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59章 一个是双眼红肿的王茜
《我是男子汉》 虽然被李蓉拒绝事出有因,可她那喝骂和呵斥的语气却让我失落无比,特别是她拒绝我时的神态,更令我感觉那样的真实。
而此时出门来,带头连原因都不问就向我叫打的刀仔,早上我还替他们向白绍南求过情呢!
这都他妈什么世道,人与人之间除了利益、利用和欺骗、翻脸以外,还能不能有点真情?
所以,我不等他们冲上来,便如一头受伤的狼似的“嗷呜”地吼叫着,主动闷着头握着拳头就迎了上去……
兔子懦弱,但急了也会咬人!熊猫温顺,眼圈红了也会发飚!
我以前不是个爱闹事的人,对打架斗殴这类事更是避而远之,但此时不打不行了,甚至是明知打不过我也要冲上前。
想起自己竟被王茜拍照里“暗算”,想起刚才李蓉拒绝我时毫不作伪的眼神,想起白绍南对我嚣张的侮辱,还有那个耍了我这几天的伍兴昊……我恨不得像个古代的将军,与眼前这些和我无冤无仇却要来打我的人同归于尽。
刀仔冲在最前面,我和他近身后低头避开了他的一记右勾拳,顺势俯身就抱住了他的腰,再猛一个挺身直起了自己的腰杆,直接将他扛了起来,脚下却没停继续向前冲,并在那一瞬间将全身的力气用上,趁他尚未有还手的机会将他扔了出去。
打架我不在行,但我是农村人,蛮力还是有一把的!对付刀仔这一下也是碰巧,把他扔出去后正好砸在他身后跟着冲过来的两人身上,让我有了足够的精力接着冲向其他扑上来的人。
我的拳头打在了一个人的胸前,自己的后背也挨了重重一脚;我回身一脚踢在一个人的腰间,自己的肚子上也被人一拳打中;我被一个飞腿蹬在胸口,整个人如木桩一般倒在地上,但同时我也抓住了另一个人的脚踝,用劲一个拉扯把那人整个地拌倒在地……
除了拳脚的“噼啪”声外,我那一直不停的“嗷呜”声,还有对手发出的“咿里哇啦”声,交织一起后在静谧的小区显得格外凄厉。
就算我再强悍,但好汉也难敌人多!短短三四分钟,我已经被打倒在地上,被四五只皮鞋踏在身上动弹不得了。
在佳园小区新房前,我请“棒棒”人多势众把徐东他们打进医院,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这都还没过夜就被人以同样给放翻在地了。
我比徐东他们好的一点,是对手没用棍棒等家伙,所以身上挨的只是拳脚,除了鼻子以外其它地方至少没流血。
可能是自己出手也狠了点,即使被人踩在了脚下,我仍旧被他们不停地踢打,一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别打了!”
出声喝止的是李蓉,转头看去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离我们不远处。
这是我第二次被人踩了躺在地上看她,可惜这次我没能看到让我心猿意马的风景,只看到李蓉的一脸怒意。
又向我这边上前了两步,她先是问刀仔他们有没有事,语气一如早上她安慰刀仔和郑修怡的时候。
然而一番慰问后,她却冷着脸吩咐道:“要打拖出去打,别在我的家里弄出人命。”
此话对我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她不关心我不救我也就罢了,居然如此冷漠,甚至隐隐还有暗示刀仔们把我弄死的意思。
就算刚才我千错万错不该侵犯她,可她总也不能这样对我吧?早上我才救过她儿子,晚上又才给她运来了五百万,咋反而连她家的一个看门狗都不如了?再说昨晚我俩那肌肤之亲,还有今早她配合着我都差点……
无论什么原因,我都彻底愤怒了!又是一声“嗷呜”长叫后,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就突破那几双锃亮的皮鞋翻身爬了起来,并趁对手愣神的时候,就势伸出两手抓着两个走狗的头发,将他们的脑瓜拉了狠狠地撞在一起。
接着,我又嚎叫一声冲向了下一个对手……
弱的怕横的、横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我不横更不硬,但此时我却真的不要命。一边疯狂地扑向对手,我一边在大声叫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
对手见风势不对,纷纷往院门外逃去,只有刀仔警觉地站在李蓉面前,警惕地伸开双手拦着。
李蓉没跑,仍旧站在那里。
男人基本的素养我还是有的,就算再疯再狂,我也没狂到要去打一个女人,何况眼前的还是我爱过的女人,虽说我对她的爱好像还不到一天。
我也没对刀仔怎么样,刚才我只是情绪失控,内心还是很明白的,刀仔除了第一个冲上来外,后面几乎没动过我,更多的只是在装腔作势,反而吃了我的好几下拳脚。他显然是顾念早上之情的,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来与我作对。
看了一眼跑到院外张望的几个手下败将,我仰头向天大声狞笑着叫道:“懦夫!”
那声呐喊不知是在讥讽他们,还是在说我自己。不过喊出之后,我忽然发现,不是所有忍让和宽容,都能换和平与安宁的,这爆发出来的感觉,好像还真有点爽。
带着骄傲的神情,忍着疼痛的身体,拖着疲惫的步伐,我慢慢走向自己的车,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呆立不动的李蓉后,这才拉开车门。
我也真是被打昏头了,我的车门锁是感应式的,把车门拉开后,我居然没看见驾驶室里不知何时坐着一个人,闷着头便想上车,结果被坐着的人一脚蹬在胸膛上,一屁股向后坐倒。
车上的人可不是空手,将我踢翻后跟着下车,就见一根黑乎乎的棍棒,当头就给了我的头顶心一棍……
我没看清打我的人是谁,因为感觉自己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我忍不住回过头去,再看了一眼李蓉,然后,再强行挤出一个笑容……
我爹一直骂我是怂包,听我讲我那些屈辱的经历时,当他听到我在监控里看到那些不堪的画面后哭了,就骂我说男人就算被打死,也应该要笑着死去!
这回,我做到了!耳朵里,隐隐听见李蓉的惊叫声,这次,我听到了浓浓的关切味。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眼前全是白色,头疼得像要裂开似的,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随即便是两张面带关切的面孔映入眼前,一个是双眼红肿的王茜,另一个则是几天不见的李波。
“老公,你醒了!太好了!你没事了吧?”王茜见我看着她,一脸的惊喜。
李波倒没那么煽情,见我看向他后,淡淡地说了句:“你只要醒来就没事了,先静静地休息一下吧!医生说醒来后只要半小时没啥状况就可走人。”
我没应声,先感觉了一下双脚,然后是双手再到全身,确定自己好像真的没啥大问题了,才出声问道:“这里是医院?是白绍南把我打到这里来的吗?”
李波不语,王茜却摇头道:“不是的,你从滇康园出来后,在盘龙江边被一群民工拦车抢劫,幸亏有人出手相救并及时报警,不但把你救来了这春华医院,而且凶手也已经抓到了,等你康复后过去指认一下,案子就可了结。”
我听得莫名其妙,看着王茜不解地说:“不可能吧,我明明是送钱去白绍南家,然后跟他家的那些走狗打了起来,最后被打昏的。他家那监控很多,我绝对没有说谎。”
王茜正要再说,却听见门一响,接着便见岳父王劲松走了过来,先看了看我的情况,然后安慰道:“萧剑,你先什么都别想,过后那些办案民警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王劲松脸上的微笑似乎是天生带来的,永远也看不到他的其它表情,听他这样说,我便把心头的好多话强行咽了回去。
我不再说话,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在王劲松说话的时候,李波站在我的病床边,不经意地用力捏了我的手一下。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