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7章 陌生人把楼道挤得水泄不通
《我是男子汉》 屋外打闹的声音越来越响,连正在拍照的李蓉也察觉到情况有些异常了!不过她好像更在意我和王茜的“表演”,放下相机只侧耳倾听了三秒钟,便又一脸疑惑、一脸惊奇地看着我们。
正是李蓉那异样的目光,让我从那如仙如梦、快要忘记自己是谁的快感中清醒过来,一个激灵后,连忙狠下心将王茜从身上推开,跟着翻身跃起下床,也不管那床薄薄的夏凉被都被我给掀到了床下,急急就钻进了卫生间里。
迅速地穿上衣服,我一边系着腰间皮带一边又再冲出来时,见李蓉居然抬起相机,在近距离地给如同一只青蛙仰在床上的王茜拍着“特写”……
我无暇欣赏那令人血脉偾张的风景,匆匆一瞥之后接着冲出主卧,抓起之前我立在门边的拖把棍,打开房门跨了出去。
不出意料,门外的过道已经乱得如同清早的菜市场:一群陌生人把楼道挤得水泄不通,他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更多的则是青壮年男子,全部手执棍棒、头戴安全帽,配着身上还扬着尘土味的衣装,一看就是才从建筑工地上下班来的民工。
这些民工的装扮不重要,重要的是徐东他们四个留守在我家门口的走狗,此时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分别被几个民工用脚上的解放鞋给踩住了不能动弹。
这就是“重庆棒棒”的实力,我见他们虽然也有几人捂着肚子蹲在一边,还有两人头上血流不止,但那种气势和徐东他们相比,已经是猎人和死狗之间的区别了。
最难得的是边上没动手的几个老民工和女民工,正在“叽叽喳喳”地对着徐东他们叫骂不停,听他们的说词,好像是说叫他们干了活而不给钱……
我知道这是“棒棒”们的套路,出门后就操着一口川音大声喝道:“老乡,啷咯动起棒棒喃?”
这话是我进昆房集团后、准确地说是与“棒棒”们有过业务来往后学会的一句川话,话面意思是“怎么动起棍棒打架了”,但这话真正的意义,则是雇主与这些“棒棒”兄弟的接头暗号。
“棒棒”们出来办事一般有两种情况:雇主露面和不露面!雇主不露面的,他们把事办好后就撤退;而雇主要求露面的,出现后只要喊出那句川音暗号,那他们无论与对方打得多凶,听见这话都会立即住手,以免误伤雇主。
果然,听见我的叫喊过后,一个穿得干净些的中年汉子喝了一声,所有“棒棒”顿时安静下来。
中年汉子控制住了局面,转身用手中棍棒指向我,嚣张地问我是谁,为什么要出头。
我不卑不亢地回答,说自己不是要为谁出头,只是他们这夜间的喧闹打扰到我休息了,请他们别在这吵闹,有事好好商量。
“棒棒”们不但会来事,还很会演戏,那中年汉子走上前来,操着浓浓的川音就啰嗦开了:“商量?商量咯锤子。嘞些狗日哩请我们把活干了,尾款不给不说,我们来找了要,还动手打人,你说啷咯商量法子?”
我听了过后连忙替徐东他们辩护,先是要中年汉子好好看清楚,然后态度强硬地替几人辩护,说我认识他们,这些民工绝对认错人了。
这下可好,中年汉子坚决不干,一口咬定他们没认错人,继而便抓着我不放,说我既然认识,那肯定是幕后主使,今天不拿到他们的“血汗钱”决不罢休……
他一带头,“棒棒”们立即又群情激荡,纷纷附和着叫骂,很自然地就把矛头指向了我,大有要冲上来连我一起干翻的势头。
这些“棒棒”还真是名不虚传,我明知是在跟他们演戏,但现场那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把我吓得声音都变了有些颤抖!
李蓉和王茜收拾好以后,也连忙跟来门边查看,两人也被吓到了,连门都不敢出来,躲在门后慑慑地劝我回去。看到我不听招呼,两人好像还退回屋里去打电话了。
我担心李蓉会让白绍南叫人来支援,也怕她们或者是邻居报警,怕那样的话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与“棒棒”们“讲理”的同时,多次用他们规定的暗号叫他们赶紧撤退。
但那中年汉子却只作不知,和我越争越激烈不说,听见王茜她们打电话后,忽然就招呼了四个民工举着棍棒朝我冲打过来……
从小到大,我很少和人打架,如果不是深谙这些“棒棒”们的规矩,此时只怕吓得已经夹着尾巴逃回屋里去了。
但此时我虽然心怀恐惧,却不但没有丝毫退缩,还抬起手里的拖把棍子就迎上前,朝着几人胡乱挥舞打了还击过去……
听闻外面气氛不对,王茜和李蓉同时抢了出来,见我已然跟对方动起了手,均是不约而同就“啊——”地尖声大叫。
“棒棒”们真的并非浪得虚名,真打假打根本看不出来,但在尺度上偏偏拿捏得相当到位,四条打向我的棍棒中,只有一条落空,其余三条全部招呼在我身上,气势倒是吓人,我被打后却感觉如同被按摩,不仅不疼,反而还有点舒爽。
与此同时,我那一棒横扫,却把四人给打得当场倒地,嚎叫着再也爬不起来。
中年汉子见自己的人“吃亏”,也不再叫其他人上前了,而是亲自上前,手里的棍棒带着风声“呼”地一下就向我横扫。
他冲过来之前就已经比出了架势,我早就看出他要横打,所以那低头让过的动作倒显得自然娴熟,只是又吓得身后的李蓉和王茜失声叫唤。
避过中年汉子的一棒之后,我立即站起身子,趁他还未出第二棒时,左手一探伸出,正正掐在了他的脖子喉咙处。
中年汉子绝对是练过的,我那一抓只是随意之作,明明就是他主动把脖子送过来的,却硬是让一切都变得如此理所当然,反倒让我看起来像是个“武林高手”一般。
把他“制”住后,我知道应该是收场的时候了,捏着他的脖子大声喝道:“谁敢再闹事,我就先掐断他的脖子!”
所有民工顿时鸦雀无声,连受了惊吓的李蓉和王茜、以及躺在地上**的徐东等人,也都在霎时静了下来。
见自己的话如此管用,我在隐隐有些自得的时候,也终于镇定下来了,大声问中年汉子:“你说我这些朋友差你们钱,差的是什么钱?究竟差多少?”
“装修工程款,还有材料款,本来是二十九万七千六百八,但他们只付了二十一万五千,还差八万二千六百八十块。”中年汉子回答得很溜,所报数目一气呵成,而且编出来的欠款数额,正是我发短信请他们过来时自己报过去的价格。
更让人信服的是,他说着还将手中棍棒一扔,掏出了一沓子皱巴巴的纸片来,递给我补充道:“所有的账都在这里,你不信自己拿去看。”
我没看那些所谓的账单,他们是吃这口饭的,那账单我相信比真的还真!所以我只是放开了他,回身问王茜:“家里你摆得有现金吗?”
“有……有一点,好像不到两万。”王茜惊魂未定,回答时同样颤声。
李蓉却补充道:“我小包里也有一万!”
我点了点头吩咐道:“我的包里有六万多,你们去凑九万出来!”
两人回应着一齐回屋,很快就捧着厚厚几沓钱出来。
我也没数,捧了接过来塞去中年汉子怀里,然后才硬声硬气地说道:“这里是九万,打一张你说那数目的收条就行,剩下的拿去给你的人买点药。以后要是我知道你们再来找我朋友麻烦,我必定叫你们十倍吐出来。”
中年汉子愣了一下后,连忙吩咐边上一个同伴打收条,但他将钱递给另外的同伴时,从一沓钱中数了两千退回来,用那种很敬佩的语气说道:“老板,你为人不错,我也不泯着良心!你的情我领,就收个吉利数——八万八,你发我也发。”
事情如此解决,算是非常圆满了,我和棒棒钱货两清,他们拿到钱后便很有组织地开始撤退。
说起来白绍南这几个手下也不软,那些棒棒有几个可是真被他们打得连走路都费力的,只可惜他们再猛,也是好汉难敌人多,直到此时仍旧如同死狗般躺在地上站不起来。
我见棒棒们全都进了电梯,便转身过来将徐东他们四人全部扶了坐起,先让王茜进屋接点热水来给他们喝,等他们缓了几口气,然后才冷冷地说道:“南哥都已经走了,你们还守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害老子白白给你们出了笔冤枉钱。”
他们绝对没看出什么异样来,因为脾气最火爆的柳志龙听见我的质问后,虽没回答我的问题,但一脸感激地对我说道:“谢谢!”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