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70章 想强抢李波婚纱店是王茜的意思
《我是男子汉》 即使我手拿开水茶壶对着他脑袋,白绍南也没惊慌!可能我这久的软蛋形象已经深入了他的心里,所以他看我的眼神反而还带着点蔑视,一幅“有种你来”的姿态。
我没在乎他的眼神,继续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听说南哥你想以一元的‘高价’收购李波那婚纱店,在此我恳请你收回成命,别打李波那店的主意,并保证以后也不找他的任何麻烦。”
“不行!”白绍南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转头看向李波不屑道:“李波,你不是飞爷的人吗?咋跟我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都到了要靠萧剑来给你说话的地步,怪不得当初茜茜看不上你,原来是你连吃软饭都不够格。”
李波的脸像喝多了酱油似的,气得说不出话。
白绍南却继续奚落他:“我看呀,你也别再跟飞爷混了,我给你介绍个好差事,到农村去,给那些虚伪的老女人拍点艺术照,说不定还能有艳福哟,哈哈哈……”
他辱我损我可以,因为之前我确实该辱该损,现在则是必须忍辱负重!
但他如此辱我兄弟,那保不行!
所以不等他笑完,我的手便将茶壶轻轻一歪,两大滴开水泼出,正中他的大腿上……
白绍南一个激灵后噤声,但很快又镇定下来,抬头怒视着我狠道:“狗日的,你最好告诉我刚才是你紧张了手抖。”
“不是!”我的回答同样是想都没想,茶壶举得更高了一些后应道:“南哥如果不答应,那我会将这开水泼在你头上,再来和你谈我们合不合作的事!”
白绍南愣了,但他尚未开口,王茜便抢了过来想夺我手上的茶壶,嘴里慌乱地叫道:“老公,你别……别对南哥这样,有话好好说,小心烫……”
“住嘴!”我大声喝止了一句,见她茫然地站住了,这才继续对白绍南说:“南哥,我的耐心有限,就凭那晚我在你家院子被打得昏迷,现在泼你一身也是应该的,所以你别逼我。”
白绍南看我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了,不过仍旧毫无惧色地应道:“你想泼尽管请便,我白绍南要是受你威胁,那我就跟你姓萧。”
我没想到这家伙会如此硬气,反倒有点尴尬了!
此时要是真的一壶开水砸下去,伤不伤得到他难料,但立时彻底翻脸是肯定的,如果那样的话,且不说他楼下还有爪牙,就凭他的身手,我和李波也未必能干得翻他。换句话说,这个时候动手,他死不死说不定,我和李波肯定是死定了!
但如果此时我收手的话,那刚才我耐着性子听他的那些侮辱,就全都白白遭罪了,而且今后恐怕也再难在人前抬起头来!最重要的是,我如退缩,那么李蓉岂不是真的看错了我?我对人家的承诺不也变成了一个懦夫的笑话?
只犹豫了两秒,我就挥动茶壶,对着白绍南的脑袋狠狠砸过去……
“啊——”
“我操!”
“唉哟!”
王茜、白绍南和我同时惊叫,只有李波张大着嘴却没出声。
王茜是被吓的,白绍南和我则都是被烫的。
没错,我出手了,但我自己比白绍南挨烫的更惨。那家伙除了身手了得,反应也真不是一般的快,见我将茶壶砸下去的时候,他不是先躲避,而是猛地伸出左掌,不顾那滚烫的开水泼出来,对着落下的茶壶就是一推,与此同时才将头一偏,并将身子跟着侧身闪避。
如此一来,他的左手、大腿固然被泼到了好多汤水,让他不由自主地叫骂出声。
但我就惨了,茶壶被他一推之后,大部分开水都泼到了我的胸前,甚至连胯下和大腿、脚背都被泼到。
幸好茶壶本身也盛不了多少水,加上春城即使夏天早晚也比较凉,下车时我将车上的一件外套穿了上来,所以尽管被烫得不轻,但惊叫过后也无大碍。
而且我的反应也够快,在茶壶落地之前还一把又抓在了手上……
白绍南叫骂过后,直接从沙发上一步跃起,跳开了站定后才霸气地指着我接着骂:“你他妈吃豹子胆了,还真敢对老子下手,活腻了吧?”
王茜一脸惊恐,我还未发话她就跑了过来,拽住我嗔道:“老公,你干嘛呢?”
我毫不客气地一把将王茜推开,又将那空茶壶对着白绍南举起,有些激动地喝道:“你害我就够了,为什么要害我兄弟?他哪里得罪你了?明知你干了我老婆,他都还劝我别与你为敌呢,你为什么要针对他?”
“萧剑,有种你再对我动一次手试试!”白绍南似乎不相信刚才我是真的对他下手,仍是一开口就向我叫嚣。
没有二话,就算是个空瓶,这回我还是狠狠地砸了过去。
白绍南头一歪避开了,猛地就向我扑来……
王茜哭喊着也扑了过来,抢在白绍南前面拦在了我的身前。
李波也终于没再愣着了,但他扑向白绍南后,却意外地抱着白绍南大叫道:“南哥,冷静!我们坐下来谈!”
白绍南身材高大,听李蓉说还是专业练过家子的,李波自然抱他不住,反被他给拖着到了我身前。
但白绍南终究没对我动手,因为王茜还拦在那里,一边哭喊一边叫道:“不准打我老公,你想怎么样都行,我不准你打他,要不然我和你拼命。”
不管真假,王茜这一声喊都是绝对的情真意切,即使她再能演,这种情急之下也只可能是本色出演……
所以那一秒钟我是很感动的,一把将王茜拉在身后护着,对白绍南怒吼道:“来呀!”
白绍南终究没对我动手,不耐烦地把李波的手从腰上扒开后,只怔怔地瞪视着我。
我反正已经豁出去了,双拳握得紧紧的,同样以凶狠的目光瞪着他。
李波被白绍南扒开后,忙又冲上前来挡在我前面,呵斥我道:“萧剑,有事好商量,快跟南哥道歉。”
我冷笑一声:“你狗日的咋怂了,刚才说人家抢你店的时候不是很愤怒吗,反正店保不住,干死他个狗日的来垫背嘛,怕他个逑?”
“好、好、好!”白绍南连说了三个“好”以后,朝旁边慢慢退了几步忽然一笑,轻轻拉了拉刚才被开水烫到的大腿裤管,接着一幅没事儿般地笑道:“萧剑,算老子看错你了!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喜欢。”
这家伙的气质也真不是吹的,刚才虽然怒了,但在这瞬间居然就冷静下来,对我不知是奚落还是夸赞地笑了一句后,却一脸笑意地看着王茜说:“茜茜妹妹,你这心变得还真彻底!好歹我们也是几年的感情了,你居然有如此对我的一天。算了,李波那店老子不帮你要了!”
想强抢李波婚纱店是王茜的意思,这对李波和我都不是秘密,所以我俩并不惊讶。王茜却气急地抬头看着我们说了句:“你们都闹些啥,我要李波的婚纱店,不也是为了大家都好吗?你们问三不问四就打起来,不会先弄清怎么回事再说吗?”
“你们自己慢慢说吧,老子懒得奉陪!”白绍南哼了一声,转身就朝门那走去。
我可不管那么多,推开李波就对着白绍南大吼:“你他妈别走,不说清楚老子就去告你!”
白绍南听了后忽然就折转身子,再一次扑向我。
这回李波和王茜没有想到他会忽然转身,加上我也是吼着就追上去的,所以两人都再也来不及阻拦了。
白绍南是挥着拳过来的,身未近拳头已经横扫着过来。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矮身避开,然后就势紧紧地抱住了他那蛮实的腰。
以前有人说打架是需要锻炼和实践的,我不相信!不过这回我相信了,我用的这一招,完全就跟那晚在白家院子、临危之际用来对付刀仔时的招式如出一辙,只不过我没扛起白绍南,估计要硬扛也未必能扛得动,抱上他腰的时候我就感觉他的力气很大。
意外的是白绍南也没继续动手,只是一掌轻轻地拍在我的后背上骂道:“狗日的,再不放开,信不信我一拳就打断你的小腰?”
我只是不放,嘴里回道:“狗日的不说清楚就想走,老子打死都不放!”
李波和王茜又抢上来了,都是双双来拉我。
白绍南则叫了声:“你妈笔的,算我怕你了!我说清楚再走行了吧?”
见我被李波和王茜拉回了沙发上,白绍南转了一下脖颈,看着我严肃地说了句:“不过我得先声明,你敢这样跟老子对着干,那我改变主意了,不管你们什么时候出去度蜜月,我都要跟着去,看看你是不是有真本事保护得了茜茜!这可是你自找的!哈哈哈……”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