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0章 感情要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
《我是男子汉》 我觉得很难跟许利力详细解释,只推说感情这事勉强不来。但这回他的态度很是坚决,说这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见他非要干涉到底,我便半真半假地说,由于王茜对自己的背叛,我已经移情别恋喜欢上了别的女人。
“别找借口了,我知道这种事情,是个正常的男人都难接受,但那是他们不了解其中的内情。”许利力根本不相信,劝了一句后笑道:“听说你发现白绍南睡你老婆,是你们在春城结婚前一晚上的事,算起来到今天也就十一天时间,而这十来天,你除了接触过李蓉外,跟其他女人说话的机会没有,哪来的什么‘别恋’?”
接着他又说:“即使你有了新的恋情,我也不相信能像王茜一样和你走到婚姻的这步。王茜是不愁吃穿住行的官家女,看上你主要还是因为看上你这个人,换句话说是纯粹的感情。但如果是其他人,就算看上了你的人,但你又拿什么来留住人家?别忘了现在这个社会是现实的社会,感情要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才可能牢靠。”
我听着他的那些劝,慢慢地就有些急了,因为我发现自从知道头上戴帽以来,无论是最先知情的李波,还是直到此时的许利力,连同我的父母在内,都在劝我接纳王茜,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难道我真的比较适合绿色的发型,要不怎么都在往那方面劝呢?
此时要问其他人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还是先问明白许利力的好,于是便也态度坚决,说他如果不向我解释清楚,那就算他把钱拿给我,我也不当他与白绍南之间的这个工具。
许利力解释了,但他的理由好像跟其他人扯不上关系。
他说王劲松之前从副区长升任区长,乃是白福润一手安排的事,这次升书.记和市里的长委,更是直接用钱向白福润买来的。据说白福润给他安排的路都已经计划到十年后了,也就是说即使白福润哪天退休退位,那王劲松仍旧会在现在铺好的路上平步青云。
但有钱而又想升职的人多了去,为何王劲松是最成功的那个?究其原因,主要功劳还是因为王茜跟了白绍南的缘故,白绍南喜欢欺辱别人老婆,在春城甚至各个地州市都已经不是秘密,那事说起来十之**还是你情我愿,唯独霸占王茜的事,乃是白家和王家的一项交易。
在许利力看来,王茜是彻头彻尾的受害者不说,某种角度上还显得有些可歌可泣,所以他要劝我。
最主要的是,他说王劲松乃是一条隐形的关系,是一道潜力股。昆房集团之前几年本来就对这条线的关系维护得不错,要是从现在起能和他更近一层的话,今后他飞黄腾达、权倾一方之时,集团的业务便会得到他的很多主动关照。
我听得懂许利力的解释,他有这种未雨绸缪的眼光,恰恰说明他是个很有远见的商人。但我不能因此就妥协,怎么说夫妻之间的事都应该是自己作主的,何况是“洞房”这种私密的事?再说,我觉得跟王茜一旦做了真正夫妻,那我就相当于是默认了被绿的事,也相当于是放弃了李蓉。
见我只是不答应,许利力有些火了,在抽屉里拿出一张批条,从桌上慢慢地向我滑过来,嘴里哼道:“这就是那五百万的批条,别说你不做那‘工具’角色,就算你今天做了,但却跟王茜分手,那我也敢肯定,你的生命即将进入倒计时。”
这话可就严重了,我希望他能说得明白一点,但他只是叹道:“人在社会上,任何人都不可能真正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只能说争取自己掌握得更多一些。”
接着他给我举了几个例子,一桩一桩地说道:“就像我们父子,别人说我们身家20亿,但实际上我可以说句实话,我家的财产中,那20个亿只是看得见的固定资产,实际上的财富远不止于此。但又能怎样,还不是白福润这类人一伸手,我们就得乖乖放血。”
“又如王劲松,现在已经是正厅了,还不是一样的连女儿被辱他也保护不了?王茜可是他唯一的宝贝女儿,他不心疼吗?”
“就算是白福润,正省.部的级别、一方头儿,但又如何,哪天要是天时变了,风气正了,法律之剑悬到他的头上,他也会分分钟就玩完,你能说他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
举完例子,他又劝我道:“你洞不洞房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关系到今后我与王劲松甚至是白福润之间的事,说严重点也就是关系到昆房集团的前途命运,所以我要管。而从另一个角度,你好歹现在是我的得力手下,我也不忍看你年纪轻轻就成了别人的牺牲品。”
许利力可谓是苦口婆心,说到后来他都非常不耐烦了,不过我最终也没表态,只是告诉他说我回去后会慎重考虑。
不过说实话,我心里已经有些动摇了,因为他在劝我的时候,多次提到一件事,说如果我和王茜真的闹到要撕破脸的话,我将会很快性命不保。我起先以为他这是在以威胁的方式劝我,但后来听听好像不是,而追问他的时候他又始终不说明……
许利力拿给我的那张批条是公司的请款批条,内容已经全部填好,“审批”一栏已经有了他的签字,用途是我负责的丽江项目部人工工资,金额也已填写好了,正是白绍南说的五百万元,我只需在“申请人”和“审核”一栏签上字即可。
拿到条子后,我本来准备直接约白绍南,按他的吩咐请公司财务部的人带上现金前去交差,但白绍南说此事不急,让我等他的电话,于是便只得先回家去再说。
我打死不答应许利力劝我的事,但回家前还是想着先去买两份午餐。王茜腿脚不便,而且也似铁了心要表现给我看,回来后一直没跟她父母联系,她要是因此而饿出问题来,我倒还真于心不忍。
其实一想到王茜,我又不自觉地想到李蓉。我发现自己对她的那种爱来得太快太猛,之前有很多事情没仔细想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后,许利力那句“感情得建立在物质”上的话还真让我很是苦恼。
假如我现在和王茜脱离了关系,听许利力的口气,即使是他们父子都很欣赏我,但也不可能留我在公司里了,而我如果失去现在的工作,之前攒下的那点家底,恐怕连套房子也买不起,更别提还要负担起生活来。
那样的话即使我把李蓉追求到手,可又拿什么来让这个女人和我很好地生活在一起?她现在住着滇康园的豪华别墅,有那么多下人伺候,我难道要让她来和我过那种租住城中村的生活?
最主要的,她是白绍南的老婆,我很有信心让她成为我的女人,但可能永远只是地下偷情的女人,根本就没希望让她和我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更别提走到婚姻的那种层面……
所以我觉得,好像除了忍受所有委屈,继续跟王茜过下去以外,我真的无路可走。而如果我要跟王茜过下去,好像不洞房还真就不行。
我的那些苦恼有种庸人自扰的感觉,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想的事情,全都没考虑到重点上,真正的重点,还是许利力有意无意间提到的我生命受威胁的问题。
那是我在买好午餐回家的路上,突然接到了李波打来的电话,当时我心里还有些高兴,忽然想到几天没联系了,讲电话的时候要记得约他一下,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聚聚。
可李波电话一通就急促地问道:“萧剑,你现在在哪里?”
我听他语气不对劲,忙问他有什么事。
李波得知我在回家的路上后,急急地说道:“我也没空跟你解释,你听好了,回家后跟王茜好好谈谈,有些事最好今天就谈好。如果实在是谈不下去了,记得马上打电话给我,按我的要求去做,否则你会有危险。还有就是,如果我不接电话或者打不能,那你就赶紧跑路,别在春城呆下去了。”
我问他是不是又在跟我开玩笑,他却很急地说道:“东北帮飞爷亲自安排的事,我会跟你开这种生命玩笑吗?”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