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8章 在相亲时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是男子汉》
“茜茜,我知道南哥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但你放心,你老公怎么说都是个男人,以后我会用心去呵护你、保护你,他要是再敢欺负你的话,我就加倍偿还给他。”
心里打定主意后,我将王茜搂进怀里,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这话我讲得没有丝毫作伪,悲愤之情溢于言表。虽说未必真的是想替王茜讨回公道有感而发,但说出的就是我内心真正的声音,因为我决定下午要如约去见李蓉,不仅要见,还要让她偿还白绍南欠我的债。
其实凭心而论,要是没有昨晚监控和监听的事,王茜刚才说的那些话必定会让我感动不已,因为我听出来了,她的话里话外都在向我传达一个意思:白绍南对我**不改当初,王家上下主要都是在为我着想!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白绍南根本就不是gay,天知道他要跟我们一起去度蜜月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恨白绍南的同时,也气王茜对我的欺骗。
内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刺激,特别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反复遭受践踏,就算懦夫和弱者也总有暴发的时候。没有白绍南对我的侮辱,也就不存在王茜对我的欺骗,我恨不得立即将头上这片大草原还给白绍南……
王茜没料到我会突然露出这股血性,依偎在我的怀里,脸上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感动。她不知我内心所想,还真把我这举动全部理解为是在为她而不平了!
不过在瞬间过后,她却很担忧地劝我:“老公,我知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不当初我也不可能在相亲时对你一见钟情了。但你必须要听我的话,切不可意气用事,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我有些激动地大声回应:“既然你也说我是男子汉,现在白绍南都那样对你、那样对我们了,再让他为非作歹下去,我难道还要忍下去不成?”
王茜本来就是在骗我,见我较真后也有些急了,苦口婆心地劝我,又是那些我们惹不起白绍南的旧话,说只要把这个月忍下去,所有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我知道自己心里气也好、怒也好,戏还是得演下去的。于是在气过之后也摆出一幅无奈的神色,装作有些深情地轻抚着王茜的脸庞说:“茜茜,把我招进王家做女婿,给爸爸和你都带来很多麻烦吧?白绍南针对的是我,却让你们全家如此委屈。”
王茜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直起身坐起来看着我的脸,柔声回道:“老公,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你可千万别再说这种见外的话!”
接着她又小鸟依人般靠在我的肩上感叹:“有时我在想,假如我爸不是做官的,只是普通家庭,又或者这一辈子都没遇见南哥,那该有多好!”
我也跟着感叹:“人生嘛,有得有失。把这个月熬过去就好了!”
这话不知是在安慰她,还是在安慰我自己!不过我表面上听从了她的劝,心里面却更加坚定了要报复白绍南的决心……
不愉快的事不宜详谈,我也明白有些事不是凭一时之快而动动嘴就可以的,得有个周详的计划才行,现在决心也下了,戏也演得差不多了,便没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而是主动跟王茜商量回我老家的事。
打电话给我父母商量的时候,我的家人倒兴奋异常,说家里是提前就准备好的,就等我们定具体的日子了。听我说可能定在这几天时,我妈还抢着说她早就找人看过,四天后的农历七月十四就是个吉日。
王茜也在一旁听着,听我妈如此说,当即就表示这样说定,还告诉我妈,说我们七月十二提前回家帮着一起操办。
说来也怪,我妈和王茜虽只一面之缘,但却非常投缘,讲起电话来就没完没了。
我原打算在家呆一会,再找个合适的借口外出去见李蓉的,可王茜拿过我的电话去和我妈聊天还未结束,李蓉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这倒令我有些为难,要是王茜知道我和李蓉在一起单独交流,只怕我之前内心的那些激动和表演都白费了。我相信王茜对我有感情,正因如此,那她万一吃醋而将此事告知白绍南,那我可就死给天瞧了……
但不接电话也不是回事,我镇定了一下后,干脆把心一横,接过王茜递来的手机时先没忙着接通,而是直接坦诚道:“是南嫂,她先就打过电话给我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
王茜对此自然是非常诧异,呆呆地看着我接电话。我反正都坦白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就回复李蓉说我已经到家了,让她下午过去昆房大酒店三楼就是。
因为王茜就在身边,我倒不好意思把地点约在酒店客房,而是告诉李蓉去酒店三楼的咖啡厅,说我会提前预订包房,让她报我的名就可以了。
讲完电话后,我已经彻底镇静下来,反正我觉得要慌的人应该是一直骗着我的王茜,我和李蓉都还没见面呢,有什么好惊慌的?大不了把我刚才即兴的那些想法和计划推后。
于是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王茜笑道:“我忘记跟你说了,昨晚南嫂就打了个电话给我,对前天晚上南哥在闹洞房时的冲动向我道歉。那事昨天本来就已经说开了,而且道歉的其实是我,所以倒反让我很惭愧。”
见王茜没什么过激反应,我继续说:“在今天回来的路上,她却又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要单独和我聊聊。我一路上晕车昏昏沉沉的,又急着回来见你,加上刚才太激动,竟忘了和你说起这事。”
我说的本来就算是实话,王茜倒也不怀疑,只是很疑惑地说道:“南嫂这人我不太了解,平常见过几次倒觉得她挺亲和的,可她咋想起约你呢?昨天我们在她家时,也没看出她对你还有什么怨言的呀!”
说完过后,她接着又冒出一句:“老公,我觉得有什么还是直接跟南哥说的好,你不记得前天晚上,南哥找你麻烦时用的是什么借口了?”
王茜不说还好,说起这茬来我心头又升起隐隐的怒气,她那表情神态,明显是怕他们编造白绍南是变态的谎言穿帮,可能还更怕自己和白绍南的丑事被李蓉给说出来。
因此我也不客气,直接就提出质疑:“茜茜,你不是说南哥对女人没有半点兴趣吗,可他咋会那么在乎他的老婆,而且还生了个儿子?”
王茜愣了,但随即便笑道:“你不知他是什么身份的人吗,白福润那么大一个领导,如果让人知道他唯一的儿子是个同性恋,那岂不是把他白家的脸都丢尽了?他那个老婆呀,据说是找来做样子的。至于他儿子,倒好像是他和南嫂亲生,不过嘛,是去医院人工做出来的。”
我觉得自己的问题够难为王茜的了,谁知她却应答如流,不知是不是预料到我迟早会提这样的疑问,提前就把答案想好了。
但无论怎么说,她如此描述白绍南让我听着很舒服,跟着她笑了一声后又问:“那你的意思,是把南嫂约我的事告诉南哥?他会不会不相信我,反而怀疑是我又想报复他老婆呢?”
王茜想了想后,可能也觉得我说的话有理,点了点头便改口道:“那还是别告诉南哥了,反正你都叫南嫂过去酒店,那就去听听她究竟想和你聊什么吧!”
顿了一下,她又问我:“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南哥除了家庭背景外,社会背景也摆在那,我听说平时南嫂外出时,他都会安排小弟跟着保护,我怕南嫂到时会让那些小弟做出不利于你的事。”
我耐心地哄她:“南嫂既然约我单独见面,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的话要对我讲,如果要找我算旧账的话,她也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了,你放心就是。再说昆房大酒店是我们公司的,她就算带小弟来也不敢在里面对我怎么样的。”
王茜兀自不放心的样子,接着便跟我撒娇:“那好吧,我不跟你去,但你到了后就拨通我的电话摆着,让我也可能听见你们聊些什么。这样的话你要是有什么情况,那我也好赶紧安排应付。”
我无言了,她居然想出这么个“窃听”的办法,很有些不打自招的感觉。
但我也不说破,顺从地答应了她这个近乎无理的要求。反正现在让她知道了,我也不可能对李蓉做些什么,我倒想看看如果李蓉否认白绍南是gay的话,王茜又会编出什么更荒唐的话来向我圆谎……
打电话给酒店订了包间后,我原本是想提前赶去酒店的,不巧的是刚准备出发,房门却被物管工程部的人给叫开了,说我们楼层电线短路,要进家来逐一进行排查。
起先我没反应过来,正想让他们换个时间再来时,忽然发现前来的三个工作人员中,有个人赫然就是昨晚在监控室里的保安,也就是伍兴昊的手下,这才想起那个神秘的保安大哥说过,今天会来拆除偷安在我家的监控和窃听器。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