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7章 杨俊的手机一时成了热线
《我是男子汉》
周浩野忽然提到春城那个神秘的保安伍兴昊,听语气他跟伍兴昊好像还是一路的,叫我怎么能不震惊呢?
但惊过之后则是一阵喜悦,开口我就直接问道:“你……你是伍哥的人,那怎么会跟白……会跟南哥在一起?”
周浩野对我的表现并不意外,微微笑道:“我是内卫某中队的队长,专门负责白福润白领导的安保工作,跟白公子在一起有什么稀奇?”
他这回答又让我惊讶不已,但他却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转而叹了一句:“你请那个什么魏硕来对付白公子的办法,实在是不怎么高明。如果这次不是弄巧成拙的话,你可真是玩大了。”
我不敢追问什么了,就只静静的听着,看他要跟我说点什么。
周浩野也不卖关子,快速地说了昨晚我走之后的事。
原来魏硕昨晚在电话里并不是跟我吹牛,估计是跟我通完话便再次安排收拾白绍南的事了,而且他也真有能耐,这回是直接让边防派.出所的所长杨俊出手,以诬陷的方式对付白绍南他们。
我们家在中缅边界上,历来都是毒.品的重灾区,他们陷害白绍南的方式也是从那东西下手:以查毒的名义进宾馆房间去检查。
这一查还真在房间里查出些东西来,于是便不由分说地将他们带回所上“审问”。
所谓的审问不过是做戏,杨俊的目的是要把这几个“硬爪子”审到趴下,让他们在天亮后出来再无半分抵抗街痞的力气。
哪知到了所上后,周浩野忽然亮出证件说明自己的身份:他和这些边防派.出所的警员一样,是武警现役军官,军衔比杨所长还高出两个级别。
同时高海波也报出了杨所长直属上司马队长的名头,说马队长都是他们可以挥之即来的人。
杨俊对此将信将疑,但好歹给了他们一个打电话的机会。
这个机会现在看来,却是杨俊留给自己的!因为周浩野和高海波一人打了一个电话后,没超过十分钟,先是镇里的书记和镇长打电话来给杨俊,紧接着县里、市里、局里、支队等各级部门的各个领导,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进来。
杨俊的手机一时成了热线,所有打进来的电话内容都只有一个:要是敢动白绍南,他和参与的警员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下杨俊慌神了,赶紧向白绍南赔罪道歉,他知道必须得给白绍南一个说法,于是便将魏硕和他警匪勾结的事托盘而出,并立即安排人手去将猴子他们一众街痞全部“请”来,任凭白绍南处置。
随后县城也传来消息,已经连夜抓捕到魏硕,并将审问情况传了过来。同时,镇里的领导更是闻讯一齐在深夜赶来,对派.出所抓错人的事进行赔罪道歉。
白绍南却不领情,因为他不相信事情就那么简单,并且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打算,所以就坚持要等我主动到了派.出所再说……
“伍哥说你这家伙是个倒霉蛋,但我觉得你的运气好到爆棚。”周浩野简单地说完他们昨晚的事之后,看着我笑了一句。
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心里不禁暗骂魏硕,这家伙昨晚还给了我无限的信心,没想到却这般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但我还是有很多事情不能理解,于是便试着问道:“浩野哥,我听你的语气,好像说南哥不相信这一切是我的主谋,对吗?”
周浩野点头笑道:“所以我才说你运气好嘛。南哥在你们临沧市恰好有个对头,而且他那个对头在很久前,就利用南哥和你老婆王茜之间的传闻,想借此给白家抹黑,最主要的是在两年前,那人曾用过一个和你这次类似的手段,收拾南哥不成后便栽脏给王茜当时的男朋友。”
说到这,他忽然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道:“否则的话,就凭昨晚那些小混混的行为,南哥也早就把你甚至连你的家人一起‘人.道毁灭’了,哪还轮到他们再用伎俩。”
我听得心里一个哆嗦,在肯定了眼前这人不是白绍南的爪牙后,便颤声再问:“浩野哥,南哥真的不会怀疑我?”
“我敢肯定不会。”也许是看我脸色难看,周浩野安慰了我一句,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像伍哥说的那么冲动,至少昨晚你很精明,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和涛总亲自见到了你向猴子求情的事,我也就罢了,涛总可是南哥的心腹呢!”
但顿了一下后,他却叹道:“不过要说起来,王茜那小妮子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南哥本来是有点怀疑的,毕竟魏硕在县城被捕后,把你们之间的关系全坦白了,是半夜王茜发短信过来,南哥听说你回家后打电话向魏硕求情,晚上又睡得很香,他才相信你和王茜以前的男朋友一样,是被人当替罪羊了。”
想起王茜和白绍南之间的那些短信内容,我心里又变得气闷起来,不过此时,我却不敢再有什么愤怒了,反而觉得对王茜有了点歉意……
愣了好一会后,我才又再问出一句:“浩野哥,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事情总会水落石出,万一南哥知道是我……”
周浩野明白我的意思,不等我讲完就接口道:“这事我昨晚找机会打电话跟伍哥说过,我们都觉得首要的是让你过了这一关再说,让南哥能心满意足地从你家这离开,至于以后,再想办法来应付了,再说我觉得他不可能把这件事的视线重新移回你的身上。”
如果光是他这样说,我肯定会一直惴惴不安,但听他说伍兴昊也知道了此事,便感觉踏实了好多。虽然至今我也不知伍兴昊的真正身份,但周浩野这种人物都称他为哥,遇事还向他汇报商量,那么有他罩着我,我就不用那么惧怕白绍南了。
不过也正因如此,我还真的就没什么主意了,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能像周浩野说的那样,让白绍南心满意足地离开我家。而且我想起了一件犯愁的事:周浩野既然不是白绍南的爪牙,那为何白绍南却偏偏让他在这和我说事?
周浩野听了我的疑问,先是先是低骂了一句:“白公子这家伙永远都那么阴,跟他老子一样从来不把我们当人看。”
见我不解,他笑道:“萧剑,只要你不被白公子收买和屈服,把我和伍哥他们全部给卖了的话,那么我就永远都是白公子的心腹。至于留我在这嘛,则是在给你指一条明路,要不然我也不会说你运气爆棚了!”
他的意思,是要我放一百二十个心,一切听他的就行了,问我有没有什么意见。
我还能有什么意见,白绍南在事实面前竟不相信我是害他的主谋,已经算是我祖宗保佑我了……
本以为周浩野接下来会指点我怎么做的,谁知他不但没有,见我答应说听他的后,还打开门大声叫杨俊进来说话。
杨俊看来昨晚被折腾得够戗,听见呼唤后跑得比兔子他爹还快。不过他进来后,我好像又显得有点多余了,只能强装镇定地坐在那喝茶,看周浩野要怎么做。
周浩野和我说话的时候很是客气,但对杨俊就不一样了,见其进会议室来,当即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杨所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晚我们住的那家宾馆就是你家开的吧!是不是每个房间都放了毒.品,需要栽脏时栽脏、平时就当商品卖呀?”
“浩野哥说笑了!那宾馆确实是我老丈人开的,但我是……是边防,又怎么会知法犯法呢?昨晚你们房间那些东西是……”杨俊的脸色比我的还难看,回答更是显得言不由衷。
周浩野却不容他狡辩,抢白着说道:“杨所长可曾想过,凭你这些所做所为,不但你的所长生涯已经到了头,而且是要进军.事法庭的?”
杨俊不敢接话,只是浑身抖得厉害,看样子他还真不是什么好鸟!事实也是,如果他自己是个干净的人,又怎么会受魏硕那街霸的支使呢?
周浩野吓唬了一通后,却和颜悦色地来了句:“多的就不说了,我和你是同行,自家人面前没必要装!刚才我听了萧哥的意见,他的意思是孟养毕竟是他的家乡,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所以嘛,昨晚的事就算了,我们都当没发生过!”
“不过嘛……”周浩野先是安了一下杨俊的心,接着却话锋一转:“从我个人的角度看来,不但是你,就连你们的书记、镇长,所有南哥说的‘大官’,可都是遇上萧哥这个贵人了,说他是你们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
杨俊连连点头,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感激……
周浩野却没完,继续说着:“明天是我们萧哥在老家结婚的大喜日子,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会倾家荡产也要表示一下的。”
杨俊愣了一下,连忙笑道:“那是应该的,恭喜萧哥,明天我一定来凑热闹。”
周浩野见杨俊上道,便挥了挥手道:“行了,既然你能听懂我的话,那就没什么事了。你去告诉你们书记和镇长,想留住头上的帽子,就别心疼自己那点积蓄家产,他们不愿意的话,可以先向你们县里的领导打听一下,看人家明天会怎么捧场萧哥的婚礼。”
杨俊是一脸紧张的冲进来、一脸心疼地冲出去的。
待他走了过后,周浩野看着我笑道:“萧剑,明天你家的礼金估计会创孟养镇的记录,南哥送你的这份礼够大吧?不过我建议你先别高兴,南哥跟着你来可不是为了这事,所以你还得配合一下。”
我心里又是一颤:白绍南跟着我们来,自然不是来给我送“大礼”的,周浩野要我配合什么呢?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