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0章 为什么要安排你和我在这做戏
《我是男子汉》 为什么要安排你和我在这做戏
这样的场景让我们都害羞到了极点,房间里霎时间静得只剩我俩急促的呼吸声……
呆立了两三秒,我也顾不上浴巾的事了,转身就要往卫生间里冲。
李蓉这女人也真奇怪,见我转身后也是反应很快地站起,右手在我的手臂上用力一拽。
虽然没被她拉住,但我还是明白了她的用意,她好像不让我去穿衣服。所以我原地背着她站住后,扭头不解地结结巴巴开口道:“南……你……”
“我比你大得几岁,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声蓉姐吧!”李蓉红着脸先说了句,生怕我再走,又上前拉住我的手后,这才解释道:“你现在去穿衣服的话,他们会怀疑的!你就先坐下来,听我慢慢给你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吧!”
听她的语气有些急,我便听话地站着没动,只把眼睛闭上强行令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她这一系列反常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细思极恐,我忽然反应过来,这房间好像有点问题,要不她怎会说我去穿衣服别人会怀疑?
当下再也无暇考虑衣服的事了,转身就问她:“南……不……蓉姐,你的意思是,我们这房间被监控了?”
会想到此节,是因为我忽然想起伍兴昊他们监控我家新房的事。
我的猜测没有错,李蓉还真就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她却拾起浴巾,把头转朝一边递给我。
接过浴巾围上后,我发现自己手心和后背在这瞬间竟冒出了冷汗。因为我怕这是白绍南的阴谋,他定然是给我设了个陷阱,以便今后能更变本加厉地来侮辱我。
感觉这是好大的一个阴谋,我都有种错觉:会不会我的身上藏着个什么大秘密或者大宝藏,所以才会让他们布下这么复杂的局,对我趋之若鹜乐此不彼?
一切疑问还得从李蓉身上来解答,我不敢再问什么,身体更不敢激动了,慢慢去床上乖乖坐下,静下心来听她给我解释。
见我的情绪已经完全稳定,李蓉才又轻轻地坐在我身边,低着头娓娓道来:
“你和王茜恋爱,并最终走进婚姻殿堂,是经过了我老公和她父亲的层层考核,并多次商议后才同意的结果。你自己可能毫无感觉,但过后你可以去向身边信得过的同事们侧面打听下,就知道我不是在骗你了,因为你就算身在丽江,一举一动也都是随时有人注视着的。”
“听说让你们老总秘密安排监视考察你的事,还是我公公白福润亲自委托的。”
“看上你的原因有很多,说起来话也长,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他们要把你变得和我一样,既是自己人,又是为他们办事的工具。”
“白、王两家是什么样的身份你是知道的,他们这种人暗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借此来发家致富,为子孙后代囤积财产,现在是非常普遍和常见的事。但要把风险降到最低,那就得看各人的水平了。”
“你可能也听说过,王劲松是我公公的得力干将和忠实下属,很多事情更深得我公公的言传身教。他们有很多机会发财,却止于法律的约束,自然心有不甘。”
“自己去收钱吧,不敢;让家人去收,同样会受牵连……”
她说到这里时,我立即就明白了,因为王茜今天在车上跟我说过这其中的道理,也难怪当时王茜会不厌其烦地给我那些事了!
所以我便打断道:“蓉姐,我懂了,他们是想把你和我变成走狗,专门出面为他们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对吧?”
李蓉果然点了点头,并向我投来个赞许的目光,似在夸我反应快。
我却疑惑道:“但这和今晚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要安排你和我在这做戏?”
“这里面学问就深了,具说他们这是在效仿一个姓邹的上司,也就是现在很有权势的邹顺利。那邹顺利从二十年前就大肆中饱私囊,然而却能越做越大,这与他的手段有很大关系。”
“据说邹顺利做那些坏事的时候,先是让自己的几个亲兄弟出面,后来又让自己儿子亲自出马。但他兄弟和儿子成了大富豪后都有些膨胀,外面慢慢就有了各种传言,引起了上面的注意。”
“幸亏他及时改变策略,一边告诫家人收敛的同时,一边又把替他敛财的重要任务移交给手下心腹。可惜人都是有贪欲的,在被手下心腹们坑了几次后,他不得不再次改变策略。”
“他的那一套说起来也不难,就是仍旧让家人行动,只不过不再用自己的直系或者舍不得的家人了,而是用像我们这类诸如儿媳、女婿甚至是自己的小老婆这一类人。邹家的资产现在据说富可敌国,大部分就是由他现在那个明星妻子的家人、还有她的儿媳及兄弟媳妇等人来操作。”
“我跟白绍南的婚姻是一场政.治婚姻,谈不上多少真情在里面,于是我就成了他们家操作财产最理想的人。至于你,我觉得王茜对你是真爱,可惜她早就是白绍南的玩物,如果不是因为王劲松的原因,她甚至也是白家财团的合适人选。所以你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们要利用的角色。”
“说起来要提前培养一个这样的人也不容易,因此他们必须得从各方面牢牢地掌控着我们的命运,我想这也是为何你明知自己被欺负,却不敢对白绍南如何的原因吧!”
“也不知是我那老公还是王劲松的意思,又或者是我公公想出来的主意,两三个月以前他们便决定,等你和王茜结婚后,来一场安排好的抓奸游戏,主角是你和我,两个家庭里的‘自家人’,这样的目的很明显:我俩要是有什么二心,或者他们两家的事被人盯上,那就可以让我们更有说服力地被顶上去做替罪羊。”
“白绍南在我面前,一直没任何事情隐瞒我,因为他觉得那样做更有成就感。他们原计划是让我勾引你,在你未得逞之前阻止,然后让你终身也不能洗白。”
“可我得知了他们的计划后极力反抗,最终说服了他们退一步。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让我和你一起交份‘投名状’给他们。”
“那‘投名状’就是,我和你合拍一批艳..照去给他们握在手上,以便他们随时可以借此废了我们。当然,照片上的肯定是假的,只要看起来是我俩在偷情就行了。”
“不过就算是那样,我也难以从命,于是就有了这几天白绍南不断向我炫耀‘战果’的事。而我终于受不了答应后,便又有了此时我俩的事。”
“白绍南之前骗我,说你为了自己那份不菲的利益,早就已经同意了。我信以为真,这才会在刚才让你误会。”
“至于不让你再进卫生间穿衣服,主要是我老公早就让这房间装上了监控。他虽在外面胡作非为,不知摧残了多少人家的妻子和女儿,对我也并无真情,但毕竟白家的地位摆在那,不容别人说三道四,自家更不想吃亏,所以他得看着我俩拍照,以防我们假戏真做。”
虽是长话短说,她一口气讲完这些后,还是累得连连咳嗽。而说到最后,又意识到我俩如此相对其实是非常尴尬的事,双手不由自主地抱去胸前……
我听完后消化了好半天,才算是完全理解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忿忿地说了一句:“他们也够幼稚的,还做官呢,以为我们真的是木偶,任由他们摆布的吗?”
接着我又看着李蓉,态度坚定地说:“蓉姐,谢谢你跟我讲明事由,你要怎么做我无权干涉,但请你转告白绍南,这什么破‘投名状’,我不干!不但如此,无论要我做白家还是做王家的走狗,我也都同样不干。明天天亮一上班,我就会去跟王茜离婚,这种狗血的破事,从此再与我没半毛钱关系。”
刚才我没注意,李蓉叙说完之后,其实流眼泪了,只不过被她不经意间地给及时拭去。听我表态,她用那还很湿润的眼睛直视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萧剑,他们考察了你那么长的时间,你觉得他们会甘心让自己的心血白费?对于贪官来说,摔在地上也要抓一把土在手上才站起来的,何况是他们培养出来的一个人。”
在老家见识过白绍南等人的威力后,我知李蓉所言不虚,心里莫名地就很恐惧,刚才的决心和态度瞬间瓦解,颤声问李蓉:“那……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王茜没告诉你这些,我倒是想到一个法子,就不知萧兄弟你愿不愿意?”李蓉回了一句后,讲出她的主意:“王茜肯定是对你有真情,不忍心看你一步步一次次地被利用,所以才选择瞒着你。”
她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这倒无意间给了我们个机会,你看能不能在我们拍完照片后,你回去和她说起这事,趁机录下来保存好,这样的话以后就能证明我们的清白了。”
说来说去,我和她这场假装的贴身大戏都必须得演,用来做什么狗屁“投名状”的假艳..照也不得不拍。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