绍南,要不以我那紧张的状态,保不准就把她的脖子给当场割断了。
王茜被我吓傻了,被我挟持着后反而没再叫唤,但她被吓哭了,豆大的两滴泪水“啪嗒”一下便掉在菜刀的刀身上。
正是那两滴眼泪,让我变得更清醒了点。
不过我没放开她,只是将抓着她头发的左手松了一些,低沉着嗓音恶狠狠地吩咐:“马上打电话给姓白那狗日的,让他现在过来这里。记住,只准他一个人来。”
我开口后,王茜也回过神来了,慢慢抬起手上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并开了免提。
“喂,茜茜!”
手机里的声音传来,我却愣了,心里顿时又如被重锤敲击一般。
因为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是白绍南的,而是我妈那熟悉的乡音。
王茜的反应倒够快,没等我开口便抢着颤声回道:“妈……是我!”
我妈向来是个心细的女人,一句话就听出王茜的声音不对劲,在电话里关切地问:“茜茜,你怎么了?妈听你好像哭了,是不是怪昨天我们没来省城参加你的婚礼?你别怪妈,家里正在收包谷,两头母猪又偏偏在这个时候下崽,我们实在是……”
电话里,我妈在喋喋不休地解释和安慰,王茜的眼泪却如雨滴般不断掉落在刀身上,汇聚起来后又顺着刀刃滑落。
我也哭了!听见母亲声音的那一瞬间,我便放弃了自己杀人报仇的计划!
前晚我能忍住所有的屈辱和怒气,是因为看见照片而想起了家人,所以我决定如期举行婚礼,甘愿戴着绿色大帽结婚,现在婚已经结了,怎么我反而把家人给抛在九霄云外了呢?
可“破身”之仇不共戴天,难道我对自己的“清白”也要忍气吞声不成?
一时之间,我陷入了极度的矛盾中,呆呆地听着王茜和我妈在电话里聊天。
王茜这个戏子的表演很到位,在电话里贴心地跟我妈聊起了家长里短。
听着她们之间的对话,我脑海里的的许多往事又被勾了出来……
抛开前晚王茜出墙的事,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没有半点官家小姐的那种娇气,跟我回了一次老家后,便和我妈的关系打得火热,平常三两天就会主动打个电话向我妈问好,动不动还给我妈寄些钱回去……
所以我妈经常在电话里跟我夸她,说王茜肯定是上天赐给她的女儿!
只可惜,我妈不知道,她这个上天赐予的女儿不但是个荡妇,还是个很有表演天份的戏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演戏。
王茜和我妈通电话的时候我没出声,只是慢慢地放开了她的头发,把菜刀从她的脖子上移开。
而王茜看来是真入戏了,跟我妈聊到最后居然一脸欢畅,电话挂断后也还保持着笑容。
我提着菜刀一直站在床边冷眼旁观,等她挂断电话后才冷冷地开口:“戏演完了吗?如果演完了的话就赶紧打电话,把你的‘好大哥’白绍南给我叫过来!”
是的,我决定不杀人了,但并不是因为王茜的表演,而是因为我的家人。再说为眼前这个女人就毁了我的一生,那不值得。
不过这不代表着一切就这样算了。王茜甘愿委身在白绍南胯下,那是她的选择,但她跟那变态对我的侮辱,我绝对忍不下去!我要让她把白绍南叫过来,至少讨回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公道。
王茜听见我的话后,笑容顿时僵住,这次她没哭,也没按我的要求打电话,而是抬头一脸玩味的看着我问道:“老公,你刚才真的想杀我?”
我冷笑道:“别叫我老公,赶紧打电话,我的容忍有限度!”
“看来那个保安说的是真的,如果我留在新房,或者我不打电话给咱……给你妈的话,你真会杀了我,对不对?”王茜仍纠缠于她的问题,坐在床上追问我。
我也不否认,而且用更狠的语气回应:“没错!我不管那保安是谁,也不管他为什么要帮你,但刚才如果不是听见我妈的声音,你是别想活着离开这里的。”
把菜刀提起来指着她,我接着威胁道:“即使现在你把我妈搬出来,也没有用的,不把你的‘好大哥’白绍南叫来,你还是必须得死!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护着白绍南也没用,这辈子他就算跑到火星上,我也非砍死他不可。”
我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没把王茜吓倒,她只是低着头倔强地回了一句:“你要杀就杀吧,我不会打电话给他的。”
这话差点没把我给气疯,挥舞着菜刀大声叫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害我?为什么你宁愿自己死也要护着那个变态?”
“萧剑,你冷静一点!我不是在害你,相反,我这是在保护你。”王茜抬起头来,脸上竟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神色,用很认真的表情说道:“你自己想想,就算我把南哥叫过来,你能对他怎么样?你打得过他吗?他如果知道你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说不定真的……”
不等他说完,我便打断道:“放你娘的大臭屁!你当老大是吓大的?再不打电话,我可要给你放血了!”
王茜又有点害怕,战战兢兢地从身上掏出一张纸片,看着我说:“你也见到那个保安了吧?就是我们佳园小区守门的那个。他有没有跟你说,叫你千万别去找南哥?还有,他让我把这个小纸片给你。”
见她说到伍兴昊,我倒是冷静了些,过去一把将她手上的纸片扯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三句话:
1、如果新郎要杀你,那你必须争取一个打电话的机会,打给他最亲近最爱的人;
2、如果你不想害新郎,今天最好别联系白公子;
3、要是新郎还不肯放过你,就把这纸条拿给他看。
三句话我都看得懂,并且这些话让我很吃惊。看来伍兴昊不但知道我们之间的事,还非常了解我,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但我更怀疑了:伍兴昊肯定是白绍南的人。否则的话,怎么会写这些话给王茜?
不过我也有一点不理解,为什么明知我要去找白绍南报仇,伍兴昊不对我动手,反而与我称兄道弟,还跟我说那些颇有深意的话?而且凭直觉,我认为他是真的对我很友好……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王茜接着问我:“那个保安是你的朋友吗?”
我没回答她的问题,将那纸片往床上一扔,瞪着她反问:“你不肯联系白绍南,是因为你不想害我?”
王茜没听出我的问话带着深深的嘲讽,居然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轻声叹道:“萧剑,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俩的感情都是很真实的,就算有些事我以前没告诉你,那也是因为真的爱上你了。”
“我一直以为,哪天你即使知道真相,也绝对不会因此而要来杀我泄恨。没想到那保安说的是真的,你不但新婚过后就不认我这个妻子,还真的狠得下心要来杀我。”
我心头只感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见过不要脸的人,但我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好意思开口跟我说“感情”二字,而且还指责我绝情。
所以我没对她客气,直接就用话顶了回去:“你给我住嘴!陷害自己的新婚老公,让一个变态来跟老子洞房,这就是你他妈所谓的感情?”
被我抢白后,王茜果然一脸尴尬,但这女人脸皮也真厚,随即便装作一脸无辜地说:“萧剑,我没有害你呀!昨晚我一直在保护你,要不你真的就被南哥给……给J奸了!昨晚你被南哥……”
说到一半,她忽然顿了一下,像是恍然大悟地看着我笑道:“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以为自己已经被南哥给强暴了吧?其实根本没有,你被打昏之后,他本来是想对你欲行不轨的,但被我拦住了。而且我昨晚一直守着你,他离开后再没回去我们新房。”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