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5章 人家还正睡不着在想你呢
《我是男子汉》
我们赶紧凑到监控前,却见白绍南果然又回到了我家门前,蹑手蹑脚地打开了我家的房门。
“白公子下楼后,一直坐在车里面并未离去,应该是在电话安排人去核实。”叫我们的那个保安似在向伍兴昊汇报,也似在对我解释。
我没搭话,而是将那耳机又抓起来戴上。
估计白绍南也怕吓到王茜,进门后就开口大声问道:“萧剑、王茜,你们在家吗?”
王茜的警惕性其实挺高的,被惊醒后,黑暗中隐约看见她惊得立即从床上跳起,但只是抓着手机跳到了窗边而没第一时间开灯。
待得听清楚是白绍南后,她却连忙扑向门边,打开灯一脸媚笑和惊喜地叫道:“南哥,你又来了?人家还正睡不着在想你呢……唉哟,你乱叫什么,萧剑不是去彝州了吗?你这样叫会吓到人家的!”
白绍南干笑道:“我东西落下了,这不是回来拿嘛!怕萧剑忽然回来,所以才那样叫的,以免我又得装同性哥来吓他。”
那家伙绝对有预谋,竟还真在客厅茶几下弄了个打火机出来,应该是之前摆在那的……
伍兴昊听不见他俩在我家说什么,但应该也能猜想得到,适时提醒我:“萧剑,现在是个机会,你打个电话给王茜诉说一下相思之苦的话,那她主动献身给白公子就真达到目的了。”
虽然很多事想不明白,但我还是没有犹豫地听从,再一次打了个电话给王茜。
在监控里我见白绍南把耳朵凑上前去,显然是偷听我们之间的通话。同时,他那双咸猪手又伸向了王茜……
王茜索性将电话开成免提,把手机放在一边跟我讲话,自己则忙着迎合白绍南……
我打电话纯粹是没话找话,尽量装作正常地跟王茜说自己睡不着,想她了之类的,同时告诉她说李波父亲送医后已无大碍,明天自己尽量早点回来什么的。
通话时间不长,可对我来说无异于向心里的伤口又撒了一次盐。因为我感觉白绍南去而复回后,原本好像没打算对王茜做什么,却被我那个电话给唤起了兴趣,又一次在监控画面上当众上演了一幕续集……
所以在挂了电话后,我终于彻底崩溃了,再也无心观看监控屏上那重复的表演,更没再继续监听白绍南和王茜那些靡靡之音,而是蹲下地去,双手蒙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是的,我一个大男人,哭得像个孩子似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悲伤,只是一边哭泣一边喃喃地问:“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没人上前劝我,直到我哭完了,伍兴昊才冒出一句:“既然都已经有了决定,何苦又为一份欺骗的感情、为一段相互利用的婚姻伤心呢!”
李波见伍兴昊开口了,也上前将我扶起来,继而转头代我问伍兴昊:“伍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明天萧剑和王茜还要不要继续过下去?”
伍兴昊长叹一声后微笑着应道:“萧剑,你不用想那么多,有些事就算现在我给你说得再详细,你可能也理解不过来,那就不用去找答案,把今晚的一切当成无意中得知的真相就行了,像前晚你看到时一样。”
“之前我关心你是否跟王茜发生过关系,原因很简单:如果你俩洞房了,她在白绍南面前是绝对要露出破绽的,那样的话今后你就会很被动,难说受的侮辱会更多。但现在不一样了,刚才你那个电话,已经让白公子彻底信任了王茜,这方面你可以不用再担心。”
“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做,你自己拿把握就好。但我建议你按自己的决定装下去,否则你刚才的眼泪就白流了不说,昨晚的侮辱你也白受了!”
我能怎么样,现在出去买把刀来,冲上新房去把那对贱人灭了?那样的话我的人生也基本到头了吧!
所以擦干眼泪后,我没理会伍兴昊,而是对李波轻声说道:“李波,我们走吧!生活是我自己的,人生的路得我自己走,又何必去由别人来安排呢?”
李波跟伍兴昊打了个招呼,扶着我便走出了监控室。
伍兴昊没挽留我们,也没再给我们什么指示,甚至都没送我们出监控室。
但我们出门后,隐隐地听他在跟另外三个保安讨论,我听见他问道:“关强,怎么样?我没看错人吧!”
另外一个保安却应了句:“换作是我的话,天王老子的儿子也要砍死才罢休,否则还叫什么男人……”
后面的话我没听清,心里只默默地喊道:“白绍南,我不会砍死你,但我一定会让你得到报应!”
李波很懂我,他是打车过来的,上车时主动抢去了驾驶室。
在我们出小区门的时候,又有一个保安从值班室出来,我以为他是来收停车费的,谁知他却递给我一张纸条,并解释道:“伍哥说,能把痛吃下去的男人才是真男人,而你就是其中一个。这是他的电话号码,你觉得需要的时候可以拨打。”
“还有,伍哥让我告诉你,明天下午我们打算去拆除你家里的东西,如果方便的话请你配合一下。”
无论怎么说,伍兴昊让保安传达的话都让我有些感动,事情发生直到现在,我总算在他的夸奖中找到了一点男人的骄傲。
就凭他们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监控监听我家,也足以说明这不是一群普通的保安,得到他们对我的如此肯定,可比提刀回新房去拼命好像更有满足感。
李波没回他的婚纱店,也没去我单位上的单身公寓,而是一直开着车出了城,去到呈贡新区后才找了个不起眼的旅馆开房住下。他是最懂我的人,一路上除了递烟过来外,均是一言不发。
李波虽事业小有所成,但也算是在道上混的,准确来说是半个黑涩会的小弟,伍兴昊今晚对我所做的一切、所说的话,他比我要理解得透彻,所以我也没跟他交流半句。
但正因如此,我心里的那些各种情绪,慢慢地变得更为沉重,总感觉自己从此时起,便陷入了某种看不见的漩涡……
进入房间,李波终于说话了,问我在监控室的耳机里听到些什么。
我知道他问的不是白绍南和王茜之间的“甜言蜜语”,于是就捡重要的跟他说,特别是白绍南中途告辞后王茜的自言自语。同时把他没去监控室前,伍兴昊和我之间的经过也顺便简略说了。
认真地听完过后,李波思索半天才再开口:“萧剑,你别插嘴,也别乱想,让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结合我知道的一些事情给你分析一下,对错你自己心里衡量就行。”
见我斜躺在床上点头同意后,他才接着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听飞爷说过,当官的想晋升,除了能力外还得有财力;我还听飞爷提过一次,好像说王区长是白福润大领导的爱将。”
“昨晚我对南哥和王茜之间的事想不通,但得知南哥就是白领导家的公子爷后,现在想通了:王区长能力是有的,又得白领导的青睐,肯定是不惜和白家搞好关系 。”
“王茜不但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还是个会演戏而且能为家庭作出牺牲的女孩。她不喜欢白绍南,却不得不主动投怀送抱,甚至嫁人了也要跟白绍南联合起来侮辱新郎。”
“她这种行为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我个人的观点嘛,她绝对令我佩服。白、王两家的权色交易,为白家换来的可能只是钱财,但为王家换来的,很可能是像白福润一样的权倾一方。”
“白福润已经是年近六旬的人了,他来滇省充其量掌权十年,到时无论退休还是升官,反正时间一到都得走人。而王劲松不一样,他才四十出头,大好时光还在后面,只要顺利达到白领导现在的高度,到时王茜还有什么损失是挽回不来的?”
“而伍哥他们,则明显是白家的对头,察觉到白、王两家的关系特别是南哥和王茜的关系后,就想从中找到足以扳倒白家的猛料。儿女之间的事毕竟累不及父母本尊,所以他才会想办法保护你。”
“伍哥直承他们原本是想利用你,可你有什么值得利用的?所以我觉得,白、王两家才是想通过你这个自己家的外人,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说白了,伍哥便是要利用你的这一点,要不绝不至于用王茜和南哥的那些画面来刺激你。”
“如果我是你的话,正常跟王茜做夫妻,反正她那么漂亮又那么会演,你就装糊涂,不但要装糊涂,还得给她和白绍南留下空间。待充分赢得他们的信任后,再看他们要如何利用你。”
“到时你该拿的拿、该吃的吃,违法犯罪由他们顶着,合适的时候再配合伍哥他们捅上两家一刀,让两家同时身败名裂。等真到了那日,你钱也苦的差不多了,再找十个八个黄花美女的做老婆也不是难事。”
“不过,我得建议你跟王茜做夫妻时,可千万别搞出个下一代来,除非你在心里不介意她的过去和现在,否则的话,到时就怕是剪不断理还乱了……”
李波正在给我分析并指导我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怕是单位项目部有什么事,便先打断他接听起来。
电话里是一个甜甜的女声,一开口就很有礼貌地先报名:“是萧剑吧,你好!我是白绍南的妻子李蓉。”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