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29章 我当然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是男子汉》
顺利把白绍南等人送走后,杨俊带着猴子他们几个人,又来把我和王茜请进了会议室。也是直到此时,我才知道那三个穿西装的男人,居然就是我们孟养镇的书记、镇长和副镇长。
白绍南也算是没把事情做绝,至少在这几个领导面前,他是给足了我面子的,让我此时显得比较威风。杨俊才介绍完那几个人后,也不顾王茜在场,直接就向我求饶,说他再也不敢相信魏硕的话来冤枉我,让我务必向周浩野说情,不要追究他们干的那些丑事。
我得了周浩野的指点后,也算是狐假虎威了一次,半软不硬地表示一切都是误会的同时,顺便就邀请他们明天去我家做客。
三个镇领导应该是提前就得到了杨俊的点拨,连忙说他们明天都会到,并且表态说不丢我们家乡人的脸,那意思也就是暗示说他们都会将大礼奉上。就连猴子也跟着凑热闹,说他们兄弟会尽力来捧场。
我见威风得差不多了,也就卖了个人情,要杨俊别为难猴子他们,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放兄弟们回去,让他们以后检点一些就行了。
如此一来,猴子对我自然是感恩戴德,硬是表示要让兄弟们来对我逐一感谢。
我在镇领导面前摆谱,但并没有在那群街痞面前耍威风,毕竟这些街痞不同于官员,没有头上那顶乌纱帽作为威胁的资本,我的家人以后还得在这地方生活呢。
所以在猴子要还我昨晚给他的钱时,我也一并拒绝了,只向他要了个电话存着,然后便拉着王茜离开派.出所。
我没有回家,而是带王茜到了镇上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后,开门见山地问她:“茜茜,如果我和南哥同时吊在一个悬崖上,你只能救一个人的话,那你会救谁?”
王茜愣了一下,却反问我:“昨晚的事,不会真是你干的吧?”
我心里先是一惊,连忙否认道:“南哥是什么角色,我敢干那种事吗?”
王茜却忽然从副驾上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柔声道:“老公,恋爱时我就说过了,你叫我一声茜茜,就表示你已经把我当作了你的妻子,不管你做什么,我当然都是站在你这边的,要不我嫁给你做什么!”
她这话说得情真意切,让我也不禁为之感动,心里纵有许多不爽,不过倒也坚定了我的一些想法。
于是我就顺势捧起她的脸,一字一句地说道:“从今天起,我不许任何男人再来碰你,包括南哥那个gay也不行。”
王茜有些犹豫道:“就怕南哥那关过不去,他刚才带我逛街的时候,当着高家兄弟和徐东的面,就说他今晚一定要和我睡……让我好好教教他如何泡帅哥……”
我听得出她后面那句话是自己编上去的,同时也有些为她悲哀!如果白绍南真的当着别人说要跟她一起睡觉,那可是一点也不顾及她的脸面,也说明对她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真爱……
但我没有揭破,而是不动声色地应道:“我们老家那房屋隔音效果不好,即便南哥和你在同床,你也不可能教他什么,所以我有个办法,让他不再碰你,就不知你愿不愿意?”
白绍南对王茜怎么样,王茜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而且我看得出来,她也感觉“白绍南是gay”的那个借口,已经再难以继续糊弄我了。听我这么一说,她当即就表示如果能有办法,那一切都听我的。
得到她肯定的答复后,我便把计划跟她说了,虽然她对此很是担忧,但还是依言照办……
家里人不知镇上出了那么大一台子事,我们到家时,他们正在井然有序地忙着准备明天的酒席,但看着父母和小弟那忙碌的身影,看着白绍南等人和乡邻们兴高采烈地喝喝酒聊天,我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今天要是不得周浩野一番劝告,此时此刻,不知我是否还在人世?即便我运气好保住自己而干掉了白绍南,现在家里也不会是这样的情景吧……
周浩野也真不是在吓我,见我回来后便装作无意地拉着我喝酒,很明显是在缠住我。
我也尽量装得很正常,只是找了个时机叫来两个堂弟,悄悄地安排他们给我做点事。
到了晚饭后,我不等白绍南开口,便很热情地留白绍南等人就在家里休息。而且到了晚上差不多的时候,我当着白绍南他们的面,亲自送王茜先上楼睡觉。
下楼来时,见我妈还在厨房和帮忙的乡亲们准备明天的饭菜,便当着乡邻和周浩野他们的面,大声对白绍南说道:“南哥,一会你就到楼上我们新房隔壁那房间休息;高大哥他们就委屈一下,到一楼的两间客房挤挤。”
白绍南表现得很平静,但我分明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得意,就连周浩野、高家兄弟和徐东,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隐隐的诧异表情。
我的心里,却在得意地笑,只不过我强行忍住了,还故意装作有些失落的样子。
毕竟是在我的家里,白绍南还是有所顾忌的,一直陪着大家玩到差不多的时候,他才看了看手机,并表示累了上楼去休息。
我随后也上楼去了,但我没进我们的新房去,而是看新房窗户没有任何灯光后,便放心地钻进了说好安排给白绍南的那间房间。
看见王茜独自一人好好地躺在床上,我过去抱着她蒙着被子好一阵笑。
王茜没笑,她在担心我的法子行不通,悄声地催我赶紧出门。
我是笑够之后才出门去的,并在二楼站了差不多一整夜,直到黑暗中见有个女人从我们的新房出来,才连忙开灯迎了上去,先钻进王茜独自睡着的房里把她也叫了起来,这才一起带着那个女人下楼……
下楼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悲哀的,不禁在心里问自己:如此的煞费苦心地报复白绍南,我究竟是为了头上少绿一点,还是在为了保护王茜,或者说是为了报复王茜?抑或就只是为了自己的男人尊严?
这其实是我昨天白天就安排好的!
昨天在镇上针得了王茜的同意后,我先是打电话给猴子,让他给我去镇上找一个缅甸妹,并且指明要找个不干净的,最好是身材不错但脸奇丑无比的那种。
我们老家孟养这个地方有两大不好的特色:除了之前所说的毒.品外,另外一个就是过来用身体苦钱的廉价缅甸妹。而这两样东西都是滇省沦为全国艾滋病重灾区的主要原因。
所以要找个那样的妹子,对于猴子来说并非难事。在天黑时分,他便安排人按我的要求,把妹子送到了村口。
而我的两个堂弟在村口接到缅甸妹后,背着所有人抬了架楼梯,从我家房后的窗户,将缅甸妹神不知鬼不觉地送进了我们的新房。
昨晚我送王茜上楼前,已经在手机上收到了堂弟萧鹏发给我的信息,到楼上安顿好王茜后,我又亲自进去新房,验货的同时也低低地再次交待了缅甸妹一番。
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当然就是为了满足白绍南的**,同时避免他和王茜睡到一起。
当然,做这些事情也是在考验王茜,而且离不开她的全力配合,她从白天就没闲着,一直在发短信跟白绍南汇报情况:
王茜先是告诉白绍南,说她已经说服了我,我同意今晚让白绍南和她同床共枕。
接着她又哀求白绍南给她留点面子,以农村房屋隔音不好、我家通宵有人在帮忙做菜饭为理由,让白绍南进房后别开灯,甚至不能说话,以免被人捉.奸在床。
甚至白绍南昨晚上楼休息,也是王茜发短信催他的……
不过至始至终,王茜都没告诉他,说晚上她不是睡在我们的新房,而是睡去了新房的隔壁。
这也是我留的一个后着,或者说是我行的一个险着,所以我当时送王茜上楼下来后,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让白绍南去我们新房隔壁休息。我说的可是大实话呀,王茜是真睡在新房隔壁的,可惜白绍南以为我是好面子的故意安排,上楼后毫不客气就闯进了我们的新房……
我后来上楼去也想过,万一白绍南真的进了王茜睡着的那间房,而且他俩正在行那苟且之事的话,那就干脆直接捉.奸在床撕破脸,反正直到现在,无论是白绍南还是王茜,都仍天真地以为我相信他们想出来那套所谓“gay”的说词,到时看他们是不是会厚颜无耻地直接摊牌……
所幸的是,我的计划居然如此顺利,带着那个长得确实又黑又丑、除了身材外一无是处的缅甸妹下楼后,一直送到村**给早已经候着的那个街痞,也没被任何人发现。
那时天只蒙蒙亮,从村口回来的路上,我禁不住在大路上就激动地抱着王茜一阵狂吻,一边亲吻一边说道:“茜茜,从今后我真的不会再让其他男人碰你了!”
王茜也很激动,一边回吻着我,竟然一边对我说着感谢……
如果不是怕早起的村民看见,我当时真的忍不住在这野外就和王茜圆了“夫妻梦”……
一切都显得那么天衣无缝,我也真正长出了一口气,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点报复白绍南的快感。我不知他昨晚爽不爽,但我知道猴子向我保证过,那缅甸妹可是个正宗的艾滋病患者,白绍南要是爽了,那他也就算是被死神给记上号了!
心里的的喜悦没有维持多长时间,我牵着王茜的手回到家门口时,却发现家人和白绍南他们正吵得不可开交,都快要动起手来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