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6章 王茜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我是男子汉》 王茜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虽然已经认同了李蓉的建议,可我却愣在那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主要是心里那道坎过不去。
要我和王茜一起拍点照片来糊弄白绍南,我没必要拘谨和拒绝,因为我们毕竟是夫妻。何况李蓉的拍照技术真的非常专业,昨晚我和她拍的时候她自导自演自拍,但那些照片如果不是在监控下所拍的话,绝没有人会相信我们只是利用角度在比动作。
所以我即使不愿跟王茜突破那层关系,也完全不用担心。但拍照人是李蓉,那可就令我很担心了。昨晚被迫与她那样后,我们彼此都产生了微妙的情感,现在当着她的面叫我和王茜也如此,我如何好意思?
王茜见我不动,娇羞的神情渐渐变得有些失望,有些失落地对李蓉说:“蓉姐姐,我看还是算了吧!”
李蓉却看着我几不可闻地问道:“萧剑,你真的不想拍?王茜是你的妻子,那种照片即使挂在大街上,也不会影响你俩的声誉,最多就是说你们前卫大胆一点而已,不像昨天我和你所拍的那些,落在任何人手上都会成为要挟我们的筹码。”
我发现自己对李蓉那温柔的声音几乎没有抵抗力,何况她说话时,那语气和神态也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迷醉。在她的话音落下后,我便无意识似的回了句:“都听你的就是了!”
话出口才觉自己失态,连李蓉都感觉出来了,赶紧低头掩饰自己有些慌乱的神情。幸而王茜见我终于答应后,瞬间又变得高兴起来,好像没发现我和李蓉同时不自然的表情。
怕我们尴尬,或许也是为了避嫌,李蓉让我和王茜先去卫生间里,除去衣物后再叫她进去,并建议就从那里开始拍起。
和王茜走进主卧卫生间的时候,我真的可以算是心如止水,并且在心头告诫自己:一码事归一码事,千万得忍住自己的情绪,不能在这个时候真的发生点什么,特别李蓉在场,更不能出半点差错。
背对着完成自己的准备工作,同样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后,我才回身查看王茜,结果发现她这时反而比我这个没经验的人还害羞,进来后居然什么也没做,就只在那盯着我看。
我有点怀疑这究竟是不是她了,她和白绍南被我发现和在监控里看到的时候,那是何其的放得开,何等的疯狂?
见我面带不悦,王茜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伸出双手低低地问了句:“你能帮帮我吗?我保证不……不非礼你!”
反应过来是她的双手不方便后,我心里舒服了一些,便上前去帮她……
李蓉也真会选时机,不等我们叫喊,便已经藏身在门口,见到我帮王茜的一幕,举起相机“咔嚓、咔嚓”地就开始“工作”。
见我有些惊慌地回头,她还宽慰我道:“这样很自然,别刻意!”
我感觉一点也不自然,而且我感觉自己上王茜的当了,当我给她保留了最后那上下两道防线而住手时,她却以最快的速度自己将防线瓦解,如果不是想到自己也只围着个浴巾的话,我都差点吓得转身就跑了!
会有种想逃的感觉,并非王茜有多可怕、或者她的身体有多丑陋。恰恰相反,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跟李蓉完全不想上下,那号称“事业”的地方更是比李蓉突出。最主要的,是她和昨夜的李蓉不同,一来就完全和我“坦诚”相见,我发现自己强行控制的那种“沉睡感”,在0.01秒便完全苏醒。
更为尴尬的是,我的“觉醒”像吸引了李蓉的注意,即使她赶紧将小相机抬起来,尽量挡住自己的脸,但我仍旧感觉到了她的脸红,还有她带着紧张的目光。
“靠近一点!”
“王茜妹子,我觉得你可以吻着萧剑!”
“萧剑,你自然一点,手别那么僵硬地垂着。”
“萧剑,你应该放松一点,眼睛看着王茜妹子!”
……
李蓉俨然就是一个摄影师,不停地出声指点着我们。
王茜在她的指点下,表现越来越是自然,动作也越来越是娴熟;可我却是越来越生硬,越来越感觉心里像被一根绳索紧紧地缠着那么难受。
因为王茜“入戏”之后,我慢慢地感觉全身都在渐渐石化。如果不是一直想着身边的李蓉,我早就想向王茜举手投降,做她此时最忠实的“服务员”了。
等李蓉终于开口,要我们移步到主卧的时候,我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赶紧放开王茜,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出门。
谁知刚才只是一个开始,也不知李蓉是怎么想的,我们才到新的一个地方,她未开拍便让我将浴巾拿开。
听了她的话之后我像抓着自己的命脉似的,紧紧地拽着浴巾边沿,似乎将其拿开,我便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十八层地狱……
我的目光不敢看向李蓉,更不敢看向跟着出门来的王茜,因为我怕看了后会立即屈服。
“蓉姐姐,昨晚你们拍照的时候,他也是一直这样围着的吗?”王茜坐去床上后,忽然轻轻问了李蓉一句。
那话让我心头大惊,并赶紧将一直想要抓着不放的浴巾拿了下来,颤抖着放朝一边。
王茜的问话绝对是故意的,昨天的照片上,有至少一半我都没挡着,王茜不可能看不见。
此时我和自己的老婆要是反而遮着掩着,那王茜必定得怀疑,她怀疑我倒不怕,可万一要是白绍南因此而生忌妒,我不知又得受多少责难,此时屈服拍照的目的也就白费了。
其实我此时的举动很有种不打自招,还好李蓉好像也听出了王茜的话外之音,羞涩地笑了一句:“没有,只是我没有全部让他把便宜占尽。不过,昨晚他的浴巾是我硬扯下来的。”
可能是回忆起昨晚我的窘相,说着她忍不住发笑,瞬时就把王茜的问题化解,逗得王茜也不禁跟着笑话我。
接下来的拍摄更加生不如死!我在死死地保持最后一丝清醒,无论王茜的表情有多难看、情绪有多不高兴,我也一直和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决不做她的俘虏。
也许正因这样,李蓉拍了很多都不满意,说如果只拍到这种效果的话,白绍南不但不会满意,连带她这个摄影师都过不了关。
我和王茜都红着脸在中途翻看过那些照片,确实是有种哄三岁小孩的感觉。
这其实不能怪我,昨晚我和李蓉后来会一拍即过,那是因为她没有把最后的那块布弄丢,相当于是有着“保险”的,但此时的王茜,那可是完全不设防……
李蓉知道我气愤不过王茜的曾经,不愿意真的走出那一步,又或许她有着自己的什么秘密想法,所以也不劝我什么。王茜知道我的想法,而且这“演戏”的主意又是她提出来的,更是不好要求我什么。
也许这样的“工作”,对各怀心事的我们都是一种折磨吧!
换了几个场景都是徒劳,待又是一番折腾过后,李蓉提议,干脆让我们钻进被窝,拍几个看起来是做“地下工作”的镜头,这样的话加上前面那些,也许就可以过关了。她解释说毕竟白绍南要的,也就是有那么个意思,让别人都看出我们做过真正的夫妻就行了。
我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所以是带着相对轻松的心情钻进被窝的,而且我感觉就快结束了,因为我隐隐听见有些争吵的声音传进耳朵,好像是我请的“棒棒”到了。
对于那方面的事,我除了天生的那种本能外,真的是没半点经验的“小白”,被子盖住自己只露出头部时,紧张感便完全消除,转而聚精会神地听屋外的声音。
我听清楚了,屋外确实是“棒棒”们很有特色的川音,而且好像已经打起来了,心头不由得就是一阵狂喜。
但随即,我的心却在蓦然间跌至冰点,身体也顿时感觉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王茜不知何时也钻了进来、并且对我摆出压迫姿态!而且,她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竟在那瞬间将一切都变成了真的……
我猛地一下就将双手抬起,要用尽全力地将王茜从身上推开,可触手之处的温软,却让我的身体立即变得没半点力气。
好像,一切都晚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