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1章 你的妻子但她是我的宝贝女儿
《我是男子汉》
见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岳父仍旧一脸笑意地说道:“萧剑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些事情我们就算不挑明,心里也能明白对方的感受。茜茜是你的妻子,但她是我的宝贝女儿,父母对女儿的爱,绝不亚于丈夫对妻子的爱,这种感觉等你以后当爹了自然就能明白。”
我没敢插嘴,只是怔怔地听他说下去。
岳父的心态也真令我无言,他显然知道自己女儿和白绍南之间的事,此时是在做我的思想工作,但说起那么沉重的话题,他脸上居然还是一样的带着笑!
“所以嘛,你的某些痛苦我是感同身受的。”回过头看着我后,他接着说:“男人嘛,忍得一时之气,才能成就一世辉煌。古往今来大人物,哪个不是吃尽了苦受尽了辱,最后才名扬千古的?韩信受胯下之辱、勾践卧薪尝胆的典故就不说了,就我们看得见的邓公,不也曾经三落后才三起?”
以前慑于岳父的身份,我很少跟他单独在一起谈话,不过我觉得他第一次对我的这些“教诲”,倒真是在为我好,而且我感觉得出,他是推心置腹地对我说的。毕竟现在,我暂时和王茜没什么异样,我们是一家人……
我对他唯一的不满,是感觉他这个领导当得窝囊!但有一点,他举的韩信和勾践两个例子给了我启示:这两人后来不都扬眉吐气了吗?我也必须要做到他们那样。
韩信和勾践受辱后再翻身时,都用了很长时间,但我觉得自己不用!白绍南想跟我和王茜一起度蜜月已经过分得逆天了,想不到还要跟我们去老家参加结婚仪式,他显然是没安好心。既然如此,我就让他看看我们农村人的厉害!
想到热血处,我的语气和神态立时就变得不同,看着岳父露出一个笑脸回应道:“爸爸,你的话我一定铭记在心,一辈子也不忘记。”
岳父没料到我如此“明理”,略为诧异后给了我一个赞许的眼神,问了一句:“如此说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忍一时风平浪静。受得了一时之气,才做得成大事业!”我点头回应,心里却暗自得意地想:白绍南,我再忍你一天,你是白领导的公子、是汉爷的干儿子又怎么样,到了我老家看你怎么死?
岳父不知我心里所想,对我的表现颇为满意,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起起我单位里的一些事……
白绍南是吃过午饭后过来岳父家与我们汇合的,这家伙也不愧是个人才,过来后没和王茜有任何交流,连眼神上的交流也没有,只是一来就跟我岳父嚷嚷,说好歹我们是城里人,去农村不能太寒酸,得让我和王茜风风光光的才行。
而他的建议很简单:弄一个豪华的车队送我和王茜去老家。
他可不只是嘴上说说,见我岳父没啥意见,当场就打起了电话叫车。
说起来他也真是牛笔!电话打过后没十分钟,陆续就有三辆奔驰和一辆宝马开到了岳父家门口。
以他的说法,本来要叫一队更加豪华的车队,可现在的农村土鳖只认识奔驰宝马,如果开宾利和劳斯莱斯之类的车去,人家反而不认识。
我对此是持反对态度的,虽说他叫来的四辆车上,除了驾驶员外都再无他人,可那些驾驶员肯定是他的跟班小弟,人多了去老家后我不好对付。
可我也无法拒绝,因为我说这么多车跟着跑趟长途太浪费时,白绍南当即表态所有费用无需我和茜茜负责,不但如此,连我家办喜宴的费用他都愿意一力承担,只要能达到给我和王茜挣面子的目的就好。
人家有这心意,岳父岳母对此早就感激涕零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所幸的是白绍南没来坐我们的车,也没提出让王茜去和他坐同一辆车。
一路上王茜没什么异常,只捡些有趣的话题给我解闷。中途停车休息时,白绍南也未跟王茜有什么亲密的举动,总体来说没让我怎么窝心……
接近天黑时,我们赶到老家那个山沟沟里后,确实在那小山村里引起了不小轰动,村里的左邻右舍都聚到了我家凑热闹,而我知道他们全是被那几辆奔驰宝马给吸引来的。
不得不承认,白绍南此举给我们夫妻长了脸,更长了我家的脸。若不是心里早就装着仇恨的话,我恐怕会感激他一辈子……
家里早就安排好了晚饭,到家后我没流露出什么异样来,只是热情地跟家人一起招呼白绍南他们,还有前来的村民。不过安排得差不多后,我却独自一人驾车赶去了趟镇上。
我去镇上是要到宾馆给白绍南他们开房的。农村条件相对简陋,为了表示自己不怠慢几位贵客,我要让他们住得舒适一些!
但我去镇上还有个真正的目的:实际上,我是要去找一个人。
路上我就想好了,绝对不会放过收拾白绍南这个绝好的机会!我去找人,自然是要对他动手了!
我要找的人叫魏硕,是我初中时的同学。此人还在上中学那会就是有名的街痞,长大后更是成了镇上的街霸,什么正事都不做,就养着一帮不良青年在本地混社会。
说起我们老家,是滇省西南靠近缅甸的一个小镇,此地民风固然纯朴,但那只是形容大多普通百姓,对于少数的人来说,那就要用剽悍来形容了。
魏硕就是属于剽悍的一类,他带着手下从来不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而是直接来明的:在街上收保护费。
敢公然干违法的事还能生存下去,魏硕自有他的道理!一来他跟当地领导关系很好,据说边防派.出所的所长也得巴结他,才能搞好当地的治安工作;二来是此人出了名的义气,并非那种只收钱不办事的传统痞子,比如有做生意的人遇事,只要交了保护费,他总会挺身而出替人家摆平。
关于魏硕的故事很多,但以前我和他并没啥来往,是上次我带王茜回家过春节时,在街上恰好遇见他,他可能见我开的车还不错,主动和我打招呼,而我出于某种虚荣,也就和他叙了叙旧。
当时我除了带着点炫耀外,也是想拉拢这个关系,好让父母和兄弟在老家有事时可以找他帮忙,毕竟他在镇上是跟各级领导称兄道弟的人。
所以聊到后来,我就约他在镇上吃了顿饭。没想一顿饭的交情,今天还真给我用上了!
出村后打电话给魏硕时,他不巧去县城办事了,不过他让我有什么事尽管讲,说只要是在我们镇的事,他不在家同样能搞定。
我将事情说的半真半假,谎称我们公司有个男人多次骚扰我老婆,碍于同事情分我不好处理,所以这次回来结婚就故意约着一起来,想在家乡给他吃点苦头。
魏硕一听就明白了,当即就向我保证没问题,还问我想让对方的苦头吃到什么程度,他说除了要买人家的命以外,对方的伤残由我作主。
这倒让我有些犯难,之前一直想着要报复白绍南,可我真没仔细想过要报复到什么程度。
还好魏硕接着就跟我直说,他们办事是得有报酬的,并且是明码标价,比如说弄掉对方一个指头是一万、弄一个手掌则是十万等等,这话让我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要说从我的角度,当然是想直接干掉那个王八蛋,但那一是连魏硕都做不到,二来我更不敢想,只能退而求其次。
衡量了一下自己的经济实力、以及钱花得值不值的问题后,我告诉魏硕说要对方一个手掌,最好今晚就搞定。
说实在话,我跟魏硕说了自己的要求后,心里感觉非常紧张!我深知自己这种行为属于买凶伤人,万一事情败露,我可是得跟着凶手一起蹲大牢的。再说白绍南的身份还摆在那!
但一想起他对我的侮辱,我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要我一辈子生活在屈辱之中,那还不如来个痛快的,何况我没打算让他知道是我在买凶收拾他。
魏硕肯定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听清楚后先安慰我不用担心,说他们都是“有原则、有规矩”的人,不会出卖我这个客户,出任何问题他们都会**承担,我只要备好钱就行了。
我相信他不是在夸口,因为他见我决定好了后,接着就在电话里安排我该怎么做:去镇上指定的宾馆开房;今晚最好让对方都喝点酒;一定要亲自送他们来入住。
同时他还给我打预防针,说今晚动手时我可能得跟着受点皮肉之苦,还教我说到时记得要全力反抗,以免露出马脚……
见他的安排布置得如此周密,我放心了,到镇上开了房间赶回家里后,陪着前来的乡邻们就开怀畅饮。
当然,我并没有忘记正事:把白绍南和他的四个小弟当成上宾陪好。
白绍南肯定没想到自己的危险来了,到了我家后就一直比较兴奋,冒充王茜哥哥的身份跟乡亲们聊成一片,吃饭时更是喝得那叫一个高兴!
不过要说最高兴的还是数我,一想起白绍南明天就将是个残疾人,我就有点控制不住要仰天长笑。心头一遍遍得意地喊道:白绍南,看老子今天弄不死你……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