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2章 你知不知道老子裤子都脱了
《我是男子汉》
李波在他店上的接待室里,我火急火燎地冲进去时,他正抬着茶杯翘着二郎腿在悠哉地看球赛。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挺着急的,进门就大声嚷道:“李波,我来了,赶快出发吧!”
谁知李波放下茶杯后,抬头满脸调侃地问我:“去哪?”
见我愣住,他接着笑道:“你狗日的是不是掉进了温柔乡,已经乐不思蜀了?要是我不把我老爹抬出来编这么个借口的话,你绝对是不会来的,对不对?”
我明白了,他电话里是在骗我的!
醒悟过来后当场我就火了,差点没控制住给他一个飞腿,嘴里气急地骂道:“你娘的,这种玩笑能开吗?你知不知道老子裤子都脱了,听见你的电话又赶紧穿上赶过来,你这样玩我有意思吗?”
“真的?你不会已经和王茜洞房了吧?”李波见我发怒,脸上有些惊奇地反问了一句,并起身去把接待室的房门给关上。
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隐隐觉得他叫我过来肯定有原因,反正不来也都来了,难不成还真揍他一顿出气?
所以我暂时压住怒气,坐去沙发上没好气地回道:“我和茜茜证也领了,婚也结了,不洞房难道还继续柏拉图呀?你不会是嫉妒病又犯了,想来破坏我们吧?”
李波一听我的回应,脸上神情顿时就更惊奇了,冲过来看着我追问:“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跟王茜已经那个了?是不是在单身公寓的时候?”
听着他一连串的问题,我很是震惊,因为李波好像对我昨晚到今天的行踪了如指掌。
李波和我一样,都是容易激动的人,见我不答,他忽然抓着我的肩膀,大声喝道:“你昨天不是那么痛苦和无奈吗,难道你还真上了王茜?昨天我跟你怎么说的,叫你别碰那个贱货,人家可是白绍南的女人!”
虽然听得糊涂,但我还是很感动的,李波这么激动,是因为他不知道王茜和白绍南之间的那些事,更不知道白绍南其实是个gay。
但我转念一想,好像又感觉哪里不对,于是便尽量平静地跟他解释:“你听我说,王茜和南哥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一切都是误会。”
李波的情绪却未平复,仍旧抓着那个问题不放,问我究竟有没有和王茜洞房,直到得了我否定的答案后才平静了一些,坐下来听我叙说个中原由。
但是听我把昨晚到现在的事简单地说完,李波却彻底安静了,不知是得知白绍南是白福润儿子后感到震惊,还是为王茜的事而沉思,就只坐在我身边只顾抽着闷烟,不再发表意见。
见状后我便问出心头疑惑:“李波,你怎么跟个神仙似的,正好在我们准备开战时打电话,为了叫我过来,还那么大逆不道地咒你老爹?你不会真的是对王茜还存有什么幻想吧?”
面对我的疑问,李波却避重就轻地反驳了一句:“放屁!王茜再美,美得过我店上新来的安丽?”
接下来他又不吭声了,就只心事重重地一口接一口地抽烟。
我忍不住了,干脆就直接问他阻止我与王茜的好事目的何在。
哪知他将手上的香烟重重地摁灭后,却给了我一个啼笑皆非的答案:“我能有什么目的,我要是知道目的的话,也不至于现在才打电话给你了!”
看着我的懵笔样,他忽然转移话题:“萧剑,你觉得我俩是不是兄弟?”
就算吃不透他什么意思,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没有血缘,但胜似亲兄弟!”
男人之间的兄弟感情有时很奇妙,李波听了居然感动得眼带泪花,点了点头接着问:“你怪我打断你的好事,那说明你是真的相信王茜的解释了?”
“唉——”我长声叹道:“茜茜其实是个可怜人,为了她的家、为了我老岳父,她付出的代价真是太大了!”
李波却不以为然地应道:“这么说来,你还真相信她了。但我有个疑问,前天晚上你亲自看见他俩在床上那样,还拍了照片和视频,莫非你真相信那只是白绍南在向王茜学姿势?”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我没亲眼所见,只看见一张南哥的照片,但以我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照片上他丫那投入状态,绝对不是学习姿势的时候能装得出来的。更何况,那时王茜肯定就躺在他的身下吧,你觉得他们只是在比比动作不成?”
我的心瞬间下沉,前天晚上新房里香艳的一幕重新浮现在脑海……
但我不愿意接受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所以并没有立即就变得气急败坏,而是冷静地回道:“你觉得我被王茜骗了?我虽然不太善于揣摩人心,但也不是傻子。王茜跟我讲起那些事的时候,我是在心里面衡量了好久,然后才相信她的。”
我跟李波分析,说如果王茜说的是假话,那以她自身和她家的条件,完全没必要招我这个女婿来添乱,因为我这个农村来的苦逼工程狗,无论对白绍南还是对王家,都没有半点利用价值。
要说王家只想找个名誉上的女婿来掩人耳目,那王劲松夫妇就没必要对我那么好。而且我感觉得出来,抛开和白绍南的事,王茜对我真是有感情的,再好的戏子,也不可能表演得这么滴水不漏,再说她一个官家千金小姐,何苦在我面前装成那样?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南哥也好、王区长一家也好,都没道理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对于我说的这些,李波也表示赞同。
但他比我脑子转得快,接着就肯定地说:“王茜对你应该真有感情,她跟你恋爱也快一年了,装一天两天容易,要装那么长的时间,任何人都做不到。但她对你说的那些话绝对掺了假。”
我问他此话何解?他沉吟道:“我觉得吧,她说爱你和利用你做王家挡箭牌的话,应该可信。否则王家真的不可能和你这样一个土鳖扯上任何关系。”
“但她说白绍南是gay、没和那公子哥发生过什么,我认为就有点扯淡了。我认识南哥两年有余,从未感觉出他是一个gay,王茜说南哥让我和她相亲,目的是想让我成为他长期固定的小受,那更是无稽之谈。”
“要是南哥真是个变态还看上了我,那他根本无需王茜出面,跟飞爷打个招呼,恐怕我也逃不出他的掌心;还有,他要是对我有意思,我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所以,王茜的话半真半假!也许正是她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你了,所以才跟你如此解释,目的是想把你留住。”
我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所以听着感觉很不是滋味,心里隐隐有些不甘,便试着说:“白绍南如果不是变态,那他昨晚咋不直接提条件要跟王茜那个,反而是叫我和他‘洞房’,这万一我要是同意了,他岂不是下不了台?”
“还有就是,如果王茜跟白绍南真有一腿,那她为何会主动跟我坦白,说他们有时睡觉都在一起?”
李波想了想,忽然问我:“你前天晚上去新房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当时他们是没发现你,但你离开后,难说他俩发现你去过新房撞破了奸情,所以就演个双簧,给你一个眼见并不为实的错觉,以免你把事情闹大。”
之前我算是一直在跟李波辩驳,因为我打心里不愿意再把甩掉的那顶绿色帽子重新戴回头上。可他这句话却让我浑身一寒,我想起自己当时摆在酒柜上的那束玫瑰,还有今天我抓了当武器的那把新菜刀……
见我呆呆的不说话,李波表情沉重地说:“看来就是这样了!他俩完事后发现事情败露,加上昨晚你明显针对白绍南,更是说明你还看清了奸夫是谁,所以白绍南就不惜在你面前自毁声誉,导演了昨晚那一出。”
我早就又难过得不行,他话音刚落,我就忍不住重重一拳击打在茶几上。
李波却反过来安慰我:“你先别急,这只是我个人的分析。就算我分析得对,那也说明王茜真是爱你的,她一定有着自己的苦衷……”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忽然一拍大腿提高声音:“完了!我就说那家伙怎么会说得如此严重,看来你真有危险!”
我心里是一波又一波的草泥马在奔腾,早就已经气闷得说不出话。
李波没管这些,急急地跟我解释:“我今晚踩着点打电话给你,正是你说的那个保安伍兴昊的意思。昨晚我出你们小区门的时候,他曾把我拉进值班室交流了一通,所以我今天才一整天都没联系你,直到晚上他让我立即打电话骗你过来。”
“具体的事情我就不和你多扯了,今晚我们没去彝州,那你在我这呆时间长了的话,难说会引起王茜的怀疑,要是再让白绍南知道你怀疑王茜的解释,那就更危险了!所以你先回去,过后我们找机会再聊。”
说着他就赶我出门,催我赶紧回家。
在我心神不定地上了车后,他又追出来嘱咐:“萧剑,你碰不碰王茜我不管,但你一定要听我的,别得罪南哥,否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懂吗?”
我什么都没说,油门一轰开车离开,速度比来时更快……
一路上我都在暗自祈祷:李波说的一切都不可能,他只是杞人忧天而已!白绍南真的是gay,王茜没有骗我,我们将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但进小区门的时候,见伍兴昊专门从值班室里走出来时,我便知道自己很可能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