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4章 用喷头一遍一遍地冲洗身体
《我是男子汉》
看到监控屏幕上的画面时,李波也是满脸惊讶!不过对白绍南的出现,他好像倒不意外。
到了我家新房门口,白绍南并未敲门,而是直接用钥匙开门而入。这说起来也不奇怪,昨天晚上他不就赶在我之前进了我的家门吗?
白绍南进去后,王茜先是像个丫鬟似的为其沏茶倒水,待其休憩间隙,又忙着去主卧卫生间里放洗澡水……
李波的意思,是叫我别再看也别再听下去了,他说这种事情眼不见心不烦,但我还是固执地一直戴着耳机盯着显示屏。
虽说我早就已经绝望,可我还是希望白绍南前来,是跟王茜学习“把哥”的经验,王茜对他如此,仅是为了讨好或者说是奉承他而已!那样的话就算他们真睡在一起,再摆出各种姿势进行交流,对我来说也绝对是天大的惊喜……
惊喜最终却未出现。
服侍白绍南洗好澡回到卧室后,他俩便很自然地搂到了一起……
具体的情景倒无需赘述,我们主卧室里的监控探头是装在床头上方的壁橱上,除了能看见整个卧室里的情景,对那张大床上的监控角度,也不是前晚我躲在门口偷拍时能比的。
所以他们一入主题,我便真正死心了,胸口再次气闷得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也怪我自己太傻太天真,正如李波所说,白绍南在王茜身上做出了那样的动作,又怎么可能是在向她“学习”那么简单?
其实相比于不堪入目的画面,真正让我难过的,是他们之间那些肆无忌惮的对话。王茜居然对白绍南说,只有跟他“坦诚”相见,她才感觉到精神真正得到放松和享受……
令我不解的是,当白绍南问王茜是不是真的爱上我时,王茜立即否认,说她跟我恋爱结婚是为了堵住某些人的嘴,是为了白绍南好。为此她还说了句:“要是我真的爱萧剑,怎么可能他前脚才走,我后脚就打电话让你过来爱我?”
白绍南听了后笑了,笑过后却在那兴头上让王茜打电话给我,说那样的话会更刺激!而且王茜还真就顺从地拨打了,只是我没接……
他确实是个变态,可惜不是我希望的那种变态!而王茜,我都懒得在心里评论了。
我以为白绍南会再次留宿我家,但他的激情散去后,却跟王茜深情道别匆匆离去……
“贱人、贱人、贱人!”
白绍南的身影消失在监控画面里后,李波率先忍不住大骂了三声,不知是骂白绍南还是在骂王茜。
伍兴昊却向我道歉:“兄弟,实在对不住了,当哥的不是故意要看新娘和白公子的表演!之前我们的硬盘里分期保存了几段,如果你不高兴的话,连同刚才的这一段,我们可以当着你的面删掉。”
我此时反倒是平静了好多,没有回应他们,而是继续戴着耳机盯着那几个屏幕。
王茜并未立即休息,我觉得她确实对我有感情,也确实是在为她的家庭做出牺牲。
因为她送白绍南到门边吻别的时候,曾向白绍南提出要求,好像是叫白绍南少收一点钱什么的,说她们家真的榨不出什么油水了,要白绍南在白福润面前多美言几句,确保王劲松的晋升再无变故。
而且在白绍南离开后,她先是对着客厅里我俩的大幅婚纱照轻声哭泣,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说她对不起我、但实在是没办法什么的。接着她又冲进卫生间,用喷头一遍一遍地冲洗身体……
直到再没什么好看的了,我才摘下耳机站起身,直视着伍兴昊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做这一切的目的何在?”
伍兴昊没回答我,而是对着李波问道:“你真的要蹚这道浑水?白天我就告诉过你,沾上新郎倌这个倒霉蛋,也就是沾上我们了,不但捞不着半点好处,稍不注意的话还很可能有生命危险,就算飞爷也绝对罩不住你,所以你得想清楚。”
李波脸上还带着为我抱不平的愤怒,听了伍兴昊的话后,神色缓和下来微笑道:“您是昊哥吧?我觉得从时间上算的话,此时我和萧剑应该到彝州了,所以………是不是先让我们打个电话给王茜‘报平安’?”
“不急!”伍兴昊笑道:“萧剑有你这种兄弟,说明我也没看错他!就算他和白公子天差地别,但有几个自己的兄弟,也决不会任其宰割。白天我已经认了他做兄弟,不介意的话以后你也叫我声伍哥就可以了!”
他们的对话都是在表明态度,李波虽然没直接回答伍兴昊,但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态度,誓要为我打抱不平到底;而伍兴昊对他的肯定,也间接表示他是在帮我。
可我却没心思为他俩的话而感动,仍旧盯着伍兴昊,等他回答我的问题。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忍,但我必须要弄清楚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李波毕竟算是半个混社会的人,听了伍兴昊的话后有些惊讶地问:“伍哥?莫非你也是道上的人?虽然小弟做的是正经生意,但很得飞爷照顾,也认识些圈子里的人物,以前我没见过你呀?”
伍兴昊的神色却忽然间变得有点严肃,低沉着声音回应道:“你想多了,我和张承飞不是一条道上的!你不必追问我们是谁,知道了对你没半点好处。”
李波伸了伸舌头不说话了。
伍兴昊转头看着我的时候又露出微笑,问了我一个问题:“兄弟,你有什么打算?”
我直言道:“没什么打算,用我不值钱的青春和声誉,换取自己所需,这是我前天晚上就想好了的。我不明白的是,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我?”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我第三次问这个问题了!而这一次,伍兴昊终于正面回应道:“我们是什么人,过后你自然会知道,我只能向你保证,我们不是坏人。即不是白公子那样的渣滓、也不是飞爷那类的毒瘤。”
我有点想笑,只是笑不出来。伍兴昊对白绍南他们的称呼一直很客气,但却毫不客气地说他们是渣滓和毒瘤,听起来非常滑稽。
李波的脸上则有些尴尬,他是那什么飞爷罩着的人,可伍兴昊公然称飞爷为毒瘤,确实让他很难堪。
伍兴昊的话虽然没给我答案,但让我难过的心里感到一丝爽快!白绍南这样的人,无论他出身如何,真的都可以用“渣滓”来形容;而那个飞爷是混社会的,说白了就是个黑涩会头目,不是“毒瘤”又是什么?
“至于为什么要帮你嘛,这个问题说起来倒是很复杂。”伍兴昊没理会我和李波的反应,自顾继续回应道:“计划中我们是不插手你这些破事的,只关注着你们之间的来往就行,但得知你昨晚在闹洞房时的表现后,我觉得你是个天生的刺头,或许可以像白公子和王家一样,把你利用起来,早日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虽然听见他说是要利用我,但我心里没有被他利用的感觉。反而是听他的语气,好像除了王茜说的利用我以外,那白绍南似乎也要利用我来做什么……
对此伍兴昊也不多解释,只接着对我笑道:“兄弟,你既然心里已经作了决定,那我就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现在,请你先打电话向新娘报个平安,证明你已经和李波到了彝州。”
他啰啰嗦嗦了半天,我还是觉得云里雾里地找不着北,只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但还是摸出手机,拨通了王茜的电话。
这回我没戴窃听器的耳机,又像上次通话一样,看着王茜躺在床上接听我的电话。
王茜的情绪已经恢复,电话一通就抢着问我到了没有,让我再次有了一切都是梦的错觉。
不过我的情绪控制得也算不错。王茜应该没发现什么异常,挂了我的电话后,屏幕上的她便关灯睡觉。
等我也挂了电话,伍兴昊才接着解释道:“萧剑,我告诉你一件事,王茜以前对白公子,一直都是发自内心的反感,今晚她会主动约对方,其实是王区长的意思。”
“我让李波把你骗走以后,王茜把事情跟她爸说了,王区长便指示她,说如果趁此机会主动示好白公子的话,可以打消白公子的一些猜忌,赢得他更大的信任,从而得到更多好处。”
“王茜对你怎么样我不好评判,但有一点,她知道你已经相信和原谅她了!可王区长也好、白公子也好,他们不相信你那么好骗呀!因此王区长想让王茜借此机会,来打消白公子的疑虑,只是他不知道,这样做会让白公子那个人精更加怀疑。”
“所以我敢断定,白公子刚才离去,只是去安排人到婚纱店和单身公寓查看,核实你会不会是在和王茜、李波一起合伙来骗他。”
说着他转头对李波笑了句:“让你过来,就是怕白公子发现你们是在骗他,那样的话他可会收拾你哟!以后自己该怎么说想来你是懂的。”
我听得心情很沉重,李波也惊得做了个鬼脸。
正当我想向伍兴昊继续请教时,看着监控的一个保安忽然叫道:“伍哥,有动静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