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0章 王茜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人
《我是男子汉》 李波说得没错,我醒来后医生又过来检查了一遍,问了下我的情况就说可以出院了。
那个医生我认识,是岳父王劲松的朋友,好像是姓杜。据说是新婚那晚我被柳志龙打昏过后,就是他过去给我作的诊断,所以听他说我没什么大碍时,还是很令我放心的。
杜医生给我复查的时候,无意间还透露了一些信息。
他在安慰我的时候问我,是不是上次打我的那个人打的,他说我两次被人打晕过去,都是出自专业人员,手法也是一样的。
这其实已经从侧面说明了王茜在骗我,但王茜这两天对我的态度,完全是为了我可以连命都不要的样子,她为何要骗我呢?
还有就是,我问杜医生身上其它地方的伤势时,杜医生笑言说我的这场架肯定是假打,因为我浑身多处皮肉都有被打的痕迹,但一点要害之处都没伤到。
这让我不禁怀疑刀仔他们是不是真的故意放水,打我是因为脱不下白绍南或者是李蓉的命令而为,再说我回想了一下,当时就算再疯狂,凭我也不太可能把人家六七个人打得鸡飞狗跳。
无论怎么说,我总算是对王茜重拾了一点旧日感情,至少她一直都守在我的身边,虽说她自己的手脚都没好,却对我那叫一个关怀备至。人家都说患难之时见真情,尽管我身体没多大点事,但她的表现也令我很感动。
李波就不用说了,我俩的那种关系,连感动都是多余的。他是一直把我们送到家了,然后才独自回去的。我本来想和他好好聊聊,但看他的样子很是心事重重,问他什么他都心不在焉的样子,所以我也就没多说什么,只计划等这两天合适的时候再单独与他详聊。
岳父岳母也是把我们送到佳园小区后才回去的,对于二老我没有太多想表述的,他们对我一向不错,我又是因为岳父的关系才得以升职,本来是挺感激的,但后来得知王茜和白绍南的事竟是他们与白家的一种交易之后,我却是彻底的对他们呵呵了……
等李波和岳父岳母一走,王茜立即就开始激动了,像只小野猫似的扑在我的怀里,兴奋地告诉我说,我们俩的新生活从今天就开始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她说白绍南的父亲白福润,已经亲自向王劲松表态,说今后再不容其犬子来骚扰我们。
见我情绪不高,她接着又对自己过去的事作了深刻检讨,主要是对自己欺骗我的事。她也不找理由了,只是借用了某明星那句很经典的“很傻很天真”,说从今往后一定会对我全心全意,再也不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
她的态度真不是一般的诚恳,就差跪下来求我了,并且说到最后,她说为了补偿我,可以接受我以后也出轨一次,甚至说只要我能原谅她,她都可以亲自给我安排漂亮的姑娘。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只得表示,说只要她从此与白绍南断绝关系,那我就一定对她不离不弃!当然,什么补偿我之类的话,即使她真的能做到,我也不可能接受,有些事情,不被人发现就没什么问题,一旦公之于众,那关乎的可就是道德问题了。
倒是我晚上被打的问题,王茜是绝口不再提,对此我也没多过问,因为我肯定不会相信她在医院说的那一套,而且我感觉问了她也绝对还是用那些话来搪塞我。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倒也不必非在这时为难她。
从医院回来本就晚了,但王茜真的是越聊越兴奋,一直到得天都快亮的时候,她才有些支持不住,拉着我去休息。
说来有些悲哀,明明是自己老婆拉着往自己的卧室里去,可我的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
王茜却没管那些,也不玩什么花样了,进屋就主动伺候起我宽衣,说我才受过伤,这是我应该享受到的待遇,而且她以后都会这样服侍我,因为从现在起,我是她今生唯一的男人……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在某些时候,即使不是心甘情愿,身体的某些地方也总会背叛大脑的意志。就像王茜服侍着我,温柔地帮我把衣裤全部从身上移到洗衣机里去之后,我沉睡的身体顿时就不由控制地石化……
那时王茜自己尚未开始更衣,但她那一身V领紧身T恤、外加超短包臀裙的打扮,特别是领间若隐若现的事业之线和那两条修长的大长腿,在这种环境下完全就是一幅强效的调节情感的药,令我不能自己地心跳加快、血液汇聚……
等她终于除去那身诱人的打扮,主动搂着我“休息”时,天空忽然一道电光闪过,接着便是惊雷响起,暴风骤雨随之而来。
在那一刻,我算是认命了,反正男孩的身份之前就已经被她在李蓉给拍照的时候拿走,既然她保证今后只属我一人,那有些事情还是要面对现实。
而且说句内心不带任何情感因素的实话,单纯从外表来说,无论脸蛋还是身材,王茜真的是个完美的女人,像是匠师精雕细琢出来的精品,我无法抵挡那种最原始的冲动。
所以在她的主动过后,我也彻底放下包袱顺其自然了,甚至慢慢就成了控制局势的一方,真的像个古代的将军一般,策马在战场上长驱直入,一战而快……
屋外电闪雷鸣,屋内风雨交加!只是我在充分体验到做一个男人的快乐时,心里却始终在想着那个不知为何突然间翻脸的李蓉……
感情上的**一旦打开,便很难再控制得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后,我们起床了也未出门半步,而是跟随着夏末的天气节奏,把家营造成了一个欢愉的乐园。家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快乐的身影。
唯一的遗憾,是无论我怎样说服自己,都无法忘记同样的场景早就在这新房里出现过,女主人没变,男主人却不是我。
到得后来,更是让我之前的一个想法又冒了出来:无论如何,我此生都要灭了白绍南,就算十年八年都必须做到,否则这一生他都是我心里的阴影,这一辈子我头上的颜色都绿得没法改变。
还有就是,我暗自发誓,一定尽快把李蓉拿下。这不是我之前期盼的那种情感,实际上与感情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还是我之前的那个初衷:把白绍南送给我的帽子还给他。
我们连续两天没有出门,到得后来,我都以为王茜是不是要整个婚假期间都那样,度一个与众不同的蜜月了。还好两天后的下午,她主动提议回去滇康园,跟父母小聚的同时,也说说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这两天我早就想出去一下了,主要是想去找找李波,说说我这久的事情外,也顺便问一下他与那个伍兴昊还有没有联系,还有就是那天我进医院的真相。
伍兴昊的事情我一直没跟王茜讲,但听说我要找李波聊天,她倒也很支持,没勉强我跟她回滇康园去。
从我结婚那两天过后,中途李波就只是那晚见过一面,当时我总感觉他有些不对劲,但也没多问什么,这次去找他聊天,也可顺便问问他是不是遇事了。
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李波像监控着我和王茜似的,开口就来了句:“你终于从温柔乡里醒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这一辈子就在床上生活了!”
我跟他也不废话,直接问他去哪聊聊合适。
“还是来我的办公室吧!”李波好像还真的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电话里也能听出那种感觉。
果然,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只听他情绪低落地接着说了句:“你再在床上多呆两天的话,以后想来我办公室聚聚可就没机会了!我这婚纱店呀,已经被南哥以一块钱的高价收购,两天后正式移交。”
我惊过之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咬牙切齿地对他说道:“见面聊!你放心,我本来打算找机会再对付白绍南的,看来现在还必须得立即动手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