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5章 不惜把他最爱的女人献出来
《我是男子汉》 不惜把他最爱的女人献出来
就算脸皮再厚,得知自己的那些丑事被我识破后,王茜始终还是有那种羞耻感的。我把她抱到床上躺着后,见我没钻进被窝,只是静静地坐在床上,她也没好意思再为难我了。
也许是意识到我不喜欢听那些没完没了的废话,她躺下后先问我酒店的事,准确地说是问我和李蓉拍完照之后的事。
听完我的叙说,王茜好像有感而发说了句:“白家这回应该又有好大一笔钱财入账了!而你们昆房集团,估计也是很快就又有大项目到手。”
转了转身子看着我,她却接着叹道:“一将功成万骨枯!白家敛财的背后,却不知又有多少人得付出了血和泪。包括我们,甚至李蓉,也都只是他们家的牺牲品。”
叹过之后,她终于跟我解释了:“我早就听爸爸说了,昆房集团看中南市区湖边的一块湿地,区里、市里所有部门的手续都办全了,哪知白领导忽然跳出来干预,不准你们公司开发。”
“为此你们许总没少费心,甚至请出了他已经退居幕后的父亲老许总,但无论他们怎么打通关系,白领导就是不松口。”
“要准确地说也不是不松口,而是他要的数目太大,不敢让白绍南出面收那钱,他自己就更不用说了。但那么大的数,又实在不放心别人。”
“此事已经拖了近半年,再没个定论的话,昆房集团很可能会放手,那样的话事情就彻底黄了。昆房集团的背景你这个局内人最清楚,他们都放弃的土地项目,又有谁能接得了手?”
“所以,白绍南才不惜把他最爱的女人献出来,便宜了你这个土……你这个不起眼的人。”
以前王茜和我相处时,总喜欢开玩笑地叫我土鳖工程狗,现在又习惯性地想那样叫,却发现我的脸色有点难看,于是只叫出个“土”字就连忙收住改口。
我听着她的话,心里确实抽了一下,并不是因为她对我那个本意很亲昵的称呼,而是忽然听她说李蓉是白绍南最爱的女人。
不知怎么回事,我现在对李蓉非常在乎,心里本来就一直是她的影子,乍一听王茜那样说的时候,心里莫句就痛了一下。
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李蓉是白绍南的妻子,就算是他最爱的女人也是很正常的事。
只是我有点弄不明白:李蓉曾亲口对我说,她与白治南的婚姻是一过以后那种政.治婚姻,是白家的利用对象,她那么一个端庄美丽的女人,白绍南最爱她很正常,但为何又舍得那样对她?换成是我的话,别说利用她糟践她,放在手心里捧着都来不及呢……
王茜不知我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今晚徐东和龙哥他们来找你挑刺,应该就是白绍南和你们许总策划好的!你打伤白绍南的人,他去找昆房集团的麻烦,然后许总再把你推出来,逼你自己去面对白绍南,以摆明昆房集团和白家并无交集。”
“而白绍南听说此事由你一力承担,再装出不会给你好脸色的样子,让你用钱来搞定。他现在有了你的把柄,不怕你不一就犯。你身上自然榨不出什么油水,不过许利力刚才已经暗示你了,有问题可以找他呀。”
“这样一来,你成了他们钱权交易的主角,就算哪天上级追查下来,也查不出半分蛛丝马迹。”
“只不过你就倒霉了,不但没捞到半分好处,还又欠下许总和公司天大的人情,以你的个性,恐怕得终老在昆房集团了。”
我算是恍然大悟了,这他奶奶的是个什么规则嘛,贪官要收点钱还搞那么复杂,像买大白菜一样直接交易不就得了?看来这社会上的事,还真不是我等屁民能玩得转的。
王茜见我听懂了,又指点道:“这事你要是上路了,也没什么难的,反正自己就是个中转站,或者说是他们的一个工具。”
“不过,白绍南那么欺负我们夫妻,所以我倒觉得,可以趁机为我们出一口气。”为我释疑过后,她又说了句令我意外的话。
我仍旧没插话,只等着她继续说下去,她今晚对白绍南的态度似乎真不一样了,不仅是称呼上的变化,而更像是真的要与对方势不两立。
但王茜却不再接着说这个话题,改而问我:“老公,你已经知道了我和白绍南之间的事,对此我知道再多的解释都会苍白无力,所以也就不多说了。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还愿不愿意为了我,而去跟白绍南较量一次?”
听她说着白家和昆房集团之间的事,我本来都已经忘却了她给我带来的烦恼,听她忽然提起,心头又有如千万只蚂蚁在撕咬。
她问完后就等着我的回答,但我沉默了好大一阵,才看着她说了句:“就算我愿意,那又能怎样?能还回一个最初的我,和一个最初的你吗?”
我这算是向她表明态度了,她自然也听得懂,当场就愣着一动不动。
谈话到此,好像已经谈不下去,也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无论她是在像往常一样的演戏,还是真的迷途知返想对我作出补偿,对她今晚的表现,我都应该心怀感激。
记得昨天晚上我爹的态度转变,让我半年内不准和王茜离婚的时候,曾劝过我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说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应该一分为二客观看待。他说我能跟王茜走到结婚这一步,别的不说,相互之间一定有值得记住的好……
所以在大家各怀心事的气氛下结束谈话后,我先是去卫生间打来热水,耐心地帮王茜洗了洗脚,接着又给她肿起的脚踝喷了一次药,再给她的双手患处也同样上好药。
整个过程,她都很默契地和我一样不再言语。而我在认真做着那些事的时候,也保持着“高度警惕”,白天差点在她胸间窒息的情景,我可不敢忘记……
并且在差不多了之后,我便默默地走出主卧,顺便关上房门,也不去客房了,就蜷在沙发上将就了一夜。
那一夜我睡得很不好,一闭上眼睛,和李蓉拍照的景象便会出现在梦里,搞得我半夜里几次起身,在黑暗中摸索着小相机,打开那些照片来回味,更是用了很大定力,才终于忍住没有打电话去给她。
王茜说得没错,第二天我尚在梦中,便被一个电话吵醒了,虽然是岳父王劲松打来的,讲的却是白头晚我在昆房大酒店打了白绍南手下的事。
刚一见到来电号码时,我心里紧张得要命,差点就要冲进主卧去向王茜求助了,哪知接通后,王劲松对我和王茜之间的事只字未提,不知是以为我还没察觉或者其它的什么大原因,他只是一开口就问我昨晚上的事情。
我悬着的心放下后,除了把和李蓉拍照说成是去找胡斌喝茶、把徐东踹我的地点说成是在公共卫生间以外,对后面发生的打斗事情全部跟他说了。
而他果然没对我那破绽百出的说法有所质疑,就只让我赶紧去给白绍南道歉,并交待我一定要服软,说了一大堆白绍南如何不能惹、我耳朵都快听起老茧的话。
有了王茜提前的“预防针”,我打电话给白绍南的时候反而冷静下来了,也不提昨晚的事,直接说我想见见他。
白绍南对昨晚的事同样绝口不提,像毫不知情似的答应了我,让我去他家就行了。
临出门时,我没惊动王茜,去到滇康园后,也没去岳父家里请示,直接就往白绍南家去。
也亏得我没多耽搁,及时赶到了白绍南家,要不他家恐怕就出人命大事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