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3章 王茜婚前婚后和白绍南的事
《我是男子汉》 王茜婚前婚后和白绍南的事,李波已经是知根知底了,但他不知道那些事情的起由,特别是王茜编造白绍南是gay的理由把我骗了后,他更是彻底地对王茜没有了半分好感。
所以我也不对他隐瞒,先把所有的事情抛朝了一边,将后来王茜对我的解释、以及王家与白家的恩怨由来甚至是许利力向白家行贿的事从头到尾向李波讲述了一遍。
我只向李波隐瞒了四件事:周浩野是伍兴昊的人、我请魏硕行凶、我爱上了李蓉以及那晚我请“棒棒”出面,对于因此而引出的事由只含糊地说自己也不知晓。
李波先是听愣了,我讲完过后他嘴巴半张、眼皮不眨,呆呆地看着我,直到手上的烟燃了烫到手指,才一个激灵将其摁在烟灰缸里。
“萧剑,我先把伍哥交待的事向你说了,以免过会我忘记。”李波说话的语气平静得有点反常。
也不等我回话,他拿出一张小纸条递给我,缓缓地说道:“伍哥没说他是什么人,但他说你被白家和王家当作工具利用的事,他已经知道,叫你去金牛小区找一个姓韦的老人家,把你的事说给老人家听,然后听从老人家的吩咐,这是韦老的详细地址和电话。”
见我不解地看着他,他微微一笑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也不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伍哥说了,你这辈子要想真正洗去白绍南对你的侮辱,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他还说了,就算你把白家祖宗十八代的女性都问候一遍,你头上的绿仍旧还是绿,不会变成红。”
“伍哥还有一句话,他说你看样子是想和王茜白头到老了,你爱怎样他管不着,但你去找韦老的时候,一定不能让王茜知道,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你会有杀身之祸。另外就是,他建议你尽快回丽江避避风头,说你在春城的话,白绍南会用你用上瘾,加速你的灭亡。”
我正想和他讨论一下伍兴昊这些话的意思,他却忽然站起,抓起桌上的一本台历就砸来我的脸上……
我不懂他为何会突然打我,赶紧也站起身来。
不容我开口,他就大声骂道:“我操你先人板板,你狗日的是头被门夹过了,还是下雨没带伞脑袋进水了?我李波咋就有你这种鸟人兄弟?”
“你他妈的是不是比白绍南还变态,在老家还能被人给绿了?我说你被人卖了你还帮人数钱,看来我说错了,你没被人卖,你是被人绿了还帮人数钱!世间咋就有你这种奇葩男人?”
“别的我就不说了,那李蓉约你,你管她是做戏还是什么,一个女人愿意光光的跟你比动作,那绝对是从心底里愿意跟你来一发的,你居然还是在人家的劝说下,才真的跟人家比姿势!浴巾还是人家主动给你扯下来的,你娘的还是不是男人?”
“我说你是变态你还别不承认,被人家绿了可以说你运气差,但人家不是把老婆也给你送来了吗?什么狗屁的‘投名状’,简直一派胡言。要是李蓉对你没感觉,就算白绍南拿刀逼着她,她也不可能来跟你赤身相对的,但你狗日的还当真了。”
“你不但是个变态,还是个勃不起来的变态。要你真的是个萎哥软汉也就算了,为什么跟王茜的时候你就起得来了?你还他妈一幅委屈的模样,你不起来王茜能把你给变成男人?你他妈的是有病,还病得不轻。”
“现在你要跟王茜过下去,好,那是你的决定,没人管得着!但白绍南分分钟可以让你去当他的狗,还打你打成死狗,他今天答应不骚扰你们,明天又来了呢?你不是说王茜是被逼无奈吗,昨天她被逼,今天她被逼,明天就不会了?”
“王茜那是叫狗改不了吃屎,她寻死是做给你看而已,要死咋之前不死,结了婚还主动约野男人?去你老家爬墙都要偷人的女人,你敢保证她就真的对你从一而终?”
“还有,白绍南为啥要你和王茜也拍照片?不是说为了给他生崽证明吗,人家是打定主意要你喜当爹的,你被绿就算了,还被绿出个野儿子,武大郎他妈的当年都没你窝囊。”
……
李波骂得很多,而且越骂越是难听,直把我骂了连坨狗屎都不如。
我没回嘴,连出声打断都没有。刚开始还在心里不屑,觉得他只是站在他的立场,他不知道我的苦衷,可到了后来,我渐渐地觉得他话虽然骂得非常难听,但那些道理确实都很有道理,而且他是一边骂一边分析,全都分析得很合逻辑。
所以还没等他骂完,我已经低下了头,继而把头埋下,最后更想钻进地板里去了……
李波是真激动了,难怪要先把伍兴昊转达我的话说掉才开骂。
终于再也找不到难听的话来骂我,也把我所有这些天干的事都骂过一遍后,他才收起那激动的情绪,过来我身边厉声喝道:“你给我抬起头来!”
我满脸羞愧地抬头看着他,眼睛却不太敢直视他凌厉的目光。
“之前我劝过你,说南哥我们惹不起!那确实没错,你已经见识过了,他是我们这种人惹得起的吗?”李波的语气平缓了很多,有点像是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接着他更是一幅语重心长地说:“但我那是劝你躲!咱惹不起的,我们可以不惹总行了吧?可你是既不躲也不退,还是对王茜半推半就,就算你舍不得王茜,那也完全用不着这样窝囊。”
“你怕人家灭了你的家人,那我理解。可如果事情都到了这步,你还怕个求逑?他要真敢那么做,你不会也灭了他呀?你灭不了还有我这个兄弟的嘛!你一个农村娃,一没万贯家财、二没高官爵位,难道还有豁不出去的?”
“我告诉你,他白绍南再恶再牛,他也只有一条命。大不了你跟他同归于尽,你家跟他家同归于尽,看看是谁吃亏,光脚的还怕了穿鞋的不成?”
我不是没自己主见的人,可以说自己的婚姻演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就是因为我太有主见的缘故。然而此时李波的这些话,却每一句都深深地触到了我的心窝深处,让我忽然间有种豁然开朗、被他给骂醒了的感觉。
醒了之后,我反而平静了,看着李波一直等他说完,然后才问道:“你觉得我接下来如何办才好?”
李波以为我还是之前那种做软蛋的态度,长叹了一口气后回道:“就像你说的,生活是你自己过、路是你自己走,我又怎么知道!不过我倒是决定了,谁他妈想要我的店,先从我尸体上踩过去再说。”
我也不和他解释,只接着开口道:“伍哥既然叫我去找那个韦老,我想今晚就冒昧去拜访,你跟我一起去不?”
见他有些意外,我接着问了句:“你在外面人脉比较广,认不认识白绍南家妈?我想听我爹的话,把他全家女性都问候一遍,最先问候的,就是他妈。就算去不了我头上的绿色,至少也可以找点心理平衡,要绿大家一起绿。”
李波彻底愣了,回去他的老板椅上坐下后才反问我:“莫非刚才我骂错了?你狗日的进来后一直都没说要报仇的事呀!”
“不,你骂得很对!”我笑着回应道:“你如果刚才不骂我的话,我永远都只会是个窝囊的绿大帽王。但现在我跟你保证,要是从今后再是那个样子,你就永远没有我这个兄弟。还有就是,你说谁想要你的店先从你尸体上过,那我也说一句:谁想踩你的尸体,那得先跨过我的尸体才行。”
李波笑了,笑完过后却忽然冒出句:“很好,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去问候白绍南家妈?”
我却不跟他开玩笑,郑重地点了点头后应道:“不错,我倒想看看,为什么白福润当这么大的领导,他和他老婆却教出那么个专爱绿人、畜牲不如的儿子。
李波笑得更欢了,一边笑一边说道:“对、对,白福润生不出乖儿子,那就让他喜当爹,让他老婆生个姓萧的来。不过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意银,白绍南的老婆那么漂亮,人家扒光了主动撩你,你都像直不起来的一样,他妈那个老女人,你会下得去手?你会有那胆量?”
我懒得跟他解释,只是拿出手机,开着免提当着他的面拨下了李蓉的电话。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