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3章 你应该没机会跟老婆亲热吧
《我是男子汉》
佳园小区大门的车辆门禁是感应式的,一般车辆进入,保安不会出值班室来过问,只会在车辆出门时他们才会出来收费。所以见到伍兴昊的时候,我心里几乎可以用绝望来形容。
他果然是冲我而来,径直走到我车边就伸手来拉我的后车门,待我按了开锁键后,他直接拉开车门就上了我的车。
“把车开去地下停车场,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吩咐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我心情激荡之下,差点撞到了门口的一块告示牌……
直到我把车停好,伍兴昊才再度开口:“兄弟,在王区长家的时候,你应该没机会跟老婆亲热吧?”
我没回答,一来是我对这个跟我称兄道弟的保安真的不熟,二来我实在是沮丧到了极点,没心思开口。不过我的心下很是好奇,原来真正在意我是否和王茜发生关系的并非李波,而是这个神秘的保安。
伍兴昊看我不作声,也没再追问,而是带我在地下室东绕西转,进了一间封闭的屋里。
那屋子好像是物管公司的监控室,一排长长的操作台上摆满了显示屏,上面全是小区里小格小格的画面。三个盯着监控屏幕的保安见我们进去,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朝伍兴昊点头打招呼。
伍兴昊事先应该交待过,示意我坐到操作台前的椅子上后,三个保安便调整显示屏上的画面,把我前面四个显示屏上画面调成了满屏。
我一看那些画面就惊呆了,因为四个画面中,除了一个是我们新房的门前过道外,另外三个画面竟然都是我们新房里面的情景:一个客厅的,一个主卧的和一个主卧卫生间里的。王茜仍穿着那一袭睡裙,正独自一人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这是什么鬼?伍兴昊他们是怎样做到的?我从来没在新房里看见有探头呀!
难怪他对我家昨晚的事以及我今天的行踪了如指掌,原来如此。
惊过后则是害羞和愤怒。他们这样完全是侵犯个人**的违法行为,我家几乎被他们给全方位监控,那先前我和王茜的一举一动,岂不是全部都被他们看在了眼里?
所以在短暂的惊诧过后,我转头就激动地冲伍兴昊吼道:“你们是什么意思?这他娘是犯法的懂不懂?我不管他们目的何在,现在我可要报警了!”
说着我还真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那三个保安见状后神色有异,伍兴昊却缓缓地应了一声:“随便你吧!你要真报了警,我们几个弟兄倒也省事了。”
说着他走近我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不过兄弟一场,我想提醒你一句,此时你报警的话,今晚进局子的人铁定是你自己,而且只要白家一天不倒,你就别想着能恢复自由,在局子里发生个什么意外,也是有可能的。”
他一开口就提到白家,还把问题说得那么严重,直惊得我才拨了个“1”就连忙停住。但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他那句“白家一天不倒”,明显说明他们不是白绍南的人。
在心头好好理了一下思路,我才疑惑地问伍兴昊:“你们是什么人?”
“佳园小区的保安!”伍兴昊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
我很不解地接着问:“不会是白……南哥的人吧?”
“你觉得白公子会蠢到把自己的事留下视频吗?你还真把他当变态了?”伍兴昊的回答证实了我的想法。
正是他这句带点调侃的话,让我赶紧定下心来,收起电话继续看着屏幕。
伍兴昊既然不是白绍南的人,又带我来这监控室,那绝对不只是告诉我新房被他们监控那么简单。
果然,见我平静了一些,他抬头和我一起看向我家客厅的那个屏幕,接着笑道:“我猜新娘子这时应该在心里牵挂着你,说不定很快就会打电话给李波,问你们此时到什么地方了!要是得知你们没去彝州,接着就会打电话让你回去。”
我不懂他的意思,向他请教此时应该怎么做。
伍兴昊掏了包烟出来,抽出一支放在嘴上点燃后递给我,见我接过后才回道:“这主要看你,如果你期待看到点劲爆的画面,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李波过来,你可以和他演一出已经在彝州路上的戏。”
“如果在他赶来之前,新娘子提前打了电话给他,知道你还在春城,那你期待的画面可就得再等机会喽!不过你可以先打个电话给你的新娘子,想个办法拖延下时间。”
“当然了,要是你已经被王家成功洗脑,那就当我这做哥的是个过客,现在便可以回去接着洞房,我保证立即掐断线路,绝不围观。”
他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和李波跟我讲的那些话差不多,是在暗示我被王茜给骗了。所以我当即便拿出手机,拨打了王茜的电话。
见状后伍兴昊也拿出电话转身,应该是去打电话给李波……
打电话时还能在监控里看着对方,这种经历我是第一次,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从晚上见到李波后,我的心就一直很乱很乱。
电话接通后,不等我说话王茜就关切地问我情况。我告诉她我们已经早就出城了,李波肚子疼要上厕所,所以我们进了途中的服务区,顺便给她打个电话。
“老公,我知道事情急,也理解李波的心情,但你一定要慢点,晚上开车千万要注意安全,记得到了给我打电话报平安……”王茜那甜甜的声音没有丝毫异样,让我在心里又不由自主地开始祈祷。
虽知祈祷没用,但我尽量在讲电话时装得很正常。不过王茜还是听出我语气有些不对劲,幸好我临场发挥说李波父亲的病很严重,连我也替他感到难过。
相比我和王茜的“卿卿我我”,伍兴昊跟李波的通话很短,待我终于挂了电话后,他忽然又来拉开我前方的操作台抽屉,从里面拿了幅耳机来示意我戴上。
一听声音我就明白了,他们不但监控了我们的新房,还在里面装了传说中的窃听器,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正是王茜在看的电视综艺节目声音。
我给王茜打的电话还真有必要,从监控画面里我看见她挂了电话后,立即就又拿起电话拨打起来。
我以为她是在打给白绍南,谁知耳机里传来声音后,她却是打给李波的,问李波到什么地方了、家里老父的情况怎么样。
有了伍兴昊刚才和李波的通话,好像李波在电话里也没穿帮,我听见王茜安慰了他一番后,接着说她已经跟我通过电话,要我们一路注意安全什么的。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我对王茜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如果事情就到此为止的话,我倒觉得应该和伍兴昊好好理论一下他们监控窃听我家的事……
可我还未对此发表意见,就见监控里的王茜起身关了电视,拿起手机继续在拨打。
“南哥,萧剑跟李波去彝州了,今晚是绝对不会回来的,你不过来安慰一下小妹妹吗?”
一听就知道她是打给白绍南的,那声音比刚才和我通电话时更甜更柔,但从耳塞里传到我的耳朵里即如同惊雷,瞬间就让我感觉胸口快要爆炸一般地难受。
更难受的还在后面,一句问话过后,她竟用我从未听过的那种媚声在向对方撒娇:
“人家昨天结婚到现在,还没洞房呢!你要是今晚不来的话,等明天萧剑回来,我可就真的跟他了,到时你别吃醋……”
“对了嘛,反正你又不碰家里那个,留着力气干啥?我这算是给你的意外惊喜了,婚后的第一发留给你……”
“放心吧,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呀,本来就是一个变态,要不昨晚我咋会想出让你当gay的主意……还不承认,你放着好端端的青春少女不爱,偏要催着人家早点结婚变成女人,难道这不是变态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白大爹的那些部下,长得有点姿色的夫人,哪个没被你临幸过?你还不承认自己心理有问题……”
王茜的话越来越露骨,还没听完我就忍不住将耳机摘下,想要用力地摔在地上。
伍兴昊却及时抓住我的手,一边示意我重新戴上、一边微笑着劝道:“现在只不过是将前天晚上的事重演一遍而已,前天晚上你在现场都能忍下去,难不成现在反而还沉不住气了?”
他说的没错,但他不知道一点:我在捱过了最难受的两天,忽然之间得到了王茜合理的解释后,无异于死过一次再获得新生!可这才过了几个小时,那顶绿色大帽的侮辱却再度呈现,还是王茜主动,这种希望破灭的痛苦比前晚要更甚十倍……
我还是忍不去了!我想弄明白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都是为什么?我家祖坟就算埋得再差,也不至于让我这么倒霉吧?
李波的速度很快,没多会就来到了监控室里。但白绍南的速度也不慢,李波进来没过多会,那变态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我家门前的监控画面里。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