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2章 晚上被王茜完成人生洗礼
《我是男子汉》 李波的话让我半天没回过神来,心间一直在搜索他说的那天自己在做什么。
可除了早上和李蓉差点在她家成全好事,以及晚上被王茜完成人生洗礼之外,剩下的就只有打的那两场架。而且那天王茜因为身上有伤,一整天都在家里呆着,还敞开心扉跟我讲了很多过去因故而瞒着我的事,并没有什么异常,相反,她还帮我分析了很多事情,说了很多让我感动的话……
李波见我沉默,也就给了我几分钟的消化时间,泡了一壶茶给我倒上一杯后,接着才说道:“那天我不是打了个电话给你嘛,当时我不知道这个婚纱店已经被王茜惦记上了,只是得到消息,说飞爷正在安排布置,很可能当天要弄死你。”
吹着气喝了两口茶水,李波看着我忽然心有余悸地说:“后来我不是告诉你,说那是王劲松安排的,如果你欺负王茜的话,就叫人教训你一下而已。我不知道那天你经历了什么,只知道晚上飞爷告诉我,说南哥看上了我的店,要出高价收购。”
“但昨天遇到伍哥,知道了有些事情的真相后,我才感到后怕!萧剑,那天你可真的是在阎王殿上转了一圈的,如果你和王茜之间稍有翻脸,现在你恐怕已经没机会跟我坐在这了。只是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而已。”
我相信李波不会吓我,忙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波说他虽然是飞爷手下的人,但对飞爷那个帮派的很多事他也只能跟着去摆摆造型,说开了他也就是帮里跟着混、以求得到庇护的那一类小弟,所以更多的事他也不知道。
不过昨天伍兴昊故意找他,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事情,伍兴昊告诉他,说那天我如果跟王茜当场翻脸的话,肯定会离家出走,而当天飞爷安排了人在佳园小区候着,只要白绍南一句话,就要弄死我。
据说飞爷的人是白绍南夫妇到了我家后,白绍南独自下楼时才带着走的。
李波讲的这些,我听着确实也一样的感到后怕,但与王茜关系不大,而且明明都是白绍南干的好事,充其量是我岳父也插了一足而已,并且他没提到王茜为什么要他的店,最主要没提那伍兴昊。
听了我的疑惑后,李波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又笑话了我一句:“你家伙向来都是这样,明明性格很猴急,却总是不分主次,难道你自己的生命大事,还是次要的吗?”
笑完过后,他解释说:“你应该知道,伍哥根本就是个假保安,本来他已经没用那保安身份了,但那晚他为了让你不受白绍南凌辱,又以保安的身份进小区去闹了些动静,故意让飞爷他们察觉后不敢动你。虽然成功把白绍南给吓走,但他自己好像也给弄得被人盯上。”
“他说你当天打过电话给他,应该是向也求助,但他没让你开口,主要就是当时他被盯上后,他的上级让他暂时消停。伍哥让我见到你的时候当面跟你解释,同时他也让我给你带话,说既然你是他的兄弟,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他不会不管你,要你别误会他。”
我感慨道:“我和他非亲非故,他之前能帮我到那份上,已经够我感动了,又谈何误会?我觉得是他自己多虑了,有什么话不可以亲自和我说的?”
李波丢了支烟过来,又数落我道:“人家为了你,不是搞得自己都惹上麻烦嘛,要不他昨天用得着去找我?再说你那佳园小区内,他可一直安排人守在小区里呢,要不我咋知道你这几天爽得都没出过门?”
“还有就是,那晚忽然出现了一帮人去给你出头,我听伍哥的意思,他知道那帮人的底细,而且是他在配合帮你。他说那些人来帮你出头的时候,1.1.0至少收到了五十个以上的报警电话,但直到最后也没有警察出面干涉,连物管的也没啥动静,对不对?”
这事我没想到,此时他一说,好像那晚还真就是那样,当时我没觉得奇怪,以为是那些“棒棒”自行搞定了关系的原因,没想到原来是伍兴昊在背后协助。
关于“棒棒”的事是绝不能多说的,否则很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见李波没问,我也就不提,只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伍兴昊是怎么回事了,然后便转移话题到正事,问他到王茜为何会看上他的店。
李波说这个他也不清楚,他一直以为白绍南真的是要高价收购他的店,为此还沾沾自喜,想着赚上一笔后,好好地去发展壮大他的婚庆公司。哪知昨天伍兴昊告诉他,说找他的目的除了说我的事情外,还有关于他婚纱店的事,也正是从伍兴昊嘴里,他才知道想要他婚纱店的人是王茜,而且白绍南所谓的高价,仅仅是一元钱。
“伍哥说那天白天,白绍南曾趁你不在家,把王茜接了下楼,两人在小区楼下的花园里坐了很久,因为事先没有料到,所以他们监听得不是很完整,不过有两件事他们可以确定。”
“一是他们清楚地听王茜说,让白绍南出手,把我的婚纱店弄过去由她经营,并说这是她婚前就想好的。二是王茜跟白绍南说了,收购我这婚纱店不用出钱,还说什么不怕我不同意。”
“我本来也不太相信,昨天回来立即就去找飞爷,哪知不问不知道,白绍南所谓的高价,居然是象征性的一块钱。我本来想跟飞爷求情的,但明知那没用,也就免了,倒不如借此来让你醒醒。”
李波显然已经过了激动期,说起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
也不等我发表意见,他接着就说起了那晚我的事情:“那天你受伤后,是王茜打电话给我,让我赶紧去接她到医院去,我才知道你出事了。”
“到了医院的时候,她见到你昏迷不醒时倒是很急,但我明明亲自听见王劲松跟她说,你是在白绍南家的院子里被打昏,还是王劲松过去让救护车直接拉到春华医院的,谁知她出去接了电话,随后口风就变了。”
“王茜当时在医院接的电话,我敢肯定是白绍南打给他的,明明只有我和他父母在场,接电话背着我也就算了,进来后把她父母叫了出去,再过会进来,王劲松就交待我,说千万别提你是在白家受伤的事。”
李波说完后,我俩都陷入久久的沉默,他肯定是在想自己这店的事,而我,又开始了头疼的思路清理。我发现自从撞破了王茜和白绍南的事情后,所有遇到的事都是怪事,好歹我也是一个头脑灵活的理科生,却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我都无法想得通,一点头绪都没有……
连续抽了两支烟后,我才开口道:“李波,我有很多事想不明白,但我觉得也不用去想。我只想跟你保证一件事:任何人想以一块钱来收购你的店,那得先问问我同意不!如果真是王茜想要的话,你更是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杀了她也不能让她做这种事。”
我没有煽情的意思,是发自内心的话!此事说到底还真是因我而起,我绝不可能让他来遭这无妄之灾受我连累。
但李波却被我感动到了,动情地低声应道:“萧剑,兄弟之间就什么都别说了,如果这店是你想要的话,我不说全部给你,立马划一半的股份给你还是做得到的。我们俩都是他妈的外来务工者,一没背景二没靠山,能好好的在这城市生存下去才最重要。”
“但我们虽然弱势,却也不是别人能随便玩弄和侮辱的对象。我气不过的,是你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你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人家把你卖了,你还乐呵呵地帮人家数钱。”
“你自己想想,你不在家时白绍南就去找王茜,直接在小区里出双入对商量事情,那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干不出来的?而你明明是在白绍南家挨的打,王茜却偏要说你是被抢劫受伤,而且她叫王劲松出去,肯定是让他老爸出面虚构一个案子,好来骗你。”
“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就算像以前我分析的一样,对你真的有一定感情,但她也是更向着白绍南的,这一生绝对是要绿定你了。”
“还有就是,伍哥说了,他得到的可靠消息,是白绍南亲自放话,说这一辈子绝不放过你,要把你玩死为止,因为你跟南嫂……”
李波说这里,忽然打住看着我问了句:“你不是说自己没绿回去吗?如果不是你在骗我的话,那还不明显,绝对又是王茜那小娘们在白绍南面前摆了你一道。”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