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39章 李蓉已经脱了凉鞋在那张大床上等我了
《我是男子汉》 李蓉已经脱了凉鞋在那张大床上等我了
我赴约的目的正是如此,哪还有什么不想的?听了李蓉的话,我没有半分犹豫,便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
不过我觉得这是自己的第一次,面对的又是这样一个绝对女神级别的女人,怎么说也该留下点回忆才行!
所以点头之后,我又跟着小声说道:“南……南嫂,你看我……我今天长途回来,都没来得及洗个澡换换衣服什么的,要不我……我先洗个澡,然后再出来跟你……跟你聊报复的事?”
李蓉愣了一下,脸忽然间就有点红,恰似一朵含羞待放的玫瑰!随即她却点头微笑道:“萧兄弟是讲究之人,你先去沐浴吧,我在外面候着就是!”
钻进卫生间后,我三下五除二地将衣裤扔朝一边,直到花洒里的水淋遍身体每个角落,这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忍不住低头看着胯下自言自语了句:“你小子有福了!修炼了二十五年终于派上用场,一会要是不给老子争点气,用不着我爹动手,老子就先废了你!”
把身上弄得香喷喷的后,我又将浴缸里的水放满,幻想着一会与佳人再来个鸳鸯戏水的场面……
待得万事俱备后,我才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
李蓉已经脱了凉鞋在那张大床上等我了,不过她是个优雅的女人,就算到了床上也只是靠坐在那,看着风情无限却无半分俗气。
见我这番模样出现在眼前,她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叹了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不知我们今夜过后,他们是不是就不再来刺激我……我们了?”
我终归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听了她语气有些辛酸的感叹,顿时显得有点手足无措。还是她主动下床来牵我的手,我才机械地跟着她往床上走去。
但我坐在床上后,她却去往电视柜那,背对着我翻弄她随身携带的那个小包,嘴里低低地说道:“头回我约你,实际上就已经想好要屈服了,当时想着自己变成了他们的工具,心里的负罪感特别强,幸亏你临阵退缩,否则的话我恐怕还真不行!”
我感觉她进屋后就有点反常,至少她的话语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看到她翻弄了一阵后,便反过手来解后背上的长裙钮扣,于是也没往多处想,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某个地方汇集,身体也僵硬得有些不能自己。
看着她的裙子从身上滑落,我忽然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咋不冲上前去,亲手将那条裙子褪下!还好此时也不迟,她身上那道最后的防线,仿佛是故意留给我的,因为她俯身将长裙拾起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后,并没有继续解带的意思。
我像一头饿狼似的,一个弹跳起身直接从床上跃过去的时候,好像吓到她了,令她不自禁地一声轻呼。
也许心里始终存留着本能的保守,她叫过后只看得我一眼,立即就地又是一个转身,嘴里紧张地问道:“萧剑,你……你这是……是想干嘛?”
我自己其实更是紧张得要命,落地后发现腰间的浴巾竟被这一个大动作给弄掉在床上,变得毫无遮拦地站在那里,赶紧无意识地把双手往自己的胯下蒙去,只是身体已怒,两只手也无法摁住关键处。
“萧剑,你觉得我们有必要这样吗?是不是王茜告诉你必须得如此逼真?”李蓉没转身,虽然镇定了一些,但问话的声音还是很紧张。
我有点发懵,轻声反问道:“王茜?她没告诉我什么呀!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这事还有逼真不逼真的?”
李蓉忽然转过身来,满脸惊讶地又问:“难道你不是被王茜逼了来的?不是来跟我一起拍他们想要的那种照片,让他们好把我俩控制住的吗?”
我真的懵笔了,试着应了句:“你的意思是……我俩来这里并不是真的……真的那个?而是……而是来拍什么照片的?”
“你不知道?还是……”李蓉把手里的东西扬了扬,还真是一个小型数码相机,她好像还有点怀疑我,但随即又自言自语道:“不会的,你也是个非常懂理、明辨是非的人,不会趁机那样的!再说……再说……”
还未说完,她又赶紧把头转开,脸蛋顿时红到耳根边……
跳下床来后,我先是太过激动,随后又被李蓉的话给弄得非常惊诧,以至于说话时双手离开胯下都不自知。
我的身体可不管什么真真假假,本就遮挡不住的地方仍旧傲立如斯,而李蓉刚才也被我那突兀的举动给搞得惊慌不已,转过身来和我对话半天,才反应过来还有个东西在“怒视”着她。
看她不像是开玩笑后,我的心比乱麻还乱,赶紧冲过去将床上的浴巾拿了重新围上。而反应过来后,我羞得恨不得立即生出一对翅膀飞走!
要是一开始李蓉就别那样暗示我,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这般失态的。看来这次,我真的糗上天了……
害羞、失望,随后是疑惑、愤怒!几种情绪同时涌上心头后,我回身指着她就呼开了:“你他娘什么意思?老子长得有那么像猴吗?咋他娘所有人都把我当猴了?”
越呼越气,什么也顾不得了,接着又开骂道:“我看你有礼有节,并不像是那种嚣张霸道的官太太,一直觉得你更像是个大户人家的闺秀,没想到你比你那个混蛋老公更阴险,比那**的王茜更可恶。”
“那对狗男女至少还懂得遮遮掩掩,而你却这样玩弄我!如果我不是童子功的话,老子今天非把你强了不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玩!我呸!”我狠狠地朝地上唾了一口,然后便朝卫生间走去,想直接换了衣服走人。
看来我还真是太傻太天真,还满心想着报复白绍南呢,谁知人家老婆是经他安排,来给我拍照取乐的。既然摸不准这些人的套路,那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我相信自己此时如果要用强的话,李蓉终究是逃不出我手心的,只是那样做好像真不值得:她既然不是背着白绍南出来偷情,我便暂时没胆量那样做,逞一时之快又能怎样,正主白绍南不一样好好的?
再说,我心里隐隐也不愿对李蓉做那种事,且不说我对李蓉印象不错,退一万步讲,我不想自己的第一次经验是霸王硬上弓!
李蓉被我骂过后并没生气,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不过在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这女人也不知想要做什么,居然猛地伸手拽住了我的浴巾边沿,低低地说了句:“你听我解释。”
心灰意冷之下,我倒不愿让她来占我的便宜了,连忙也伸手紧紧拉住浴巾,以防被她拉掉,回头喝了一句:“你干吗?别以为老子真不敢对你咋地。”
“不是!我不是在耍你。哪有女人耍人时要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的?”李蓉红着脸说了一句后,看着我急切地解释:“你听我说,是我误会了,我见你一进屋就直入主题,以为你是知情的,所以才会……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多耽搁你一会,让我先和你聊聊。”
见我愣住,她又忙着连声道歉:“对不起了!是我的错,非常抱歉!”
我犹豫了,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待转身被她拉坐在床上后,才在心头骂自己不争气,干嘛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没有抵抗力的样子,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李蓉也坐了下来,看她胸间起伏得很快,呼吸更是急促得连我都听得到,我心头的气又消了一些。无论她今晚是何用意,至少现在看起来她自己也不轻松。
可我的怒气一消,身体又开始有点不能控制,特别是李蓉就穿着一身贴身衣物和我坐在一张床上,隐隐有股淡淡的体香充斥着我的鼻孔时,我感觉自己就快把持不住。
她下意识地往我身上看了两眼后,忙朝旁边挪了挪身子坐开了一些,而且一时忘了开口向我解释。
见状后我心头冷笑一声,一边站起身一边冷冷地说了句:“南嫂,麻烦你先等会,既然只是聊聊,那请让我先去把衣服穿上,你……你也还是穿上吧!”
意外再次出现,李蓉居然又伸手过来拉住我的浴巾,嘴里刚说了个“别”字便住口不语。而我这回完全没有防备,浴巾被她给一把扯了下来。
而我在急速转过身来时,恰好就那样毫无遮掩、超近距离地站在了坐在床上的她面前。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