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6章 这么多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
《我是男子汉》 这么多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
白绍南家院外仍旧“戒.备森严”,除了有三个穿西装的年轻人在院外路上缓缓游荡,这次还有一个身着保安制服的小伙子专门站在院门外,那架式搞得好像他家是白.宫似的。
估计是白绍南提前打了招呼,在问明我的姓名之后,门口的那个保安也没惊动白家的人,直接就为我打开了院门。
虽然已经从王茜嘴里得知了白绍南的套路,但真正进了院子的时候,我还是紧张得两个手心全是汗。除了单独来约见白绍南,心里或多或少有些恐惧的缘故外,我也怕再见到李蓉时自己会失态。
所以走到屋门前,我禁不住抬头看天,想以深呼吸的方式让自己平静一些。
这一抬头,却见三楼的露台上,一个小小的身影骑上栏杆,正在摇摇晃晃地把手伸向屋边的树枝。
我想出声示警,让小孩回到露台上去,谁知嘴刚张开,那孩子已经“啊”地一声,惊叫着翻过栏杆掉了下来。
没有任何犹豫,也不及再发出呼声,我一个箭步向前,伸手就向孩子接去……
门外保安和那些西装男的惊呼声传来,而我则被巨大的冲力砸倒在地一个翻滚后,这才忙着查看抱着的孩子是否受伤。
孩子正是白绍南的儿子琪琪,看样子他并没有受伤,见我看他的时候,还用颤抖的声音说了声“谢谢叔叔”。
人之初、性本善!无论我对白绍南多么痛恨,但确定他的儿子平安无事时,我仍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喜!
怕琪琪受惊,我抱着他就那样躺在地安慰了两句,然后才放开他想要挣扎着起身,但却发现自己反而好像受伤了……
我是被冲进院门来的保安和一个西装男扶起来的,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也没什么大碍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真正落地。
抬头看向琪琪时,只见白绍南和李蓉、还有两个像是保姆的阿姨,全部都已经冲了出来。
白绍南还真是个人渣,见自己儿子没有大碍,他即没过来向我表示感谢,也没安抚琪琪,而是骂骂咧咧地转身,一脚就将其中一个西装男踹了后退着坐倒在地,接着又是另一个飞腿将扶着我的保安给蹬倒。
如果不是那个保安及时松开扶着我的手,连我恐怕都得遭累。
他打自己的手下,我管不着也不敢管,哪知打完两个男人,他回到琪琪他们身边后,竟抬手就甩了其中一个保姆阿姨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才开口大骂:“老子养你们还不如养条狗,这么多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琪琪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这些贱命抵得了吗……”
他打男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打那个年纪足以做他母亲的阿姨,我可就真忍不下去了,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不等他骂完就大声打断道:“白绍南,你太过分了,你儿子不是好好的站在那吗?你瞎机吧凶什么凶?”
如果不是身上到处酸痛无力,我那分钟说不定就冲上去打还他,替他的两个手下和那可怜的保姆阿姨出气了……
听见我的吼声,白绍南怔了一下,终于恢复点人样了,连忙走上前来,握着我的手感谢道:“妹夫……唉哟萧兄弟,万分感谢万分感谢!还好凑巧被你撞到,又不顾一切飞身相救,琪琪才能平安无事。刚才我在屋里的窗前都看到了,你是我白家的恩人呐!”
他这一谢我,倒反把我的头脑给激醒,再也不敢对他凶了,连忙客气道:“南哥言重了,是琪琪福大命大,我只是凑巧而已。”
见他看向还扶着我的西装男时又脸现怒色,我连忙接着说:“南哥,看在我救了琪琪的份上,我想请你给兄弟个面子,别再为难你的兄弟和那两位阿姨。”
白绍南“哈哈”一声笑,笑声未绝却又板起了脸,从衣兜里掏出一叠钞票,往地上一扔后喝道:“这些是拿给你们去买止痛药的,幸好琪琪掉下来的时候,恰巧被我萧兄弟救下,否则现在我扔给你们的就是冥币了,以后做事都给老子认真点。”
看着保安和保姆阿姨一齐躬身,带着卑微和惧怕的表情去捡那些钱时,我心里的怒气又一阵一阵地烧得慌……
但这次我没发火,也没出声,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出权贵富豪与低贱平民之间的戏。
那边李蓉好像也看不下去了,感觉是很刻意地在出声问琪琪:“宝贝,你有没有谢过这个叔叔?以后不准那么调皮了!”
白绍南看样子是还想继续训斥几个年轻人的,听见李蓉的声音后也打住了,亲自过来搀扶着我进屋。
经此一事,进屋后白绍南对我的态度也非常不错,坐定后并没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之前我和许利力有过交集,昨晚我跟胡斌也摆明了,我只要一注彩票——五百万。原本我是不打算上税的,不过现在看来不上税就说不过去了。”
前半句我听懂了,但后半句我却不知他想表达什么意思。这贪.官儿子受贿,难道还有上税一说不成?
他丢了包“大重九”过来给我后,接着笑道:“你收到钱后,那一百万的税金就自个留下,当我感谢你相救琪琪的一点心意。他掉下来的地方正好是鹅卵石路面,不是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呀!放心吧,我不会跟许利力和其他任何人透露,账仍是记在我的头上。”
如果他这不是索贿,如果他跟我没那么多仇恨,帮他办一件事能得那么多的酬劳,恐怕够我笑上一年半载了。但此时,我却感觉自己在他眼里,和外面被他殴打完、再去捡他施舍的那几个人没啥区别。
见我的表情波澜不惊,他好像有些意外,接着像是在宽慰我一般地说:“昨晚的事你也放心,我一会就会警告徐东和阿龙,让他们以后见到你绕着走,要是他们敢公报私仇来对付你,我一定弄死两个狗日的。”
无论心里有任何想法,我知道自己都无力改变现实,见他难得在我面前单纯地表示友好,也就很识相地说了声“谢谢”!
恩人反过来说谢谢,不知我是不是有史第一人……
白绍南似乎很忙,在他跟我说话这档口,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一直震个不停,但他都没有接听。凭这一点,倒让我觉得他这次多少还是对我怀着点感激的,至少把我当回事了!
但我刚说完谢谢后,他手机又响了,而这次他很快接通,我听他在电话里喊对方“干爹”,心里不由得想起李波说过,白绍南的干爹是西南这一片的老大头子,随即又想起了杨俊他们送的巨款,也不知周浩野有没有回来,有没有将钱拿给他……
接完电话后他就起身,对我笑道:“兄弟,我得出去一下,那边的事你就自己去安排着办吧,不要有什么顾忌。”
我知道他这是对我下了逐客令,当下也跟着站起,随他慢慢出门。
走到门口,他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冒出一句:“对了,今天你救琪琪的事属于见义勇为,本来应该大力宣传的。但我们家的身份你也知道,不疑把这些家庭八卦摆上台面,所以请你出了这道门后,别对其他人提起,包括茜……包括王茜也别讲。”
见我愣住,他连忙又笑道:“作为补偿,你还有什么要求就尽管说,我能满足的一定不会吝啬。”
“真的!”我带着疑问试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南哥以后都别再见王茜,让她过一个平凡人或者说正常人的生活。”
白绍南没想到我会提这样的要求,怔了一下后也没逃避,笑着说了句:“当然没问题!不过这事嘛,还是得由王茜自己作主比较好。”
我我会提这个要求,倒不是改变主意要原谅王茜了,而是觉得今天我运气那么好,完全得益于王茜昨晚给我的指点,想替她要个顺水人情。就算我和王茜缘尽,她以后也是要生活的,肯定还得交友嫁人,但如果她继续跟白绍南这样,我敢肯定今后更没有好下场。
无论怎么说,都还是那句老话:一夜夫妻百日恩!
所以见白绍南回答得模棱两可,我便想趁此机会逼得他当场答应。
可就在那个时候,李蓉从楼上下来见我们要走,忽然问了句:“老公,你这是要送萧剑去医院吗?他伤得重不重?”
白绍南没有回答,只是很不耐烦地看了李蓉一眼,好像怪她多嘴了。不过转过头来后,他却对我笑道:“刚才只忙着正事,倒忘了及时送你去医院。现在我有事外出,就不亲自陪你了,我叫个驾驶员送你去检查一下。”
我除了受到点跌撞外,也没多大的问题,连忙谢绝了他这虚伪的好意。
和白绍南出了房门后,他开着停放在院里的大奔先走了,而我在临要出院门时,却被李蓉叫住,并随她再次返身进家。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