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3章 我气的只是没能如愿修理到他
《我是男子汉》
“是辰老表呀!今晚我们猴子哥安排任务,说硕哥要砍掉这个人的手掌,但他们太恶了,我们砍不过。”那人光嘴说也就算了,还明确地指着要上楼的白绍南。
萧辰一听是这种事情,又见我有些狼狈地站在一边,吓得赶紧和那堂弟萧鹏一起过来看我的情况。
我惊慌是因为白绍南听了后当即站住转过身,正好看见地下那人抬手指着他,哼了一声后面带疑惑地又看向我。
关键时候,还是我另外那堂弟萧鹏无意中解了围,他扶着我向猴子犹豫道:“各位大哥,你……你们认错人了吧!这位是我堂哥萧剑,他今晚才从省城回来,另外这些阿老表全是跟他从省城来的客人,都不可能得罪硕哥的呀!”
我也回过神来了,连忙顺着萧鹏的话看着猴子说:“这位是猴子哥吧?你们可能认错人了,就像我兄弟说的一样,我们是才回来的,没有得罪过什么硕哥……”
猴子的反应也快,不等我说完就大声打断:“别听小六瞎说,硕哥安排的任务和你们无关,我刚才说过了,今天来找你们麻烦,完全是因为你们这些老板不懂规矩。而且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们是谁,不管你们有多能打,今晚不按规矩来的话,谁都别想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话令我放心了很多,魏硕手下能有猴子这么机灵的人才,也不愧是专业的痞子了!
于是我又忙着陪笑脸道:“猴子哥,既然如此,那其它什么话都不说了,你说的规矩我一定照办,但我这几个客人远道而来,恳请你给点时间给个机会,让我先送他们去休息,任何事情我一人**承担就是。”
猴子也懂得借坡下驴,低声哼道:“既然是小六认识的人,这个面子我给你,但你别想用交情来谈其它的,否则我就把给你的面子收回来。”
我连忙点头,然后朝白绍南他们走去,快上楼时怕萧鹏他们受到伤害,又回头招呼两人:“阿鹏、阿辰,你们先回车上去。此事与你俩无关,猴子哥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见猴子也略略点头,我才带着白绍南等人上楼。
虽说没露出太大的破绽,但那两层楼梯还是上得我忐忑不已,特别是到了三楼房门口,发现白绍南还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时,我感觉自己后背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我开的房共有三间,两个标间和一个单人间,但白绍南却招呼周浩野他们全部都进到一个标间里去。
进屋坐下后,他终于开口了,看着我问道:“萧剑,那些人不会是你叫来的吧?”
听他此话一出,我又吓得差点没当场给他跪下来坦白求饶,还好我立时想起这不是春城、而是我的家乡,大不了鱼死网破和他来个同归于尽。
所以我连忙站起身来,愤怒地直视着他大声嚷道:“南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又要找借口来……来……”
见我激动,白绍南得意地笑了。
旁边的高海波也站起来,拍着我的肩膀劝道:“萧剑兄弟,你别激动嘛!今晚的事太过蹊跷,又是在你的家乡发生这种事,由不得南哥不怀疑。大家有什么话敞开来说,也省得心里面有疙瘩产生误会。”
我犹自有些气不过地表态:“南哥,就算我之前对你有所误会,无意中得罪过你,但你那么大度地让高大哥、周大哥他们跟着我来这穷乡僻壤给我撑人气,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叫人来闹事?那不是我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
白绍南仍不表态,只是接过徐东给他泡的茶“噗噗”地吹着。不过我感觉他对我的怀疑之意轻了许多,毕竟我那气愤之意没作假,但我气的只是没能如愿修理到他……
周浩野这人不错,见状后试着对白绍南为我开脱:“萧剑乃是堂堂昆房集团的项目经理,不会这么没脑子吧!我看那些人打他时下手也挺重的。”
高海涛却不给我面子,冷眼扫了我一下后,转头看着周浩野来了句:“他是挨了不少拳脚,但我就不明白了,那些土老帽手上拿着家伙,咋就不往他身上招呼呢?他们可没对我几个那般客气呀!”
我的心不断下沉,白绍南带来的这几人不但身手了得,还是不一般的老江湖,竟然能在混乱中看出那些不起眼的细节。看来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跟他们玩,我还真是天上和地下的差距。
经高海涛如此一说,周浩野也怀疑了,盯着我问道:“萧剑,他们提到的什么硕哥是谁,你认识吗?”
还好在大厅的时候猴子那随机应变的话给了我信心,否则这会我的心理真支持不住要坦白了,想着魏硕是专业的街霸,我们又有同学交情,决不至于来出卖我,所以就如实回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里的街痞头子魏硕。此人是我的初中同学,但我们没啥交情,不过他在我们镇上很有名,全镇的人从老到小大多认识他。”
“魏硕?”周浩野沉吟了一下后,转头问高海波:“波总,你对临沧这边比较熟,有没有听过这么号人物?”
高海波想了想后摇头表示没听过,周浩野又问白绍南:“南哥,你这次出门,除我们哥几个外,没其他人知道吧?会不会是……”
他没问完,就被白绍南抬手制止了。
周浩野想问的那半截子话是什么我无从知晓,但一定是让白绍南想起了什么事,并成功地转移了我的嫌疑,因为他接着就很认真地看着我说了句:“萧剑,不好意思了,那些混混应该是别有用心的人针对我来的,却不想让你给受累了。”
我正想借机客气两句时,忽然发现周浩野、高海波和高海涛两兄弟连同徐东都瞬间就很紧张,全部站起身定定地看着白绍南,高海涛还很认真地请示道:“南哥,要不我们今晚连夜返回?或者去县城?”
他们的举动让我很是不解,也就不好插言。
白绍南却一如既往的镇静,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好,也不回应高海涛,而是看着我接着说:“萧剑,你先回去吧,要不王茜可得担心了。那辆奔驰留在这,明早你不用来接,我们能找到你家的路。”
他下了逐客令,我不得不走了,事实上我也早就巴不得赶紧离开,因为我觉得跟这群牛笔的人呆长了,迟早要露出破绽来,再说我得赶快交待一下魏硕,让他小子别把我给卖了。
不过我还是装作不放心的样了,应了一声后唯唯诺诺地应道:“南哥,要不你们也别住这了,跟我回村去将就将,我怕那些混混晚上或者明早会再来找麻烦。我们这些地方山高皇.帝远,相对来说人的素质又低,有时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我这纯粹是虚情假意。当然,我心里也想好了,如果白绍南真怕了而跟我回村,那好歹今晚也算是给他了一个下马威,总比在春城谁都不准我动他解气一点。
可白绍南还真不是胆小的人,起身笑道:“放心吧,你自己小心点能平安回去就是了,我有几个兄弟在这,楼下那群烂番茄臭鸟蛋不能对我怎么样。明天早上我们七点保证回来你家。”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点了点头赶紧出门下楼。
楼下的街痞并未散去,只是把原本躺在地上的那些同伴扶了坐在大厅沙发。
领头的猴子也确实会办事,见我下来后并未在他那些兄弟面前表露什么,而是看着我不冷不热地问道:“你是萧家寨的?看样子在外面混得不错呀!今晚的事,你打算咋处理?”
我自然识相,把随身携带的钱夹拿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将里面大概两千来块现金全部抽出,然后往猴子手里塞去,嘴里讨好地笑道:“猴子哥,不好意思了,你看我就只有这点,拿去给受伤的兄弟买点云南白药,剩下的请各位大哥吃夜宵。还望大哥们关照,别再为难我的那几个客人。”
猴子接过钱掂了掂,不些不满地哼道:“你们这些当老板的,全他妈的都是些空架子!开着六七十万上百万的车,身上的油水还不及那些骑着单车卖菜的。”
话说得难听,但他却及时收场道:“算了,都是一方山的人,今晚算我们倒霉吧。下次开那么好的车回来,记得主动来拜见硕哥。”
见他们出门散去,我看了一眼缩在前台柜台里的老板,大声交待道:“老板,要是刚才那些大哥又回来的话,麻烦你帮打下派.出所的电话。还有,停在后面的那辆奔驰车,你可得帮费点心看守。”
我这可不是多此一举,更不是真的在担心白绍南他们。说这些话,是因为我到了一楼大厅后,眼角的余光依稀见身后的楼梯那里有人影闪了一下,虽不确定是不是周浩野他们来偷听,但也还是装得到位一些的好……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