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74章 怎么会知道我和李蓉约会的事
《我是男子汉》 怎么会知道我和李蓉约会的事
见我一幅被吓到的样子,王茜也不继续往下说了,呆坐了一会后便默默地起身,去收拾有些狼藉的客厅。
我仍在想白绍南怎么会知道我和李蓉约会的事,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口口声声号称是李蓉的人、要和我做兄弟的刀仔和阿贵,至少有一个是白绍南真正的心腹。
本来我最初怀疑的是酒店经理胡斌,毕竟上回我就是栽在他手里,虽说那是许利力和白绍南之间的交易,但胡斌也是极不地道的,我和李蓉被迫拍照那天,他和我在一起喝了好一会茶,却硬是一点提示或小小的暗示都没给我,搞得我差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我回来后看出来了,王茜和白绍南是我打过电话给王茜后才草草收场的,否则我们回来时王茜不可能穿着那套性感的睡.裙。如果是胡斌在监视我或者酒店里有其他人监视的话,我和李蓉分手时他们就应该通知白绍南……
“老公,你被烫到的地方真的没事吗?”
王茜的问候打断了我的思绪,抬起头的时候,见她的神情中满满的都是关切,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忽然就坚定了自己的决心。
这都什么时候了,王茜就算对我的关心是发自内心,但至少也应该分个主次有个轻重缓急吧!她既然跟我讲了家里的事,那就不应该只是来单纯地关心我,王劲松夫妇可还被控制着呢。
唯一的解释就是,王劲松那听起来严重无比的事,其实已经被她搞定了。
要是她实话实说,就算是坦白自己为了让父母脱离困境而再一次的出轨,我纵然会伤心难过甚至不能原谅,但至少也能理解,可她现在的表现,根本就是打算对我避重就轻……
所以我没动声色,听到她的问候便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有些六神无主地反问道:“茜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先救出爸爸妈妈要紧呀!”
王茜过来坐在我身边,无奈地说道:“我想过很多办法了,平常跟我家关系比较好一点的领导我都想过,但这种事有谁敢过问?再说,这回可是白家亲自出手。”
“难道……爸爸和妈妈就这样了?”我的表情有些惶恐。这倒不是装出来的,我是真的对白家父子有点恐惧,以岳父王劲松现在的级别和地位,尚且轻轻松松就被他家收拾,那我这这种小角色,又凭什么和他家斗?
王茜见了我的表现后,轻叹一声道:“家里的事我还是了解一些的,自从白福润来滇当头,我爸就成了他主要赚钱的工具之一,所以我敢断定他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我爸如果来个鱼死网破的话,他们家也会有麻烦。”
说着她又握起我手,一脸深情道:“老公,白绍南那个变态的目的很明显,他的目标其实不是爸爸妈妈,而是我们夫妻俩!把我们家搞出那么大的动静,他明明就是还想继续来欺负我……”
我听她说到这事,便试探着问她:“你有什么打算?就算像你说的他们不会把事情闹大,但也总不能让爸爸和妈妈一直在里面接受调查呀,搞不好最后弄巧成拙就麻烦了。”
王茜好像没什么主意,呆呆地出了会神后反问我:“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要不,我们就再忍忍?暂时答应他那些变态的要求,把爸爸妈妈的事解决了再想办法。”我再问了一句。
王茜显得有些犹豫,好半天后才低低地回道:“说真的,我已经忍了这些年,再忍一次倒也无所谓。但你也能忍吗?白绍南现在欺的可不止我一个人,最受欺负的是你呀!”
她这话说得委婉无比,但听在我心里却很是悲哀!曾几何时,我对王茜可谓是付出了所有的爱,甚至到了结婚前及婚后这几天,发现了她和白绍南之间的丑事时,我也几度真正地从心里原谅了她,可没想到她还是如此,一次又一次地返回到原点。
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我算是彻底地糊涂了……
所以再三考虑后,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违心地叹道:“为了这个家,你付出了那么多!我现在也是王家的人了,又怎能只想着自己的感受而不顾家庭安危吗?你都能忍的事,难道我一个大男人还忍不了?”
王茜有点不相信似的追问:“他说要再和我……一直等到我生了孩子过完哺**期……的事,你……也能忍?你应该看出来了,他就是个无赖,说话作不得数的。”
她此话一出,我更是下定决心了,因为人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我见她说话的时候,双眼分明有一丝不经意的惊喜……
人会感到难过,只是因为放不下很多不如意的东西。
如果从结婚头晚算起,此时是近半个月来我心里感觉最轻松的一刻。因为此时此刻,我算是彻底放下了,无论今后事业如何、前途怎样,我都不会再对眼前这个女人产生任何的怜悯和感情。
还有一个轻松的原因:今晚拥有了李蓉后,我打心底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内疚的,不仅对王茜,对李蓉也是如此,因为我怕自己不能放开手脚去追求她。而现在我心里放下了和王茜的一切,所有的顾虑便都将不复存在……
有时要改变一个人也许会很难,难到穷其一生也未必能够;但有时又会很简单,简单到只需要别人的一个眼神!
王茜肯定不知道,那么多的屈辱没能改变我,但她的一个谎言却已经让我改变。所以她问完过后,一直满是期待地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改变归改变,现实还是得必须面对的,我对她苦笑了一下,轻轻地笑道:“茜茜,就算我们不忍又能怎样,他还不是同样能对我们为所欲为,倒不如先忍让一步,等爸爸以后达到能不看白家脸色的时候,我们再加倍把这份仇报回来,你说好不好。”
王茜显然没想到我会“开窍”得如此快,反倒愣住说不出话。
我却轻松地看着她提醒道:“就这么决定了,你马上打电话给白绍南,问问他还有没有其它的要求,我们好准备准备。”
不知她是不是还有着一点点廉耻的缘故,听了之后脸瞬间红了,拿出手机拨号时也在明显地颤抖。
“老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电话拨出前,她终于还是有点怀疑了,本来一直都没哭的,却忽然间眼泪汪汪地看着我问了一句。
我伸手过去,用大拇指轻轻擦掉了她的泪花,然后又是一个苦笑:“我的爱就像一棵种子,遇见你后就开始发芽、生根、成长,到我们结婚就是已经开花结果,懂吗?”
王茜肯定不懂我的意思,因为她笑了,笑得很幸福。但我那句话想表述的意思,却是满满的惋惜:我对你的爱都已经开花结果了,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当回事,眼睁睁地看着它死去?
和白绍南讲电话时,王茜开着免提,一幅对我毫无保留的姿态,等电话通了后也未对白绍南假以辞色,开口就没好气地说了句:“白绍南,我老公同意你的条件了,这下你满意了吧?”
白绍南似乎有些意外,问了句:“你都跟他说了?他会那么爽快?”
但很快他又说了句:“不过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就他那窝囊废,别说玩他老婆,恐怕我要玩他妈,他也不敢说什么吧!”
我怒了,一把抢过手机大声骂道:“白绍南,我**!你欺人太甚,小心哪天你老婆和你妈也被人玩!”
“我操!”白绍南回骂了一句,随即笑道:“也就是老子懒得回来,否则非打烂你的臭嘴不可!咦……你今晚不是把我老婆约到昆房大酒店去了吗,她给你玩了没有?”
我心里颤抖了一下,但随即便恢复镇定,一字一句地回道:“蓉姐没那么下贱!”
白绍南笑得更欢了,在电话那头乐道:“你个废物,老子让自己老婆都和你脱光了拍照,你却连碰都不敢多碰一下,活该你老婆让我玩。”
我知道再说下去的话,自己肯定会因为受不了而露馅,于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希望你说话算数,马上把我爸爸的事搞定,否则,你……你也别想好过。”
“哈哈哈……”白绍南没说什么,只是在笑声中挂了电话。
我的心里,也在冷笑……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