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7章 一路上还真的对我寸步不离
《我是男子汉》 一路上还真的对我寸步不离
王茜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见我只是面带意味深长的微笑不应声,便也就不在说话。
而我的思绪,早就迫不及待地提前飞到春城了,满脑子尽是李蓉在我记忆中仅有的那几个镜头。想起那天晚上我躺在地上,她弯腰时我的眼光无意间钻进她的领口、她起身时我的眼光又钻进她的裙下那一幕,心头不禁便有了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的期待!
但在无意中瞥到坐在身边的王茜时,我其实也觉得挺悲哀的!曾几何时,我这种期待的目标本来是她,但如今,我对她却没了半点那方面的念头!
那天李蓉约我,我都已经上到客房楼上去了,结果却临阵退缩,说起来固然有王茜之前电话“监听”的影响,也感念于李蓉的温婉,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心里隐隐对王茜的不舍和期盼。可以说,如果不是这次回老家的风波,我那种男人本能的期待,仍旧是留给王茜的。
可惜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得知王茜对我一骗到底后,我连肠子都悔青了!
我忽然想起昨晚我爹的那句话,他要我把白家所有的女性都问候一遍,但我觉得,今夜能好好问候李蓉就足矣……
王茜也真够搞笑,除了上洗手间以外,一路上还真的对我寸步不离。
在高速路上她扑下车那一下,好像确实是摔到了,起先我没注意,见她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时候,心里还冷笑于她的“表演”。等快到春城我停车加油时,听她忍不住在轻轻**,于是便悄悄的观察了一下。
原来她还真的扭到脚了,右脚的脚踝肿得老大,这可是装不来的!而且再一细看,她的右手掌也擦破了好大的一块皮。
当时我没表露什么,但进城之后,我在一家药店前停车,下去买了些药膏和云南白药喷雾剂。
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我和王茜没行夫妻之事,并且我断定此生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但她无论怎么说都是我名誉上的合法妻子,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一家人”,再说她那一跤又是为我而摔的!
而且进城后我心里忽然就有些打鼓,要是我那岳父看见自己女儿身上几处受伤的话,我估计得吃不了兜着走。
还好王茜没叫我直接送她回滇康园岳父家,这一路上也没见她给她爸妈打过电话。
所以到了佳园小区的时候,我的态度也温和了好多,见她下车后踮着脚,便主动过去搀扶着她,进了单元门后见她实在是无法行走了,干脆就直接将行李一扔,把她拉到背上先背进电梯,送她到家后再下楼来拿东西……
话说李蓉也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女人!一路上再没联系我,直到我将行李拿进家门后,她才像是踩着点似的打电话过来,但也只是很礼貌地告诉我,地点还是上回她订过的那间1808号房。
我接电话的时候没回避王茜,甚至还故意将手机开成了免提。
给她买药、背她上楼,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今天在高速路上时,那两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还停车问候呢,何况我这几天跟王茜都睡在了一起,即使什么也没做,那也终究比陌生人的关系亲近很多倍。
但所有这些,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原谅她对我的侮辱,何况现在我并未对她怎么样,我针对的仅仅是白绍南而已……
王茜却好像误会了我的意思,她肯定以为我让她听见我们的通话内容,是暗示她我并不想赴约,所以在李蓉打来的电话挂断后,她坐在沙发上忽然开口道:“老公,你可不可以别去昆房大酒店赴约,如果南嫂真的有事要和你单独聊的话,就让她来咱家里吧,好不好?”
我“呵呵”了,心里感觉刚才对她那么好甚是不值。
但我没发火,“呵呵”过后看着她一脸不屑地笑着轻声问道:“你在车上说什么来着,这才过了几个小时,难不成就又忘了?你不是还提醒我,说小区里有白绍南的爪牙,他还有我们家的钥匙吗?”
“我后来想了一下,有我在家里,即使南哥发现南嫂过来,我也可以说是我约过来的。”王茜知道我指的其实不是这事,而是她无条件同意我去从李蓉身上“报复”白绍南,所以脸当即就红了,轻轻应了一句后又强调道:“我不想南哥借此来报复你。”
我再次“呵呵”,将手机装好后收起笑容,一字一句说道:“白绍南辱我,你可别再说你是被逼的,至少前天晚上没人用刀子逼在你脖子上,而且你应该清楚,那里是我的老家,别说白绍南他们只有五个人,就算再多五个,要弄死他们可能也就只是我一句话。”
“而现在是他老婆主动约我,说起来那女人和你也有得一拼,就凭这一点,我今晚和她聊完后,跟白绍南也算是两清。”
“但有一点,我无论是害人者还是受害者,都还懂一点做人最基本的廉耻,至少不会把别人带来家里的床上,更不会像个畜牲一样,当着别人甚至是当着自己的老婆干那种事!”
我这话语气不咸不淡,不过内容却着实阴损!王茜和白绍南无论是在这春城的新房还是在我老家的新房,都不知羞耻地行过那苟且之事,被我捉奸那次虽然他们没发现我,但也算是当着我的面办事了,所以我说那话的寓意真是无需解释。
王茜的厚颜无耻总算还没到无敌的地步,等我说完后终于低着头,用蚊子般几不可闻的声音又问了句:“那你可不可以在走之前,先给我的手抹点药?我一个人实在……”
她除了扭到脚外,身上的伤包括昨夜的刀伤其实都无大碍,完全可以自理。不过既然她提出来,我倒觉得这要求可以满足她,即使是她自作自受,但再怎么说她的伤都是因我而起。
于是我也不多说什么,过去就捧起她的脚,小心翼翼地给她肿起的脚踝喷了一些云南白药,又弄了些纱布重新把她的左手腕包扎了一下。
哪知接下来她又开口道:“老公,我的大腿好像也擦伤了,被裤子裹着疼得厉害,我手又不太方便,能不能再麻烦你给我换条裙子穿?”
我看她一张脸憋得红红的,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便干脆好人做到底,进屋翻了条裙子出来后,便把手伸向她的裤腰……
本来我打算心如止水,就当自己是在好心照顾一个残疾人,但我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所以就算之前见过她那双大长腿,就算又再想起因她给我带来的种种耻辱,但是当轻轻把她的长裤褪下时,我还是禁不住呼吸加重、浑身燥热……
王茜绝对是故意的,明明说自己的手不方便,可当我终于将其长裤拿在手里、打算查看她大腿上哪里受伤时,却发现她竟趁这空当将上身的T恤脱了,正两手向后解胸前那最后一道防线的扣子。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伸手过来用力搂住我的后颈,将我的脸猛地按到了她的胸前……
至少有那么一秒钟,我很享受那种被“压迫”带来的窒息感!
但我没有丧失自己的理智,很快便将王茜一把推开,也顾不得看她的伤和给她穿上裙子了,而是迅速站起来转过身去。
“老公,你怎么这样,快扶我起来,人家还有伤在身呢!”王茜轻呼的声音似有魔力,让我几次忍不住想要转身扑上去。
强行控制住心里的**后,我冷冷地回应道:“原本念你腿脚不方便,我是准备去给你买点晚饭上来,让你吃过之后再出发的,但现在看来没这必要了!”
王茜却不生气,仍旧媚声媚气地说:“我不要吃晚饭,我要你转过身扶我去床上。”
我没敢转身,因为我怕一转身就再也受不了她的诱惑,所以反而向前走了两步,然后才开口回道:“对不起,我就算再没志气,但也绝不会在一个二手女人身上变成男人。你既然不想吃晚饭,那就请恕我不多奉陪了。”
说完后我便朝着门口走去,身后传来王茜的大声叫喊:“难道南嫂就不是二手女人了吗?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为什么你放着我不管,却非要去跟她……”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