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9章 可这女人的修养很好
《我是男子汉》
认出来后,我不得不赶紧配合他们,带着三个工作人员装腔作势地先从门口开始“排查”。
意外的是王茜可能是觉得自己在家碍事,在我们开始“忙碌”的时候,借故下楼去买点水果便自出门去了,这倒无意间帮了我们一个忙。
伍兴昊的人也够专业的,明明只有我在,但他们仍旧煞有介事地顺着我家电线,一点一点地用仪器查着走,不时还开开灯试试插座什么的……
我想看看他们有没有拆除我家门外的监控探头,哪知事有凑巧,出门去后发现王茜居然没走,而是有些鬼鬼崇崇地站在门外。见到我时她神色有些慌张,说进了电梯才想起身上没带钱,所以回来拿。
我没动声色,很自然地掏了些钱给她,还温柔地交待她早些回来。
但在她的身影转过走道角时,我却轻手轻脚地跟了上去。
其实我那完全是个无意识的动作,谁知竟有了意外的收获:靠近过道转角的时候,我听见她正在电梯口那轻声打电话。
她讲话的声音很小,我只听见那么几句:“嗯……我也在场……电话是我递给他的,我就在现场听着……确实是南嫂……他应该没怀疑……”
不用说,王茜这电话铁定又是打给白绍南的。
反应过来后,我只感心里一阵剧痛,不敢再听下去,像个贼似的退了回去。
进到屋里,我忽然发现自己对王茜无论有多恶心和反感,但我心里一直没真正放下、仍然是在乎着她的!
想想也是,在三天前我可是真爱着她,要不是她和白绍南之间的事,她也真是我理想中的妻子。且不论她的家庭背景,就看她和我妈之间的关系,也足以值得我好好珍惜。
这种非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感情,又岂是说放下就放得下的?
王茜和白绍连续三个晚上都有故事,但纵然像昨晚那样清晰地看他俩“现场直播”,我心里也只有愤怒和绝望,从未有过心痛。
而此时,我是真的痛得难以呼吸!王茜对我演戏、并不惜余力地编造各种理由来骗我,我知道是因为她想留住我、想留住我们的婚姻,所以我相信她是不得而已,才受屈于白绍南的**威,可我没想到,她会将李蓉约我的事向白绍南汇报。
身体上的背叛已经令我难忍,现在得知她心里也对我不忠,叫我如何能不心痛?
“萧先生,经过排查,你家的电线电路确实有些小问题,不过都处理好了。”
那个不知是保安还是电工的熟人打断了我的思绪,抬头看他时,只见他拍了拍挎在身上的工具包,颇有深意地对我笑道:“客厅、主卧和主卧卫生间各有两个小问题,门口也有一个小故障,已经全被我们处理好,再也不会短路了!”
因为有另外两个人在,我也不好说什么,送走他们后便木然地坐在沙发上……
我是再次接到李蓉的电话,才从那自怨自艾的情绪中回过神来的。王茜一直没回屋来,不知是逛远了,还是在跟白绍南煲电话粥,当然也难说直接去找白绍南了。
李蓉说她已经到达,但我下楼上车后没立即出发,而是在车上翻出纸笔,写了句简短的话,然后才去往昆房大酒店。而且到了酒店停好车后,我是先拨打了王茜的电话才下车的。
王茜想知道李蓉约我出去聊什么,那我就偏不让她知道。既然大家都是在演戏,我也就奉陪吧!
接通我电话的时候,王茜应该是正走在大街上,她讲话时电话里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些车声人声,可她讲话带着的那种**,总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另外的一幅画面……
李蓉在包房里等我的时间够长,可这女人的修养很好,见面时她没有丝毫的不快和抱怨,还赶紧起身相迎,柔声柔气地又是感谢我赏脸、又是对占用了我的时间表示抱歉!
我在跟她客气地打招呼时,将自己在车上写的那张纸条递给了她。
李蓉除了比王茜大上几岁外,论身材长相都不输给王茜,但有一点她比不上我那个新婚妻子,那就是演技。
纸条上我写的是:南嫂,对不起!我不知你约我出来所为何事,但此时我的手机在通话中,我老婆王茜正在电话里听着我俩的谈话内容。
我这样做其实很冒险,万一李蓉是白绍南安排来试探我的话,我可能就又要倒霉了,绝对会被白绍南收拾和羞辱。
所以之前我权衡过:李蓉约我多半不会是想象中的坏结果,她昨晚向我说起白绍南打电话给她的时候,虽然声音平缓语气平静,但试想哪个女人会接受老公去偷情还打电话给自己炫耀?
退一万步,就算李蓉也变态到和白绍南、王茜他们蛇鼠一窝,那么我也可以把身心皆已出轨的王茜搅进来。白绍南如果得知她监听我和李蓉的谈话,肯定也会对她产生怀疑。
不过从李蓉接过纸条后的神情来看,我之前所有的担心都多余了!她看了后脸色瞬间就变得很慌乱,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幸好我有所准备,连忙问她要喝点什么,又大声招呼服务员过来,这才化解了她的尴尬。
我倒非常淡定,入坐后很客气地问她找我何事。
原以为她会找点其它话题来搪塞的,可没想到她却盯着我摆在桌子上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直接来了句:“昨晚我打电话给你,是因为接到我先生的电话,他告诉我,说他那时正躺在你的新床、搂着你的新娘。”
愣了好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这李蓉完全是大智若愚!她这会临时编话题和借口,必定会露出破绽来,而且我看得出她本来就不像王茜那样善于说谎,再说如果昨晚白绍南真打过那样的电话给她,当时王茜肯定也是在场的……
这一愣倒不至于让我在电话里的王茜面前露馅,因为我没跟王茜说过李蓉讲的这件事,任何人乍然间听见这种事,肯定都得懵上一会不是!
定下神来,我尴尬地笑了两声,然后又将我捉奸在床不敢声张、闹洞房刻意报复、甚至当晚差点被白绍南破身的事,以及后来王茜的解释一股脑再说了一遍……
这些话我昨晚在电话里就跟李蓉说过,但她没表现得不耐烦。如此表现让我更加肯定,她约我的事白绍南之前并不知情。
果然,待我说完后,李蓉长声叹道:“萧剑,谢谢你了,今天解开了我心头好几年的疑惑!我和绍南结婚后,他一直对我都很好,但在那……夫妻……夫妻生活上,却从来都不碰我!”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满是红霞,眼泪也不禁夺眶而出,哽咽着道:“我们一直相敬如宾,相敬到晚上都分床而睡。我一直怪他怨他,还因此而恨他,却没想到,原来是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我听后真懵了,看她明明是因为王茜在电话那端听着,所以配合我演戏的,但我却感觉她这是本色表演,没有丝毫做作的样子。我判断得出来,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李蓉还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哭了一句便即停住,继而又礼貌地对我说:“萧剑,对不起!我本来没安好心,想让你知道绍南和王茜的奸情,然后利用你报复他们的,没想到却有这么大的收获。谢谢你,看来是我误会了绍南,以后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好他的妻子了!”
我没接话,因为我知道李蓉配合我演这么一出,或许她的心情比我更复杂更难受!特别是见她眼角还残留着泪痕,脸上和我一样无奈时,我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李蓉也未和我再多聊什么,说完后顿了一下便提出告辞……
等我让服务员拿单过来签了后,见李蓉已经下楼了,于是拿起手机对王茜苦笑了一句:“茜茜,你都听见了吧?完全没想到呀,南嫂居然不知道自己老公是gay!对了,李波昨晚也跟我说,他认识南哥很久了,没感觉他是那种人,那家伙还怀疑我被你给骗了呢。”
我是想扔个难题给王茜,看她会不会因此而紧张。可王茜真的太会演了,都没考虑就在电话那头笑道:“我都听见了!你也不想想,南哥是什么身份?他要是让人感觉出来自己是gay,那白家脸面何在?至于南嫂嘛,南哥肯定是怕她得知真相后,会闹着离婚吧!”
她的话是在应付我,可我听了却心头一喜,赶紧又试探道:“这么说来,白家很注重名声,那我们要不要用白绍南是gay的事要挟一下他,难说还可以借此助爸爸一臂之力呢。”
“万万不可!”王茜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并催我回去,说这些事得我们面谈。
所以挂了电话后,我心里更加难过!因为王茜又让我失望了,她这态度,明明是在向着白绍南比向着我要多呀……
满是沮丧地下楼时,没想到李蓉还在大厅等我,而且她不知也从哪搞来一张纸条,写了些字在上面,见到我后便递上前来。
我想告诉她说王茜已经挂了电话,可她把纸条递过来后,立即满是羞涩地红着脸转身,朝电梯口那跑了。
而我一看那纸条,心跳顿时便加快,只见那纸条上居然写着:我开好房了,1808里我们重新聊过。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