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6章 找了个温柔至极的老婆
《我是男子汉》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又问了一遍后才惊呼道:“李蓉?你……你是南嫂?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听是白绍南的老婆打电话过来,李波也甚觉奇怪,直接从他那张床就跳到我的床上,把耳朵向我的手机背面靠了过来。
白绍南一个如禽兽般的公子哥,却偏生找了个温柔至极的老婆,特别是她的声音,隔着电话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舒心……
“我是从你们公司问到你手机号的,深夜打扰,实在对不住!”不但声音甜,连语气也甚是有礼,李蓉在电话里先跟我一番解释后,接着才问我:“请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在春城吗?”
昨晚闹洞房的时候,我针对这李蓉来报复白绍南,可她在我被白绍南殴打后却上前劝阻,再次被我偷窥后也不生气,所以我从那时起便对她心怀歉疚。
傍晚我们一家上门去致歉时,我原本想单独对她诚心道歉一下的,却怕白绍南再误会,以致最后连看都没敢多看她一眼。
此时听见她主动打电话过来问起,我便有些语无伦次地赶紧回应:“不打扰不打扰,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我还没睡。”
一句话说完后才想起没回答她的问题,又连忙补充道:“南嫂,我在……在在在……彝州。”
不知怎么回事,我昨晚敢当着白绍南的面开罪这个女人,可现在心里却感觉紧张得要命,如果不是李波在旁边听着、及时碰了下我提醒,差点我就说漏嘴了。
李蓉在电话里“哦”了一声后,又再问我:“你现在方便吗?我想和你聊一会!”
“方便方便,南嫂有什么话尽管说,我听着就是了。”我虽然镇定了一些,但心里还是跳得有些厉害,搞得李波看我的神色都带着点鄙视。
李蓉沉默了几秒,然后才接着说:“昨天你是故意对我那样的,对吗?绍南和茜茜之间的事,你应该是知道一些了吧,要不你昨晚不会那样的,我说的对吗?”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开门见山的问我,紧张之余也有些惊惧,忽然就想到她会不会也是来试探我的,所以同样沉默着想了一小会,这才回答:“前天晚上在我们新房里,我发现南哥和茜茜在卧室里交流,误以为他俩是在干……干那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昨天才会想着报复。”
应了一声后,我接着又赶紧保证:“但茜茜已经跟我解释清楚,我以后再也不敢对南哥和南嫂无礼了,今天来你家时我本来要跟你道歉的,又怕南哥不高兴。等哪天有机会,我再单独给南嫂你陪罪。”
李蓉听我说完后,有些惊奇地问:“解释清楚了?你既然发现了他俩的关系,那这种事还有解释的余地不成?难道你真的不在乎自己新娘……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
我认为她是在试探我,于是干脆就顺着她的话,把茜茜向我解释的那些话语,从头到尾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白绍南虽然变态,但却不是gay,他和王茜是真的把我给绿了。但讲的时候只作不知,直接把今晚的所见所闻忽略,讲述完后还意味深长地跟李蓉陪不是,说我没其它意思。
李蓉的修养真的很好,我说的时候她就只静静听,听过后情绪上好像也没有什么喜怒哀乐,仍用那温柔的语气回道:“既然他俩的事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打扰了!不过我想告诉你,我和绍南结婚七年,从来没发现他有同性恋倾向。还有就是,今晚他打电话给我,说自己正搂着你的新娘、睡在你的新床上呢。”
明明我的心已经静了下来,但听见李蓉的话后,还是忍不住气血上冲,就像被一群人围着叫我绿大帽王一般。
此时激动无济于事,我气急的同时也很奇怪,那白绍南真变态得可以,出去睡别人老婆还打电话跟自己妻子汇报,难怪李蓉会在此时打电话给我……
平静了好一会后,我才尴尬地笑道:“我都不会乱想了,南嫂不会反而想多了吧?其实嘛,我们可都是gay的受害者,想通了也就没什么的,呵呵!”
李蓉也轻声笑了,随即跟我告别,但她在说“再见”之前,却问我可不可以在回春城后、约她找个地方见面聊聊。
我答应了!虽然不知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要和我聊些什么,但我还是答应得很爽快。我倒想看看,白绍南欺侮我的事,是不是也得到了他妻子的支持?要真是那样,他们家可就真是名副其实的“变态之家”了……
李波一直在偷听我们的对话,他对李蓉给我打电话也感到非常好奇,以致于我挂了电话后,他都没再接着刚才的话题,而是问我:“你们去南哥家的时候,确实没在那个嫂夫人身上发现什么异常?”
见我摇头,他感慨道:“难说事情变复杂了!要是这南嫂插上一脚的话,只怕你以后难办呢!比如说万一她要你帮她捉南哥的奸,那对你来说,岂不是不出力要得罪人、出力更罪人的事吗?”
“她还用捉奸吗?你没听她说,人家白绍南主动打电话给她,说此时正抱着王茜睡在我的床上呢!”我没好气地回应过后,忍不住骂了句:“那个死变态,我操他大爷的。”
李波没吱声,坐在那想了一会后,忽然叫我明天早上把李蓉之约回绝。他说无论对方安的是什么心,我去都绝对要惹出一身骚,如果是白绍南的阴谋,更有可能再自己找麻烦。
我感觉非常头疼,不过想想李波的话还真有道理!昨晚我报复性地盯着李蓉的胸看了几眼,便被白绍南痛欧了两次,要是让他知道我约他老婆单独聊天,说不定会打死我的……
第二天早上,我和李波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吃过午饭后也没立即回城,就只开着车在呈贡的大街上漫无目的乱转。
这是李波的意思,他说不知白绍南要搂着王茜睡到几时,我们至少应该等王茜打电话过来了,再告诉她我们已经在路上。
没想到王茜还未打电话给我,李蓉的电话又来了,仍旧是一番礼貌的问候,然后还是委婉地约我,说让我回春城后见个面聊一下。
我本来想拒绝的,但面对李蓉那柔柔腻腻的声音,还有她彬彬有礼而且很诚恳的态度,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抵抗力,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
李蓉见我答应了,便让我定时间地点。想了一下后,我告诉她,下午三点去昆房大酒店。
电话我是用车上蓝牙接的,李波听得清清楚楚,等我讲完电话瞥了他一眼时,发现他表情非常复杂地看着我,于是赶紧解释道:“我想看看,这一家子的变态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你脸红了,明显是在说谎!”李波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直截了当戳穿了我的想法后,突然大声叫道:“萧剑,你狗日的不会是要以牙还牙,弄上一顶大绿色的帽子还给白绍南吧?”
不容我解释,他便接着吼叫道:“我警告你,赶紧打住这种念头。昨晚我就想过了,要是别人的话,我完全可以去找上一帮兄弟,把他全家女性都给侮一遍为你出气!但南哥不行,别说他是白领导家的公子爷,就以我原来对他的认识,那也绝对不能如此。”
李波很激动,叫了一句后又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一毕业就呆在工地上搬砖,不懂社会的凶险。我告诉你呀,这社会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那些官家的势力有多大我就不说了,光凭南哥是文汉的干儿子这一点,你惹了他老婆也必然要被灭了九族不可。”
“我可不是在吓你!我打个比方,前天晚上不是你发现南哥和你老婆,而是他发现你和他的老婆在乱搞,那我敢肯定到现在别说你,可能连你的家人、亲戚、甚至是我这个做兄弟的,全部都已经发生‘意外’了!”
“还有就是,我从话语上判断,那南嫂好像不是太坏,你可别再连累她也受害。我给你说个传闻,是飞爷喝醉时讲的。”
“据说南哥的那个结拜兄弟邹一冰,他老爸在升任大大领导前,和白福润一样也是个省里的头,当时是在蜀省,他亲生母亲气不过邹老头在外花天酒地和女明星乱来,于是也找了个年轻帅哥尝了一次鲜,你猜结果怎么着?”
“没过三天,邹夫人便和那帅哥双双出了车祸一命归西,那帅哥家更是在当天就失火,全家老小无一人幸免。搞到后来,连那帅哥的三亲六戚、朋友同事,竟在三个月内意外死了十七个人。”
说到后来,李波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好像我已经真和李蓉做出了什么事来似的,掏了支烟出来点着压了压惊后,他才接着说:“飞爷说漏了嘴的时候,现场只有三人,我是躲在门外无意间听到的。那三人后来也……也全都没好下场,今天为了劝你,我可是把命都不要了,所以此事你听过就忘,懂吗?”
我赶紧点头应道:“放心吧,我历来都不想去惹那些人,特别是对官家的八卦更没兴趣。而且我觉得你会错意了,我对南嫂没有你那种肮脏的想法,我就是想看看他白家究竟要对我怎么样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约她去酒店?”李波还是有些激动。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