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2章 我几乎都是处于挨打的局面
《我是男子汉》
酒足饭饱时快到晚上十点了,乡亲们陆续散去后,我便安排白绍南几人去镇上休息。
王茜见我们都喝了酒,本来是要抢着送他们的,但我早有安排,让我两个有驾照的堂弟开车相送。可能怕我怀疑什么,王茜对此也没异议,就留在家里和我妈一起收拾碗筷。
白绍南等人的酒量不错、酒品也让我打心里佩服,几人喝的都不少,可筵席散了后就没一句多话,到了镇上下车后也很安静。
我担心他们这低调的状态,会让魏硕的人找不到滋事的借口,但走进宾馆大门时,我马上就放心了!白绍南等人即使不醉,也自有醉了的人找上门来……
乡镇上的宾馆没有电梯,进了大门后我在前面带路走向楼梯间时,一个小青年从楼梯上提着个老白干的瓶子闪了下来,歪歪斜斜地绕过我就直接往白绍南身上撞过去。
我在电话里跟魏硕说过,我们一行人里面只有白绍南是穿衬衫的,其他人都是穿T恤,看来他们倒还认得挺准。
见那小青年撞过去的时候,我心里可谓是乐开了花,因为我知道好戏即将开始了,只要他撞到白绍南,马上就会借故招人来对我们“开炮”。
不过为了演得逼真,并撇清自己的关系,我见状后还是装模作样地赶紧转身,朝白绍南的身边挡过去。
我纯粹只是在做做样子,不可能真正的去挡小青年,谁知那小青年还是没能撞到白绍南,在他快要接近白绍南身边的时候,被白绍南带来的一个驾驶员给稳稳地抓住。
跟白绍南来我老家的四个驾驶员都是年轻人,一路同行外加今晚上的招待,我们都比较熟了。开奔驰的三人一个是才二十出头的徐东,另两个是一胖一瘦两兄弟,胖的是哥哥高海波、瘦的是弟弟高海涛;而开宝马的大高个叫周浩野。
挺身抓住小青年的人,正是大高个周浩野。他一把抓住对方后也不说什么,只待白绍南等人越过了他的身边,然后才将其轻轻推开。
周浩野这一抓一推,我立时就看出他身手不凡,心里也明白这四人跟着白绍南而来,并非只是给我和王茜撑面子那么简单,更主要好像是来保护这高官子弟的。
还好那小青年既是来找麻烦,自然不会就此罢休,被周浩野推开后他嘴里低骂了一句,接着就将手上的老白干酒瓶往我们扔过来。
可惜周浩野推开他后便有了防备,一个闪身后硬生生地伸手将那酒瓶击落在地。
小青年估计也没想到周浩野会那么灵巧,愣在那有点呆了。
我见事情要黄的样子,忙转身大喝道:“你他娘的吃**了,见面就朝我们扔酒瓶是什么意思?”
白绍南他们很镇静,见我“发飚”后也只站在原地观看而未作声,那周浩野倒是若无其事地走到白绍南身边来,但也没劝阻我半句。
小青年听见我出声了,干脆就不再啰嗦,扭头往门外大声叫道:“猴子哥,有人干我!”
往外一看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门口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看得见的就有十来个,全部都手持钢管和西瓜刀之类的家伙,显然是早就埋伏在周边的。难怪白绍南等人遇袭后如此能忍,原来是早就察觉情况不对劲呀!
我倒无所谓,底气十足地回嘴:“谁干你了?你别自己不长眼睛还瞎嚷嚷。我告诉你,我们是萧家寨的,不是外地人……”
那些街痞也够蛮横,我话还没说完就冲了进来,围着我们就“乒哩乓啷”一阵乱打……
我无暇顾及白绍南他们的情况,因为魏硕之前就和我说过了,为了让此事和我撇清关系,他们动手的时候会连我一起收拾,只不过会注意分寸。所以在那乱哄哄的时候,我只能一边护住自己一边“尽力”反抗,以图别露破绽。
魏硕这些小弟倒真的很有分寸,围攻我的时候没用手上的家伙,对我拳脚相加时也是三虚一实地打过来。
可纵然如此,我还是吃了不少苦头!俗话说“拳脚无眼”嘛,对方人太多,我几乎都是处于挨打的局面,身上脸上没被少打。搞得交手没多一会,我就只能双手护头蜷缩在地上嚎叫、毫无还手之力了。
虽说自己被打成了落水狗,但我却没有半分憋屈,反而觉得很高兴。这也是二十五年来,我唯一的一次被人痛欧时不但心甘情愿、反而充满喜悦!
打斗没持续多长时间,最多也就只两三分钟,围攻我的人便全部散了。但我放开双手看清现场时,心里当场就变得拔凉拔凉的。
我是被人从地上扶起来的,起身后才将抱着头的双手移开,满以为白绍南他们五人也和我一样被打得趴下了,哪知一看,五个人都好端端地站在我的身边,扶我起来的正是大高个周浩野。
反而是那一帮街痞,横七竖八躺了近十人在地上,刀棍等家伙更是遗落得遍地都是。那小青年叫唤过后冲进来的人不少,剩余的全都退出了门外在那堵着,他们人数上和我们相比仍旧占优,但脸上全然没了刚才的凶悍,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疑惑和惊惧。
原来这一大群街痞,竟然是被白绍南他们赤手空拳地给打退的……
反应过来后,我当场就惊呆了!这魏硕也太不给力了吧,安排来的小弟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居然这么不经打?还混社会的呢!
但身上的疼痛告诉我,不是这群街痞不给力,而是白绍南他们太强悍了,话说我在春城新婚闹洞房的时候,就曾领教过白绍南的身手,他可不是传统中那种外强中干的公子哥,当时我就被他三两下给踩在地上。
没想到他带来的这四个驾驶员也是打架能手,看样子他刚才都没怎么动手吧?
如此一来,我倒真尴尬了,想再朝门外的人放狠话吧,还真怕惹恼了他们被他们记仇,毕竟我是本地人,家人还得在本地生活!再说他们已经损兵折将,好多人还躺在地上**,总不能再引人家进来拼命吧?
可也不能就此算了呀,搞不好魏硕会以为我故意下套来害他的小弟们!还有就是,我感觉像魏硕那种街霸,最后办不好我的事也铁定会找我要钱,他的人可是尽力了的,只是没料到白绍南他们会如此厉害。
正不知该如何收场时,白绍南站出来了,看着退到门外那个之前滋事的小青年问道:“各位朋友,我们都是萧剑的客人,今天才从外地过来,不知你们以前跟萧剑有什么过节,为何要针对我们来闹事?”
这公子哥别的不说,身上那份气质真的不是我等可比拟的,他这一开口声音不大,却连我也感到一种不怒自威的压抑。
小青年没敢回话,他边上一个穿着背心、手臂上满是纹身的光头壮汉站出来应道:“我叫候自健,外号猴子。我们不知道哪个是萧剑,也没有什么过节。”
那猴子倒是条汉子,说着便将手上的西瓜刀递给身边小青年,独自跨进宾馆大门,继续大声说:“这孟养镇有个规矩,不管多大的老板来镇上,都得意思意思一下孝敬硕哥。之前我们有个小弟见到一辆Q7停在这,开车的人进来开房,想来是个大老板,所以我们就来看看,是哪个了不得的人那么不长眼。”
顿了一下后,他接着又叹道:“消息倒是准确了,不但有Q7,还来了辆大奔,但不知各位的爪子会那么硬,看来不是一般的老板呀,早知道我们就不该只用这些玩具来吓唬你们了。”
猴子的话不软不硬,听在我耳朵里却让我放心了不少,我之前生怕他迫于白绍南等人的实力,把我买凶的事托盘而出,那我可能就真的死得难看了。
白绍南听了后微微一笑,看着我调侃了句:“萧剑,树大招风呐!你们家这里不是装逼的好地方,我建议你今后回老家时,最好是开辆奥拓回来。”
听他的话,倒是没怀疑我什么,只是他表现出来的那种镇定,让我又一次有种自愧不如的自卑……
猴子也够厉害的,待白绍南笑过后,跟着又开口道:“我不管你们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是多了不起的老板,今天不按规矩来的话,谁也别想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白绍南却不买账,只顾微笑着又问我说:“萧剑,看这样子你也难走得掉,要不就跟我们在这挤挤算了!”
说着他还对我意味深长地轻轻嘟了一下嘴,直看得我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明知他是个假gay,还是忍不住想吐……
幸而他说完过后,便转身想要上楼。
即使没能如愿收拾白绍南,事情要是就这样收场的话,结果也不算是太坏。
哪知在这节骨眼上,我那开车的两个堂弟从宾馆的后门走了进来,他们对这场面倒不惊奇,但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一个人后,其中一个堂弟萧辰当即就咋呼道:“阿老表,你这是咋个了?”
而地上躺着那人抬起头后,**着的回应顿时让我惊慌失措。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