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6章 我后悔为什么没早点遇见你
《我是男子汉》 虽然直到李蓉给我和王茜拍照的那天夜晚,我才有了做男人的真正经验,但这两天以来,在与王茜的共同研究下,那种不可用言语描述的感觉,对我来说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可此时和李蓉进入那种状态后,却与我和王茜在一起时候的感觉不同,具体那里不同我形容不出来,或许是心理作用也不一定。
我没太在意李蓉痛苦的**,因为王茜好像也会有那样的反应!所以只是用我滚烫的双唇,轻轻地把她脸上的泪水全部吻进嘴里,柔声抚慰道:“白绍南在外面乱来已经很对不起你了,他还变态地经常打电话向你炫耀,所以你和我这样,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
李蓉没说话,只是咬着嘴皮,紧紧地抱在我的后背,尖利的指甲用力地抓在我的皮肤上……
如此神态和表现令我怜惜不已,只能尽量地表现得更男人一些,努力让自己成为她心目中的“英雄”……
当一切终于趋于平静,我用嘴唇上残留的柔情,轻轻拂拭着李蓉吹弹可破的小脸时,她才轻声地开口:“萧剑,谢谢你!跟我这样,你会不会后悔?”
“我后悔为什么没早点遇见你!”我给了她一个吻后,慢慢地直起身体。
但还未坐起身,我忽然就又惊慌地失声道:“你怎么了?蓉姐,这……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为什么……别急,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李蓉没说回答,只拽着我的手,让我躺下和她并排,又把我的左手拉去枕在脖颈下,侧身依偎在我的怀里后,才柔声笑道:“你好傻呀,像个未成年,咯咯咯……”
看她的笑容里满是欢乐,再无半点痛苦,我稍微放心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担忧地问:“你真的没事吧?为什么出血了……”
话未问完,我忽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猛地抽出左手一把扶住她的肩,颤声问道:“你……你不会是第一次吧?这……这……”
李蓉重新靠过来,反搂住我的脖颈笑道:“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什么叫不可思议?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就算我只是个初入门的小白,可多少也懂得一些常识。李蓉那晚和我拍照时,表现出一个成**人的风韵也就罢了,可她和白绍南结婚多年,而且还有了琪琪那么个儿子,怎么可能呢?
“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李蓉见我都惊得合不拢嘴了,给了我一个香吻后问道。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点点头后呆呆地看着她。
李蓉还未开口,脸上的神情便已有些严肃。
“如果身为官家子女也是一种身份的话,我成为白家的儿媳以前,身份其实也不低,因为我的爸爸,也是当领导的,从级别上说,他只比我公公白福润矮半级而已!”
“我老家是山东的,而父母一直都在西宁任职,所以我从小在西宁长大。家里除了我和父母以外,我原本还有一个孪生妹妹。”
“父母的清廉虽然让家庭条件比不上其他人,但我们家一直都很幸福,直到我妹妹出事。”
“说起我妹妹,别人都说我和她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从小到大,就连我爸也经常会将我们弄错。”
“不同的是我们的性格,我向来比较外向、冲动,而妹妹就内向得多!还有就是从小我的成绩就比我妹好很多,所以初中毕业后,我上高中再上大学上研究生,而我妹初中毕业后则上了中专。”
“我们姐妹俩也算是心有灵犀,虽是中专和大学的区别,但学的都是中医,只是妹妹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已毕业,在西宁某医院工作。到我大三那年,她还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跟在同一个医院工作的男友走进了婚姻殿堂。”
“然而造化弄人,妹妹夫妻俩都是医务工作者,却迟迟怀不上孩子,一检查才发现,原来是妹夫的问题。那种事情虽说不幸,但也不是什么大事,机会合适领养一个也就是了。所以并未影响家庭的幸福。”
“但一切都随着白绍南这个畜牲的出现而改变了。那时白福润是青海那个地方的头儿,我爸爸也是能坐上主席台的领导,所以就算我爸说他们不是同类人,但两家始终都有一定的来往。”
“正因如此,才让白绍南这个变态结识了我妹妹,并最终酿成了我们家的悲剧。”
“那是妹妹婚后的第三年,妹夫忽然发现妹妹怀孕了,他是绝无可能的,大怒之下严厉逼问,才知道孩子是白绍南的种。”
“原来就在妹夫检查出没有生育能力后不久,白绍南便趁妹夫因公出国学习之际,上门将我妹妹给污辱了。当时妹妹没告诉身在国外的妹夫,而是告知我父母后选择了报警,谁知警察取证完过后便杳无音讯,白绍南也只是到警局去做了个笔录后便安然无恙逍遥法外。”
“我爸深知这是白福润的原因,上门去讨公道,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最后不得不屈服,说服妹妹同意接受了白家一笔赔偿后私了。当时我爸也是大意了,那笔赔偿款是从一个企业老板手上接收的,结果就是这笔钱,却成了白家要挟我爸的资本,让我家更是不敢再声张。”
“白绍南却未消停,有了我爸的所谓‘证据’在手后,多次以此强迫我妹,跟他继续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就算我妹夫回来了也不例外。我妹又是个性格软弱的人,有了之前连累爸爸一同受害的教训后,受到屈辱也不敢声张了。”
“直到妹夫发现其怀孕,妹妹才道出实情。我那妹夫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一冲动就直接闯去白家,要和白家人同归于尽,可惜他不但没能把白家人怎么样,反而被保护白福润的警卫给当场击毙。”
“不过事情终究是闹大了,我爸虽比白福润官矮半级,但也是有能力上京告状的人,于是白福润再找我家商量谈判,而这一谈就谈了很长时间。”
“我妹为了保留证据,不得不保留着肚里白绍南的孩子。可事情迟迟没有动静,反而是各种针对她的谣言四起,加上白绍南不时的威胁,令她不得不东躲**。”
“这些事我是妹妹进京来找我的时候才知道的,那时我正在读研,一年多没回过家了,而家人知道我性格火爆,便一直瞒着我,生怕我知情后又生祸端。”
“妹妹找到我并告诉了我家庭的变故后,第二天就在我租住的屋子里产下一子。当时我下决心要为她讨回公道,可还不容我做出任何决定,她却做了件傻事,从我租住的地方跳楼身亡。”
“当我报完警并冲下楼去时,楼下一个平常认识我的人先到了现场,他竟把我妹妹误认为是我,我下去的时候他也在报警,我听见他在电话里说死者是协和医科大的研究生。”
“见到我的时候,那个熟人自然惊奇万分,但我却忽然有了主意:我得替妹妹活着。于是我干脆将错就错,认了妹妹的身份,而对外一直宣称死者是真正的我。”
“闻讯赶到京城的父母自然知道真相,我把自己的计划说给他们后,虽然他们不同意我这样做,但我也以死相逼,最后他们不得不妥协,草草安葬了妹妹,便以孩子及家庭变故再次跟白家摊牌。”
“当时的结果还算圆满,经过亲子鉴定确认琪琪是他亲生儿子后,白绍南公开向我这拖着个孩子的‘丧偶’女人求婚,让我带着孩子正式成为白家的媳妇。”
“可惜我低估了白家的能耐,我们结婚没多久白福润就调入滇境,举家便都来了春城,我失去了父亲的帮助不说,白家也攀上了已经升入高级领导行列的邹家,所以整整六年了,明知白家好多所作所为足以让他全家覆灭,可我始终不能扳倒他家。”
“唯一欣慰的一点,是自打结婚起,我便拒绝与白绍南行夫妻之事,他鉴于我父亲始终也是一个高官的缘故,倒也不敢相逼……”
“这就是为什么会出血的原因。”
李蓉说完的时候神情还算淡定,重新将我的手拉去枕在脖颈下面后,她微笑道:“这就是我的故事,我家姐妹俩一个随父姓何、一个随母姓李,我以前叫何芙,现在那个名字已经刻在妹妹的墓碑上了;而我现在的名字,以前是我妹妹的。”
我好久好久都没能从她的故事中回过神来,没想到世间之大、无奇不有,白绍南居然还造过那么大的孽,而受难的李蓉一家,还同样是领导之家。当.官的尚且会有如此不幸,何况寻常百姓?
我不知现在该叫怀里的女人做“芙姐”还是“蓉姐”,想安慰她两句,但真的不知该怎么安慰,而且看她平静的表情,好像也没必要安慰。
还是叫她李蓉吧,毕竟她是替妹妹活着的!我想了半天,才开口问了句:“蓉……蓉姐,那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最……最珍贵的东西给我?”
李蓉听后,又收起了笑容,严肃地应道:“之前我说过了,我发现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我想利用一下你。”
回答过后她又笑道:“我如今的身份,除了我自己和我父母外,你是第四个知道的人,我把自己连同自己的故事一起给了你,不是想破坏你的婚姻和家庭,只是要以此来要挟你,让你帮我把白家掀翻,替我妹妹和妹夫报仇。”
我再次惊住!现在我自己都是那憋屈的绿大帽王,有什么值得她要挟的?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