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2章 茜茜以前确实是区长的女儿
《我是男子汉》
也许是今天在家乡大出风头的缘故,我心情还是很好的,听我妈念叨起昨晚我们新房里的事,便耐心地等她絮叨完,才轻松地笑道:“妈,看你说哪去了!茜茜以前确实是区长的女儿,现在嘛可能不是了,因为我岳父王劲松已经升任书记并当上市里的长委,你这儿媳的身份也更尊贵了。”
“白绍南呢?他昨晚……”我妈的情绪还是很激动,只是因为家里还有很多客人,所以声音才压得很低。
我先把她扶了坐下,这才慢慢地回道:“白绍南是我岳父家的一位贵人,而且在全省都是说得上话的大角色,以王茜哥哥的身份跟我们前来,目的就是给我家撑面子,你看今天不但镇上的大小领导几乎全到,市里县里的礼节也都到了,全是那个南哥的杰作。”
我知道她关心的是昨晚的事,说完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说白绍南这人也没什么爱好,就是有点好色,前晚我送他们去镇上的宾馆住,却因为被街痞盯上而发生了一些意外,让他很不尽兴。
所以昨晚我就让他在家里住,并悄悄从镇上叫了一个缅甸妹来陪他。因为他是贵客,我自然将家里最舒适的新房让给他,但叫妹子来相陪之事见不得人,所以我是让萧辰和萧鹏从屋后用楼梯将缅甸妹送进新房的。
为了不让大家怀疑,我又故意当众安排他住新房隔壁,其实我早已事先通知过他,让他直接到新房里跟缅甸妹睡。而我和王茜,其实是睡在新房隔壁……
我的解释半真半假,说完后怕我妈不信,又补充道:“你过后可以悄悄问萧辰和萧鹏,前晚我们在镇上打架的事他俩知道,昨晚的缅甸妹也是他们天黑后,去村口接来送进我们新房的。而且,早上我和茜茜出门,正是悄悄送那缅甸妹出村。”
虽然在我说话的时候我妈没打岔,而且情绪也平复了一些,但我如此合理的解释,她却好像不信,看着我追问道:“你昨晚真的和王茜睡在新房隔壁?你确定自己一晚上都跟她睡在一起?”
我觉得她应该是还发现了我守在二楼房间外的事,便如实回道:“我一手安排了那‘地下工作’,怕被人发现后讲闲话,所以睡了一会后就出来门外守着,哪知还是被你们给撞见,不但得罪了南哥,还误会了茜茜……”
“那就是了!”我妈打断道:“你等一会,我去把你爹叫进来,这事情你必须一五一十给家里个说法,我们可不想娶个潘金莲进门做媳妇,让自己的儿子成了武大郎。”
独自等在他们房间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对昨晚的事我倒不担心,主要是怕他们发现白绍南和王茜的某些端倪。不过仔细回想了一下,白绍南在我家这两天还算是比较检点,唯一可能被家人看出来的,是昨早我发现王茜手机里的秘密后,对她的态度……
我妈出去后,没将我爹叫来,反倒是我弟弟萧盾跟进了房间。
“哥,昨晚鹏哥和辰哥接缅甸妹来屋后面,楼梯是我亲自搬过去的,而且我跟他俩在屋后面的榕树下守了几乎整整一夜。”萧盾进来后,开口就让我有点震惊,原来萧鹏和萧辰把我卖了。
不过现在白绍南他们早已离去,这倒没必要担心,而且我听萧盾说他们在外守了一夜时,心里还很是感动。毕竟是自家人,他们肯定是怕夜里出什么问题,在为我着想呢!
哪知我还未接口,萧盾接着又掏出两个红包递给我,接着说:“这是你昨晚拿给两个堂哥的红包,他们本来昨晚就想当众还给你的,但想着不能让咱萧家丢脸,所以就给了我,让我等你的婚事圆满后再还回给你。”
那两个红包我知道,正是昨晚我去拜托两位堂弟给我接缅甸妹时,包了感谢他俩的,当时他们推辞了好半天才接受。我的本意一来是感谢他们,其次也是想堵住他们的嘴,让他们别在白绍南等人面前多言,没想到两个堂弟还是给退了回来。
但我有点不理解萧盾的话,缅甸妹的事就算真被别人知道了,也不至于让我们萧家丢脸吧?我又不是找来自己“享用”的。
萧盾把红包往我怀里一塞后,接着又说道:“哥,我们一家都以你为荣,但爹说了,牺牲你的幸福来让我们家挣脸面,我们宁愿不要这面子。”
萧盾个头虽比我还高,但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以前这个弟弟给我的感觉是很内向很叛逆,哪知他却如此懂事!
只是对他这很明事理的话,我还是不能理解。
正准备问他是什么意思时,他又拿出另外两个红包来,说了句让我非常震惊的话:“这是你那假舅哥给两位堂哥的,人家可比你大方多了,你一人包了三百,人家出手就是一人两千。”
我更不解了,白绍南为何也要包红包给萧鹏和萧辰?他们只是初次相识,这两天没啥接触,莫非是感谢前晚给我们当驾驶员?又或者是让他俩对前晚的事进行保密?
无论怎么回事,我都有种不祥的预感。
见我愣住,我妈如倒豆子般地接话道:“昨晚你安排了小鹏和小辰后,没多会那个姓周的也找到他俩,给了他们这两个红包,说是白绍南给的。”
“你托他俩办事,白绍南也是一样。你让小鹏他们把那只鸡送进新房,白绍南却是叫他俩在约定时间,把老鸡婆接出来和隔壁的王茜对换,差不多了再换回去。要不,我怎么会……”
我妈后面的话我没听清,因为她一开口就像是给了我当头一棒!
昨晚王茜说为了保险,让我在房间外面守着。那一整夜何其漫长,如果她有心的话,借助一把楼梯,完全可以从屋后头去到我们新房,待和白绍南完事后再回到隔壁房间……
胸口一阵气闷后,我又慢慢镇静了些。王茜不可能会那样的,否则她就不会跟我合谋一起加害白绍南了,如果白绍南昨天就知道了我的计划,也不可能隐忍到今早,事实上如果今早不是因为长舌三婶,白绍南他们现在都还会留在我家呢。
可接下来萧盾的话却让我有些绝望:“昨晚我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觉得你不该结婚还找个缅甸妹来一起睡,而且我很奇怪王……很奇怪嫂为什么为同意你这种要求。谁知后来会是那样,原来嫂是住在隔壁,而你更是……更是在外面给人家站岗。”
我心头有点乱,抬手示意他先住嘴,然后才向他确认道:“萧鹏和萧辰让两个房间的女人交换,是你亲眼看见的吗,大概几点钟的事?”
“几点钟我倒没记,只是后来我想明白了,无论你睡在哪个房间、那野汉子睡哪个房间,你们都不正常。”萧盾说这话的时候脸红了,低着头接着嘟哝道:“昨晚那月亮比路灯还亮,我在榕树下看得清清楚楚,从你新房里下来的是缅甸妹,另外那房下来的是嫂,一直到快天亮了才换过来的。”
我妈补充道:“他们换过来后,小盾以为王茜和白绍南睡在新房隔壁,想想觉得不对,就赶忙进屋来跟我说了,所以我们才会借故拿干花生又上楼去。我们先开隔壁那间房门,发现没人,才冲进新房去的,发现白绍南在里面,这才又质问他……”
连我妈都这样说了,我哪里还会有怀疑,拳头一握便转身。看来我还真是看错了王茜,这贱货一直都在骗我,昨天我的那些计划,看来全被她告诉了白绍南,并且将计就计,绿了我还让我白高兴一场。
我没有多余的想法,就只一个念头:今晚非要亲手弄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但打开房门后,我爹却站在门外,如一坐铁塔般地拦着我,并低声喝了一句:“滚回去!外面还有客人!”
打小我就怕我爹,长大了也不例外,听他一出声,我没敢动了,想要怒吼一句也最终没吼出来。
我妈把我拉回房里,出门说了句:“他爹,你进来说说小剑,我出去招呼客人。天时不早了,大家也该休息了!”
我爹进屋后,一句话也不说,就只阴着一张脸瞪着我,把我和我弟弟都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一直到我妈送走最后一批乡邻重新回房间来,他才冷冷地冒出一句:“现在你去给我把你老婆叫下来,让她给我们全家解释一下,昨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白天我就想好了,给她一次解释的机会。”
我在得知真相后,虽被我爹压着呆在他们房间,但怒火一直在胸中燃烧。不过此时听了我爹的话,我反而冷静了很多!
我爹是个出名的“闷骨汉”,平常三棍子打不出半句话,一旦动了怒却是不计后果、谁都拦不住的那种莽夫,听说青年时因为土地承包的事把生产队队长的腿给人家打折,为此还吃了三年牢饭。在我的记忆中,也曾数次亲眼见过他几次差点闹出人命的事!
所此他才会一出现就直接把我给压了下去……
但我出门的时候,他又冷着声补充了一句:“儿子,我希望你像个男人,像个我们萧家的男人!但别像爹那样冲动。萧家不怕明天继续办葬礼,不过要葬就奸夫**.妇葬一双,懂不?”
我知道他是在劝我冷静,而不是劝我懦弱。所以上楼去后,我是握着拳头直接踹门而入的。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