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2章 抱着南哥的老婆特别有成就感
《我是男子汉》 抱着南哥的老婆特别有成就感
“咔嚓”一声,好像我那一跤跌坐把马桶盖都给坐裂了,可想而知我被踹的那一脚力量有多大。也正因为被踹得太实在,我虽然感觉肚子里在剧烈地翻腾,似乎五脏六腑都要从喉咙里涌出来,但却不觉得怎么疼痛。
坐定后抬眼看去,我心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门口站着的,居然是昨天才从我老家离开的徐东,而在他身边还一左一右站着另外两个大汉,那两人我也认识,只是不知道名字,正是我在春城结婚那晚,随白绍南在我家欺辱我的那两个西装男。
三人此时都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也不开口说什么话。而我则在忍住了心头的那阵难受后,深呼吸了两下看看自己有没有受内伤。
感觉身体并无大碍,我强压心头的怒火,轻轻**了一声后问道:“徐东兄弟,前晚你还睡我家的床、昨早你还吃我家的早饭,咋今晚一见面你就这样对我?”
徐东没回我的话,边上一个西装男却气愤地指着我叫骂道:“小杂种,刚才你爽不爽?是不是抱着南哥的老婆特别有成就感?”
我明白了,他们一定是白绍南安排在这负责监控的人,于是连忙解释道:“你们既然都看见了,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那样是南哥的安排,并且我们只是拍照,并没有真的做什么。”
“那你他妈的一进门就洗澡?”那西装男叫骂着想冲进来,却被徐东给拦住了,但他仍旧在外接着骂:“你敢说自己没有动歪脑筋?那你把浴缸里的水放满是几个意思,难道不是想约蓉姐进来洗鸳鸯浴的吗?”
听他这一问,我更了然,想来是卫生间里同样也装了监控。
难怪那时我想回卫生间穿回衣裤的时候,李蓉却一直拉着不让,她说那样的话白绍南会怀疑,我还以为她是怕白绍南监控不到,会怀疑我在里面跟李蓉干什么事。
原来李蓉是怕监控的人看到我穿衣服,会以为我不配合而冲进来对我不利!
想通此节,我立时就对李蓉多了一分感激,并忽然就非常担心她的安危,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张口就问:“蓉姐呢,你们没把她给怎么样吧?”
徐东终于开口了,低着声音说道:“萧剑,你是昆房集团的人,我不想让这里的胡总为难。如果你识相的话,就乖乖出来,我们另找地方把今晚的事作个了结。否则的话,除非你在里面生活一辈子。”
经历了许多事,特别是昨晚得了我爹的一番教训后,我好像没有过去那么冲动了,至少遇到这等大事,也没有乱了阵脚。寻思着自己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便没有冲动,而是顺从地站起身,慢慢地走了出去。
徐东还算说话算话,没有再对我动手,而且再一次拦住了想动手的那个西装男。只是由他在前面带头、两个西装男在后压阵,也不押我,就只把我卡在中间走出房门去乘电梯。
我会如此听话,自然不是要跟他们去做什么了结的,他们会在李蓉离开之后闯进来对付我,绝对是请示过白绍南后的主意,带我出去能有什么好事嘛?
跟着出来,我是想找个机会打电话给白绍南,能亲自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地谈谈。
这里毕竟是昆房大酒店店,就算白绍南能让胡斌为他监控1808客房,但也绝不敢轻易在这里闹事,因为昆房集团的老总、我的顶头上司许利力也不是好惹的主。我身为集团的一个中层干部,在这里就算胡斌不帮我,但要争取一个打电话的机会还是做得到的。
果然,下楼后才出电梯,胡斌已经带着四个保安站在那候着了,显然是提前得到了消息。
胡斌是当年昆房集团发展酒店业的功臣和无老,纵然我心里怨恨他行前没给我点暗示,可我一个后生晚辈也不敢怪他,再说他肯定也有自己苦衷。
所以见到他们的时候,我很平静地直接开口说道:“胡总,我有个要求,请你给我一个打电话的机会。”
哪知胡斌却冷着脸大声喝道:“他妈的反了,我看在南哥的面上,免费拿两间房给你们住一个月,没想到你们是越住越嚣张,都敢在我这里闹事了。谁他妈给你们的胆子?”
我有些纳闷,这不像是在呵斥我,明明是在骂徐东他们。徐东可是白绍南的兄弟,胡斌都已经承认他免费提供房间给这些人了,咋又会对他们这个态度?
“你们在这闹事我也就不说了,但你们知道萧剑是谁不?他是我们昆房集团丽江项目部的项目经理,你们吃昆房的住昆房的,现在反过来咬我昆房的干部,真当我昆房人好欺负吗?”
果然,胡斌把我一把拉去他身边后,接着大声教训徐东他们。骂完后才转头跟我解释:“萧剑,对不起!我一直亲自关注着的,听说你带来的那大美女走了,我就以为没事了,本来准备回家休息,哪知还没出大门,就听说这些杂种让服务员开门进你所在的那间房去了。”
这老狐狸,一句解释居然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
没搞清状况之前,我也不敢多嘴,只回了句:“给你老哥子添麻烦让你操心了!”
那边之前在房里骂我的西装男却不干了,我的话音落下后他便大声回嘴:“我操你娘的,昆房集团有啥了不起的,别说一个小小的项目经理,就是你们老总,得罪了南哥老子也照打。”
胡斌脸色一变,看着我问了句:“萧剑,身为昆房人,有人这样看不起我们许总,你说该怎么办?”
我见他面色不善,以前从老员工那听过的一些关于他的故事也涌上心头,心里顿时一喜,脸上却无比愤慨地大声回道:“对这种人,我们昆房人向来都是打得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胡斌也真给力,我才说完他就扯着嗓门大声叫道:“刘维高,你他妈听见了没,萧总说了,给我把这几个垃圾干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昆房集团的人上至老总许利力,下到普通民工和保安,向来都以作风剽悍出名。那四个酒店保安手里提着橡胶棍,听见他们老总发号施令,哪里还有半分犹豫,直接挥棍就上,棍棒都打在徐东他们身上了,其中一个保安才叫了声:“到——”
更让我解气的是大厅里和大门外的保安也闻声赶来了,一下子就又冲来了六七人,争相挤着上前参战……
徐东他们三人其实还是很有实力的,如果只是之前的四个保安,就算他们仨赤手空拳,但也未必就会坐以待毙,但好汉不敌人多,在保安援手到来后,三两下他们就只有躺在地上**的份了。
那时酒店进出的人还比较多,电梯口的骚乱引来了不少客人的围观,胡斌手下那些员工也颇能干,保安在这边打人,大堂里的服务员便忙着维持其他客人的秩序,同时也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胡斌却没管那么多,待保安将徐东他们拿下后,他亲自走上前去,对着三人的肚子就每人两下重踢,踢完过后还看着我笑道:“萧剑,你不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我早在保安动手的时候就忍不住了,只是觉得当着胡斌的面仗势欺人有点不合适,此时得了他的“邀请”,哪里还会有客气的,冲过去对着三人就是好一阵踢打。
被我打得最重的是那个一出口就骂人的西装男,我记得当天白绍南带他在我家新房时,最后好像就是他把我打晕过去的。对徐东我也没客气,这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难说他昨早在我家吃的肉都还没消化完呢,刚才在房间里给我的那一脚还那么狠!
男子汉大丈夫恩怨分明,对另外那个西装男,我倒只轻踢了两下做做样子。
从上小学起我就很少打架,偶尔和人动手也多是被人打的角色,就像那晚被白绍南收拾一样。想不到召集我能这样大占上风,都感受到打架胜利的那种快感了……
那个被我打得最惨的西装男倒是条汉子,脸都被打肿了,但是在我打累了收手的时候,他竟然还强撑着站了起来,指着我和胡斌叫道:“你们给我等着,今晚不把你们弄死,我柳志龙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我没给他继续叫嚣的机会,再次上前狠狠地煽了他一记耳光。此时我是很自信的,因为我刚才动手的时候,便有两个保安自觉地护在身边,以防对手暴起突击。
威风过后,我正想补上句狠话,酒店大堂里却传来了一个让我听得心惊胆战的声音:“不错呀,妹夫什么原来这么生猛,以前我咋没发现呢!”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