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6章 在我的面前装得一片真情
《我是男子汉》 在我的面前装得一片真情
车子在高速路上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定弹”,把王茜弄得“啊”一声尖叫,身子由于惯性向前急倾,幸好系了安全带,才没让她因此而受伤。
也许是因惊吓过度,好半天后她才带着哭声问我:“老……老公,你怎……怎么了?”
我没吭声,点了支烟后打开应急灯,然后把车慢慢地移到紧急车道上去……
把那支烟抽完、将烟头重重地摁在了烟灰缸里,我才转头直视着她,很平静地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直到现在了,还用白绍南是gay那么幼稚的理由来骗我?”
王茜的脸很苍白,不知是因为刚才被吓坏了,还是因为我此时的问题。
我没等她的答案,冷笑一声后接着问:“你如果真的爱我,为什么还跟那狗日的保持着不正常关系,而且还主动投怀送抱?如果不爱我的话,为何不一开始就说明,我只是你们王家的名誉女婿,或者说是你们找来的挡箭牌和利用工具?”
转过头看着前方,我幽幽地叹道:“你是知道的,我很享受你们家为我带来的好处,即使跟我挑明了,也许我这农村来的苦笔工程狗,同样会为你们家服务,会很好地扮演好你所说的那些角色。”
“但你在我的家人面前装得一派清纯,在我的面前装得一片真情,性质可就不只是相互利用那么简单了!”
“你知不知道,在昨天之前,我的家人真的是以你为荣的,他们看重的不是我开回来的好车、也不是你区长千金的尊贵身份,而是你的懂事和体贴。”
“记得你不止一次说有多爱我多爱我,连你和白绍南睡在一起也是因为爱我。我身边的人也不止一个说你对我是真情。可你又知不知道,我同样是付出了真感情的?”
说着说着,我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拉开车门就下了车去……
“老公,不要……”
王茜大叫了一声,哭喊着解开安全带,来不及开她那边的车门,便直接从驾驶位那扑过来,在我关上车门前跟着我冲下车。
她的动作太过仓促,有点像是连滚带爬的样子,下车后站立不稳,整个人一屁股便跌坐在地。
但她却顾不得自己,身子一歪就伸出两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左小腿,嘴里带着哭腔大声叫道:“你别这样,我不要你死!只要你好好的,你想怎么样都行!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不再骗你了,你别寻短见好不好?求求你了,老公……萧剑,求求你了……呜呜呜……”
一番叫喊过后,她放声大嚎!
而我则是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她为何会如此激动。原来她见我突然下车,高速路上飞驰的车又比较多,还以为我是要去撞车寻短见……
这让我感觉有些尴尬,心里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低头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她说:“你别这样,我只是想下车来透透气,不是下来找死的!”
王茜却兀自不信,仍旧用力抱着我的脚不让我动,但也终于没那么激动了,抬头泪眼汪汪地看着我说:“我错了,有什么我们上车说好不好?我不准你在高速路上下车,回到春城以前,我不准你离开我半步。”
无奈之下,我只得点头道:“好吧,你放开我,我们车上说。”
这也算是我的一种妥协,谁知王茜还是不放手,只是一边摇头一边“唔——唔——”地继续保持着那个姿势。
“傻瓜,你不松手,叫我怎么上车?”我不得不俯下身去轻轻地扶她。
王茜呆住了,眼泪又开始“哗哗”地流。
我也是双手捧住了她的肩膀后,才蓦然意识到这曾经是我俩恋爱时经常玩的亲密动作。王茜婚前虽然不同意我和她发生亲热关系,可从来不拒绝我吻她,而那时我在亲她之前,通常便会习惯性地用手扶住她的双肩。
但她的眼泪打断了我的思绪,又让我回忆起不堪回首的往事,耻辱重新涌上心头,瞬间将心里的感慨冲击得无影无踪……
怒火再度占据了大脑后,我放开她的双肩复又站起,瞪着她接着说了句:“你是打算永远拉着我吗?我告诉你,你即使一直这样,也不可能改变那一切事实。”
王茜松手了,不过她自己没有动弹,还是侧着身子坐在那抬头看着我,似乎不明白为何已经变得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我何以又恢复冷漠。
我轻轻移动了一步后,没有再理会她,而是又掏出一支烟,点燃后大口大口地吞吐……
一辆轿车打着灯光缓缓停在我们前方不远,车上下来两个男人朝我们这边慢慢靠过来,其中一人关切地大声问道:“朋友,你们怎么了?需要帮助吗?”
我没回答,只是看着他们缓缓地摇了摇头。王茜却忽然挣扎了两下站起身来,像发疯一般朝人家吼道:“滚——谁要你们多管闲事?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吗?没见过在高速路上就停车吵架的呀?”
那两人未近我们身便站住了,看了两眼后转身离去,问候我们的那男人临上车时,回头大叫了声:“兄弟,你老婆长得那么漂亮,你咋舍得让她坐在地上?记住,好男不跟女斗,有啥事回家床上解决吧,高速路上不安全。”
看着那两人开车离去,王茜不哭也不闹了,慢慢地绕过车头往副驾那边移去,再拉开车门上车。
不知是不是刚才下车时跌到了,她的动作看起来有点一瘸一拐,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痛苦,看得我其实蛮心疼的。但既然已经讲开了,如果我再流露出半分怜悯,岂不是又要陷入无休止的矛盾和痛苦中?
所以我只是冷眼看着,等她上车坐好后才返回到车上去,也不再说什么多话,慢慢地开着车出发。
我们却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车载CD里恰好传来的一首歌……
“我的梦,也许你不会懂,我的事,却只愿对你说。纵使你的笑容,让我不再冷漠,可是你的眼泪让我不知所措……为什么,不能够,让这段情到最后?我的错,你的错,就算是天意又如何……我愿意,为你的明天改变我自己,你知道改变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
那是一首郑智化演唱的《我愿意》,王茜一直等那首歌结束,才打破沉默道:“就像歌里唱的一样,只要能一切从头,只要你能回心转意,我什么都愿意……老公,你别离开我好吗?”
我笑了,内心却满是苦涩,低低地回应道:“我早就知道你们并非什么‘姐妹’关系了,之所以一直没戳破你们,甚至忍着心中的憋屈,容忍白绍南跟去我们老家,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也给我们一个一切从头的机会。”
把音乐关闭后,我接着叹道:“只可惜,你们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和瞎子!我在你们面前强颜欢笑地做着乌龟时,你们却更加肆无忌惮,偷情都偷到了我的老家,不但欺我辱我,甚至都已经侮辱我的家人了,你叫我怎么再回心转意?”
王茜愣住了,好半天后才有气无力地问道:“我知道瞒不住你,这几天无时无刻都在祈祷,只希望在这一个月里不被你察觉,以后不再被南哥骚扰。那样的话,我就有机会用自己的温柔和真情打动你,让你忘记那些不愉快。”
“我知道不管找什么借口和理由,自己都今生都注定要欠你,所以我也时时都在心里告诫自己,无论你以后有什么要求,我都必须要无条件地服从;无论你有任何条件,我都必须要无条件地尽力满足。可我没想到……”
她的语气很诚挚,但还未说完,便被我手机上的一个来电打断。
我是绝对不会再相信王茜的!这几天以来,我已经充分见识了她的演技,昨晚决定向她摊牌的时候,我便同时下了决心:今后王茜说的话,连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能再当真。
所以看见那个来电号码时,我忽然就有了一个主意,接电话之前先问她:“无论我有什么要求和条件,你都会无条件地服从和满足?”
见她点头,我冷笑着继续问:“如果我学你们一样,去把白绍南的老婆带到新房床上,和她一起学习各种经验和姿势,你也会同意和满足?”
王茜愣了一下,但还是咬着嘴皮再次点了点头。
我笑了,因为此时打电话给我的,正是白绍南的老婆李蓉。
原本我只是想借李蓉打电话过来的机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地羞辱王茜一次,没想到电话一接通,李蓉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她居然又是约我见面单独聊聊的。
李蓉的声音永远是那么温柔和甜美,听在耳朵里便让人有种不由自主的惬意!她的态度也还是那么亲和,先是礼貌地问我在哪里,得知我下午会回到春城后,又问我方不方便,然后才试着说出约我之事。
待得我答应赴约后,李蓉轻轻说了声“谢谢”,接着又告诉我:“那就晚上八点,还是约在昆房大酒店吧!不过……房间我来订算了,咖啡厅里人来人往不方便,我的意思是想……还是在客房里……”
就算只是在电话里,我也能感觉到她的羞涩!
挂电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莫名就有些兴奋,并很得意地看了一眼王茜!
王茜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反而是在我挂了电话后,低低地冒了一句:“约在酒店里好,南哥有我们家钥匙,小区里又有他的耳目,不安全!”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