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1章 一生都是绿色帽子王
《我是男子汉》 去李波的婚纱店的路上,我越想越是气愤!
李波在电话里说他的店被白绍南以一元钱的价格收购,实际上就是在告诉我,他的店被白绍南给霸占了。那个婚纱店我最清楚,且不说这几年来李波所创立的口碑、信誉和品牌,光是里面的装修、设备设施等,李波就投入了近百万,可以说倾注了李波这几年来的所有。
要是失去了这个店,那相当于是要了李波的命呀……
我气愤还有一个原因:李波以前虽不知白绍南的真正身份,但跟白绍南还算相熟,而且白绍南还挺照顾他的生意甚至有意“提拔”他,现在却来强行霸占,我感觉多半是因为我的原因。
见到李波的时候,他倒是还算平静,把办公室的门关上后就开始调侃我:“记得当年我们去洗桑拿的时候,有人拒绝了我请的妹子时,曾发誓说了句牛笔的话。”
说着他装出那年我和他一起时的表情神态,怪里怪气地学我当时说的话:“婚前我绝不破身,我一定要由我的妻子来把我变成男人,也一定亲手把我的妻子变成女人!”
也不管我的反应,他往老板椅上一坐,斜视着我笑道:“现在你倒是被你老婆变成男人了,你那老婆是你把她变成女人的吗?”
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会当场就翻脸,但是李波这样说我,我只是不当一回事地笑了笑,然后才故作轻松地回应道:“什么事都不能只看表象,得明白所有内情才能作定论。王茜自己也不想那样,很多事不是她能控制的!不能因为一件事,就把人永远钉在耻辱柱上好不好?”
“呵呵!”李波冷笑一声后,好像还和我扛上了,掏出一盒烟来自个点了支在嘴上,吞云吐雾后便是一通长篇大论:
“你如果永远不碰王茜,那么就算有人用帽子取笑你,那你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击,说你看见帽子飞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接,这样的话别人笑不了你,而且还会佩服你的骨气。”
“但现在不一样了,别人就算不敢或者不忍心笑话你,但见到你时心里第一句话绝对就会是——瞧,那个戴过绿色大帽的男人!直到你死的那一天,别人也会指着你的坟墓说:这就是那个被白绍南绿了的男人,你看,连他的碑上都满是青苔。”
“有些事,一旦做了就无法改变,就像一碗粥,里面有一颗老鼠屎的话,你就算再倒多少碗干净的粥进去,混在一起也永远都只会是有老鼠屎的粥,不会变成干净的了!要不女娲造人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给女人造一层膜那么费事。”
“一时绿,一时绿。所以,你一朝被绿,就一生都是绿色帽子王!”
当李波夹着香烟的指头定格向我身上时,我还是忍不住生气了,没好气地回应道:“生活是自己的,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说去,反正我乐意我喜欢我爱,别人又能拿我怎么样?”
李波怔了一下,有点无话可说的样子,连抽了几口烟后叹了句:“你有点生气了,因为你知道我说的是实话,这叫恼羞成怒!”
不等我回嘴,他接着说:“世间贱人真多,多你一个也不奇怪,毕竟王茜就算不是王劲松的女儿,自身条件也摆在那。就像四百年前吴三桂带来春城的陈圆圆一样,吴三桂用完了崇祯用,崇祯用完了吴三桂又用,吴三桂用完了李自成用,李自成用完了吴三桂再用。”
重新把指头指向我后,他忽然笑道:“你不是汉奸,但你是吴三桂,想成就一段专用二手货的戴帽‘佳话’!”
我心里的悲哀无法形容,不过我心里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念,于是也不再争辩了,只讪讪地应了句:“嘴长在你身上,我也管不着你怎么说。当初不知是谁跟我说不用白不用,反正花钱去外面的事都干,何不用免费的。现在却又来笑我,还引古说今讲道理,你就没有自己打嘴的感觉?“
李波哼了一句:“我当时的话还有个前提,我是叫你别对她动真情,叫你别当他是你老婆,更别玩出个后代来,叫你玩完就扔。我那是劝你放开。但你这种人能放得开吗,做得到那个前提不?用完了舍得扔不?”
我是真无言了,不耐烦地摆手道:“你给老子住嘴,又不是你被绿!老子今天来是有要事,想问问你和伍兴昊那杂种还有联系没,还有就是那晚我受伤是怎么回事?”
李波终于收起笑容,但还是自顾说着自己的话题:“你有没有被绿的那种变态情结我管不着,你们的生活如何我也管不了。但作为兄弟,我不希望你一直被人利用,更不希望你被卷入那些肮脏的争斗之中,最后甚至连命都不保,懂不?”
他说得情真意切,我听了心里感觉暖暖的,也就不还嘴了,过去坐在他面前,也点了一支烟,听他继续说。
李波的见我如此,便开始回答我的问题:“你别骂伍哥,他够帮你的了,要不然你现在还被那对狗男女蒙在鼓里,难说白绍南天天来睡王茜,你还天天乐呵呵地让位呢!”
他的话令我惭愧,也让我隐隐又生出一丝愤怒!说起来还真是这样,如果那晚不是伍兴昊让我看了监控,并听到了王茜和白绍南的对话,难说还真就如李波现在所说的那个情景。
见我的脸色有变,李波也不卖关子了,转而说起了伍兴昊。
“昨天我带员工们出去团结乡摘梨游玩,伍哥居然在梨园里当老农,我当时很惊讶,好像没有哪个地方他不能去,没有什么身份他冒充不了。就凭这点,他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你别说,他还真的就是得知我要去摘梨后,一路跟踪了专门假扮老农在那等我的,于是我也不客气,先就问他我这店的事。不问还好,一问才知道他等我也就为此。”
“白绍南要强抢我的店,你猜是为了什么?”本来说着伍兴昊,李波却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也不回避,说出了我的猜测:“你应该是受我的连累。你知道为什么这久我都没联系你,就是怕跟白绍南翻脸之后,他会拿我身边最亲近的人报复,让我最好的朋友、兄弟遭殃。”
李波笑道:“你想多了!既然是最好的朋友和兄弟,又会怕你连累不成?白绍南来抢我的店,并不是他要迁怒于我,而是他的一个女人看上了我这婚纱店,或者说是那个女人要报复我!”
我隐隐已经猜到了一些东西,有些惊讶地问道:“是李蓉还是王茜?如果是王茜的话,你倒大可不必担心,那有可能是之前她的无知和冲动,从昨天起,她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白绍南的受害者王茜了,而且就算她想要,我也不会再让她那么做。再说,她和白绍南断绝关系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再和他有瓜葛?”
“如果是李蓉……”想起那个女人,我心里很有些感慨,她在那种特定的时候闯进了我的心里,却如昙花一现般地又迅速离我而去,我甚至都没来得及近赏她的迷香……
心里感慨了一番后,我才接着说:“如果是那个无情的女人,那么你更可放心,我会第一个站在店门口守着!那天她让人打昏我的事,我还没跟她算账呢!”
我说话的时候,李波先是一脸的不屑,接着又是一脸的惊奇。他显然对我的后面那句话更感兴趣,待我说完后好奇地问我:“上次你跟那南嫂在昆房大酒店,莫非把白绍南给绿回去了?”
不等我回答,他像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明白了,怪不得伍哥说南……说白绍南不玩死你绝不会罢休,原来你们是在互绿呀!哈哈哈……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我打断道:“你别扯开话题,好好讲正事行不?我告诉你,白家我是一定会绿回去的,不但白绍南,连他老子白福润我也要绿回去,我要绿他全家。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那本事,而且我想问你那晚我受伤的事,正是来核实是不是与李蓉有关。”
李波愣了,满是不解地自言自语道:“那么说,你还是单边戴帽王?看来问题还是出在你老婆身上呀!”
我问他此话怎讲,李波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我好半天才回道:“我说你注定此生被绿,你还不信。我告诉你,想要报复我和要我店的人,正是你觉得已经跟白绍南断了关系的王茜,而且还是你受伤那天白天的事。”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