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8章 把宝贵的东西交给李蓉
《我是男子汉》 把宝贵的东西交给李蓉
我没再理会她说什么,也不管她的大腿是不是真的也受伤了,头也不回地拉开房门走了。
以前我没发现,王茜竟然这么有心计,刚才如果一个把持不住,今后恐怕就只能任其摆布了!
她说得其实没错,舍她而选择李蓉来完成人生大事,怎么说我都没占到什么便宜。但她不懂,我选择把宝贵的东西交给李蓉,那是为了报复白绍南,算是吃点亏去报仇;可要是选择她的话,那我就等于是选择了甘愿耻辱……
下楼后我才发现天时尚早,想起好几天都没李波的讯息了,便打了个电话给他,但这家伙天还没黑居然就已经关机了。
呆了一下后,我又转而打电话去给伍兴昊,我倒想知道他昨晚跟我爹说了些什么,会让我父母同时改变了对王茜的态度。
那个明显是假保安的伍兴昊电话倒接得快,而且他明显还在监控着我,一开口就笑问:“兄弟,终于想通了?看你们夫妻很恩爱嘛!但你老婆的脚是咋了?”
本来是想好好跟他说话的,可一听他这话我就来气,压住声音低吼了句:“刚才我们家里那一幕你看得很爽吧?”
伍兴昊愣了一下,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莫非刚才你在家跟王茜办事了?你不会那么不行吧,听说你进屋就只几分钟,就算没前戏也不应该那么菜呀?”
我更火了,也不管小区里偶有人进出,冲着手机就叫道:“你他妈说什么呢?你觉得我可能跟那贱货办事?老子就算用手也不会把力气浪费在那种人身上,我告诉你,我还是正宗的童子功。”
“哦——”伍兴昊也反应过来了,“哈哈”笑了一声后跟我解释:“你放心吧,我们可是说到做到,上回我那几个小弟去你家检查电线时,就已经把隐形探头和窃听器全部拆走了,所以你尽可放心大胆地在家办事,没人会围观的。但你们在小区里的举动,我那些兄弟还是看在眼里的。”
如此一闹,我也没心思再问他昨晚的事了,改而问道:“伍哥,我也不跟你绕圈子,记得你说过你们是在利用我,那就来点直接的,要我做什么就直说吧,否则只怕很快我就失去利用价值了。”
伍兴昊却笑道:“兄弟,你也太小看自己了吧!王茜看上你也许是偶然,但王劲松看得上你、白公子也看得上你,再加上我,我们都明里暗里地盯着你,你还真以为是巧合不成?”
笑过之后,他接着说:“你该吃吃、该睡睡,想通了要和王茜洞房,那就提着枪上,反正想干啥干啥,就算你明天就跟王茜去离婚、后天就被昆房集团开除,那你也绝对有利用价值,所以别想那么多了。不能再担心我们要如何利用你,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等时机成熟了,你不问我们也会告诉你该怎么做!”
之前我感觉这家伙挺实在,没想到却是个老狐狸,没告诉我什么也就罢了,我都没能从他的话语里揣摩到半点有用的信息,气得我都懒得回应,便直接挂了电话。
不过我心里还是很得意的,钻进车后自言自语了句:“想干啥就干啥?哈哈……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要干的,是白绍南的老婆!”
人在无助和孤独的时候,才会想起某些人的好。
就像我,以前只觉得公司只是自己打工的一个地方,就算老总让我做到副总级别,我也只是一个打工者!可提前到了昆房大酒店后,我却有了一种家的感觉,第一次感觉集团老总就是自己的家人、是我的家长。至少我坐在酒店大堂,跟闻讯前来陪着我喝茶的酒店经理聊天时,明显有了家的惬意和自在。
会有那种感悟,是因为我给伍兴昊打完电话后,忽然想到王茜会不会恼羞成怒,向白绍南出卖我!所以便赶紧提前到酒店,胡乱吃了点东西后便约见酒店经理胡斌,让他配合我做好安全工作。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昆房集团的酒店业,集团在省内各地州市共有近十家酒店,除了春城这家外,其余的全是五星级和超五星级,但春城这家酒店也是三星级的,档次啥的一点也不差。
而作为酒店经理,胡斌在集团内的级别跟我这个项目经理是平级,虽说平素没太多交往,但也算是集团内同一战壕的兄弟。
所以我没跟他绕圈子,直接就告诉他自己要在1808客房会见一个很重要的女客人,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即使万一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务必要及时通知我,并给我争取一个全身而退的时间。
同为男人,胡斌一听就懂了,立即就安排下去,并笑言他这里是集团干部“约客”最安全的地方……
晚上七点五十,李蓉出现在酒店大堂。
一袭粉色的连衣长裙,一头飘逸的长发,配上她那高挑出众的身材和精致的脸蛋,即使没有刻意打扮,也没有刻意化妆,但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从电视屏幕里走出来的模特。
就连胡斌这样久经沙场的人物,眼光也不禁被李蓉那优雅的身影吸引!
这让我在迎上前去的时候,之前那种“吃亏”的感觉一扫而空,反而还带着点隐隐的骄傲。不过内心里对白绍南的恨意也多了一分,他放着身边的这么一朵美若天仙的娇花不怜惜,却偏要把魔掌伸向我的妻子王茜,这还真不是“变态”二字能形容得完的,简直就是在暴殄天物!
我承认自己此刻也为李蓉着迷,但如果不是白绍南欺人太甚的话,纵使李蓉再美一百倍,再主动约我,我也不会做出这种伤害王茜的事……
也许是因为我太过于沉浸在感慨中,李蓉见我后开口的第一句话竟又是道歉:“不好意思,又打扰你了!今天才从家里来吧?”
不知怎么回事,在这个仇人的老婆面前,我总是感觉很放不开,心里老是有一种拘束的感觉。听她发问,便有点语无伦次地回道:“没事……没事的……不打扰不打扰,我老家……我是从老家来的……”
“我们楼上聊吧!”李蓉看出我的窘相,眼神里也闪现出一丝微微的羞涩,对我笑了一句后便走向电梯。
可她这一笑却让我有如触电一般,大脑瞬间竟感觉有些空白,直到她转身走了几步后,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赶紧跟上。即使走进了还有其他人一起乘坐的电梯,我脑海里也尽是她刚才那妩媚的笑容……
在大堂里的时候,我曾幻想过很多种见到李蓉时自己的表现,也作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怎么也没想到真正见面时自己会如此失态。我那表现完全就如同一个犯错的小学生,见到了美丽而又威严的班主任。
这还是在自己的“主场”呢!还是怀着报仇的心态前来的呢!说起来我自己都觉得丢人……
幸而李蓉对我的窘态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出电梯时还不顾尚有他人,很自然地招呼我:“萧剑,我们到了!”
我是每一步都想好了,包括李蓉约我单独出来酒店客房的目的。
如果李蓉约我只是为了聊天、没有我想象那种实质内容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傻到去做强迫那种违法的事,但肯定不会跟她聊任何东西。要真是那样,我就直接打电话给白绍南,故意编造说李蓉想约我一起出轨,让他们夫妻间闹个鸡飞狗跳,最好是搞出大动静人尽皆知。
所以我也才会冒险对王茜毫无隐瞒!我感觉白绍南很信任王茜,如果到时多了这个人证,他家想不乱都不行了。
那样也算是一种报复,大不了以后再找安全可行的方式,将绿色的帽子奉还给他……
正因如此,我跟着她进屋后,便打算开口先探探她的口风。
可我没想到一直表现得那么端庄静雅的李蓉,到了客房后居然没和我拐弯抹角,我刚关上房门,她便开口道:“前晚我老公在你老家搂着你新娘睡觉的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他可是当着王茜的面就打电话给我了,还让我听王茜的**声呢。我本来想当时就打电话给你的,但又怕因此闹出什么大事来,反而害了你。”
一句话就把我气得快要发疯,没想到白绍南真变态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又一次在那种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老婆炫耀。也亏当事人不是李蓉,否则我绝对要失控到出人命才罢休。
李蓉说那事的时候,她自己的眼里其实也透露出一丝愤怒,虽是一闪即逝,可我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于是我也不隐藏自己的怒意,咬着牙齿屈辱地点了点头,告诉她自己已经早就知道这事了。
李蓉接下来的表现更令我意外,苦笑了一下后单刀直入道:“如此说来,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今天约你出来的目的了?既然他俩无耻到了同一个境界,那我们也就开始吧!只是你内心……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和我那样?”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