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1章 她也是王劲松的宝贝千金
《我是男子汉》
我那时是有点慌了,生怕白绍南立即让周浩野把镇上那些大佬招呼来,但正想上前去忍辱做孙子的时候,他却意外地给了我一大顶高帽子:“我妹夫萧剑这人,可能是在老家比较低调,但你们太不了解他了,他在你们家乡,是连书记镇长都得给面子的。你们可以当我是在吹牛,不过今天下午,你们要好好睁大眼睛看看!”
给我戴完高帽,他又很给我妈面子,轻声对她说道:“老亲妈,你言重了,我就是觉得这种事情太荒唐,实在是不好解释,所以等妹夫自己回来说。”
农村人也不是好唬的,除了我们几个外,谁也不知道白绍南他们在镇上的那些事,更不知白绍南的真正身份,所以我的家人也好、乡邻们也罢,虽说都就此来打圆场,可好像也没把白绍南的话当回事。
不过经此一闹,白绍南他们再回到我家里却都显得尴尬,所以吃过早餐后,他们便不顾我家人道歉着苦苦挽留,开着车便提前走了。
昨出发的时候,宝马男周浩野仍留在最后,把我叫去车上谈了一阵。他主要是交待我,下午收了礼后可千万别动心思,并断言白绍南会在市里等我们,让我最好明天一早就带王茜回春城,路过市里的时候别忘了将礼金向白绍南奉上。
“都说和气生财,白公子除了有点那方面的特殊嗜好外,不会跟钱过不去,所以他才临走也给你留足了面子。”周浩南怕我不懂事,临走前又给我解释。
但他也似有深意地又嘱咐我:“你和王茜之间如何走下去,那主要还是取决于你们自己。我只有一句话冒昧地提前警告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最好都别为难王茜!别忘了,且不论白公子这边,她也是王劲松的宝贝千金。”
我觉得周浩野这家伙也挺好玩的,他好像明明是白绍南的对头,却被白绍南当成了心腹,白绍南还总把要紧的事都让他来跟我传达,无形中反而帮了我好大的忙……
要说早上那事,最受委屈的还是王茜。她过去的破事暂且不论,昨晚上她可是在大力配合我,哪知来老家婚事还没办,自己就先被打上了一个荡妇的标签。
即使她真是那么一个人,这回也确实是被冤枉的!
所以即使所有的谣言和误会都被释清,她也是一幅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样子,特别是白绍南他们走了后,她更是显得有点患得患失。
这倒让我很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从昨天她的表现来看,我断定她爱的人真的是我而非白绍南,加上这久对官场有些事情的了解,我也觉得王茜之前真是身不由己。再说了,如果她对白绍南有感情的话,昨天就决不可能助我那般谋害他。
因此我几乎一个中午都在新房里陪着她,像恋爱时那样逗她开心,并信誓旦旦向她保证,决不把白绍南之前利用她的事放在心上,而且保证让她以后不再受白绍南欺负。
我说的那些话也算是发自内心,要说让我真的忘记她和白绍南之间的事,那肯定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但我真的冒出一个念头:好好保护自己这个妻子,和她平平安安地过下去。
王茜最后还是被我感动了,伏在我的怀里低低地痛哭了一场。她什么话都没说,就只是哭得很伤心,搞得我都有点忍不住,甚至有点后悔发现她婚前出轨的秘密……
同样有些忧虑的好像还有我父母,对于他们我也很能理解,是早上白绍南的话让他们犯愁,因为他们不相信镇领导会来我家做客,那些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的人来不来不重要,关键是过后亲朋好友同样会为这事笑话。
对此我倒不担心,所以也就没过多跟家人说什么,只是在把王茜的情绪哄得差不多后,便携着她按农村风俗站在门口散烟迎客。
果然不出所料,到快要开席的时候,我昨天见过的三个镇领导在杨俊的带领下来了,而且他们的阵容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两辆警车带队,后面居然跟了整整十辆轿车,还有四辆皮卡车,总共来了五六十人。
如果不是杨俊自我介绍并逐一介绍镇领导的话,村里的乡亲和前来的亲朋倒也不会对这些贵客感到惊讶。
但他们其中有一群人的到来,却是不用介绍也足以让我家蓬筚生辉,那就是前晚我买凶的街霸魏硕,以及他带来的那些街痞。这些人在镇上可比镇领导出名多了,不认识他们的人都很少。
而更让所有亲朋和乡邻震撼的,是这些人到来后闹出的动静:四辆皮卡车上全部装满了电器、家具和牌匾,搬下来的东西足足摆了我家半间堂屋。
那些东西的价值且先不论,光是上面印着“某某单位恭贺萧剑、王茜百年好合”的字样,就足以让大家看得瞠目结舌!打头的两块牌匾,竟然是市里和县里以官方名义赠送的!
别说前来做客的人,就是我们自家人,也被那宏大的场面给搞得无所适从。
这群特殊的宾客倒没什么架子,在杨俊逐一向大家介绍过后,客气地跟我和王茜贺喜完毕,便很快就与我家其他的客人们打成一片。但也正因如此,更是让那些客人对我和我家刮目相看!因为无论是书记、镇长,还是街霸小弟,谈话间都称呼我为“萧哥”、称呼王茜为“嫂子”,并有意无意地自称是我的兄弟……
他们的随礼方式也很特别,没有按农村习俗到随礼处去送礼记账,也没有给我红包,而是由杨俊把我们夫妻叫到楼上新房,悄悄地给了我一张邮政的储蓄卡,另附了两页A4纸打印的表格明细和一张存款凭证。
我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又知杨俊昨天得了周浩野的“点拨”,送上大礼是必然的,哪知看了那张明细和存款凭证的时候,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这群人送来的礼金数额之大,简直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加起来竟然接近两百万。除了杨俊送上最大的一笔二十万以外,书记、镇长都是十万,还有四个副镇长是五万,而最让我意外的,是魏硕和另外十个我不认识的姓名、也未注明职务的人,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十万。光是这些能记得上号的,就足足有一百七十万之多。
其余的也不得不提,全是镇上某某所、某某办公室的领导,均注明了姓名和职务,高的送一万、最低的也是五千,算起来也有二十多万。
还好是以这样的方式随礼,否则的话,我估计我家至少要上本地新闻的头条!
那些领导和街痞没给我家添麻烦,吃过酒席后便即散了,可他们来搞了个大场面后,我家却一直热闹到深夜。农村人同样是势利的,无论是远方的亲戚还是村里的近邻,都已经明白我们夫妻不是简单人,好多人留下来有意无意地巴结讨好我家,更有甚者开始向我们吐露苦水,直接开口托我这个关系办这事办那事的了。
对这突如其来的尊荣,我们一家自然都有点飘飘欲仙,只有王茜除外,她毕竟是官家小姐,对此好像见怪不怪,而且她也没忘了悄悄地提醒我,说这些礼金实则都是人家送给白绍南的,至于我们,收了那份名气就足够了!
其实到了晚上,我多少又有些苦恼,主要还是晚上洞房的事。白天我是有过某种冲动,想下决心不计前嫌地和王茜好好过下去,可一旦冷静下来,心头却总是被头上那顶绿色大帽压得喘不过气……
王茜白天就一直有些忧郁,镇上的那些人走了后没多会,她便先去房里休息了!而我则是因为亲朋们的热闹,理所当然地在楼下陪着大家,这让我有了更多的考虑时间。
陪宾客们在家里热闹了一会后,我妈忽然叫我去她房里谈话。我以为她是因为亲戚邻居们老是在向我攀关系,想要替我解围,哪知一进屋关上房门,原本还兴高采烈的她瞬间就愁容满面、直接就大颗大颗的泪水往下掉,搞得我甚是莫名其妙。
顾及到外面还有好多客人,我妈没有哭出声,就只低低地抽泣。
我不明白她为何有此举动,事实上自从早上跟白绍南他们闹了场别扭后,她就一直都有点反常,最明显的就是居然没主动安慰受冤枉的王茜,也没表现出以往和王茜的那种亲密,要知道在今早以前,她们无论是电话里还是在短短的现实中,都是亲如母女一般的。
不过之前我没多想,今天是酒席正客的日子,全家都忙得像个陀螺似的,加上早上的事虽然有了合理的解释,毕竟还是有些影响。
所以愣过之后,我连忙轻声安慰:“妈,我的婚事已经圆满了,今天又办得如此风光,你咋反而这样呢?是不是白天我说明天要走,你舍不得我们?那样的话我和茜茜商量,就多在家几天陪陪你。”
没想到我妈忽然停住泣哭,抬头看着我轻轻地问道:“萧剑,你跟妈老实说,你和王茜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要结这婚?她真的是你说的什么区长家女儿吗?”
我不明白她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再次愣在那不解地看着她。
没等我回答,她忽然又说道:“你别想瞒我什么,昨晚我是亲眼所见,你那个假舅哥白绍南,确实是在你的床上搂着王茜睡。”
不容我解释,她跟着强调道:“你上厕所别人没看见,我可是见到了的,要不我也不会叫上你三婶和萧盾去你们新房拿东西了。我开门进去的时候,借着窗外月光,清清楚楚地看见王茜还光着上身坐在床上,是见我进去后才躺下装睡的,幸好你三婶没看见那一幕。”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