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4章 担心你们夫妻只结婚不办事呢
《我是男子汉》 听他说改变主意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迫使他终于不再逼我们拍照了,谁知他居然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不可能跟他动手,别说自己打不过他,就算打得过,动起手来难说也要连累李蓉和王茜。所以也不跟他这变态行为生气,什么都不说就往屋外退去。
他既然不相信我敢以那笔款来要挟,那我就证明给他看吧!
白天许利力在劝我跟王茜过下去的时候,曾说过他会在暗中支持我对付白绍南,甚至暗示过可以用这笔款来动动脑筋。当时我因为想到李蓉而没那种打算,但现在却很乐意试试。
由于被李蓉给拽住,白绍南见我要走,始终也没起身拦我。王茜倒是站了起来,但她的脚伤尚未痊愈,加上起身后忽然明白了我的用意,又重新坐了下去,任由我开门走出。
但我只出门一步便站住了,因为我家门外,居然又站着白绍南的手下……
和新婚那晚一样的场景,连门外站着的两个西装男都没变,是脸上还肿得老高的柳志龙和他那个同伴。不同的是这次人还多了两个,他们的身后站着徐东和高海涛。
这次我没被吓得主动退回去,只是回身看着沙发上的白绍南。
“我给你个机会!”白绍南开口了,语气里满是得意地说:“现在退回来的话,那我就不增加观众了,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多几个人来监督你们夫妻这场大戏,而且你也知道我要求你们拍照的目的,他们正好可以进来观看,日后好在我白家为流言蜚语辟谣时作个人证。”
我还没回应,王茜先忍不住了,大声呵护道:“白绍南,你太过分了!枉我这么多年来全心全意对你,不惜背负骂名来满足你,可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这是在为自己鸣不平,我见柳志龙等人暂时没逼上来的意思,于是便僵持着没动。
王茜越说越气,拿出手机继续叫道:“你信不信我打电话给我爸,他虽然怕你,但也不容许你这样欺负我。”
白绍南“啧啧”咂了两下嘴,轻声回应道:“可以的,你要是好意思叫他也来做个见证的话,我求之不得。昨天他还跟我说,很担心你们夫妻只结婚不办事呢!”
王茜气得说不出话,最终却颓然地坐下默默流泪。
门外的徐东听见白绍南的声音后发话了,他虽然看不见我家里的情况,但大着嗓门问道:“南哥,你忘了我叔叔是记委的?既然茜茜姐要让王书.记过来,那要不要我打电话让我叔叔也来一下?”
白绍南没回答徐东,而是对着我说道:“萧剑,我再说一遍,你要是不退回来的话,我就允许兄弟们观战了。”
我心里打定主意,既然已经和他翻脸,此时决不可能再向他妥协。以前就是畏手畏脚,才导致自己越来越受他摆布的,就算是死,我也到了该拼一次的时候。
还有就是,伍兴昊他们虽然已经拆除了我家里的监控,但这室外的他们应该还能监控到,我相信他们不会对今晚这个阵势坐视不管吧。
转过身去,我一字一句地回应道:“白绍南,别以为你是白家的大少爷,就可以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既然你要闹,那今晚我奉陪到底。最好是闹上新闻联播,也好让全国人民都看看,白福润的儿子是个什么嘴脸……”
话音刚落,我的屁股上便挨了一脚,力量不是很大,踢得我也不痛,但却将我给踹得一个踉跄冲回屋去。
跟着传来柳志龙的声音:“你个杂碎,昨晚揍我的时候爽不爽?先滚回去,老子在门外等着,等南哥的事办完过后,我再和你好好地算算旧账。”
我站定后待要回头还嘴时,房门已经被柳志龙给“砰”地一下拉了重重关上。
看着无奈的的李蓉和气得瑟瑟发抖的王茜,我忽然把心一横,就直接冲向厨房,找到那把我已经送回来菜刀,然后再冲回客厅。
白绍南仍旧坐在那没动,反而是李蓉和王茜慌了,一前一后地从沙发上站起,迎上前来阻挡着我。
李蓉没说话,但她在拦住我的时候给我使了个眼色,好像是在劝我别冲动。王茜却在踮着脚站在我的身前后,有些崩溃地哭叫道:“白绍南,你要逼死我吗?我们惹不起你,但我们可以和你同归于尽。”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王茜令我感动了!我抱着这拼死的决心要反抗白绍南,虽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她,但也是在表明拒绝她的态度,可她却坚决地站在了我这一边。
白绍南叹了一声后终于站了起来,搞得李蓉又紧张地转身过去拉他。
不耐烦地甩脱李蓉的手后,白绍南看着王茜问道:“你这回是死了心地要离开我了?说好的给我生崽的事呢?难道你连王劲松和彭惠也不顾了?”
王茜眼含热泪,点了点头哭着应道:“我只恨自己过去太软弱,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要见你,也不会再听你的半句,你要是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很好!”白绍南没走上前来,而是看着王茜说了句:“我成全你,回头你记得告诉王劲松,不想坐班房而想继续坐办公室,那就给我准备两百万,一个星期后我亲自去他家里取。”
说着他又把目光转向我,好像很遗憾地说了句:“萧剑,你真有种!我有点后悔让我这妹子嫁给你了!”
我见他好像要撤退的样子,也就不冲上前去。冲动归冲动,都已经走到今天了,只要他不苦苦相逼,我也不愿非要走上绝路。
白绍南还真的要走了,而且很意外的是他好像要把李蓉留下,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回头看着李蓉笑了句:“老婆,你跟萧剑把那事办了!钱不到手,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徐东他们会在门外等你,弄好后你直接回去就是,今晚我就不回来了。”
李蓉欲言又止,白绍南却已经拉开房门,跨出去后反手将一把钥匙甩了回来,接着笑道:“茜茜妹子,你就算不再跟我,萧剑也不见得就会要你了!听哥一句劝,别为了一个男人犯傻。”
直到他出去后将房门关上,我才慢慢将横在胸前的菜刀垂下,但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李蓉和仍在哭泣的王茜,我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半天后,李蓉开口道:“萧兄弟、王茜妹子,对不起!他今天因为琪琪的事被我公公训了一顿,心情不好,所以才会上门来捣乱的。你们……你们别太激动,他其实也不敢乱来。”
王茜已经停住了哭声,听了李蓉的话后,反过来也向她道歉:“南嫂,是我对不起你!以前我跟他那样是我不对,但我也是被逼的。”
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两个女人说着竟抱在一块,又都伤心地泣不成声……
此时此刻,一切安慰都显得那么多余,而且我也实在找不到安慰的语句,只是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身为一个男人,我连自己老婆和心爱的女人在伤心难过时,也只有徒伤悲的份。
呆立在那看两个女人哭了一会后,我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伍兴昊,想问问这个口口声声说过帮我的人,现在我该怎么办。
伍兴昊接了,但他还不等我开口,就在电话那头急急地说道:“兄弟,对不住了!我们领导下命令,不再参与白公子一家的事,所以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我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却不容我开口,接着说道:“在这里我也劝你一句,感情之间的事,不管闹到何处,人家都管不着的,最多只能是调解一下,所以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我的号码这两天就会注销,以后有缘再见。”
可能他也觉得对不住我,都不等我说上一句话,便急急地将电话挂断。
无奈之下,我又试着拨打李波的电话。
李波倒是给了我一个好消息,说他已经落实清楚了,他们飞爷针对我一些安排,是我岳父王劲松吩咐的,而且也不是说要我的命,只是说如果我欺负王茜的话,请飞爷的人来教训恐吓我一下。
我没跟李波说刚才发生的事,等他说完后装作很正常地聊了几句便挂了。
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了求救,伍兴昊给了我莫名其妙的当头一棒后,至少我还有李波这个兄弟是靠得住的,但中途改变主意,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打铁还得靠本身硬。
而且李波的话给了我一个提示,让我想到了一个可以靠自己来解决的办法。
把手机和菜刀收好后,我没在心里下什么决心,只是暗暗地告诫自己:萧剑,你既然连命都可以不要,又怕他一个白绍南做什么?今晚上就让他守在门外的几条狗看看你的厉害。
听他说改变主意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威胁起了作用,迫使他终于不再逼我们拍照了,谁知他居然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不可能跟他动手,别说自己打不过他,就算打得过,动起手来难说也要连累李蓉和王茜。所以也不跟他这变态行为生气,什么都不说就往屋外退去。
他既然不相信我敢以那笔款来要挟,那我就证明给他看吧!
白天许利力在劝我跟王茜过下去的时候,曾说过他会在暗中支持我对付白绍南,甚至暗示过可以用这笔款来动动脑筋。当时我因为想到李蓉而没那种打算,但现在却很乐意试试。
由于被李蓉给拽住,白绍南见我要走,始终也没起身拦我。王茜倒是站了起来,但她的脚伤尚未痊愈,加上起身后忽然明白了我的用意,又重新坐了下去,任由我开门走出。
但我只出门一步便站住了,因为我家门外,居然又站着白绍南的手下……
和新婚那晚一样的场景,连门外站着的两个西装男都没变,是脸上还肿得老高的柳志龙和他那个同伴。不同的是这次人还多了两个,他们的身后站着徐东和高海涛。
这次我没被吓得主动退回去,只是回身看着沙发上的白绍南。
“我给你个机会!”白绍南开口了,语气里满是得意地说:“现在退回来的话,那我就不增加观众了,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多几个人来监督你们夫妻这场大戏,而且你也知道我要求你们拍照的目的,他们正好可以进来观看,日后好在我白家为流言蜚语辟谣时作个人证。”
我还没回应,王茜先忍不住了,大声呵护道:“白绍南,你太过分了!枉我这么多年来全心全意对你,不惜背负骂名来满足你,可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这是在为自己鸣不平,我见柳志龙等人暂时没逼上来的意思,于是便僵持着没动。
王茜越说越气,拿出手机继续叫道:“你信不信我打电话给我爸,他虽然怕你,但也不容许你这样欺负我。”
白绍南“啧啧”咂了两下嘴,轻声回应道:“可以的,你要是好意思叫他也来做个见证的话,我求之不得。昨天他还跟我说,很担心你们夫妻只结婚不办事呢!”
王茜气得说不出话,最终却颓然地坐下默默流泪。
门外的徐东听见白绍南的声音后发话了,他虽然看不见我家里的情况,但大着嗓门问道:“南哥,你忘了我叔叔是记委的?既然茜茜姐要让王书.记过来,那要不要我打电话让我叔叔也来一下?”
白绍南没回答徐东,而是对着我说道:“萧剑,我再说一遍,你要是不退回来的话,我就允许兄弟们观战了。”
我心里打定主意,既然已经和他翻脸,此时决不可能再向他妥协。以前就是畏手畏脚,才导致自己越来越受他摆布的,就算是死,我也到了该拼一次的时候。
还有就是,伍兴昊他们虽然已经拆除了我家里的监控,但这室外的他们应该还能监控到,我相信他们不会对今晚这个阵势坐视不管吧。
转过身去,我一字一句地回应道:“白绍南,别以为你是白家的大少爷,就可以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既然你要闹,那今晚我奉陪到底。最好是闹上新闻联播,也好让全国人民都看看,白福润的儿子是个什么嘴脸……”
话音刚落,我的屁股上便挨了一脚,力量不是很大,踢得我也不痛,但却将我给踹得一个踉跄冲回屋去。
跟着传来柳志龙的声音:“你个杂碎,昨晚揍我的时候爽不爽?先滚回去,老子在门外等着,等南哥的事办完过后,我再和你好好地算算旧账。”
我站定后待要回头还嘴时,房门已经被柳志龙给“砰”地一下拉了重重关上。
看着无奈的的李蓉和气得瑟瑟发抖的王茜,我忽然把心一横,就直接冲向厨房,找到那把我已经送回来菜刀,然后再冲回客厅。
白绍南仍旧坐在那没动,反而是李蓉和王茜慌了,一前一后地从沙发上站起,迎上前来阻挡着我。
李蓉没说话,但她在拦住我的时候给我使了个眼色,好像是在劝我别冲动。王茜却在踮着脚站在我的身前后,有些崩溃地哭叫道:“白绍南,你要逼死我吗?我们惹不起你,但我们可以和你同归于尽。”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王茜令我感动了!我抱着这拼死的决心要反抗白绍南,虽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她,但也是在表明拒绝她的态度,可她却坚决地站在了我这一边。
白绍南叹了一声后终于站了起来,搞得李蓉又紧张地转身过去拉他。
不耐烦地甩脱李蓉的手后,白绍南看着王茜问道:“你这回是死了心地要离开我了?说好的给我生崽的事呢?难道你连王劲松和彭惠也不顾了?”
王茜眼含热泪,点了点头哭着应道:“我只恨自己过去太软弱,从今往后,我再也不要见你,也不会再听你的半句,你要是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很好!”白绍南没走上前来,而是看着王茜说了句:“我成全你,回头你记得告诉王劲松,不想坐班房而想继续坐办公室,那就给我准备两百万,一个星期后我亲自去他家里取。”
说着他又把目光转向我,好像很遗憾地说了句:“萧剑,你真有种!我有点后悔让我这妹子嫁给你了!”
我见他好像要撤退的样子,也就不冲上前去。冲动归冲动,都已经走到今天了,只要他不苦苦相逼,我也不愿非要走上绝路。
白绍南还真的要走了,而且很意外的是他好像要把李蓉留下,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回头看着李蓉笑了句:“老婆,你跟萧剑把那事办了!钱不到手,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徐东他们会在门外等你,弄好后你直接回去就是,今晚我就不回来了。”
李蓉欲言又止,白绍南却已经拉开房门,跨出去后反手将一把钥匙甩了回来,接着笑道:“茜茜妹子,你就算不再跟我,萧剑也不见得就会要你了!听哥一句劝,别为了一个男人犯傻。”
直到他出去后将房门关上,我才慢慢将横在胸前的菜刀垂下,但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李蓉和仍在哭泣的王茜,我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半天后,李蓉开口道:“萧兄弟、王茜妹子,对不起!他今天因为琪琪的事被我公公训了一顿,心情不好,所以才会上门来捣乱的。你们……你们别太激动,他其实也不敢乱来。”
王茜已经停住了哭声,听了李蓉的话后,反过来也向她道歉:“南嫂,是我对不起你!以前我跟他那样是我不对,但我也是被逼的。”
也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两个女人说着竟抱在一块,又都伤心地泣不成声……
此时此刻,一切安慰都显得那么多余,而且我也实在找不到安慰的语句,只是忽然觉得自己很没用:身为一个男人,我连自己老婆和心爱的女人在伤心难过时,也只有徒伤悲的份。
呆立在那看两个女人哭了一会后,我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伍兴昊,想问问这个口口声声说过帮我的人,现在我该怎么办。
伍兴昊接了,但他还不等我开口,就在电话那头急急地说道:“兄弟,对不住了!我们领导下命令,不再参与白公子一家的事,所以你们之间的恩怨,以后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我想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却不容我开口,接着说道:“在这里我也劝你一句,感情之间的事,不管闹到何处,人家都管不着的,最多只能是调解一下,所以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我的号码这两天就会注销,以后有缘再见。”
可能他也觉得对不住我,都不等我说上一句话,便急急地将电话挂断。
无奈之下,我又试着拨打李波的电话。
李波倒是给了我一个好消息,说他已经落实清楚了,他们飞爷针对我一些安排,是我岳父王劲松吩咐的,而且也不是说要我的命,只是说如果我欺负王茜的话,请飞爷的人来教训恐吓我一下。
我没跟李波说刚才发生的事,等他说完后装作很正常地聊了几句便挂了。
打电话的目的是为了求救,伍兴昊给了我莫名其妙的当头一棒后,至少我还有李波这个兄弟是靠得住的,但中途改变主意,是因为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打铁还得靠本身硬。
而且李波的话给了我一个提示,让我想到了一个可以靠自己来解决的办法。
把手机和菜刀收好后,我没在心里下什么决心,只是暗暗地告诫自己:萧剑,你既然连命都可以不要,又怕他一个白绍南做什么?今晚上就让他守在门外的几条狗看看你的厉害。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