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0章 我终于可以从男孩变成男人了
《我是男子汉》
不得不承认,听王茜说白绍南要参与我们的蜜月时,我是下定决心要报复的!而报复的方式,就是针对单独约我的李蓉,让白绍南的头也变绿。
但那只是一时气急的冲动想法,冷静下来后我便知道切不可行,绿色大帽的含义是你情我愿,并不是犯法的迷J行为,要是我真做出那种事来,不但洗不了耻辱,还会把自己给先玩死。
即使我不计后果,但王茜知道李蓉约我的事后,我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不可能实现,何况她还想出个电话里监听我的主意。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王茜的电话已经挂断,在单位的酒店里也不用顾忌安全,最主要的还是李蓉主动约我……
要说不激动是假的,看清了纸条上的内容后,我没有太多犹豫,回身便追了上去。
李蓉还在等电梯,见我过去后也不说话,只用有些羞涩的眼光看我手上的电话。
我知道她是在担心王茜还在监听,于是便将手扬了扬,轻声笑道:“她听我们已经聊完,所以就把电话挂了。”
李蓉的脸忽然又是一红,恰好电梯门打开,赶紧低着头钻了进去。
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人,可李蓉仍旧缩在角落里低着头不敢看我,也不知她此时在想些什么。
我的心里则充满感慨:结婚第三天,我终于可以从男孩变成男人了!可即将要把我变成男人的那个她,却不是我的新娘,而是我新娘的情人的老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其实这种结果倒没让我感觉委屈,李蓉虽然三十岁左右了,但看样子也就和王茜差不多,而且比王茜还多了一份成**人的风韵,要不我也不会总是想起结婚那天在她身上看到的风景了!把自己如此重要的经历交给这么一个女人,我不吃亏。
“又再耽搁你的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出电梯门的时候,李蓉终于像是鼓起勇气般地开口了,只是没想到她一开口又是向我表示歉意。
如果她对我说的是其它话语,那我肯定也就接上口了,但她跟我道歉,却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忽然想起她在白绍南打我时上前劝阻的情景,也想起昨天我们去她家时她的端庄,更想起她和我打电话时的礼貌!就连刚才配合我演戏给王茜听,她都显得那么温文尔雅。
想起那些,我猛然间就有了一种负罪感:李蓉其实是个好女人!就算是她主动约我,相信也不是她真正愿意的,毕竟这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她一定是和我一样,只是因为老公出轨而想着要报复吧?
这样的念头令我的激情在瞬间冷却,我不知道这样的报复方式,报复到的究竟是别人还是我们自己?报复过后,王茜和白绍南之间的关系就会因此而改变吗?
想通此节后,我出了电梯便没再移步,而是叫住李蓉,明知故问道:“南嫂,你把我叫上来客房是还有什么事吗?”
李蓉停住脚步,涨红着脸回头微笑道:“刚才在咖啡厅虽然是包间,但有些话毕竟不方便讲,我想……想找个相对僻静点的地方再和你聊聊。”
我没移动脚步,而是坚定地回绝道:“这样吧,南嫂!我答应你,等过几天机会合适了我们再聊。你应该能感觉得出来,其实我也有些想法没和你说,但那些话早说晚说,也改变不了某些事情的结果,所以不急在这一时。”
李蓉的脸更红了,转过身来笑问:“萧剑,你怕我吃了你不成?莫非你不敢?还是你没想好?”
“一个男人活得如此窝囊,还有什么是不敢或者想不好的?”我带着悲哀的语气叹了一声,又语带双关地接着说:“南嫂,这很简单!打个比方,假设你在大街上被疯狗咬了一口,那如果你要出气的话,只可能打死疯狗,而不可能用疯狗咬你的方式去把它咬死。”
李蓉怔住了,虽然还是那么羞涩,但却直视着我的双眼,轻轻回了一句:“萧剑,你是个真正的男人,倒让我感到惭愧了!对不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跟我道歉,但从她那神情来看,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她听到我的拒绝后,脸上有种如释重负的表情,我敢肯定自己如果真和她有什么故事,那还真的不是她心甘情愿。
所以我连忙笑道:“南嫂言重了,王茜和南哥关系那么亲密,难说她会将我俩单独见面的事告诉南哥,我就先告辞了,南嫂是要在这休息一下再走吗?”
李蓉点了点头,轻声应道:“我有朋友来春城,这房间就留给他们吧!你忙你先走,我去看看房间的环境如何。”
我心里又是一个咯噔!敢情自己会错意了不成?她叫我上来房间,莫非真的就只是要和我聊聊天那么简单?但那样的话,她为何会显得如此羞涩,还学我一样写纸条交流?
此时再去揣摸这些已经没有了意义,我见楼层上有服务员在工作,便叫其带李蓉去看房间,自己则返身下楼。
虽说和李蓉见面没聊什么重要的话、也没做成什么重要的事,但我还是有所收获的,至少我敢肯定她不是支持白绍南为非作歹的变态,而且她还是个很好的女人。就凭她说我是个真正的男人那句话,我也不愿意以伤害她的方式去报复白绍南。
王茜早就已经候在了家里,也许是对我去见李蓉时的表现感到满意,她居然买了一堆菜回来,正系着围裙戴着袖套在做饭。
恋爱时我就知道王茜不太会做家务,没想到现在和我结婚后,她也学着做一个家庭主妇了,不知这算不算是在为我而改变?
我和李蓉见面的过程,她已经在电话里“全部”听到了,所以我回家来后,她倒没再问起,只叫我和她一起愉快地操办两个人的伙食。不过我仍有些犯难:夫妻间不是所有的事都可以演戏的,白天我可以和她假装亲密,但晚上我该怎么办?
要我把自己作为一个男人25年来的“积蓄”花在这样一个妻子身上,我心有不甘呐!那样的话,还不如真把我最宝贵的“童贞”交给李蓉呢……
也许是老天看不下去了,特意帮我解决问题吧,当天傍晚时分,王茜每个月的“亲戚”居然来了。
她对此怀着歉意跟我解释了半天,说我们这是好事多磨,以后一定会更幸福。我表面上自然是深表遗憾,内心却连呼“祖宗保佑”!至少今后的几天,我可以不用再纠结于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天,王茜待我很是恩爱,没了那方面的压力,我也渐渐找到了入戏的感觉,至少没让王茜感觉到什么异常。
表面的平静,却没让我忘记自己所受的屈辱,头上那块绿绿的大草原阴影,无时无刻不在笼罩着我。就像之前所说,我对白绍南的行为感到愤怒,更为王茜的背叛感到心痛。
我没和李波联系,也没再见到伍兴昊他们,王茜也没再和白绍南联系,每天几乎都跟我寸步不离,一切看起来都趋于正常。
老家举行我们婚礼仪式的日子定下来后,到了农历七月十二,便是我们应该出发回家的日子了!所以一大早我们就先回滇康园,去跟岳父岳母告别。
岳父王劲松永远都是笑呵呵的,从认识他我就看不出他的真正表情,但他对我倒挺好的,跟我们老总打招呼让我升职的事且不提,这回见我们进门后立即拿出三个大红包塞给我,说他和岳母不能随我们回老家,红包是他们夫妻给我父母和兄弟的一点心意。
岳母彭惠也不错,除了给我父母和弟弟准备了一大堆衣服外,又给我妈买了个金手镯,给我爹和我弟各买了一台新手机。
看二老如此对我,我的心里五味杂陈!要是他们家和白家没有那层关系,或者说王茜没和白绍南搞在一起,那该是多好的事情?
但不管怎么说,我对此都非常感动!
我们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前,岳母把王茜拉进房去交待着什么,而我则在一楼客厅给岳父泡茶,也就趁那时候,岳父跟我聊了起来。
他先是告诉我一个关于我的好消息,说他和我们老总打过招呼,王茜工作在春城、而我在丽江,两地分居多有不便,让我们老总尽快把我安排了调回春城;接着他又说了一个关于他的好消息,那就是组织上已经确定,他升任区里的书.记,同时还会兼市里的长委,现在就等着近两天发文公布。
得知这样的消息,我心里是由衷地感到高兴,不仅为了我自己,也为岳父高兴。现在好歹是一家人了,有些东西我觉得该一分为二的看,我和王茜之间如何是一回事,但我不能忘记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来源于岳父大人,他是我真正的靠山。
可还不等我高兴半分钟,岳父却又给我放了个更重磅的消息,他点了支烟叨在嘴上后,看着窗外忽然冒出来一句:“你们回老家举办的婚礼仪式,我和你妈都走不了,就让南哥做茜茜这边的家长代表。我已经约好他了,等他过来了你们再一起出发。”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