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69章 湿滑的嘴唇直接就印在了我的嘴上
《我是男子汉》 李波也看出异样来了,他和我上楼时那平静的神情本来就是装出来的,进门时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
话说白绍南那家伙的气场也真大,身上的那种霸气还真不是我和李波能表现得出来的。
“老公!”王茜正在泡茶,见我们进门,甜甜的叫了一声,丢下茶具如一只欢愉的小鸟朝我奔了过来,扑到我的怀里后,也不顾白绍南还坐在沙发上、李波还站在我身边,湿滑的嘴唇直接就印在了我的嘴上。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她伸进我嘴里的舌尖上,带着一丝其他男人的气息。明明是甜蜜的舌吻,但我却感觉她的舌头变得好长,直接伸进我的胃里搅动……
还好我及时将她推开了,否则我很可能真的忍不住会吐。
尽管我的动作够温柔,可王茜还是一脸委屈地看着我,似乎对我这举动很不解。
她这样的招式,这几天我已经领教得够多了,以前我是每次都愤怒完,又傻乎乎地相信她而被她骗,可谓是吃不完的亏上不完的当。这回我是绝对不会了,心里有的只是冷笑!
不过我可没决定现在就翻脸,何况白绍南还坐在沙发上,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用演技来恶心我呢!
所以我及时地打着圆场,反而对王茜投去一个责怪的眼神,嘴里也略带羞涩地轻喝:“茜茜,别闹!南哥和李波还在这呢!快去倒茶。”
看着白绍南的神情,包括转头看见李波的眼神,我感觉自己的表现应该还不错,至少装得很自然。
王茜也看出我的“自然”来了,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给了我一个笑脸后继续泡茶去了。
我却低头慑慑地朝白绍南走去,唯唯诺诺地地低声打招呼:“南哥,你来好一会了吧?”
白绍南的嘴角不经意地上扬了一下,开口却直爽得让我意外:“萧剑呀,我说你是被我绿怕了吧?我告诉你,以前呢,算是我白绍南对不住你,差点连同茜茜的幸福也一起毁掉了。但我姓白的就算是个坏人,也是个说话算数的坏人!”
连和我一起上前的李波都惊呆了,全然没想到此人那么的口无遮拦和理直气壮!
可他不等我俩惊完,接着就又说道:“所以,就算我来得再早,也不会碰你老婆一根毫毛了!”
他嘴里如此说,眼睛却放出一道异常的目光,在王茜身上肆无忌惮地扫了一眼。
我回过神来后,倒也觉得正常,因为这才是白绍南应有的本来面目。以前我不敢惹他,原因之一也是因为他让我看不透,特别是他自甘冒充是gay,让我觉得他太高深!
一旦狐狸尾巴露出来,我相信没有制不了他的猎人……
见我呆头呆脑,而李波又是敢怒不敢言,白绍南很是得意,本来是在我家,他却如同赏赐般地示意我俩就坐。
李波梗着脖子不动,我坐下后又忙起身把他拉了坐下,嘴里微嗔道:“你狗日的秀逗了吧,见南哥在这,咋招呼都不打一个?”
虽然投给我了一个鄙视的眼神,但李波终于也看着白绍南,低叫了声“南哥”,算是打过招呼。
白绍南没理会他,而是继续看着我如训话般地长篇大论:
“萧剑,不管好坏,我在你生命中肯定是最难抹去的人,应该说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往好处想呢,最重要的人都是家人,所以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跟茜茜的事,她是前因后果都告诉你了,你也别觉得吃亏,说起来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他妈在哪个工地搬砖都还不知道呢!最重要的是,这事我可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因为,我要利用你,就像让你帮我向许利力收款一样。这可不是什么吃亏的差事,你收来那五百万,其中一百万是你的,我不是说说而已,三天之内就将兑现。”
“还有就是,只要你干得好,你岳父王劲松,我敢保证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晋升副市.长,而且我白家绝不收他半分辛苦费。你可能不知道吧,他从副区长升区长、再到现在的书.记和市里的长委,那可是花了近两百万的。”
“两百万,真金白银呐!你想想,够你当个土鳖施工员的时候苦多少年?不吃不喝也得二十来年吧?如果说他真的上升到副市.长,甚至更进一步到主正一方,那可不是两百万能搞得定的。”
“但你帮我把事办好了,这可不就是你家的效益吗?你可能觉得你岳父的职务的大小与你无关,那自己想想你这个‘萧总’是怎么来的就能想明白了。有朝一日你岳父做到春城的书.记这把交椅,别说个狗屁项目经理,那时只怕在昆房许利力是老大、你就是老二了,我听说你们集团坐到能排得上号的交椅,好像一年千儿八百万的很正常咧。”
白绍南这一通话虽说难听,但确实说得并不浮夸,差点就听得我热血澎湃无限向往。
而随后他话锋一转,又接着说绿我的事:“俗话说得好:男人要幸福,头上戴点绿!男人也好、女人也罢,谁敢说自己漫长一生中,就只有过一个泡友?”
一边说他一边指着我和李波:“你敢保证?你敢保证?我看你们都不敢吧!”
转而看向前来上茶的王茜,他接着笑道:“只有茜茜敢保证。她从前只有我一个男人,现在有了你而决心跟我断了,她也敢保证只有你一个了!所以这未必就是坏事,得换个角度想嘛。”
抬起茶杯,他终于有些说累了,喝了一口茶润了下嗓子,这才缓缓地说道:“我今天前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一呢是来开导开导你,二是来确认一下你还要不要跟着我白绍南混?”
“我可没一点再打王茜主意的意思。”
他说话的语气诚挚无比,眼光却更加放肆地在王茜身上扫着,嘴倒没闲,一边喝茶一边还在讲:“其实就算是我有那想法,王茜也不可能再让我胡来了!那晚你可亲眼见了的,她跟我翻脸要跳楼,可把我吓的呀……”
王茜的表现也确实自然无比,察觉到白绍南那**的眼光后,倒好茶就奔向卧室,随即换了套非常保守的睡衣才再出来。
其实细想白绍南的这些话,可谓是句句说得在理,换成之前的我,难说还真就被他给洗脑了。
事实上李波进屋前后都比我激动愤怒得多,但他也一直没敢插话,除了受白绍南那种自带的霸气所迫,对其说的那些话有些认同应该也是原因。
我当然没被他洗脑,因为他瞒了我最生要的一点:他今天来,固然有着他说的两点目的,但最重要的,恐怕还是来和王茜缠绵激情。假若他能再无耻一点,把那丑事也直接说出来,并以交易让我权衡的话,我敬他是个不知耻的汉子,难说也不会在心里加深对他的恨意。
见我沉默,他们可能都以为我是在消化。实际上我心里是有些忧愁:刚开始我觉得白绍南原形毕露,那我定能找到收拾他的办法;但他这一本色的霸气显现过后,我却觉得自己跟他的差距还真不是一两个档次,而是差得很多。
看来我想兑现自己对李蓉的那个诺言,还必须得马上就开始努力才行!
倒是他一番口无遮拦之后,或者说再次确认王茜也是打算继续把我当傻瓜之后,我心里隐隐暗喜,终于敢默默地在心头隔空对李蓉增加了一个承诺:你这辈子都是只属于我的女人,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一个名分,因为你才是我这一生真正的妻子。
不过这个承诺我会永远埋在心里,对李蓉都不会讲出来,直到让李蓉披上属于我的婚纱为止……
“老公,当着南哥和你最好的兄弟李波的面,我也再次向你表态!”王茜羞涩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她此时的娇羞倒绝对是真的。
刚才白绍南那些话,除了给我洗脑以外,对我的羞辱可见一斑,但要是只看表面,白绍南对王茜的羞辱更甚十倍,就算是妓院里脸皮最厚的老鸨,恐怕也会激起最基本的羞耻心,何况王茜是个官家后代大家闺秀!
握着我的手后,她恨恨地看了一眼白绍南才继续对我说:“我敢发誓自己是真的爱你,以前我都是被南哥逼的,现在他已经保证过了不再骚扰我,所以我希望你原谅我,就当我是个从良的小姐吧!我以后一定会守妇道,一生只属于你。任何人只要敢再来逼我害我,我一定死给他看,做鬼也不放过他。”
说到后来,她早已泪流满面,抽泣着伏进我的怀里,带着恳求的语气道:“南哥以后安排我们的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法犯罪的,我们就尽力去做吧,好不好?”
我将他搂进怀里,轻拍她的后背抚慰,嘴里长叹道:“我何尝不是真的爱你?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从今后我们一定会幸福地生活的,别说你了,就是我,也在这保证,就算是南哥甚至比南哥更牛的人,再来打你主意的话,我必定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波愣得更呆了,白绍南笑得更欢了,王茜却是哭得更伤心了……
我不知自己是在笑还是在怒,反正我只知道这也许是我人生撒得最大的一个谎,深吸了一口气后,我放开王茜,将那乘满开水的大茶壶抓在手里,站起身来到白绍南面前,一字一句地说了句:“不过现在,南哥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否则今晚你想出这道门,就必须得踏着我的尸体出去。”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