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7章 这个女人已经在我心里扎根
《我是男子汉》 这个女人已经在我心里扎根
“萧剑!”
听见李蓉的叫我的声音时,我心里猛地一震。那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我分不出来是酸是甜、是苦是涩,是惊喜还是意外!当各种滋味伴随着昨夜我和她在昆房大酒店的那一幕幕同时浮现心头时,我感觉这个女人已经在我心里扎根,一辈子也挥之不去了。
但回过身去,我却有些失望,因为李蓉的脸上并无什么特别的神情,只是带着感激的语气继续说:“琪琪听说你要走,一定要亲手给你擦点药。”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从未减轻自己对白绍南的怨恨,而且随着他对我越来越多的侮辱,我对他的仇恨感也越来越深。但对他的老婆孩子,我却恰恰相反!李蓉就不说了,今天救了琪琪后,我发现自己竟也对那个小孩有着强烈的好感。
听说小家伙要给我亲自擦药,我心里满是感动,于是赶紧回身走了回去。
我是确实有点想多了,见我回身,李蓉接着又大声招呼院外的几个青年:“郑修怡、刀仔,你们也进来一下;小陈、阿贵,门外就麻烦你们了。”
客厅里,两个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一些跌打损伤的药剂,琪琪见到我后很懂事地先跑过来抱着我的大腿,甜甜地叫我“萧剑叔叔”,我想抱他的时候,他又很体贴地说我受伤了,不要我抱。
我受那点伤其实可以忽略不计,只是右肩和右臀上好像撞得实在些,挥手和走路都牵得有些疼痛,特别是肩上,好像有好大的一块淤青。
琪琪虽只还是个幼儿园的孩子,但给我抹起药膏时有模有样,一边给我抹药还一边向我保证,说下次再也不会翻栏杆了。
一个官家恶棍,居然能养出这么乖巧的儿子来,也不知白绍南是哪辈子积来的福……
但在琪琪给我抹药的时候,我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主要还是因为李蓉。她把被白绍南踢打过的那个保安和年轻人一齐叫进来,主要也是询问他们有没有被伤到,然后又分别向两人道歉,解释说白绍南也是气极后失控,让他们别记在心上。
见她那温柔的安慰话语居然不是对我说的,我的心间竟隐隐生出了一丝醋意……
从两个年轻人客套的话语中,他们好像已经习惯了白绍南的暴力,同时也很感激于李蓉经常的安慰和问候。
就凭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也终于看对了一次人!李蓉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人,不但端庄秀丽、温婉贤惠,而且还心地善良。
这么好的女人,咋就嫁给白绍南了?
我想到她是白绍南的老婆,心里莫名地气愤,但这种气愤毫无来由,只能压在心里不敢表露。
意外的是两个年轻人居然也不像是坏人,他们对李蓉客套完毕后,居然一齐向我鞠躬,那个叫郑修怡的保安还说了句:“萧剑哥,我们虽是南哥养的狗,但我郑修怡保证,有用得上的地方,只要你一句话,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而那个叫刀仔的年轻人的说话则有些奇怪,他待郑修怡说完过后,也是一脸认真地对我说道:“萧剑哥,今后如果有人想叫我来干你,任他是天王老子叫,我也决对不干。”
我知道他们会这样感谢我,是因为先前白绍南对他们施暴时,我出声阻止的原因。
看着两人诚挚的面孔,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白绍南了,凭他那德行,会有这么懂感恩的兄弟跟着?我也就看不下去多了一句嘴求了一个顺水人情,人家却一直记着呢。
琪琪给我擦好肩膀上的药后,稚声稚气地说道:“萧剑叔叔,你把裤子脱了吧,我看你坐着时只用一边屁股,另外那边肯定也受伤了!”
一句话把两个阿姨和刀仔他们都逗笑了,我却被琪琪的童言无忌搞得有些发窘。
李蓉也抿笑了,笑过之后对琪琪说:“琪琪乖,萧剑叔叔是大人,在外面脱裤子会害羞的,琪琪带他到你的房间去躲着抹药好不好?”
面对很认真的琪琪,我倒还不好拒绝,只得随他上楼,趴在他的小床上把裤子褪到小腿处,让他给我抹药……
那是琪琪给我抹得一会药的时候,李蓉忽然间悄无声息就闯了进来,等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床边,正将右手食指竖在嘴前,不知是在叫琪琪别出声,还是叫我保持安静。
被我发现她进屋来后,李蓉轻轻对琪琪说了一句。“琪琪,你不是要玩游戏吗?我叫刀仔叔叔去书房开了电脑,趁你爸不在,快去玩一会。”
琪琪一听就兴奋开了,但随即又收起笑容问道:“妈妈,那萧剑叔叔的药怎么办,我还没抹完呢,你看他的屁股都红了,像猴子的屁股。要不,你来帮我给他抹?”
小家伙说完后不知是不是得了李蓉的暗示,转身就跑了。而李蓉则跟着转身轻轻地将房门关上后,又朝我走过来。
琪琪说我的屁股红,但此时我的脸其实更红,琪琪让我趴在床上褪裤子的时候,我可是连小裤一起给褪下去的,而李蓉进来后,我紧张和激动之下,一直到她关好了房门又走过来,我才反应过来,趴着就赶紧将裤子往上拉……
“你把裤子拉上去,是要我把药涂在裤子上吗?”李蓉见状后,“嗤”地轻笑了一声。
我有些慌乱地坐起来,动作过猛后又把右臀给压了疼得让轻轻**一声。
那我自己都不在意的**,却让李蓉面色变了一下,她立即收起笑容,严肃地接着说:“萧剑,赶紧拉下去,让我给你看看那里怎么了,我当年可是协和医科大的高材生,有医师证的。”
我只当她开玩笑,红着脸尴尬地笑道:“蓉姐,我在配合琪琪哄他玩儿呢,你可别逗我。”
李蓉又笑了,看着我应道:“这么个大男人,又都已经结婚了,居然还会害羞,也真是够另类的了!不就抹个药吗,昨天晚上别说屁股,你全身哪没被我看完看尽?”
说完之后,一道红霞瞬间爬上她的脸蛋,看得我竟然呆了。而短暂的呆愣过后,我再也顾不上什么,一把将她拉过来搂进怀里,跟着就将嘴重重地向着她柔软的双唇印上去。
李蓉“嘤”地一声轻哼,微一挣扎后便即不动,慢慢地还将双手也环上了我的腰际。
如果生命中真有天长地久,我希望我的那一个天长地久出现在此刻。我甚至愿意用我所拥有的全部,来换取此时时间的静止,让我和她就这样相拥相吻到永远永远……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动了一下分开我俩的唇,微微抬头看着我的眼睛,温柔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主动吻了上来……
当唇与唇终于再次分开时,她脸上的笑容却已经不在,转而变得泪流满面。
这一突发状况令我有点不知所措,心里不自觉的就有些疼,想说句安慰的话,却搜空脑海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唯有轻轻抬起手,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替她擦去泪痕。
待我将她的泪痕拭尽,她再次看着我的眼睛,轻启朱唇问道:“你和我这样,难道真的不后悔?”
我没出声,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可是,王茜怎么办?”她再问。
她说起王茜,我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身体也在瞬间像被冻僵一般怔住。
不是因为王茜。王茜她欺骗了我近一年,连婚后也几次主动约白绍南辱我,我就算再有什么过分的行为,于情理于道义也说得过去。
我会怔住是因为白绍南,这里可是他的家,我怀里的女人是他老婆……
并非心里觉得对不住那个恶棍,而是我忽然意识到:万一被那家伙知道我和李蓉终于在一起了,那他肯定会收拾李蓉,我这样可是会害了自己瞬间爱得不可救药的这个女人呀!
李蓉却不容我多想,见我不作声,就又一次主动吻了上来。
那份温情令我神情有些恍惚,脑海被一股热血一冲,什么也管不了了,忽然就将她拦腰抱起,轻轻地放在那张小床上,跟着便不顾一切地压了上去……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