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7章 想再见见那个知书达礼的女人
《我是男子汉》
我跟李波解释,说我答应李蓉私聊,真的是想探清他白家究竟想对我做什么,这样的话即使以后做个憋屈的帽子王,也好知道怎样去扮好自己的角色,以免又不识相得罪了白家。
至于约在昆房大酒店,则完全是李波误会了。酒店业乃是我所在的昆房集团的一大产业,而春城的昆房大酒店档次不错,最主要的是我好歹是个集团中层干部,约在那里的话有种在自己地盘上的感觉。
解释的时候我其实有些心虚,还感觉自己有点扯淡。
我说的自然是真话,但我答应李蓉相约私聊是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她的态度和语气好像让我无法拒绝,从内心便想再见见那个知书达礼的女人……
而且我还有些惭愧:在跟李蓉通电话的时候,她那非常好听的声音总令我想起前晚,想起自己有意或者无意间窥视到她身上的那些美丽“风景”。我不是那种猥琐的好色之徒,更没李波所说的那些非分之想,但不知为何,就是抑制不住想那些画面……
李波听了我的话后平静了许多,语气也稍微平缓了些,吐着烟圈接着之前他的话题感叹:“你不接触,永远不知道那些力量有多可怕。飞爷当时说,邹一冰家的事,便是南哥的干爹汉爷——文汉一手操办的,而汉爷现在跟白家的关系则是穿一条裤子,听说他把汉沧集团的发展重心都从蜀省移到咱滇省,你就可以想象了。”
他和我说的这些无论是传言还是真相,对我来说都挺震撼的,所以到后来,我自己也动摇了,思索半天后改变了主意,赶紧又回打了李蓉的电话。
不过李波在电话接通前,便忙着伸手从车载显示屏上摁断,还把我的手机拿过去,将那条拨打电话的记录删了。
他解释说现在我拨打电话过去不合适,万一白绍南查出她老婆跟我通电话,那我会更加麻烦,这电话的“呼出”和“呼入”,中间的学问可大了!以后不是我主动打电话过去,即使白绍南要找我的麻烦,我也可以辩解。
至于与李蓉之约,我直接爽约就好,大不了到时她再打电话过来的话,就找个借口说路上堵车不能赶到、改日再说什么的搪塞。
我没说话,只看着前方的道路在内心感慨:这社会的套路太多,看来我还是适合做一个成天对着钢筋混凝土和图纸的工程狗……
差不多中午时分,王茜还真打电话过来了。
她也够懂礼节的,电话一通就先问李波的父亲情况如何。李波不等我讲话,便抢着回应感谢她的关心,说他老爹得的是急病,来得快好得也快,昨天后半夜就好了,让王茜不必挂怀!
很认真地感谢了王茜的关怀后,他还半开玩笑地向王茜说对不起:对耽误了我们洞房的事表示歉意。
我告诉王茜,说我们已经在回程路上,一会就能赶回,让她在新房里等我。
挂了王茜的电话,我又开始头疼了,主要是心里面有些犯难,因为我不知回去后跟王茜该如何相处。
平常也就罢了,我完全可以演下去,但那夫妻生活该咋办?如果叫我跟她洞房,我觉得自己真的做不到,何况李波和伍兴昊之前都很在乎我们夫妻间那事,李波还多次警告要我别碰王茜。
可万一要是王茜她主动呢,我该找什么借口来回绝?就算有借口,那一天两天可以,时间长了后肯定会穿帮,到时我们的关系必然会出问题,我想安安静静地做王家名誉女婿的计划恐怕也就搁浅了……
我就此问题请示李波,他也没什么好的主意。
不过他给我解释,说前晚他让我别碰王茜,是以为王茜完全是白绍南的女人;而昨天他在乎这个问题,则是伍兴昊说如果我和王茜成全好事的话,白绍南会失去对王茜的信任,难说会牵怒于我!
通过昨晚的事后,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伍兴昊也说过,我和王茜做真正的夫妻也没什么影响,关键看我心里面能不能接受。
“王茜那么漂亮的女人,不玩白不玩!”李波解释完后有些气愤地开导我:“我还是那句话,别对她这种贱人动真情就好,更别玩出个后代来,以免今后麻烦。反正出去花钱买大保剑的事也干过,有免费的为啥要浪费?再说她总比那些出来卖的干净吧!只要别想着她是你老婆就行!”
我有些无言,更感觉难过。李波说得话丑理正,可我以前对王茜的爱都是真的,岂能说变就变、说不在乎就不在乎?要我把她当作那些卖身的女人,我更难以做到,就算她和白绍南一起来侮辱我给我戴帽,但她始终也是我的妻子!
……
回城把李波送回去后,我开着车在顺着环城路又绕了小半圈,直到感觉自己已经进入了演戏状态,才回到佳园小区。
当我打开门的瞬间,原本坐在沙发上的王茜兴奋地跳了起来,未等我关门便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我激动地说道:“老公,你可想死人家了!”
也许女人都是天生的戏子吧,在她拥抱我的时候,我竟然半点也看不出来她才跟白绍南共度过一宿的迹象。
相对来说,我的表现就笨拙多了,纵然已经作好准备,但她和白绍南在一起的种种画面,还是不由自主地涌现在脑海,费了好大的劲才很做作地搂着她回应:“茜茜,我也想你了!”
王茜却未发现我的异常,接着就主动地吻上我的嘴……
曾几何时,她那柔软的双唇对我来说比蜜还甜,和她亲吻时也曾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可此时此刻,虽然我的心仍旧跳动得厉害,却再也不像当初一样是因为激动和兴奋,反而是因为忍无可忍的愤怒和屈辱!
只短短几秒,我便赶紧将她轻轻推开,捂着嘴朝卫生间冲去,嘴里忍不住“呕哇呕哇”地干呕了两下。
我这状态令王茜非常尴尬,在卫生间门口回头看她的时候,我见她的脸都白了,惊诧中带着些许愤怒,气得话也说不出来。其实这也怪不得我,因为在和她亲吻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她这张樱桃小嘴,昨晚曾“当众”亲过白绍南的身体……
还好我的反应够快,强行忍住那股恶心的感觉后,转身走向她低声解释:“回来一直都是李波开车,你知道的,我开车还行,但坐车就会晕车!”
我的解释令王茜立即释怀,她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我们相处的时日不短,她知道我确实有晕车的毛病,以往我们一起开车外出时,再困再累我都情愿自己握方向盘,因为开车我反而不会晕车。
但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后,她也没了心情继续和我亲热,忙着去给我泡了一杯浓茶,见我不再有恶心反应,才拉着我坐在沙发上,询问李波父亲的情况。
进入这种闲聊的时候,我倒是自然多了,把早就和李波商量着编造的那些“情况”简单说过后,又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些其它话语。
王茜主要是在跟我聊接下来度蜜月的计划。这事我们事先的打算,是她在一个月的婚假里陪我到丽江去,我一边安排工作上的事,一边抽空带她到丽江、香格里拉等地游玩,等时间差不多了,我俩再双双回我的老家去再举行一场简单的农村婚礼。
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春城结婚,我的家人一个也没来省城的原因,他们还得在家准备给我俩待客招待乡邻亲朋呢……
但王茜此时跟我聊起时,却建议我和家里商量,我们先在春城待上一周,然后就回老家去办酒席,等老家的仪式完了后,她再和我去丽江。
我家倒好商量,但我对她这临时的改变有点不解,问起原因时她也有点支支吾吾,说这是我岳父王劲松的意思。
通过这两天的事,我知道王茜很关于伪装和演戏,像此时这样遮遮掩掩的情形,那必定是在骗我了。
果然,在我的追问下,她说出了原因:白绍南知道我俩结婚后,再像以前一样来找她传授泡帅哥的经验不合适,所以提出要和我们一起去度蜜月……
就算我内心拒绝和王茜做真正的夫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惊得如雷轰顶。且不说那变态跟王茜之间根本不是在学经验,就算是那样可也太奇葩了吧!要我在和新婚妻子度蜜月的时候还带老婆的第三者,那我岂不也成了大变态?
见我的脸色很难看,王茜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轻轻地搂着我连忙说:“老公,我知道你会不高兴,这不跟你商量嘛!”
她显然已经想好了说辞,接着向我解释,说白绍南和她的事,她父母也是知道的,所以今早我岳父王劲松就打电话给白绍南,主要是向他求情,让他以后别再让王茜帮他去勾引帅哥,也别再跟王茜如以前那样像“好姐妹”一般的相处,更别再打我的主意。
白绍南同意了,不过他也有个要求: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要在我们的蜜月期里,把该学的都从王茜身上学到手。
说到后面,王茜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老公,我家和南哥的那种关系你都是清楚的,被他给盯上了也是没办法。但你放心,他后来亲自打电话向我保证过,只要同意让他跟我们度完蜜月,以后他就再也不来找我了!最主要的是,他说此后也将不惦记着你……你知道的,前晚他可是真想把你给……给爆了的……”
我心里冷笑,忽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就冒了出来。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