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3章 我那茜茜妹子最爱看风景照
《我是男子汉》 说话的正是白绍南。
我会听见他的声音就差点吓破胆,并不是因为动手打了他的走狗,而是我刚刚才和他老婆李蓉……
白绍南亲自驾临,胡斌也不淡定了,反而是那些保安好像并不认识这个大角,见他不顾服务员的劝阻朝这边走来,全都把橡胶棒握得紧紧的,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有时候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见白绍南走近后,我心里更慌了,只见在他的手上,赫然拎着刚才李蓉用来拍照的那个小型数码相机……
“南哥,你要过来也不说一声,好让我早点安排嘛!”胡斌刚才那牛气冲天的神态荡然不存,一脸讨好地迎上去招呼道:“今晚是唱唱歌热闹一下,还是蒸蒸桑拿放松放松?要不泡泡脚也行,前天我们董事长给了我一点的冰岛茶,正好请你品品是否正宗。”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胡斌“老窝”的缘故,白绍南还真买他的账,先点头说了句“喝茶好”,这才慢慢朝我走过来。
我惊过之后便打定主意,如果他此时要敢对我怎么样,那我就当着大厅里那些围观的客人,把他的恶行丑事连带他的身份全部宣扬出来,就算死也要让他白家身败名裂。
哪知走到我们身边,他居然也抬起手掌,结结实实地甩给那个叫柳志龙的西装男一耳光,低声骂了句:“废物,你即使不知道萧剑的岳父是谁,难道也不知道他是我妹妹王茜的老公吗?以后眼睛给我睁大点,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原本躺在地上的徐东和另一名西装男,听见白绍南的声音后,也赶忙挣扎着爬起,低着头站在一边不敢言语,生怕白绍南继续教训他们。
白绍南并没那样做,收拾完柳志龙过后,却对着我笑道:“妹夫,以后见到这种不长眼的家伙,看见一次给我打一次,免得他们不长记性。”
我肯定不会把他的话当真,不过见他只字不提李蓉的事,也就服软地低声打招呼道:“南哥,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
“呵呵,我出来拍拍春城的夜景,顺便来找胡总混混好茶喝。”白绍南的态度令我有些摸不着北。
但接着他就说到正事上了,将手上的小相机往我手上一塞,说了一句:“我那茜茜妹子最爱看风景照,特别是夜景!你把这个带回去给她看看,让她也欣赏欣赏。我说妹夫呀,你才新婚大喜,没事别老往外跑,以免我妹子生气!她要是不高兴了,我这做大舅哥的,同样会很不高兴的。”
不知情的人,见他说得如此亲热,还以为他真是我的大舅哥呢!但我却隐隐感觉,他这话好像是在警告我什么,也不知是不是王茜向他诉过苦了?
见胡斌跟在他身边,一幅阿谀奉承的奴才样,我干脆就借机下了这个台阶,点点头应了一声,招呼也懒得跟胡斌打了,直接就此离去。
我担心徐东他们会跟来对我不利,但走进停车场的时候,并不见他们尾随我……
回想这一晚上,对我来说也真够传奇的,虽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收获。
最大的收获自然是李蓉,尽管我和她只是被逼无奈地做戏,可我内心有一种感觉:李蓉对我同样有好感,因为在我们“摆造型”拍亲吻照的时候,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将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嘴里!
可一想起白绍南,我又有些不安,除了不理解他让徐东等人闹的这一出外,我还有点担心他会因为拍照的事,在今后的日子里为难李蓉……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还有种找不到方向的迷茫感,准确来说是有点害怕。我不知自己那么早就出门后,腿脚不便的王茜有没有吃过晚饭,会不会打电话给她爸妈告我的状?
今晚我倒是爽了,可如果要是被岳父岳母知道我那样对待王茜的话,纵然事出有因,我估计自己也绝不会有好日子过。
怀着忐忑的的心情回到家后,见王茜仍旧坐在沙发上,我的心更加不安了。只见下午那会她骗我给她褪下的长裤还在原位,而她也没有自己穿上裙子,只是用那条裙子盖在一又大长腿上……
最让我不安的,是她见我进屋后,就只很冷漠地看着我,这与她一贯以来的态度截然不同。
进门前我还横理心,打算管她是个什么情况,也不再主动搭理她。可看着她那个样子,我却心软了,或者说心有点虚了,便喏喏地走上前去,语气平缓地问候了句:“脚上的伤好些了没,晚饭吃的啥呢?”
王茜没回答我,而是将目光移到我手上的小相机上,看了几眼后才开口道:“李蓉都跟你说了吗?照片也全都按南哥的要求拍了?”
我在停车的时候翻看过那个相机,里面正是李蓉拍的那些很艺术、也很不堪入目的照片,听王茜问起,便如实地点了点头,坐在她身边后将相机递过去。
王茜接过去默默地翻看了好半天,将其随意地往沙发上一放后,又看着我问道:“你真的在她身上变成了男人?”
本来我对她满怀内疚的,一听她这话,所有的愧疚感立时一扫而空,身子直起来就迎着她的眼光反问:“你有意见?白天在车上你说的话不算数?我们认识以来,你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没什么意见!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要是你和李蓉真的有了那层关系的话,我……我好打电话跟爸爸说一些事情!”王茜看起来有些伤心,不过总算没哭,只是将目光从我脸上移开。
听她的意思是要向岳父告状,我心里更是隐隐生出些怒气,脖子一硬便冷笑道:“照片你也看了,难道还有假不成?孤男寡女、赤身相对,要是我说我们是‘兄弟’关系,我们会那样,是我在教李蓉如何把妹的话,也许只有头被门夹过的白痴才会傻傻地相信。”
王茜知道我是在讽刺她,脸忽然一红,嘴角动了动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要是就事论事的话,我今晚还真就站不住理,所以她这一哭,我便有点不忍心。禁不住仰头有感而发:“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照片,有人把假的当成真的,也有人把真的当成假的。只可惜人生不如意之事往往十之**,希望是真的时候,求真不能;希望是假的时候,却又求假不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人生如梦,何必那么在乎真假?”
我见王茜听得莫名其妙的样子,又补充道:“其实早在我们结婚的前一天,就在这新房里,我也拍过一些同样的照片!不过是偷拍……”
王茜愣了,愣过后却猛地擦了一下眼泪,又一把抓起那个小相机,重新翻看起我和李蓉的那些照片……
见她的脸上渐渐露出微笑,我知道她看懂了,便默默地起身,自个儿钻去次卧的客房休息。
我和李蓉虽然没发生任何关系,但有了今晚上那超过百次的身体接触后,我便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从今晚上起,我将不再像前几晚那样,每个晚上都搂着王茜睡觉。反正之前我就已经下过决心,即使跟她同床下去,也不会和她成为真正夫妻。
可我还未躺下,王茜却跟到了门口,一脸兴奋地叫了句:“老公,今晚我们要睡这里吗?”
我无言了,干脆就站起身来,一本正经地告诉她,说今后都不会再和她一起睡了,让她自己去早点休息。
她听了后脸上满是失落,但愣了一下后,还是单腿跳着进屋来了。
我想告诉她,如果她非要勉强我的话,那我就离开新房回单身公寓去住,谁知她却抢着又问道:“你这回没跟李蓉做出什么事,白绍南肯定叫人来找过你的麻烦了吧?”
听他居然直呼白绍南的名字而不再是叫“南哥”,我心里有些诧异,这在之前可是几乎没出现过的事,于是我也不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看她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没想到她接下来的话还真让我有些意外。
看了我一眼后,她先是低头轻声说了句:“老公,你心里应该很遗憾吧?你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如果你真的对李蓉有感觉,我有办法明天就完成你的心愿。”
接着她却问我:“你今晚把白绍南的人打得伤不伤,没动手打他本人吧?”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