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5章 自己老婆和另外一个男人发这些短信
《我是男子汉》
王茜听了我的话后同样很感动,但她却又开始劝起了我,说弄点事端出来可以,但叫我千万不能真的伤了白绍南,反正就是在春城的那套说词,强调我们惹不起白绍南什么的。
我一听就火了,轻轻把她推开后赌气道:“你们谁都怕他干什么?爸爸怕他是因为想升官,但爸爸都已经当到区长了,还图什么?你也怕他,你在银行的工作又不归他管,怕他做什么?还有李波也是,自己混自己的生意,也一样的怕他。你们为什么都那么软弱,任由他来压着你们?”
越说我越气,干脆就一头子坐起身来大声叫骂道:“我又不靠他吃不靠他穿,我不怕!这回他跟来既然没安好心,那我就让他自作自受。”
“你是不靠他,但你靠的是谁你知道吗?”见我发飚,王茜可能也没想到,愣了一下后跟着坐起身来问了一句。
不等我开口,她自己答道:“你和我一样,表面上你靠的是公司老总、我靠的是我们行长,但说起来我们都是靠爸爸的面子。爸爸当区长是足够了,但你知不知道,只要南哥一句话,他就有可能连个办事员都做不了,甚至抓进大牢去过下半辈子也很有可能。”
其实这些天来,我早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要不我也不用忍到现在。可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一点事业就可以连尊严都不要了么?
王茜知道我也是一时冲动,还是苦口婆心地劝我,说咬牙坚持完这个月就一切都好了,她说白绍南虽然变态,但向来说一不二,一定会说到做到。
她跟白绍南无论有多少故事,心里肯定还是压着憋屈,因为说着说着她真的哭了。
我怕惊动到家人后让他们担心,再说跟王茜在这争吵也于事无补,便压住心头怒火又哄她睡觉。
白天长途驾驶,晚上又闹到现在,我也确实困了,但迷迷糊糊地睡了一觉后,天不亮我就爬了起来。我妈夸说我结婚后人勤快了,却不知我是起床来等待魏硕消息的。
可魏硕一直没打电话过来,我打过去时提示已关机。倒是天色大亮后也不见白绍南等人回来。
在煎熬中等到八点半还是没啥消息时,我坐不住了,不得不试着打个电话去给白绍南,探听一下他们的情况。
我没白绍南的电话号码,是去房里翻王茜的手机打过去的,没想到他的电话同样是关机状态,连打几次都打不通。
不过我打电话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件事:我在王茜的手机上,居然发现她半夜和白绍南之间互发的短信:
王茜:南哥,那事应该真与他无关。他回来就打电话给他那个街霸同学,向人家求情放过你们。
白绍南:我想着他应该也没那胆,是那街痞老大魏硕一口咬定,说就是他的主意,还给马队长看了通话时间。
王茜:他血性是有的,但他有那个胆吗?你的所有身世,我可都没瞒过他。所以你别信那些乌合之众,他们定是另有目的,或者是当地的警方联合起来串通的供词。
白绍南:小骚真聪明,和我想的一样!等着吧,我给你老公送份大礼,让他明天攀上一个人生巅峰,算是我给王哥的一点心意。
王茜:谢谢南哥,就知道你对小骚最好了!
白绍南:那你跟他说说,明晚就把他的床让给我,我还没睡过农村的新房呢!
……
看时间,他们互发短信是后半夜的事,正是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的那会……
看着自己老婆和另外一个男人发这些短信,我比亲眼看着他们演“大片”更难过,怒火腾地一下就把头都快烧爆了。
昨晚我被王茜感动后,心里一直矛盾明晚要不要给她“爱”,没想到她还这样!在春城时她背叛我也就算了,来到我的老家躺在我家床上了,居然还在和白绍南**……
幸亏我昨晚没跟她掏心窝说出真相!
看完短信后,我杀人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顾及父母的面子,我绝对不容王茜再有辩解的机会,直接就会要了她的命!
强忍住怒气后,我去叫上王茜,让她跟我到车上一趟。
都到这时候了,我也不跟她装蒜,上车后便将手机递过去问道:“王茜,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解释一下,你手机上这些信息是怎么回事?”
看着她的脸瞬间变得苍白,我恨不得狠狠地甩她几耳光!
但戏子就是戏子,短暂地愣了一下后,她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看着车窗外回应道:“既然你已经发现,那你还不理解吗?”
“昨夜南哥打电话来,说他们以镇上又遇到事了,问你到家后有没有什么异常。他说虽然断定你不敢乱来,但警察在县里连夜抓到魏硕后,那家伙一口咬定你是主谋。如果不是我发的那些短信,现在别说是你,恐怕连公公婆婆和小弟也一起被请到派.出所去了。”
王茜说完后转过头来的时候,眼眶里全是泪水。
我向来都怕看见女人哭,但此时我对王茜却没半点怜惜,只冷笑着回道:“还有必要演下去吗?你还想用那狗贼的名头唬我一辈子?就算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后面的那些内容又如何解释?你说白绍南那狗日的跟我们来,是想和我洞房,但他的短信上说得清楚,明明是想跟你洞房呢!”
王茜的眼泪终于还是滑下了脸庞,哽咽着问我:“那你是希望他爆你,还是希望我缠住他一晚上保你平安?”
我毫不犹豫地大声叫道:“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菊花被他爆成向日葵,也不愿他来碰你半根毫毛。可是,我们现在还有得选择的余地吗?你和他……”
没错,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作为一个男人,我即便被一个变态凌辱,也绝不愿意自己的妻子被其欺负。可惜我真的没了选择的余地,即便我真的献出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也摘不下自己头上的那顶绿色帽子。
所以,我这是在向王茜摊牌了!
如果她真是为了家庭或者为了我,而被迫与白绍南发生那种不道德的关系,或许我终究会原谅她,可昨晚的短信已经明摆在那,她不但没有半点被胁迫,而且还在言语间主动撩白绍南……
但我摊牌的话还未吼出来,王茜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南哥!”王茜一看来电,立即就打断我接听起来。
我怒归怒,见白绍南打电话过来后还是很紧张的!王茜说魏硕昨晚在县城就被抓了,但我仍幻想她是在骗我,希望魏硕已经完成了他和我之间的“生意”。
王茜一开口,我就知道幻想破灭了。
白绍南在电话里讲什么我没听见,只听王茜应道:“南哥,你吓死人了!萧剑一大早就打你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又没有其他几个大哥的号码。现在我们正准备赶来镇上呢!”
接电话的时候,王茜两边脸颊都还挂着泪痕,但声音却没半点异常,还是那种温柔中带着娇媚,直听得我握紧拳头差点就挥了过去。
这个女人,跟她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为啥以前就没看出来她那么会装呢?
还好只讲了那么一两句,她便挂了电话。
而电话挂断后,不等我开口继续说什么,她便抢着说了句:“南哥的意思是要带边防中队的人来家里,听说我俩要赶去镇上,他才改口说在派.出所等我们。”
见我不动,她擦干眼泪柔声劝道:“老公,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如果你不想在乡亲面前把事情闹大,不想让爹妈和小弟无辜受累的话,就赶紧开车我们一起去镇上,有什么话我们在车上再说。”
我一听什么边防中队时就懵了,我们老家这一片属于边境线,警察都是边防武警,白绍南要带边防中队来我家,那肯定不会是来做客的,再说来做客也应该是明天才对。再一听王茜后面的话,更是顿时就没了主意,只得依言开车出发。
王茜并没闲着,坐在车上跟我解释道:“老公,我知道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见妻子发那些信息都会不高兴。可你想过没有,我一直就很配合南哥,昨晚要是我发的信息里稍有什么异样,那他不更怀疑你了吗?你那个同学魏硕可是一口咬定说你买凶呢。”
也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我也暂时打消了向她摊牌的冲动,只板着脸听她说,看她还有些什么新的说辞。
王茜见我脸色不好,也不再接着说下去了,只叹息着自言自语道:“这回麻烦了,难说他又找到这么个借口,来让你在家乡父老面前当众出丑。出丑也就罢了,要是他再有其它的什么要求,那可怎么办嘛?”
她最后这句话触中了我的痛处:别说白绍南提什么要求,只要他让我在老家出丑,我也宁愿不活了!
我没在王茜面前表现出任何痛苦,相反,心里痛过之后,我想到一个主意,一个可以让白绍南马上遭到报应的主意。
“白绍南,一切都是你逼我的,这回看你还不死!”我一边开着车,一边在心头呐喊。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