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2章 昨晚一样各睡各床的时候
《我是男子汉》 今天多次回想起昨晚我和李蓉拍照的事时,都是越想越荒唐,甚至感觉那根本就不是真的,连我自己也不知是昨晚那刻骨铭心的经历是如何完成的。但王茜要我和她也来上那么一场的时候,我觉得比昨晚还要更荒唐万分。
看她一直在等我回答,好半天后,我才开口问道:“是不是我不答应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就像你说的,你之前三任男朋友中那个莫名被害的一样?如果我答应了,那是不是也得去昆房大酒店1808房,还是我们这新房里已经被白绍南监控了?”
王茜没回答我,愣了一下后忽然态度坚决地说道:“不,我们家没被监控,我们更不能去被监控的地方演。这个不一样,和你昨晚上的相反。”
她知道我不明白原因,便详细解释道:“昨晚你和李蓉,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怕你们假戏真做,所以才必须得在别人的监控下完成,因为你们那是拍证据来供别人利用的。而我现在和你的目的不一样,是真戏假做。”
在她的解释下,我算是搞清了一点头绪。
原来王茜以前跟我说的有一件事情也是真的,那就是白绍南和李蓉之间的婚姻实际上有名无实,据说李蓉也是某个大领导家的女儿,但不是我们本地的,因为她和白绍南结婚的时候,白福润尚未调来滇地。
两人婚姻之间的内情无从得知,他俩形同虚设的婚姻内情也极少有人知情,倒是他们儿子是两人找人代孕的事,在他们的圈子里曾经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当年琪琪出生的时候,其代孕生母随后因故死亡,此事件还上过某地的新闻,是白福润出面才得以摆平的。
白绍南绿人成性的变态性格,是否因为这段婚姻的原因王茜不知道,但他会看上王茜、与王茜甚至是与我之间的恩怨,其根由则是起源于孩子的问题。当年白福润将王劲松由副区长提拔为正区长时,其中有一个条件便是要让王茜给白家留下一个后代。
王劲松当时没理解过来,还以为能和白福润结为亲家,所以才会求之不得地同意让王茜从了白绍南。哪知后来不是那回事,白绍南和李蓉根本不可能离婚,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要王茜未婚生子,王劲松肯定是打死也不干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区之长,又只有王茜这么一个女儿。对此白家也很是谨慎,他们家更怕因此会再有什么闲言碎语。
所以白绍南和王茜的关系虽然维持了好几年,但并无多少人知晓。
不过白家可没忘记要王茜给他家生孩子的事,后来便达成协议,让王茜尽快结婚,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男方喜当爹。如此一来,白家心愿达成,还能让王家帮养着。
王家自然也不能白白地帮白绍南养孩子,而是将其作为王劲松晋升的另一个条件……
很不幸,我不但成了他们计划中“喜当爹”的那个人,还成了白绍南和王劲松共同认可那个能利用起来的“自家人”,所以就有了我所有遭遇……
王茜要我和她也演一场,拍摄一组那种照片,便是要交给白绍南看,还必须得让白绍南以为我是真的跟她圆房了。
不知是不是受昨晚拍照之事的启发,让王茜赶紧和我圆房、并拍下照片为证的事,是白绍南今早才安排王茜做的。
白绍南虽然没说,但王茜知道,那是他不放心,怕我不但未跟王茜发生关系就和她“拜拜”,还出去宣扬,那样的话他可就不好操作让王茜给他生孩子的事了。
听完王茜的那些话,我不禁感慨道:“一会让老婆来跟我拍照,一会又让情人来跟我拍照!昨晚怕我假戏真做,今天又要我必须真枪实弹。你们城里人可真会玩,都快玩死我了。”
我心里其实更感慨,白绍南咋不调过来,让我跟王茜来假的而和李蓉玩真的呢?不是说他和李蓉有名无实吗,王茜可是这几年来他一直的“玩伴”呀……
王茜不知是如何理解我那感慨声的,哭完讲完也不离开我的肩膀,而是继续伏在我身上,待我说完后应道:“他不把我当人,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之前我本来想到了一些办法,可惜那些法子都需要你的配合,可你现在好像已经是难以挽回了。”
抱紧我后,她继续道:“所以……我想请你最后答应我这两个要求。夫妻一场,我不会害你,更不会让白绍南那个变态来害你。其实你有所不知,他是个非常无情的人,并且真的有着和常人不同的嗜好:相对于清纯少女,他更喜欢祸害别人的妻子,这也是他会叫我做那些事的原因!那天在老家,他就对我还没真正成为你妻子感到遗憾,说否则他会感觉更爽。”
说者情真意切外加咬牙切齿,然而听者却是满腔愤怒更加心意已决。
不过我倒是想起今天都是觉得受生命威胁的事,便又再次问王茜,说如果我始终不同意的话,是不是就会有生命危险。
王茜好像也真没什么对我隐瞒的了,想了想之后告诉我,说如果我要敢抛弃了她,那王劲松肯定不会放过我,找个什么莫须有的理由收拾我是可能的,但决不至于会要了我的性命。要是我肯继续充当王劲松与某些商人或下属之间的那道桥梁,他更是连收拾都舍不得。
至于白绍南那边,王茜也拿不准,说我既然没和李蓉真的发生关系,现在又已经给他做起了事,前两天还在老家给他带来了一笔意外之财,按说他没有要害我的理由。
不过她说如果我不能让白绍南满意的话,那家伙可是向来心狠手辣、无法无天的。
我没跟王茜说李波打电话警告我的事,就只自己在心里分析各种事情的可能性。然而这几天遇到的事比我过去二十多年遇到的都多,不想还好,一旦想起来心里就混乱不已,特别是接下来该如何面对王茜以及李蓉的事,愁得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但整个下午,我始终也没敢出门去,李波可以说目前是我在春城唯一信得过的人了,他说的话我必须得当一回事才行。
王茜也没出门,所幸她的脚伤好像在恢复得不错,到了下午时分,肿起的地方几乎全部消了。不过她终于当着我的面打了个电话给岳母,让她给我们买些菜什么的带过来。
她打电话的时候没多讲什么,但我听出来一件事,我们回来或者早在路上,她应该就联系过家人,只不过我不知道而已,因为她没提到我们是多阵回来的事。
岳母彭惠在我面前装得很好,好像对所有事她都一无所知,对此我也不点破。我和王茜的事应该在我俩之间解决,我不希望波及到家人,对王家如此,对我的家人更是如此。
最好的一点是,彭惠给我们带了些东西来以后,半点也没过问她宝贝女儿受伤的事,这让我省去了很多心理负担,她就随便聊了几句就走了,只在临别时问了下我们外出度蜜月的计划,又交待在春城时不想做饭就回滇康园去。
到了天黑李波也没打电话过来,我那不安的心终于慢慢平静,白天许利力和王茜跟我说的那些话,也终于不再让我感觉那么沉重。生活中好多事都是杞人忧天,特别是做多了坏事的人,肯定更会经常草木皆兵,我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何必去顺着别人的思路多作无谓的担忧?
可我正准备再委身一次,给王茜处理下受伤的地方,然后就像昨晚一样各睡各床的时候,白绍南却打电话过来了。
我以为他是通知我可以送钱过去,但他在电话里闭口不提钱的事,而是说为了感谢我对琪琪的相救之恩,他要携李蓉一起来家里坐坐。
一听李蓉要来,我差点没乐得当场欢呼,只是在电话里不得不压住满腔的兴奋,跟白绍南客气着说救琪琪只是碰巧,叫他不必记在心上……
还好白绍南坚持要登门拜谢,并且很快就来到,之前应该是差不多到了才给我打的电话。
他们进门的时候,我的眼光不由自主地看到李蓉就再也移不开,如果不是忌惮白绍南,我怀疑自己会忍不住当着王茜的面就上前给李蓉热烈的拥抱……
白绍南说是来拜谢我的,可这家伙来了之后对我救琪琪的事绝口不提,反而是一开口就问王茜:“茜茜妹子,照片的事搞定了吧?”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