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49章 连我们没有洞房你都知道
《我是男子汉》 连我们没有洞房你都知道
许利力说得很认真,但我听了后却不敢当真,愣了一下后连忙诚惶诚恐地回应:“许总,既然你知道我的那么多事,就别拿我来寻开心了好不好!”
“哈哈哈……”许利力忍不住了,大声笑着说道:“萧剑,你个家伙啥时候变得那么冷静了?看来以后就算没王书.记的关系,我也不能把你这样的人才给浪费了。”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直骂娘。刚才看他那严肃的样子,我差点就他妈.的信了!
话说我这位老总和他父亲许天雄二人,那可是省、市里面很有名的大企业家,各方面的关系是没得说的,否则也不会跟白福润有那种见不得人的交易了。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我能攀上他许家,不敢说报仇雪恨有希望,但至少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被白绍南侮辱利用也不得不忍气吞声。
见我脸色不好,许利力可能也觉得自己过分了,连忙向我道歉:“行了行了,刚才算我错了!不过我也不是在拿你寻开心,你要是真想认我做‘干哥哥’的话,别说我了,总裁也绝对不会有意见,虽然我当时提拔你,看的是王劲松的关系,但你在丽江项目部干得确实不错,总裁几次在我面前表扬你呢。”
他说的总裁是他父亲、昆房集团的创造人许天雄,老人家是个非常传奇的人物,把许利力培养出来后就退居幕后,只在集团里挂个总裁的虚职。听说老许总表扬过我,我心里倒很是有些自豪。
而且许利力这道歉的话说得诚恳,多少也令我忘记了不快而有些感动。
不过我倒是坚定了一个信念:别人对我来说,人家要帮就帮,我没必要主动去攀附。
所以我便淡定地先说了声“谢谢”,接着又平静地说了句:“许总,你咋对我和王茜的事那么清楚,连我们没有洞房你都知道?你应该理解的,这是我先前那么激动的原因。”
我这算是在为自己解释,但同时也是问出心中疑惑。
许利力见状,也不跟我嘻嘻哈哈开玩笑了,轻叹一声回道:“是白绍南告诉我的。白福润要以湿地开发项目来榨取我们昆房集团,白绍南自然对我没什么隐瞒,包括你和他老婆昨晚拍照片的事,他也事先来和我商量解释,经我同意后他才策划昨晚在酒店的一切。”
我心里暗叫了一声“好险”,他们关系那么密切,刚才我竟把他要干掉白绍南的那句话当真,想想自己还真是幼稚!
想到此节,我心里又有些窝火,说来说去,我这老总还是在拿我被白绍南戴帽的事寻开心,看来这些权钱顶峰上的人,没一个是好人!
可我又想错了,许利力叹完过后,却接着说出件让我非常震惊的事,只见他咬着牙恨恨地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恨白绍南?因为那狗日的太变态了,专门喜欢找熟人的老婆下手,我去年去美国考察学习的时候,恰好总裁带着家人在香港休养,家里就只留了薛梅在春城,白绍南那个变态居然想趁机把我给绿了。”
他说的薛梅正是他老婆、昆房集团的小老板娘,在集团并未担任什么职务,算是个全职的豪门贵妇,不过有时老总一家外出时,她也会留守春城在公司里坐镇,没想到白绍南还打过她的主意。
得知这样的事,我忽然意识到许利力开我的那些玩笑,并不是在单纯地寻开心,而是有着其它目的。想到此,我也就直接开口问他:“许总,如此说来,你是真有过干掉白绍南那种念头的?”
我的猜测没错,许利力点了点头后,看着窗外的春城全景幽幽回道:“我们对领导向来尊敬,和那么多届领导也相处甚好,白福润来滇当头儿后,虽说多次把手伸向我们,但不过分的要求,我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主动满足。可这次我会为了区区五百万,迟迟不主动想办法,非要逼得他家自己动手,就是气不过白绍南的那种变态行为。”
转过头来看着我,他接着气愤地说道:“说句心里话,白绍南欺负其他人,就算是欺负我们昆房人,我也犯不着跟他撕破脸,毕竟除了他老子,还有文汉那个大佬在给他撑腰。但他直接欺到我老婆头上,我就饶不过他了。”
我是越听越开心,有了许利力这个大角跟我同一战线,就算他有做大领导的父亲白福润做靠山,还有文汉那样的大佬撑腰,我也完全有机会咸鱼翻身全面回击。俗话说“强龙敌不过地头蛇”,许家父子可是本地最有实力的地头蛇呢!
许利力善于察颜观色,我的一个兴奋表情,他便看出了我内心的那点小九九,轻笑一声后却给我泼冷水道:“你别高兴太早,我虽然一定要收拾他,但也是说来容易做来难,你别忘了,就算全省来说,他们白家才是真正的老大,我们企业再有实力再有钱,也只是生存在他家手下的小蚂蚱。”
我也不给他拍马屁,就听他说,看他有什么好的主意。
许利力给我泼完冷水后,却问了我一句:“你有件事做得让我很不理解,据说你是昨天才跟王茜发飚,说早就知道了她和白绍南的丑事,那么说明你忍着那顶绿大帽结婚,就是不想失去王劲松这个靠山,可你为什么又忍不住向王茜挑明呢?”
我听了后心里很是愤怒,是对王茜的愤怒,因为就算她是装糊涂,但我向她摊牌最早也是前天晚上在老家的事,没想到她这也立即就告诉白绍南了,否则许利力怎么会知道?亏得昨晚她还跟我表露出对白绍南一幅仇恨的态度。
所以我没有回答许利力的问题,而是好奇地先问他:“这是白绍南什么时候跟你说的?”
许利力却答道:“不是白绍南说给我的,是你岳父王劲松。王劲松这两年也被白福润带坏了,一心只想着利用你,他生怕你和王茜翻脸后,我会把你开除或者降职,所以就先跟我打预防针,说培养你起来不容易,要我别为难你。”
王劲松替我求情,单单就事论事的话,我绝对是感动得五体投地。但他这也是在利用我,而且很明显,他对白绍南和王茜的事是知情的,却跟着他们在我面前掩饰,那性质就完全相反,由不得我恨了牙痒!
许利力像是预料到我会激动,说了后又替王劲松辩护道:“你岳父也不容易,他的秘密我最清楚,说来说去都是白家的受害者。上了白家的贼船,那可是没有回头路的,所以你可别怪他。”
我不想谈论王家那些令我不开心的事,于是便转移话题,向许利力请示我该如何反击白绍南。
但许利力却抓着那个问题不放,继续说道:“我就算对白绍南恨之入骨,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跟他家直接对着干,那样的话我们父子二十多年来的心血,很可能被白家一朝之间就瓦解掉。所以,我很乐意暗地里支持你一下。”
不等我高兴,他又提了个要求:“不过,想要让我支持你,你就必须得负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你既然娶了王茜,就应该照顾好她、爱护好她,别就只盯着她过去那些逼不得已的陈年旧事不放!”
他这是在劝我忍了绿色帽,要我和王茜好好过下去,甚至是在劝我和王茜早日洞房的意思。
但身为当事人,我却觉得做不到!在两天前甚至一天前还有可能,但昨晚和李蓉那样、今早又再度发生了那让我铭记一生的事之后,我觉得自己除了李蓉,好像都已经别无所求了,对王茜更是已经死了心。
除了被迫拍照以外,许利力并不知道我和李蓉之间的故事,见我默不作声,他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莫非你还真不打算跟王茜过下去了?要是那样的话,虽然我说过欣赏你的话,王劲松也向我求过情,但我还是要开除你再不用你的,我可不喜欢为了自己而去攀关系、攀上关系利用完过后又不认人的那种货色。”
我知他不是在开玩笑,但也是有苦说不出来,只得含糊地回应说这事关键还得看王茜。
我觉得已经聊得差不多了,而且一提起和王茜的事心里便烦燥无比,于是便问他白绍南索贿的事。
许利力说钱早就备好了,今天就可以让我送去给白绍南,但他接着却不放心我,一定要我亲口保证,今天就跟王茜洞房,那他才让我把钱拿走。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