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0章 明明就是她的野汉子
《我是男子汉》
我和白绍南毕竟没有撕破脸,所以一见那场景顿时就慌了神,赶紧冲上前去拦住我那个很冲动的弟弟,不问缘由就先一阵呵斥:“萧盾,你这是咋了,不知道南哥他们是你嫂的家人,是哥带来的贵客吗?”
其实我更想拦的人是我爹,他老人家拿着把杀猪刀站在一边虽没出气,但我知他的脾气,黑着脸不吭声的时候便是他最暴怒的时候,一旦出手就非要弄到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并且我很奇怪的是我妈,她向来都是那种通情达理的人,从小到大我很少见她跟谁红过脸,可此时竟然情绪激动地在赶白绍南他们走人。
王茜见状也慌神了,忙跟着我一起上前去劝阻,不过她劝的是白绍南手下最激动的那个小弟徐东,那家伙也不是省油的灯,站在白绍南面前指着我弟弟叫骂,一幅摩拳擦掌的样子……
萧盾被我拉住后,转头愤怒地回了句:“什么鸟家人,你不是说那女人是独生女吗?哪来的这么个哥哥?明明就是她的野汉子!”
他这话一出,顿时让我愣在原地,和我一起呆愣的还有王茜。
幸好天色尚早,除了通宵达旦地在我家帮忙做菜的几个邻居外,并没其他人在现场围观,否则我都没脸再在自己家门口呆下去了!
王茜也好不到哪去,气得涨红着脸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两行眼泪喷涌而出。
最淡定的还是白绍南,那家伙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神态正常地摸了支烟出来点上,然后才抬头看着我,眼神里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
只有徐东很强硬地回嘴道:“不识抬举的乡巴佬,想动南哥,你倒是上来试试看!”
我知事情有变,愣了一阵后才开口问我妈:“妈,这是出什么事了?”
“你自己干的事还不知道?”我妈抬起手想打我,但终究没打下来,而是板着脸怒骂道:“我问你,昨晚你睡哪里?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准备的新房、给你买的新被褥让谁给睡了?”
我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定然是我们出去的这会功夫,白绍南睡在我们新房里被人给发现了。但就算发现白绍南睡在我们床上,按说也不至于翻脸成这样的,毕竟王茜没和白绍南睡在一张床上被抓到……
所以我很平静地回答:“这多大点事嘛,南哥是贵客,前晚在镇上他就没休息好,我们那新房要舒适一些,是我叫他去里面睡的。”
我爹冷着脸哼了一句:“你叫去睡的?你昨晚不是说让他去新房隔壁睡吗?要说你临时改变主意,让你这什么大舅哥去睡你们房间也是好心,但你为什么把自己老婆都安排了去跟他睡在一起?就算是亲兄妹,这么大的人也说不过去,何况这姓白的还只是个假舅子。”
不等他话声落下,来我家帮忙做菜的三婶也插话道:“就是嘛,都说我们萧家寨就数你萧剑在外混得最好,哪知你把我们萧家的脸都丢完丢尽了!还没结婚就把自己的床让出来,把老婆送给野汉子睡,在电视上我们都没见过这种荒唐事呢!”
那三婶是村里出名的快嘴长舌妇,加上声音又大,一番奚落不但让我无地自容,更气得我妈也当场就泣不成声……
农村人烟稀少,一辈子转去转来就只接触那么些人,所以通常都把面子和名声看得比命更重要,加上茶余饭后找不到话题,又都喜欢对别人说三道四找乐子,就算谁有个小八卦,那也是一辈子被人谈论的,更别说此时他们口中说到我身上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
这也是我在春城发现王茜和白绍南的奸情后,能咬牙忍下来的原因之一。我可不想自己之前让家人自豪的事情,变成了他们被人笑话的源头。
白绍南不解释,他似乎也无从解释,只能摆出一幅无所谓的姿态。
王茜早就被气得说不出话,也没有开口。还有一个原因,她和我合谋报复这白绍南的事,根本就无从解释。
最慌的其实是我,这事情要说就借此跟白绍南翻脸吧,即便抛开王茜不管,我的家人必定是要出名的,在家乡永远也不可能抬得起头了,而我更是再过一百年都会成为别人的笑谈!
但要把事情解释清楚的办法,就是说出昨晚我找缅甸妹来陪白绍南的真相,那样的话还能叫我那两个堂弟萧鹏和萧辰来作证:缅甸妹是他们天黑时分到村口悄悄接来,搬楼梯从窗口送去我们新房里的。
可如果那样做的话,后果恐怕就不是名声的问题了,白绍南得知真相后,难说今天就会让我家灭门。
边防派.出所的所长杨俊、镇上的街霸头子魏硕、还有我们孟养镇的书记和镇长,那些当地响当当的人物,昨天被白绍南收拾成什么孙子模样,都是我亲眼见识的。我可不认为自己一家平民百姓,比昨天被收拾的人还牛笔……
所以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冷静下来,大声对三婶喝道:“三婶,东西可以乱吃,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把老婆送给野汉子睡了?我这南哥和我老婆茜茜,他们可……可是清清白白的。”
我这是在帮白绍南和王茜辩白,虽说在吼叫的时候,我心里猛地一阵又一阵地刺痛,但还是必须得这样做。
这是我唯一能想出的办法,毕竟我有底气:昨晚王茜是真的没跟白绍南睡在一起。还有就是,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家人和乡亲们没有捉奸在床,却如此肯定白绍南跟王茜有奸情?
三婶听了我的问话,又见有些邻居闻声赶来看热闹,声音变得更大了,像个解说员一般地回应道:“你没想到吧,昨晚半夜我们进你新房去了。你妈把买来的白糖放在你们新房里,昨晚做红烧肉等着要,所以半夜我们就上楼去取。”
“还好是你妈和萧盾我们三人一起去的,要不你还说我这做婶的在造谣呢!当时萧盾没好意思进去,但我和你妈是亲眼见你老婆睡在床上的,我们以为蒙在被子里抱着你老婆的是你,下楼来还开玩笑,说你妈抱孙子的日子要来了。”
“哪知刚才我和你妈又上楼,到你们房里去拿干花生的时候,却见床上睡的是这个臭不要脸的野男人。就算你为了招待贵客把新房让出来给他睡,但你倒是给大家说说看,莫非昨晚我和你妈都看花眼了不成?”
她说得眉飞色舞,但却让我心里更加有底了。
农村不比城市的条件,办个酒席是所有菜品都得自己动手,我们那间新房比较宽敞,所以家里提前采购回来的一些食材就摆在里面。最主要的是农村不讲究,一般房间门都不上锁。
而事情也就那么凑巧,昨晚我守在二楼时实在难熬,有一阵子就悄悄下楼去猪圈里蹲厕所,肯定是刚好那阵我妈他们就闯进新房去……
万幸的是他们没仔细看床上睡着的人,否则我报复白绍南的事可就露馅闯大祸了!
我很镇定地笑了笑,并且先向白绍南陪了个不是,然后才中气十足地大声向家人和乡亲们解释:“我说你们呀,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昨晚我爹和好多人都听见了,我是安排南哥睡我们隔壁,我半夜也确实有点印象,有人进去过我们房间。”
“但是今早我和茜茜都醒得早,出门就见南哥在二楼抽烟,一问才知道他昨晚还是睡得不好,所以我就让他去我们新房里面接着睡。没想到你们打扰了他休息不说,还不问青红皂白就冤枉人家,这种事是能随便就下定论的吗?”
说到后来,我装作很气愤的样子,朝我妈吼道:“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忙晕头了还是老糊涂了?拿屎盆子往自家身上扣就算了,得罪我这南哥,以后还让不让你们儿子在外混?”
要说我的家人之前如此激动,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农村的面子问题,谁会愿意败坏自家人的名声?肯定是那长嘴婆三婶的缘故。
听我这么一解释外加一发飚,我妈就赶紧趁机下了这个台阶,先是恍然大悟地呼了一声:“唉哟,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是我们这些老婆子想偏了。”
然后她又回身骂我爹和我弟弟:“我说你这两爷子也是,动不动牛脾气就上来,要是刚才出了手,看你们以后还有没有脸去见亲家?”
我妈还是很会为人的,先责骂完自家人后,又连忙上前去拉着白绍南道歉:“我说他哥哥,人家都说不打不相识,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你刚才又不开口说明情况,让你无端来受我们萧家的气,对不起了对不起,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别生我们这些乡下人的气。”
白绍南一直表现得像个事不关己的观众,但此时我的家人和乡邻们都软下去后,他却开始发飚了。
“刚才你们骂得爽不?还想动手打我们是不是?”
白绍南将烟头往地上一扔,继而光明正大地将王茜拉过去搂在怀里,接着冷笑道:“我个人倒是无所谓,不过谁要是让我妹受了委屈,那个嘛……呵呵,只怕连你们镇长都不同意!”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