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4章 家人连同王茜都已经睡了
《我是男子汉》
回来的路上,我交待两位堂弟,千万别把我们在街上被人打的事说出来,以免家人担心。
两个堂弟不知内情,倒也不至于会露出什么破绽,我担心的是魏硕的那些兄弟,他们吃了亏之后难说会讲漏嘴,那样的话我可就“羊肉没吃到反而沾一身骚”了!
所以进屋后见家人连同王茜都已经睡了,我便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拨打电话给魏硕。
毕竟有同学交情,魏硕接起电话后,不等我开口就先一阵道歉:“老同学,实在不好意思了!是我安排失误,没能当着你的面把事办妥,反而把你白打了一顿。”
我连称不敢,也忙着向他赔不是:“硕哥咋能这样说呢!是我的问题,我完全没想到那几个狗日的会恁强。至于我嘛,也没被打得实在。”
顿了一下,我又直入主题接着说:“硕哥,不知你听说没,今晚差点就露馅被他们知道是我主使的,幸好猴子哥反应快,及时把事情揽了过去。你知道的,那些人都是我的同事,要是让他们知道是我在搞鬼的话,今后大家都难相见,所以……”
魏硕这家伙倒是很搞笑,“哈哈”一声后居然跟我大谈职业道德,让我放一百二十个心!
笑过后他问我接下来如何打算。
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好了,如实回道:“我的意思是就到此为止算了,那家伙现在有帮手,又都很强,等回春城后我再找机会收拾他吧,以免让你的兄弟再有什么损失。不过请你放心,等你回来,我会准备一个红包,算我给你添乱的补偿。”
魏硕一听就急了,大声嚷道:“萧剑,你说这话可就太见外了!什么红包不红包的?我把事情做成那样,还好意思要你的红包?我告诉你,就你今晚拿给猴子的两千三百块钱,我都会让他一分不少地退你。”
听他那语气可是认真的,嚷完过后又接着说:“还有就是,我魏硕十四岁开始混江湖,不到二十岁就称霸孟养镇,做什么事都从来没失过手,所以你放心,你那个欺负弟媳的同事,我保证今晚把他的手掌给剁下来。”
见识过白绍南等人的身手后,我是真的打了退堂鼓,于是又再好言相劝,跟他说对方实非常人,还是就此收手的好。
魏硕沉默了一下,随后一字一句地回道:“萧剑,有些事开弓就没有回头箭,现在你让我收手是不可能的了。我告诉你,就算最后你一分钱不给我,我也必须在今晚把那家伙的手掌剁下来,否则以后我们就没得混了。”
接着他又跟我解释,说出来混社会,除了义字当头外,还得看重一个“誉”字,他告诉兄弟们接了我的活计,要是最后没做成的话,他这个老大也就当到头了!这无关钱的事,而是一种说到做到的信誉问题,同时也是在考验他那些兄弟们的忠诚度。
最主要的一点,如果他们这回因为对手强大而收手,那么以后就会出现更强大的对手,会有更多的人反抗他们,那样的话他们这群痞子就没法生存……
他讲的那些道理我听得懂,想起白绍南的那些事,心里的怒火也再次冲击着内心,干脆就不再相劝,只叫他尽力就好!并表示事情办好了,绝不少他半分钱,即使真拿白绍南没办法,那也没什么关系,我照样会给一定的辛苦费。
魏硕从话语间听出我有些不抱希望,信誓旦旦地给我打气,说他要弄一个人的话至少有一百种方法,之前那个失败的方法只是最差的一种,而接下来他要用的将会是所有方法里最好的,让我只管一觉睡到天亮后听好消息。
我听他说得那么有信心,慢慢地也重新燃起了希望,连身上被打的地方都感觉不怎么疼了……
因为心里面装着事,虽然夜已经很深,但我挂了电话后仍呆坐很久才回房去,意外的是王茜并未入睡,还坐在床上玩手机。
见到王茜我就又有点头疼,这几夜和她很“清白”的同床共枕,我知道她每个月的“亲戚”即将离去,到时候不知要再找什么借口来拒绝她的亲热?要我和她做成真正的夫妻,心里面又总有着不甘。
然而更意外的是,王茜见了我后,很关切地起身问我:“老公,你没什么事吧?怎么会惹上那些街痞混混?”
我愣了一下后才反问她:“你咋知道的?刚才我打电话你听见了?”
“没有,是南哥打电话来跟我说的!他说你们在镇上的宾馆被街痞敲诈了!”王茜应了一声后,拉着我仔细看了一遍,很心疼地说道:“我也是刚刚才挂的电话,南哥在电话里说他们没事,但你被人打了几下,我正准备下楼去看你呢!”
看她讲完后眼泪汪汪的样子,我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她现在这情绪可不是装出来的,见到我手上有些不起眼的淤青时,她身子都气得微微发抖,显然是真的心疼了。
但随即我就想起她说白绍南打电话给她,并由此联想到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心里刚刚泛起的感动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隐隐地又期待魏硕明早能给我带来惊喜。
不过最庆幸的是王茜没听见刚才我和魏硕打电话,她和白绍南之间的关系令我非常不放心,要是给她知晓了,我不知自己是否会暴露。
所以心里纵有一万个不舒服的理由,我还是好好地安慰她,并和前几个晚上一样,很“规矩”地哄了搂着她**休息。
王茜其实很精明,见我躺在床上翻去覆来睡不着,便依偎在我的怀里,问我是不是还在担心白绍南他们。
我确实是在担心,但我担心的不是白绍南等人的安全,我担心的是万一魏硕那些小弟再次行动失败,会不会把我给卖了!这些混混一般都唯利是图,嘴上的保证可作不得数。
不过听王茜问起,我心里倒有些想法,因为我忽然想起王茜也是见过魏硕那个街霸的,就是上次我和魏硕搭上关系的时候。
于是我就告诉她,说今晚找麻烦的人是魏硕的手下,为此我刚才专门又打电话给魏硕求情了,但我很怕魏硕说一套做一套,他们反复去找白绍南麻烦的话,白绍南是会对我起疑心的,毕竟在家乡这个地方,算是在我的地盘上,出什么事的话自己有很大嫌疑。
没想到王茜听了后,很有把握地让我别担心,她说白绍南打电话给她时,已经明确地告诉她这事与我无关,因为我离开时在大厅里做的一切,都被他手下周浩野和高海涛看在了眼里。
我心里不禁大呼侥幸,白绍南带来的人,还真不是普通的驾驶员那么简单呐……
王茜说完白绍南给她打电话的事,接着又轻声说道:“老公,你真的没必要想太多,今晚你们遇上这事,不一定就是坏事!”
听她安慰我,我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一方面我感恩于她的温柔和体贴,但一想起她和白绍南之间那些事,我又恨得牙痒不止!
王茜听我不说话,便给我解释道:“我可不是在宽你的心,你自己想想,南哥他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来老家?之前我们可是谈好了条件的,让他和我俩一起度蜜月,然后他再也不来干涉我俩的生活。”
对于这事我也一直心存疑问,听王茜主动说起,便问她知不知道白绍南的目的。
王茜分析道:“南哥虽然是个gay,但他利用我的时间不短了,对我这个特殊的‘妹妹’是有感情的,所以我们结婚对他来说,心里难免会有失落!特别是爸爸跟他提要求,让他放过你和放过我后,他更会有想法。”
“他跟着我们来老家,肯定是想搞点事情的!”王茜说着又调侃起我:“我怀疑他还是没放弃跟你洞房的念头,想在明天晚上把你给爆了。”
话说完后,她在被窝里忍不住“咯咯”地笑出了声……
而我的心头却是苦涩不已,王茜以为我不知她和白绍南之间的实情,以为我不知道白绍南并非她说的gay,还在拿我来开玩笑。
苦涩之后我倒也省悟过来了,白绍南千里迢迢跟着来给我撑面子,实际上是想再一次在我的婚礼上替我洞房、再一次给我戴上那顶绿色大帽吧?
就凭这一点,我觉得自己请凶伤他也没什么错!
王茜笑过后接着说:“从春城出发时我便一直在心里计划,想让你找个借口针对南哥生出一点事情来,要么赶他提前离开,否则也让他别来捣乱。只是我始终想不出好的办法,他又带着几个狗腿子,我怕你吃亏。想不到老天有眼,倒让你们提前碰上事了。”
我听得心头一颤,连忙问道:“如此说来,你也不想让南哥来捣乱?”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谁会愿意让他再那样?我怕他把你爆了,也怕自己再陪他传授经验你会不高兴!但……有些事我们作不了主,只得求老天帮忙……”王茜想都没想就低声回应。
我不知哪根神经被触动,忽然紧紧地搂住王茜。
是的,我被王茜最后这话感动了,结果搂她的时候,发现她语气虽然正常,但不知何时竟已经泪湿了枕头。
这下我心里更是感触不已,一股热血冲上心头,便搂着她郑重地回道:“茜茜,只要你还在乎我,那我向你保证,这次绝不让他再来捣乱了。今天晚上难说还有人去干他,就算干不了,明天他回来我也一定不让他好过。”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